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力拒绝 正文 第四章:公子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86.html


北苑大酒店娱乐城经理叫孔建军,小名“军子”,他是酒店总经理马烽的把兄弟。马烽三十多岁,好勇斗狠在北原位列第一,他手下有群打架不要命的弟兄,孔建军就是其中一个。

尚小朋和马烽的认识纯属偶然。有一次,尚小朋请客人吃饭,马烽突然握一把刀子闯进包厢。原来,孔建军和社会上一个绰号叫“老黑”的结下梁子,“老黑”练过几天把式,孔建军打不过“老黑”,便请马烽出面调解。马烽在调解中偏向孔建军,“老黑”不服,马烽便把“老黑”给捅了。警察接到报警封锁了饭店出口,马烽慌忙之间闯进尚小朋吃饭的包厢。尚小朋对打架斗殴司空见惯了,他见马烽手里握着刀子,便拍着桌子厉声喝道:“你他妈的哪儿来的东西?给老子滚出去!”马烽本是进来躲警察的,听得这声厉喝,挥刀便向尚小朋逼来,恶狠狠地威胁说:“你他妈的少管闲事,小心老子灭了……”马烽话没说完,握刀的手又放了下去。他虽然没和尚小朋打过交道,却是知道尚小朋的。嘴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是尚小朋?”尚小朋打量马烽一眼,问道:“你是谁?”马烽说:“我呀?我叫马烽。尚总,对不起,打扰您了,我这就走。”尚小朋不认识马烽,却听说过马烽的名字,知道马烽在今天的北原是号人物。他喊住马烽说:“等等,你就是那个马烽呀?出什么事了?”马烽站住说:“尚总,弟兄几个不和,本来是请我调解的,没曾想又打起来了。这不,警察来了,我这一急,就躲进了您这屋。”尚小朋点头说:“哦,是这样呀!”然后不动声色地撩开餐桌的台布说:“你先到下面躲一会儿吧。”马烽喜出望外,向尚小朋道声谢,麻利地钻到了餐桌下面。没一会儿功夫,警察查过来了,他们中有认识尚小朋的,客气地问:“尚总,在这儿吃饭呢?见马烽了没?”尚小朋说:“没见,怎么了?”警察说:“打群架,又把人给捅了。”尚小朋问:“是吗?人有危险没?”警察说:“送医院了,看样子死不了。”尚小朋见没出人命,松了口气,若无其事地说:“不出人命就好,坐下一块儿喝两杯吧!”警察说:“不了,尚总陪客人吧,我们还得找那小子去。”警察走了,马烽从餐桌下面钻出来,给尚小朋鞠躬说:“尚总,谢谢您了,往后有什么事您就说一声,马烽赴汤蹈火,决不皱一下眉头。”尚小朋说:“好了,讲那些没用,坐下一块儿吃吧,等警察走了你再走。”马烽也真是大风大浪里闯荡出来的,竟没事一般坐下,帮尚小朋招呼起了客人。

第二天上午,马烽提着两瓶茅台酒,两条中华烟来找尚小朋,说:“尚总,听说公安局还在找我,我只好先出去躲两天了。等风声过去后,我回来摆桌酒,一定好好答谢您。”尚小朋见马烽挺仗义的,不觉起了怜悯之心,说:“我看你也用不要出去躲了,我跟局里打个招呼,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不过,你这岁数也不小了,往后玩刀弄枪的事还是少干点。黑道不养老,得往正道上走呀。”马烽听了,单腿一屈对尚小朋说:“尚总,您要不嫌弃,往后您就是我大哥。我现在也没什么事,闲着呢,您给派个活儿,也好让我有个报答您的机会。”常言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尚小朋虽然走正道经了商,但还是喜欢结交些讲义气、敢玩命的江湖朋友,他留下了马烽,先让他给自己开车,考察了一段时间后,觉得马烽不光讲义气,人还挺聪明,也很会办事,北苑大酒店盖起来后,便让他当了酒店总经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