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像出版社卖版号发行黄碟 以“人与自然”报批

潇湘~夜雨 收藏 0 80
导读:贵州音像教材出版社,身为贵州省3家正规音像出版单位之一,因参与出版低俗音像制品而于5月被新闻出版总署吊销了执照。这家成立于1988年的老牌音像出版社生命也由此结束。   堂堂正规音像出版社为何要走上出版“黄碟”的“不归路”?以合作出版之名行买卖版号之实,出版社知法犯法到底是个案特例还是普遍现象?对此,记者随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清缴整治低俗音像制品专项行动采访团走进贵州进行了调查。   ■“光杆”社长   以“人与自然”报批“黄碟”   在记者眼前的原贵州音像教材出版

贵州音像教材出版社,身为贵州省3家正规音像出版单位之一,因参与出版低俗音像制品而于5月被新闻出版总署吊销了执照。这家成立于1988年的老牌音像出版社生命也由此结束。


堂堂正规音像出版社为何要走上出版“黄碟”的“不归路”?以合作出版之名行买卖版号之实,出版社知法犯法到底是个案特例还是普遍现象?对此,记者随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清缴整治低俗音像制品专项行动采访团走进贵州进行了调查。



■“光杆”社长


以“人与自然”报批“黄碟”


在记者眼前的原贵州音像教材出版社社长赵学明,让人无法和参与出版发行“黄碟”形象联系起来。年龄刚过60岁、即将退休的赵学明一直是贵州广播电视大学电教中心的教师,曾从事多年电教工作的他从2005年开始担任贵州音像教材出版社社长。


就在赵学明担任社长的第一年里,这个有着20年历史、专门制作出版教育类音像制品的出版社居然出版了一套10种“人体艺术”光盘。《激情魅力》《花蕾窦开》《柔情似水》《情窦初开》《酒醉情迷》……这些光盘富含挑逗的名称和低俗不堪的封面。


原来,身为一社之长的赵学明其实是个“光杆司令”。当全国“扫黄打非”办专项行动采访团找到贵州音像教材出版社时,发现整个出版社里既无内设部门,也无其他员工,所谓的出版社就是赵学明位于贵州广播电视大学办公楼里的一间空荡荡的办公室。赵学明说,出版社生存艰难,“人体艺术”光盘也是临时雇用的业务员“跑”来的“合作出版”项目,合作方是广州市永洲音像制品有限公司。赵学明说:“从来没有见过永洲公司的任何人,以‘人与自然’的选题向省新闻出版局申报批准后,每个版号收了3000元‘审读费’,共收取了3万元。”


新闻出版总署于1997就出台了《关于严格禁止买卖书号、刊号、版号等问题的若干规定》,明确规定凡是以管理费、书号费、刊号费、版号费或其他名义收取费用……使其以出版单位的名义牟利,均按买卖书号、刊号、版号查处。调查中,赵学明承认,复制委托书开出后,出版社也收到了样盘,觉得“不太高雅、有点低俗”,但由于每个版号给的钱比较多,同时多完成一些出版任务,就同意出版了。打着“合作出版”的幌子,有了正规出版社的版号,“人体艺术”光盘堂而皇之地登上了货架。


■贵州广电大学


执照是一种解脱


据了解,贵州音像教材出版社成立之初,原名为贵州广播电视大学音像教材出版社,曾出版过如《中学生英语渐进》《普通话测试》《快乐幼教》等光盘。出版社也尝试独立制作音像制品,但都以资金不足而告终。赵学明说,多年来出版社从未完成过考核任务,更别谈利润了。2007年,出版社从学校内设编制中被取消一事,他这个当社长的竟浑然不知。


审计显示,从2003年至今,该出版社共收入21.7万元,支出10.7万元,平均每月支出仅1000多元,基本处于经营停滞状态。该出版社主办单位贵州广播电视大学副校长龚辉说,音像出版社是全校最小的处室单位,长期处于无人问津、自生自灭的边缘地带,原来六七名员工早就纷纷跳槽,后来“好像就剩下赵学明一个人了”。


“管也是空管。”“每年年初要签订一个责任状,但具体责任状上有什么也搞不清楚。”“审光盘的内容,好像是新闻出版局的事情吧。”“这个事情你问谁,都是不知道。”“赵学明平常又不会主动汇报,就是年终述职吧。”“好像是给学校交过几次钱,不知道是以什么名义交的。”“学校没能力管,早点撤销算了。”……身为上级主办单位的负责人,龚辉对于出版社的具体情况语焉不详。而对于新闻出版总署明文规定主办单位“有义务审核出版单位重要宣传、选题计划”“有职责对出版单位在出版内容等方面发生的严重错误承担领导责任”,龚辉更是不甚了了。


“现在出了问题,被吊销了执照,对学校来说也是一种解脱。”龚辉说。记者也看到,在贵州音像教材出版社报送贵州省新闻出版局的年审材料中,赫然盖着主办单位的公章,但所谓的主办单位监管却形同虚设。


■新闻出版总署


年审拿下违规违法出版社


“该音像出版社没有通过年审。”贵州省新闻出版局局长刘援朝说,贵州音像教材出版社实际员工只有一人、没有规范的财务制度、存在严重买卖版号的现象,在今年年审中已被“拿下”。近两年,贵州省3家音像出版社出版总数同比下降76%,市场边缘化趋势凸显,其中,出版形式基本以合作出版为主。这次清缴整治低俗音像制品专项行动成果也表明,截至目前收缴的600万张低俗光盘中,多数是以“合作出版”之名流入市场的。有业内人士批评,合作出版已是公开的秘密,面对猖獗的盗版和网络冲击,音像出版社无力还击,而有实力的音像制作公司却没有“国字牌照”。


这就为一些不法分子创造了机会,他们以金钱为诱饵,利用全国近400家音像出版社大部分处于困顿局面,通过买卖版号、玩“假选题拿真批文”、狸猫换太子,使原本在地下窝点偷偷摸摸生产、销售的“黄盘”大摇大摆地进入了正规市场、上了货架,污染青少年成长环境。


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蒋建国接受采访时说,对于违规违法出版社要加大整治力度,一查到底。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