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汉酒后乱性 15岁女生怀孕4月不知情 ZT

shan..lin 收藏 1 1187
导读:  [img]http://imgblog.china.com/u/071002/81242/pic/12451081390091.jpg[/img]   15岁女生怀孕六旬翁欲私了   茫然,一脸的茫然……   记者见到儋州蓝洋农场某连队的怀孕少女陈多多及其家人时,他们表情都很茫然。他们至今都无法接受一个尴尬的事实:念小学五年级年仅15岁的陈多多被检查出怀有4个月身孕,而致多多怀孕的男子疑为同村一名60多岁、儿孙满堂的退休工人!事情败露后,该男子深感后悔,表示愿出数万元赔偿进行“私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5岁女生怀孕六旬翁欲私了


茫然,一脸的茫然……


记者见到儋州蓝洋农场某连队的怀孕少女陈多多及其家人时,他们表情都很茫然。他们至今都无法接受一个尴尬的事实:念小学五年级年仅15岁的陈多多被检查出怀有4个月身孕,而致多多怀孕的男子疑为同村一名60多岁、儿孙满堂的退休工人!事情败露后,该男子深感后悔,表示愿出数万元赔偿进行“私了”。少女的叔叔(监护人)则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拒绝“私了”。


目前,儋州蓝洋城派出所已介入调查,将对少女腹中的胎儿做亲子鉴定。



五年级女生身体异常



怀孕4个月毫不知情


6月6日上午,在儋州市蓝洋农场某连队,15岁的少女陈多多因为怀孕已5个月,被迫辍学在家。


这是一个交通不便、远离闹市的农场村落,100多位村民的小村向来十分安详和静谧。在一个月前,随着陈多多突然被查出怀有4个月身孕的消息不胫而走,村庄原有的宁静被打破了。


记者见到陈多多时,她正在一间低矮且昏暗的小房子里生火做饭。一脸稚气的陈多多坐在灶台前,灶里的柴火“噼里啪啦”地燃烧,通红通红的火苗映着她瘦小的脸庞。叔叔和婶婶下地干活去了,多多承担了做饭的家务活。


灶上的一口铝制饭锅没有盖盖子,稀饭“咕嘟咕嘟”地溢了出来。多多并没有去理睬这些,而是将一个塑料菜筐放在大腿上,低头一言不发地拣着菜。这是一个并不富裕的家庭,问起家庭的伙食情况,多多依然低着头简洁地回答:“有时候也有肉吃。”


据了解,多多是一个不幸的孩子,老家在广东,她出生不久父亲就因病去世,父亲去世后母亲离开了家。1995年,在儋州蓝洋农场生活的叔叔陈载沣将孤儿多多从广东接到海南抚养。陈载沣和妻子潘登凤对待多多就像对待自己亲生儿女一样,供养她读书


今年4月底,作为过来人的婶婶潘登凤,隐隐约约发现一直与自己生活在一起的侄女身体有些异常,连续两三个月没来例假。潘登凤曾问多多,但多多说“没什么”。


潘登凤家没有电视,一家看电视要去邻居家串门。4月26日前后的一天晚上,潘登凤像往常一样去同村一村民家看电视。几个女人在聊天的时候,潘登凤无意间说起了多多的事情。有人建议她带多多去医院检查一下,看究竟是哪里出了毛病。4月28日,潘登凤放下手头的活,专门带多多到镇上的一家医院检查身体。检查结果让潘登凤大吃一惊:多多怀孕了!后来经过进一步确认,潘登凤发现多多已经怀孕4个月。而对这结果,15岁的多多竟毫不知情。


多多怀孕这一事实给陈家人带来难言的惊愕。读小学五年级的多多因此被迫辍学在家。



亲人追问少女道出原委



同村张老汉是胎儿“父亲”


6月6日11时,多多的婶婶潘登凤听说家里来了客人,挑着空铁皮水桶匆匆赶了回来。


这个言语不多的中年妇女,对于侄女多多怀孕的尴尬事情不知从何说起。年仅15岁的侄女突然被发现有了身孕,对于陈家来说“是一件不光彩的事情”。


“我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会发生这种事情。报案已经快一个月了,现在派出所还没有一个说法。”潘登凤坐在塑料凳子上,一脸的茫然。这件事情迟迟没有结果,而多多腹中的胎儿一天比一天大了起来,潘登凤说她和多多的叔叔不知如何是好。


作为孤儿多多最亲的人,潘登凤很难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她不停地追问侄女,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面对婶婶的追问,多多一言不发,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从脸颊滚落下来。刚开始,潘登凤不敢将事情告诉丈夫陈载沣。随后,潘登凤带着多多去儋州西庆农场,多多的大姑妈在那里工作。


多多曾经在大姑妈家生活了一段时间,在大姑妈的追问下,多多终于说出了腹中胎儿的“父亲”——他就是同村的张老汉,一个年过6旬的退休工人,如今已经是儿孙满堂。据多多讲述,今年春节前,张老**她在村头的水塔附近有了第一次,之后张老汉又多次找过她。


张老汉想“私了”



遭少女家人拒绝


就在多多说起腹中胎儿“父亲”的当天下午,潘登凤急匆匆地赶回家。当天晚上,潘登凤终于将事情告诉了丈夫陈载沣。“怎么可能!”陈载沣无法接受妻子所说的事实,他紧握的拳头重重地砸在桌子上,怒不可遏地骂了一句“这个老畜生!”


