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十四,油菜地里的野合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油菜地里的油菜花已经开始凋谢,丝毫没有了盛夏时的那般让人迷醉,那般浩浩荡荡。醉人的花香散尽了,炫目的色泽消失了,没了花的枝上结出荚来,那荚并不美,平平淡淡。

画眉失望地摇摇头,“长生哥,油菜花儿谢了。”

冷长生苦笑着安慰说:“画眉,等来年吧。来年的油菜花一定比今年的更多,更好看。”

画眉惨然一笑,“长生哥,我还能等到来年吗?来年的春天我会在哪儿呢?”

“画眉!”冷长生一把将画眉拥入怀里,疯狂地亲吻着他心上的人儿,“画眉,不管你走到哪儿,只要油菜花儿开了的时候,长生哥都会去找你。就算见不到你,长生哥也会远远地为你唱上一段‘爬山调’。”

画眉的心激荡着,她的心突然涌动起一股按捺不住的冲动。她把手伸进冷长生的小褂,她闻到了一股男人的气息,那气息令她心潮奔涌。“长生哥! 长生哥!”

冷长生也无法克制自己的感情了,闭着眼睛连声喃喃道:“画眉!画眉!”

“长生哥!长生哥!”画眉感觉到冷长生的身体颤抖起来,她觉得有一双大手伸进她的衣衫,轻轻地揉搓着她的乳房。画眉的身体一阵颤悚,她的灵魂渐渐燃烧起来,发出一声声魂摇魄荡的娇吟。她觉得冷长生的呼吸变得粗重了,手在笨拙地解她的裤带。

画眉醉了,春情勃发的画眉闭上她迷人的眼睛,任由她心爱的人去给她注入生命的梦想和辉煌。

画眉是一朵花,一朵青草地上含苞欲放的娇娇嫩嫩的花。

画眉是一朵花,一朵万花丛中争奇斗妍的鲜鲜艳艳的花。

画眉是一件人间的绝品。画眉是一个绝色的女人。在这片贫脊的土地上,画眉的身价是一百五十块大洋。而冷长生有生以来最多一次只见过十块大洋。冷长生真走运,他一文钱没花,便把这个值一百五十块大洋的漂亮女人轻易地得到了。

画眉第一次知道了女人和男人的不同,她凝视着冷长生的眼睛,从冷长生乌黑的眸子里看到了他海一般的深情。她喃喃说道:“长生哥!我要是能做你的女人该有多好啊!”

冷长生咬咬牙,“画眉,你放心,总有一天哥会把你抢回哥身边的。”

画眉瞪大了眼睛,“长生哥,你说的是真话?”

冷长生坚定地点点头:“画眉,你等着哥。”

于是,这一天就成了画眉梦想的开端。


油坊镇虽然是方圆百里有名的大镇,但地处塞外,镇里人多孤陋寡闻。他们中很少有人知道李自成是哪朝哪代的皇帝,乾隆是康熙的孙子还是康熙是乾隆的孙子;说不清民国到底有过多少位总统,道不明蒋光头是天生不长毛还是和尚出身?但油坊镇所有的人,包括快咽气的老人和顽皮的孩童都知道袁世凯,都羡慕岳林。因为那白花花的现大洋上是袁世凯的脑袋,因为油坊镇最有钱有势的是岳林岳老爷。

油坊镇没人知道岳林到底有多少家产,人们只知道不但镇里的店铺有一半是岳家的,镇子周围的土地有一半是岳家的,岳家在城里也有买卖。岳家的宅院还是镇里院落最大、院墙最高、最深不可测的宅院。据说,十几年前有一队土匪来打岳家大院,接连不断的枪声像爆竹一般响了半夜,可岳家大院岿然不动。从此,没见过世面的油坊镇人便说岳家大院森严壁垒,挡得住千军万马,岳家大院钱财无数,富可敌国。岳林听了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露出深不可测的微笑。

岳家的宅院是岳老太爷手里建的,宅院建成的第二年,岳林便在这处宅院成了亲。

岳林前后娶了两房太太,大太太姓刘,广平人氏,出身书香门第,父亲是晚清的秀才,曾在省里做过小吏,后来辞官回到故里。刘氏性情温顺,识文断字,只是不能生养。二太太姓姜,怀宁人氏,生得颇有姿色。家里曾是城里数得上的富户,只是父亲生性吝啬,舍命不舍财,得罪了土匪,被土匪绑了票后削了鼻子,割了耳朵。

岳林和二太太姜氏生有两女一男,儿子岳锦荣最小,却极为聪明。岳林想把儿子培养成材,先让他在家里读私塾,又送他到省城读中学,然后送他留洋去了日本。九一八事变后,岳锦荣从日本回来,现在在北平给日本人做事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