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在天堂里堕落 『第一卷』 〓第七章〓

老衲葡萄 收藏 1 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6.html


吴富才爽朗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胡老弟,真是英雄所想略同啊!”

“这不是全仗吴总指点迷津啊,要不是您提醒的早,小弟冻成冰棍也不知道。”我嘴上跟着打哈哈,心里憋得那是阵阵苦味啊,嘴里嘟囔了一句,你这个哥实在好当,我一个人花这么多的银子,玩SM、KJ什么都好。

“胡老弟,你也别这么轻易鄙视自己拉,你是年轻人嘛,应该说是金箍棒。”吴富才奉承了我一把,到底现在是我出钱,他也乐意装孙子。

“吴总您的才是金刚棒,小弟的最高理想是北极冰棍就成了。”我当然不能让翘起尾巴,正好顺水推舟地给吴富才找台阶下。

“哈哈,胡老弟您真是有才,要是个女的,我肯定把你纳贤去当秘书。”吴富才不忘夸赞我。

我问:“就秘书?至少也得弄个贴身秘书吧!”

“哈哈……高,实在是高。”吴富才用手指指了指我,笑开了花。

我们边说边走,小赵丫头听到我们的谈话,低着头捂着嘴巴嘿嘿直笑,吴富才有意地瞄了她一眼,一下子就被小赵曼妙的身体吸引过去了,只看了那么一眼,吴富才眼里的血丝根根清晰,两眼泛着绿光,口水唰唰流。我想我若不在场,他此刻一定像狼看见羔羊一样猛扑上去了。

由于我在场,吴富才不敢放肆,只是使劲吞了口唾沫,轻声俯在我耳边说:“胡老弟,想不到你金屋藏娇啊,快说说这小妞你有没有上手过?”

“吴总,小弟是那种人你还不清楚?”我怕他打小赵的主意,立马来了个泥巴落水。

“哈哈,你胡老弟真不是只好兔子。”吴富才暗讽中带着捧欢。

“呵呵,这不是哥哥您教导有方嘛!”

“别老捧哥了,俗话说的好,长江后浪胜前浪嘛!”

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出我的门市店,吴富才那辆奥迪A6象只大乌龟一样趴放在我店门口最耀眼的地方。不知那个作家说过,奥迪A6是沾满女人精液的罪恶之手。这话说的很帖切,每次一进到里面,就像踏进一间春意盎然的皇帝

行宫,再加上大卫杜夫的香水味撩拨,让人满脑子浮想联翩,女人的波霸和胯下三角区的神秘地带瞬间就浮上脑海。

吴总启动大乌龟后,问我:“胡老弟,你说我们去那好?”

以前我和吴总最常去的是热带雨林,那儿的妞条杆不错,价钱也合适,不过上次去,我在休息室里少了两千大洋后,我就产生了一辈子不再踏那里半步的想法。可不去那块倒霉地,我该去那呢!杭州的休闲场所如雨后春笋,但合我的意少之可怜,这事还真伤人脑筋,红太阳?蓝月亮?印度之池?我排着队伍琢磨来琢磨去,还真想不出又不太宰人钱又便宜的好地方了。

我掏出手机翻老黄历,希望能找出点什么来,就在这时,一个尾部是三个4的手机号码就在家庭框栏里跳了出来,我才想起这是我弟半个月前给我存的号码,于是我直接按下通话键。

电话在几句莫名其妙的歌声后接通了,是我先开的口:“是春洋吗?”

“是我,你是……。”我弟说话有些迷糊,他一定还在睡。

“小娃子,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我以大哥的身份压他。

“哦,是哥啊!我刚喝了点酒,脑子犯糊涂呢!哥,你说有什么事。”得知是我后,声音很清楚了。

“春洋啊,今天哥哥有位客户,最近你们那有没有好点的货色啊,我想带他来尝尝鲜。”

弟弟说话还是老模子,一点没变,在话头声音嘹亮的说道:“你还真赶上了,最进来了批刚长毛的女娃子,正想打电话给你呢!”

虽然知道弟弟在放高话,我心里还是很高兴,我说:“那说好了,我们马上就来,两个人哦,安排得好一点。”

“这个还用你说,保证你满意。”弟弟给我打了保票。

我们俩的对话挺像演戏似的,一般这种情况下,弟弟说起来都不用打草稿,不过在我面前也这样,也太虚了。我觉得亲弟弟应该不会骗我,便对吴富才说道:“吴总,咱们去大东方。”

我弟胡春洋,和我一样也是个有个性的男人,不过在平民眼里,他是个吊儿郎当的瘪三货色。我和我弟的感情有点偏,两个人自小到大处在一起玩的时间不多,到不是我这个做哥哥的不带他,而是我和他是两种人,我们自始至终玩不到一块,不过我知道他脑袋瓜聪明,黑道白道都吃得开,模样也生得高大帅俊,年龄比我小两岁,江湖经验可不比我低,以前打架泡妞无所不行,在我们乡下小有名气。上次他告诉我,最近做了大东方娱乐城的首席男妈咪,掌管手下60多个小姐。我骂他江湖鱼蛇混杂,不要把这行业当饭吃,趁着找份正当工作,可他就是不听,还昂着头教训我,说我老一辈不懂行情。

我之所以选择大东方,一个理由是那里行事安全,另一个有亲弟弟在那掌管,小姐有病没病的丝毫不用担心。

吴富才一听有了门路,乐得嘴里大哼起乱七八糟的流行曲串烧歌,这头狼天生就这样,有肉吃了神经就兴奋得不得了,车开得小牛犊一般快。我没有默契配合,反而觉得反感,吴富才的声音、语气和神态此刻都让我备感不爽,丫的每一声尖叫,就等于烧了我一百块钱。

吴富才尖叫了十几声后,丢给我一小盒东西,我掏出盒子里的塑料片,一看是壮阳的药丸,我假装认不出英文,嘴巴更是不放过:“吴总啊,这是啥药丸啊!”

“胡老弟啊,你是真不晓得还是假装混子糊弄哥哥,连伟哥也不知道?这是我出差从美国带回的,真宗大力金刚丸,你也知道你哥哥年岁大了,不靠这些补品,男子汉的颜面何以在小姐身上捞回啊!”吴富才向我苦诉。

“有没有副作用?”我有点害怕。

“一百个放心吧!哥哥先试验过了,身体倍儿棒,也没后遗症,外国人的东西就是实用。”

“那哥哥今天不是要猛战斗沙场一番了?”

“今天咱俩齐上阵,杀得那帮女娃呱呱叫,哈哈……”吴总说着说着来了兴致。

我捏着药丸盒还真有点痛惜,这药丸来的真不是时候,要是用在昨天那个妹妹身上就好了,保她到中午都起不了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