陈载沣与张老汉的关系不错,张老汉常到陈家来与陈载沣一起喝酒。陈载沣手头拮据的时候,经济条件相对较好的张老汉也常借给他一些钱。


潘登凤说,事后他们回忆,多多每个星期五从学校回到家,而张老汉每个星期五总要到陈家来喝酒。


陈载沣决定,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不对外边声张此事。一个星期后,多多被大姑妈等人送了回来。一家人经过彻夜的商量后,决定到派出所报案。5月7日中午,陈载沣等人前往当地的蓝洋城派出所报案。当天下午,派出所专门安排一位女民警给多多做了问话笔录。


第二天,张老汉被派出所传讯。与此同时,多多被带到儋州市一家医院做进一步的检查。B超检查结果显示,多多怀孕至少已4个月。


张老汉被传讯后回到家的当天,他的妻子刘女士羞恨交加。心地善良的刘女士和张老汉商量后主动找到陈载沣,希望双方坐下来协商私了此事:由张老汉家对多多支付一定金额的经济补偿,多多做人流的费用全部由张老汉家承担。但张老汉家的这一“私了”的要求,遭到了陈载沣的拒绝。陈载沣希望警方能够将此事的来龙去脉查清楚,然后通过法律途径讨个说法。


老汉酒后乱性很后悔



“我现在没脸见人了”


张老汉的家距离陈家也就几十米的距离。6月6日中午,记者来到了张老汉的家。


张老汉的妻子刘女士正躺在一张靠背椅上小憩,她热情给记者搬凳子。刘女士对丈夫的行为仍然十分恼怒。“我找他家好几趟了,这件事情既然已经错了,最好是找个好的解决办法。”刘女士对此事并不避讳,她认为“私了”对双方来说,都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刘女士说,他们最初的协商意见是,由张家支付2万-3万元的补偿金,多多人流的费用也全部由张家承担。刘女士甚至还答应在多多做人流手术期间,负责在医院买饭和结账等事宜。但由于种种原因,“私了”的事情双方一直没有谈拢。


约20分钟后,张老汉从地里干活回来。面对记者,张老汉刚开始一言不发,沏了一壶茶后,他坐在凳子上大口大口地吸水烟筒。


“今年春节,很多小孩子都过来喊‘姥爷好’,我给他们每人都包了小红包……”张老汉放下水烟筒,终于开口说话。张老汉想以此证明他对村里的小孩好,但话还没说完就被情绪激动的妻子打断了,刘女士说:“你别说那么多没用的,说正事。”


“有一次我去地里,她也跟着去了,问我有钱吗?”张老汉说,“过年的时候喝酒喝糊涂了,酒后乱性就做了那事。第一次具体在什么时间我不记得了。我以前(对多多)动手动脚的,她没说什么,好像有点同意。”


“我现在很后悔,等着家里人怎么‘私了’和派出所怎么处理。”张老汉说,“能私了就私了,私了不了也没办法。我们两家以前的关系很好,我现在没脸见人了,也不太愿意出去见人。”


当地派出所介入调查



将对胎儿做亲子鉴定


刘女士告诉记者,丈夫出了这事后,给几个儿女打击很大,在外面工作的儿女气不过,曾经表示要与父亲断绝关系。


刘女士希望能“私了”,多多的一些远房亲戚也觉得事情到了这一步,“私了”可能对双方来说都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解脱。多多的叔叔陈载沣目前却不同意 “私了”。跟记者说起此事时,陈载沣情绪很激动,眼眶里溢满了泪水:“做人不能这样,我绝对不会放过他!”多多从小就跟着叔叔一家人一起生活,陈载沣将侄女视同己生。陈载沣说,这并不是钱的问题,他只是想给侄女讨一个公道。


6月6日下午,记者前往儋州蓝洋城派出所了解情况。该派出所值班民警徐警官告诉记者,张老汉在派出所不肯承认他是多多腹中胎儿的“父亲”,对此,派出所只能选择对胎儿做亲子鉴定。“估计下个星期到海口做亲子鉴定。”徐警官说,目前这件事还在警方的调查中,具体情况还没有结论,不过警方会依法办理,维护未成年少女的合法权益。(因涉及个人隐私,文中除办案民警外,其他人名均为化名。)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