中国北韩何时公开决裂?公开反目似已进入倒数阶段 苹果日报


张华/联合国安理会在六月十二日,就北韩核试通过极严厉的制裁措施,中英美法俄五个常任理事国,罕有的立场一致。这是中国首次在安理会制裁北韩的议案上,毫无保留与美国站在同一阵线。北韩则强硬回应,声言绝不屈服于国际压力,一定全力发展核武器。从近期中国官方言论及行动来看,中国公开反目,似已进入倒数阶段。


根据联合国决议,除对北韩五月二十五日的核试验表示「最强烈的谴责」,还要求各成员国,全面禁止出口武器到北韩,检查进出北韩以及与北韩有关的公海的船隻。对北韩而言,这是严重干涉内政,削弱主权的行动,因而激烈反对。


过去,北韩多次不顾国际压力,一意孤行的推动核计划,美国、日本及南韩三番四次在安理会提出严厉的制裁措施,都遭到北京及莫斯科反对。因为中国在安理会拥有否决权,欧美在讨论制裁北韩决议时,不得不与北京妥协,以致以往的谴责北韩议案都非常温和,从没出现像今次那样强烈的回应方案。


因此,从今次联合国制裁决议的出笼,可见北京对平壤三番四次的「核讹诈」,已经忍无可忍。事实上,早在上月北韩宣佈核试成功后,北京外交部已发出近年最强硬的外交声明,谴责北韩「无视国际社会普遍反对,再次进行核子试验,中国政府对此表示坚决反对」。


以往,中国北韩有争拗,又或关系出现问题时,双方都会派出特使,又或以最高领导层互访去消弭误解和分歧。九二年七月,北京准备与南韩建交前夕,派出外长钱其琛作为特使,到平壤面见金日成,告知中韩建交的计划,金日成恼怒不已,连午宴也没安排就请钱其琛离开。○六年十月九日,北韩成功进行第一次地下核爆,十天后,国务委员唐家璇就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特使身份,出使平壤,金正日当面表明「没有再次进行核试验的计划」。


相反,今次平壤核试,中国不但没派出特使,还取消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至立的平壤之行,显见两国连基本沟通大门,也慢慢关上了。上次双方高层互访,已是○六年一月金正日访华,之后两国高层几乎没有往来,这是极不正常的盟友关系,也是高层往来最少的中国邻国。


在「同志加兄弟」传统友谊下,两国还不便撕破脸,维持表面的关系。但公开反目成仇,也绝不出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