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在天堂里堕落 『第一卷』 〓第五章〓

老衲葡萄 收藏 1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6.html[/size][/URL] 年轻那阵儿,我是极热衷于谈性风声的,只要和那个妞上过床,就会和哥们儿几个天涯海角乱侃,现在到了而立之年的地步,渐渐对性腻味了,甚至有时候和女友ML,裤子一脱就直奔主题。不过徐兆明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不好拒绝,勉强的咧着嘴应付着笑了一下,还是得挣些男人的面子:“昨晚哥哥可是大闹天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6.html


年轻那阵儿,我是极热衷于谈性风声的,只要和那个妞上过床,就会和哥们儿几个天涯海角乱侃,现在到了而立之年的地步,渐渐对性腻味了,甚至有时候和女友ML,裤子一脱就直奔主题。不过徐兆明提出这样的问题,我不好拒绝,勉强的咧着嘴应付着笑了一下,还是得挣些男人的面子:“昨晚哥哥可是大闹天宫啊!金箍棒哪是耍得穿天入云,就差A片导演给我摄像了,没准拍成AV可以到OSK去展览。”


“胡哥真是雄风威武啊!学习学习,什么时候教小弟几招,也好让小弟江湖横行一下。”徐兆明这厮嘴皮子耍得也不差。


“你想学啊!这可是我传家秘籍,教了你我怎么混啊!还是老老实实小鸟歌唱吧!”我跟着打哈哈,一点面子都不给她。


“胡哥,那妞呢,怎么着也让小弟瞧上一眼,以后挑妞也有历数了。”徐兆明有意无意地问道。


真是那儿不爽问那儿,本想和他寒暄几句便宜话,一说起那野鸡我的精神头都没了,恰巧此时店里的小赵打急电来救援,她慌里慌张告诉我,说是上次卖给吴老板的货出了点问题,现在吴老板正在店里下三味真火呢!叫我赶紧过去一趟。我说,吴老板一个大男人,你也对付不了,这也太让我费心了吧!小赵说,这次不同,吴老板软硬都不吃。我说,他没强奸你就是有商量余地。小赵被我说恼了,说反正你是老板,我无所谓。


小赵能这样说,说明真是火烧眉毛的事,我顿时没了魂儿,脸白得像块萝卜皮,徐兆明一看我脸色不对,着急问我怎么了。我匆忙对他打了个拜拜的手势,急着在酒店门口钻进行李生为我准备好的老爷车,扬长往店里赶去。


我在路上想,怎么今天这么倒霉。


为了节省时间,我把路线赶改在南通路,等我飞跑上立交桥后,车头前面的轿车黑压压赶集似的,我钻出车窗一看,我的妈呀!选择倒了大霉,据周围的车友们透露,说是前方两百米处,一辆白色宝马和一辆黑色奔驰发生“亲嘴”事件,双方主人正斗得不可开交呢!


杭州是个大都市,发生交通事故就像闷骚男看舞女演出,时间越长越热闹,敬爱的交警同志一丝不苟地左右调配,丝毫不理会后方一条龙在闹腾咆哮。我拼命的按喇叭,前方雷打不动,后方又屁股贴屁股紧咬不放。实在没办法,只好抽根烟解解闷气。


想着吴总还在我办公室里埋地雷,我抽了筋似的后悔,这些日子来对店里莫不关心,一把心思放在了小炮身上,现在是到好,两头烂成了麻子,谋不上利又白白浪费时间。当然我的管理也存在缺陷,事实上我对店里太放心了,一般有闲的话才去店里串一下门,没闲的话有时候两天都没去店里过目,我这样走马观花不留影,确实以后得好好改改,另外得对店员赵小惠进行深刻指导一下。都怪我对这个湖南丫头太放心了,不过赵小惠确实能干,她嘴巴活络,脑瓜子地球仪一般周密,让我中肯的很,就是脸长得稍微差点,不过若是脸上没那些散发的小豆豆,我想排个二等美女不在话下。最让我欢心的是,这丫头特会理解人,很会看我脸行事。奇怪的是这小丫头今年都二十四了,一个男朋友都没挂上。


我有细致地想,事情到如此地步,怎么会一反常态呢!是不是这丫头春心动荡恋爱,没心思搭理我的店了?我坐在车上逻辑般分析,种种迹象表明小赵并不是那种见情忘恩的小呸呸。


赵小惠这丫头是我去劳动市场碰上的,那年我店里的亲戚伙计因老家的婆婆生病无人照料,我只好另起寻人。那天去劳动市场碰运气,我写了块小广告牌竖立在劳动市场门口,牌上的字写得挺醒目:招店长一名。其实我弄这么起眼,是想招个敬业的店伙计,,没想到我顶着毒太阳站了两个多小时,我中意的人儿一个都没选上。


我喝了一瓶尖叫后,消磨着是不是出个200元钱在劳动市场买个位置,就在我狐疑不决的时候,赵小眉穿着一身低档次的服装出现在我面前。


我当时对这个“地摊”妹的到来很不屑一顾。


赵小惠羞涩地盯着我,声音像蚊子一样:“老板,你真招人吗?”


我真想笑,懒懒地说了一句:“牌上写着呢!难道你不识字?”


赵小惠有点急了,连忙说:“不是、不是。”然后接着说:“老板,你看我行吗?”


我看了看她,身材还行,就是模样土拉吧唧的,不过我还是先向她提了一个条件:“你是高中毕业的吗?”


这是首要条件,说这话我是让她感到压力,因为很多“地摊”妹小学都没毕业,她怔了一下,唯唯诺诺道:“我中专毕业的。”


我心里打了个嗝,条件还蛮合适的,接着我一问下一个问题:“你老家那的?”


赵小惠说:“我老家湖南的。”


我说:“要是你是本地的就好了,外地就免了。”当时市里面一些盗窃、抢劫等不法分子都是湖南和贵州的,听她一说是湖南的,我内心就特别抵触。


赵小惠也许看出我的顾虑来了,抬着头怯怯的对我说:“老板,你看我像坏人吗?”


我说:“看不出来,你脸上又没写。”


赵小惠很真诚也有点委屈:“那我今天陪你一起站着吧!如果你招不到人,让我试两天怎么样。”


那天我又晒了2个小时的阳光,连个影儿都没上来闻一下。我锐气有些灭了,对赵小惠说:“看来你也挺真诚的,明天你到我店里上班,不过你得先缴我3000元押金。”


赵小惠听了面露难色,不过几秒后她坚持着咬了咬牙,说:“2000元行吗?另外1000元工资里扣。”


我估谋了一下,觉得店里也没太值钱的东西,板料钱又是打卡上的,就答应她了,当时我给她的工资是包吃1000元一月。现在想来,这小赵是不是嫌弃我给她工资低了,对我实行无声的抵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