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在天堂里堕落 『第一卷』 〓第四章〓

老衲葡萄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6.html[/size][/URL] 我是雷迪森大酒店的常客,酒店里的服务员都跟我很熟,见到我立刻走过来招呼我。过酒店的人都知道,第一次你是上帝,那第二次你就是亲爸了。大堂里的总台女服务员见我肩上抗了个妞,对这情形她们早已司空见惯,还肆无忌惮地向我打翘眼问候我,我一点都不领情,潇洒地甩出几张老人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6.html


我是雷迪森大酒店的常客,酒店里的服务员都跟我很熟,见到我立刻走过来招呼我。过酒店的人都知道,第一次你是上帝,那第二次你就是亲爸了。大堂里的总台女服务员见我肩上抗了个妞,对这情形她们早已司空见惯,还肆无忌惮地向我打翘眼问候我,我一点都不领情,潇洒地甩出几张老人头。


女服务员年龄不大,顶多20岁,别看她人儿长得单纯,可那双阅历无数的眼神告诉我,她也是个久经沙场之人了,没准成人运动的时候,花样比我还多。女服务员笑嘻嘻地接过我的钱,将准备好的房卡递给我,我从容地挎着妞,做了个叉叉的教育动作,她捂着嘴嘿嘿笑了,果不其然,这笑声明显就在轻蔑我。


电梯一分钟内就把我送到了房间,我把妞看待宝贝一样轻放在席梦思床上,迫不及待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捧起她秀丽的脸,狠狠亲了一口:“妹妹,好好酝酿一下精神,哥哥先去洗个澡,马上就来。”


妞小猫一样偎在被窝里,幸福地呢喃着。


我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妞穿在身上的裙子掉在了地上,我一下子注意到了她的胸,我看到那白色的胸罩,好象包裹着两个娃娃,正探头探脑地向外张望。我感到喉咙有些发紧,脸上滚烫,我开始像一只饿狼凶猛地扑了上去,接下来好好享受这顿美餐了。


朦胧中有电话铃响,我睡得死心塌地,懒地去接,可铃声催命似的响个不停,等我不耐烦地摸索起电话机时,铃声便


没了,我气恼地挂上电话后,骂了句哪个改死的傻B,就接又继续睡。


我刚闭眼一会,铃声又响了。这一次我接得飞快,想给对方来个突然袭击,好好“问候”一下对方祖宗时,没想到对方操着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先问候起我来:“胡老板,现在是早上九点,祝你有个美好的一天。”


声音甜美动听,听来如此熟悉,我恍然梦醒,才记得是昨晚让总台小妹妹给我的叫醒服务,我恩啊对付了几句,没心情和她唱早趣,便草草挂了电话。


就这么一闹腾,睡瞌虫全跑光了,我伸了个懒腰,一丝不挂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忽然感觉有些腰酸背疼,用手托住下巴细想,让我一时之间有点儿找不着北,真的难以想象,昔日的野马精神去那了?难道凭昨完那场龙争虎斗就让我元气大伤?还是提前进入中年期了?我累得好象分不清哪个更贴切自己,也许我太贪婪了。


炎热的日光早跑到了床上,刺眼得我瞎了一般,我本能地避开太阳,看了一下手表,指针在九点方向。爬起身后,走到写字台前,揉搓了几下朦胧的眼袋,看见半身镜里的自己面容愁色,下巴胡子枪林般耸立,整张脸看上去邋遢而委琐,整个一小老头。可笑的是,老二还在下面直不愣登的打着立正姿势,难道昨晚还没吃饱?我努力搜索昨晚的记忆,但遗憾的是自洗澡出来以后,脑子好象不长在自己身上似的,真不记得昨晚到底和那妞冲锋陷阵了几次?


想到妞,我发现新大陆似的,感觉又回来了,连忙找她的影子还在不在这间屋子里。


宽大的单人床上,棉被高耸成一座连绵起伏的小山包,我嘿嘿一声奸笑,心里想着再来和妞一次总攻,于是我把手偷偷伸进一个被窝的角边,然后慢慢的往里探了进去。


近了近了,我终于碰到了柔软光滑的“物体”,用手指勾了出来,可惜不是妞的大腿,而是昨晚妞留下的粉红色蕾丝内裤。我闻到了内裤上残留着液体的腥味,还看见几根曲曲弯弯的毛发,我憋了气,老二很快自动地软下了下去,可惜主人不知飞那去了,要不然我肯定好好宠爱她一次。


不过妞很有闺女风范,到底和一个陌生男人有瓜葛后,没脸见人了。失望的我只好悲哀的在卫生间里冲了一个无情的热水澡,猪皮一样的肌肤热水一浸,发现胸口好几处泛出一道道红色的斑块,我猜这一定是昨晚那妞对我下的毒手,而我一定是猛战了一番,她高潮过后才对我使出“白骨爪”的。


穿带整齐要退房时,无意间发现皮夹子里的三千元人民币和一张一寸照不见了。一时反应不过来,犹如被当头狠敲一棒变成了傻子,呆坐在床沿上半天闷不出一个屁来。


我开始摔自己的嘴巴,骂自己怎么这么愚蠢,天地下那有免费的午餐,接着我又骂那妞,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既然碰上的是一只野鸡。钱拿走也算了,干吗那野鸡还要拿走我的照片呢!我人虽长得精神了点,但好象还没到影视偶像让人睹物思淫的地步吧!难道这妞是想……


一想到这,我就害怕起来,昨晚我好象记得买了“小雨衣”的,一翻那套套盒子,脸上虚汗直冒,十二个装的完好无动都没拆封呢!我的妈呀!那妞会不会拿了照片去派出所告我强奸吧!


我点上一根烟,在心里合计该怎么办?心想,我在那妞身上留了种子,她去告那是实打实准,据说强奸可以罚三年以上十年以下的年刑,我都二十有九的人了,要家没家,要是真进去了,估计我妈哭死上吊都有可能。走出房间,我又觉得事情有些蹊跷,准那妹妹昨晚被我干爽了,拿了我照片好睹物思人呢!


我被这个事情搅得心烦意乱,在前台退房的时,有人眯着小眼走到我旁边,我都不知道。直到他笑着拍拍我的肩道,我才知道是酒店副总经理徐兆明。


“胡哥,昨晚过的幸福吧!”徐兆明把幸字说的特别重,我知道他拐着弯想说性。


这厮认识好几年了,前女友囡囡也是通过他认识的,算是和我有半个哥们关系,他年龄比我大,可出道上社会我比他早,他一直认我是叫哥。昨晚一定是前台服务员通知他的,这厮是个长舌妇,要是把昨晚的事告诉他,不丑死我还怪。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