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在天堂里堕落 『第一卷』 〓第六章〓

老衲葡萄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6.html[/size][/URL] 没见到吴老板前,我真的有一些发慌。吴老板叫吴富才,是一家超市的总经理,生意上和我来往密切,人前我把他当亲爹喊,人后我把他当菩萨供,我心叫直嚷惹了谁可万万不能惹恼了这个财神爷,三年一改造的超市需要大量的建材板,一年的五分之一票票就挂在他身上,稍有闪失,我哭天抹泪都无门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6.html


没见到吴老板前,我真的有一些发慌。吴老板叫吴富才,是一家超市的总经理,生意上和我来往密切,人前我把他当亲爹喊,人后我把他当菩萨供,我心叫直嚷惹了谁可万万不能惹恼了这个财神爷,三年一改造的超市需要大量的建材板,一年的五分之一票票就挂在他身上,稍有闪失,我哭天抹泪都无门了。


赶到店里快十点了,我脸色苍白,虚汗下雨一样,看到小赵正襟危坐的在柜台上算账,我更是心乱如颠。她看到我,压着嘴巴指指里面,我示意她忙自己的工作好了,别的话就不用多说了。进门前,我先冷却了一下自己的心态,编了几个理由放在脑瓜子里,然后斜着脑袋在镜子前虚模有样的整了一番自己的英容笑貌,帅帅有礼后,我忐忑地走了进去。


吴富才轻闲地半躺在我那条摇摇椅上,翘着二郎腿,浮光掠影的看着我那本从地摊上买来的《怎样做好老板》的烂书,一瞧见是我进来,放下手中的本子,弹坐起来拉下张马脸,怒目圆瞪地用力拍了一下桌子,连声抱怨道:“胡同志,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老实说来,那里逍遥去了啊!”


手掌和桌面抨击的声音把我差点吓倒在地,我一副奴仆相咧着嘴坐在了他对面,顺手递上他一支软中华,一边敷衍着说:“吴总啊,你莫要生气,你扔句话我不是就立马赶赴来了,那敢劳你亲自大驾来我这破庙啊!”


吴富才指指手上的劳力士手表:“你个龟儿子,撒谎也不照照镜子,谁信你啊!”


我赶紧替自己辩解:“吴总啊!就是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耍你,刚才在路上发生车祸了,半天都过不来,我若骗你我那话儿小成蚯蚓。”


吴富才听到我这凡发誓,眉毛笑了几下,喷了一口烟后,语气还是唱高调:“胡同志,你给我听清楚了,老实说,上次你给我的货是你提的那个档次吗?”


上正题了,在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前,我得尽显其能,拿捏好策略,这样对方再八卦的脸也会迅速冷却下来,于是我就摆出十二分的真诚:“如假包换,价钱那是便宜个咙咚,我那敢欺骗你啊,你是咱哥哥,你比我那亲哥哥还亲。”


回想上次吴总给自己的套房装修,我给的建材都没赚他一厘银子,到是倒贴进去好几百冤枉钱(路费和烟费),他问这些,我是理不亏的。不过世事难料,总部发出的每一张板材质量不一定全在同一个档次,手指都有长短呢!出几块毛料板也再所难免,所以我心还是有点虚的。


“哈哈……”吴老板忽然来了一长串笑脸。


这声音听起来怎么像黄世仁啊,不会是故弄玄虚戏来剥我的皮吧!


“哈哈,我谅你也没那狗胆,刚才吓破胆了吧!哈哈,你个龟儿子,今天哥哥可是带了好消息来哦,想不想听听?”吴富才一副高高在上的气势,扭着头把脑袋凑到我耳边,低声细语地对我说了一通。


“我就说嘛,哥哥哪会啥子亲自审问我,若是小弟那里不孝敬,小弟啷个喝屎喝尿去,小弟是真真切切愿听其详。”遇到诱惑,态度要好,嘴巴要比甘蔗甜,这世道就是让人如此下贱,此时此刻我比太监李莲英还听话。


“这次哥哥可是给你拉了头超级胖胖金猪来,不过这次哥哥先把话给你搁这儿,所得款项你三我七,咱们哥俩不说外话,你理理看,这生意做不做的。”吴吴富才说话一向很痛快,绝不拖三拉四,这次也一个腔调。


我三你七?这生意换个头我就会喊他爷爷亲爸,可现在是倒上门的,吴富才说得确实够卑鄙,说得我是乱了阵脚,差点把半口烟头呛进喉道里。这里面的几斤几两,王八都知道这是宰猪头的买卖,我茫然无首的看了看吴富才,他精明的一双小眼睛骨碌骨碌盯得我寒颤发抖。


吴总是志在必得了,我尽量避开他那对贼眉鼠眼,虽然知道他个性说一不二,但我还没摸到棺材板之前,我是不会死心的,为了利益我誓死要拼上一拼,态度来了个急转弯,嬉皮笑脸地做最后的垂死挣扎,我说:“吴总啊,你也晓得喽,这世道赚钱难啊,好歹也多分点带精的肉吧!”


“胡老弟啊,啷个生意做得是越来越行了,不满你怀疑,这次总部在东区新开一家大型超市,数目之大,我让所有建材木板都从你这里进,当然哥哥那七成也不是独个享用,所谓总部衙门多,我七大姑八大姨的一奉送,我有一成算是烧高香了,所以你的三成是很划算的。”吴富才露着那张满口黄牙的嘴巴,聪明地拿借口来搪塞我。


吴总这招无声胜有声,我也常在商场上用,可惜今天我想不出拆招的本事。看来叫他亲爹亲娘也是没辙了,哎!这世道有奶便是娘,我只好忍痛割爱,反正坨大的三成红烧肉也不至于把我给饿死,只要能让这位活财神心里面还能把我当弟弟看,我白搭一次又有何妨?吝惜之下我只好委屈地应了他的要求。


说完‘好吧’两个字,我心里隐隐作痛,这分明哪是在割我的肉啊!简直是要我小命啊!


吴富才烧完我给的那支中华,有些无聊,把我那台笔记本上的小电风扇拨弄来拨弄去,不知搞啥名堂,最后他玩得实在素然无味,嘴里无缘无故的吐出一句话来:“胡老弟,最近有没有去休闲啊!”


我嘴里扑哧了一下,差点把满口的牙齿给喷出来,这财神爷又玩含沙射影的魔术了,不用猜我就知道吴富才接下来又改说那句话了:“胡老弟啊!很长时间都没出去玩儿拉,鸟窝都快生出杂毛来了。”我无计可施,心里直骂要玩小姐就明说嘛,老是搞些声东击西的伎俩。其实他只要翘一翘烂嘴,我就知道他要干那门子事。看吴总面黄肌瘦的混蛋样,我猜他肯定吃素很久了,这次摆明又要我请客去逍遥。


我暗自掂量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质量,估计去桑拿中心搞个推油什么的能力还是有的,于是从办公桌最底层的抽屉里小抽出一叠老人头来。有了钱我就来气二了,起身对吴富才笑道:“不瞒吴总你说,你这一提醒,我还真对不起自个了,最近小弟也快成冰窟了,走走走,咱们消消火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