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成都大轰炸民间索赔案东京开审 诉状149页

wwy0209 收藏 6 8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成都大轰炸民间索赔案开审 诉状达149页


(成都商报记者 蔡小莉) 昨日下午,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开庭审理了22名成都大轰炸受害者诉日本政府一案。不少日本群众自发前去旁听,对成都大轰炸受害者予以支持,其中还包括一名从广岛专程赶到东京的医生。



“这次诉讼的目的并不在于能否胜诉,我们的目的是引起日本政府对那段历史的重视,以及呼吁世界和平。”中方代理律师雷润告诉记者。成都大轰炸对日索赔团一行得到了当地华人的支持。


昨日中午,当此行的唯一成都大轰炸受害者吴及义老人及日本律师团去当地一家上海人开的中国餐馆就餐时,老板坚决不收他们的就餐费。此外,旅日华人马小姐也主动为日本律师团担任起了翻译工作。


昨日开庭,22名受害者的诉状就多达149页。雷润告诉记者,原告律师在读起诉材料时引起了日本政府代理律师的不满,多次向法官提出原告用时过长。但被告的质疑遭到了旁听群众的抗议,主审法官并没有采纳被告律师的意见。


整个庭审进行了1个半小时。


罄竹难书 原告方控诉延时10分钟


北京时间下午2点,“成都大轰炸”索赔案首次开庭暨“重庆大轰炸”第10次审理在日本东京地方裁判所(地方法院)进行。成都大轰炸受害老人吴及义出庭陈述,控诉当年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累累罪行给成都无辜百姓及全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法庭规定时间内,原告律师团未能陈述完,法官驳回日本政府代理律师的反对,破例允许原告方延长10分钟继续控诉。


开庭之前


记者有2分钟的拍照时间


开庭前10分钟,在原告援助律师团工作人员的带领下,记者走进东京地方裁判所1楼103号法庭。一男一女两名法庭工作人员专门负责接待记者,通过翻译告诉记者,开庭前只允许给2分钟时间摄影或照相,但不允许相机开闪光。


法庭工作人员掏出秒表,紧瞅记者,掐准时间,一声“许可”,记者才能摁下相机快门。获准在法庭旁听席最后一排的后面照相,只能拍到庭审的大场景和出庭证人的背影。


2分钟时间一晃而过。工作人员目睹记者将相机收起来之后,才放心让记者进入法庭参加旁听。


证人陈述


成都老人感动旁听日本人


原本中间比较空的位置已经被前来旁听的群众基本坐满,不少人拿着笔不停地记录。成都老人吴及义及日本一濑律师事务所翻译小马坐在证人席上。记者坐在倒数第二排,只能看见他们的背影。通过翻译,吴老首先陈述了当年日本军国主义飞机实施无差别轰炸成都时,自己父亲被夺去生命的惨痛经历及带给家庭的严重精神伤害。


悲痛陈词,70岁高龄的老人在法庭上三次潸然泪下,让旁听席上的日本国爱好和平的人们颇为感动。“母亲在焦土里找,辨认尸体,忽然发现一根表链,便用一根棍子挑起来一看,是父亲身上的怀表,于是确认这是父亲的尸体……母亲悲痛万分,趴在地上不停呼喊着父亲的名字……”花了整整55分钟,吴老才念完长达6页的控诉陈述书。


律师陈述


诉讼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


吴老陈述后,紧接着原告方日本代理律师田代发言陈述,“1938年11月到1944年12月的无差别大轰炸,给成都人民生命、健康和财产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的滔天罪行之一……”


在法庭上,本案主办律师一濑敬一郎首先对日军大轰炸和给原告造成的损失进行了阐述,在对无差别轰炸的违法性和日本政府应当承担的责任进行了深刻的分析后,“这次诉讼是人类历史上无差别轰炸受害者追究加害国法律责任的第一例,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依据事实和法律,日本政府应该对原告谢罪并赔偿……”


成都大轰炸第一次开庭暨重庆大轰炸第10次开庭,法庭规定庭审陈述时间仅1个半小时。原告律师团7位律师出庭,当第五位律师陈述结束后,庭审规定时间即到。原告方律师还要继续控诉,遭到被告日本国政府代理律师的反对,被告代理律师之举引起了台下旁听群众的不满。法官同意多给原告方律师10分钟继续陈述,控诉当年日本国在“重庆大轰炸”(包括重庆、成都、乐山等地)中犯下的滔天罪行。


10分钟一到,庭审结束,法官和被告方代理律师匆匆收场而去。整个庭审,被告日本政府代理律师就“成都大轰炸”历史事实没有作任何表态,缄口不言,无话可说。


庭审结束后,法官宣布,今年10月5日下午3点,作为“重庆大轰炸”的一部分,将首次开庭审理“乐山大轰炸”。


一些日本学生参加了庭审旁听


还是那条街,樱田大街。日本东京地方法院与警察厅隔街相望,除了上班时间突然川流不息的人群外,裁判所门口也不时显得十分的“热闹”。当记者跟随原告律师团成员及证人赶到裁判所门口时,已有一位日本老人架着喇叭在不停地朝法院喊话,从书满日本文字的宣传展板上看出,老人是对裁判不公的案子发出抗议,但无人理睬。川流不息的人潮匆匆而过,连看都不看一眼,但老人还依然那样起劲地叫喊着。


参与庭审前声援活动的日本友人斋藤纪代美女士,拿着喇叭不停地向经过裁判所的日本民众介绍侵华战争历史,希望引起更多人的关注,以史为鉴。64岁的斋藤纪代美女士告诉记者,她的儿子今年已经38岁,“儿子在一家印刷厂工作,没去过中国,儿子知道的日本侵华历史都是我告诉他的。如今,日本很多年轻人是不知道这段历史的,今天来宣传,主要就是要把真实的历史告诉更多的日本民众特别是年轻人,和平还得靠年轻人去努力维系……”


在散发重庆大轰炸(包括重庆、成都、乐山等地)宣传资料时,引起了不少日本青少年的“兴趣”。一位日本女孩惊奇地看着宣传单,当记者通过翻译问女孩是否知道日本侵华战争那段历史时,女孩依然惊奇地看着记者没有作答。一位年轻的男学生主动走过来,向讲述历史真相的四川迪扬律师事务所律师雷润索要资料,希望进一步了解日军当年轰炸成都、重庆的相关历史。一些学生还参加了下午的庭审旁听。


记者日记


谁来告诉日本年轻人真相?


东京,15日天气继续阴。


一早起来,没有吃饭就跟着律师团去裁判所门前开展宣传活动,为下午开庭造势,希望引起更多的日本民众,特别是青年人的关注。他们不一定在法庭上为我们鼓掌,但我们只求他们真实地了解这段“成都大轰炸”的历史真相。


上午大约10点左右,刚好有一群青年学生路过,一位老师带着他们大概是去裁判所参加实习的。没有白费工夫,一群学生中,只有一位男生知道日本当年侵华的这段历史,他主动上前,为一同来的每一位同学索要一张宣传资料。听不懂他说什么,但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得出,这份宣传资料引起了日本青少年学生的关注。


在下午的庭审中,站在后排的我高兴地发现了上午索要资料的几名日本青少年学生。


上午的声援团全是由日本爱好和平的老人们组成,下午参加律师界声援集会的还是上了年纪的人,日本年轻人对日军当年侵华战争认识的缺位,也让这些老人们感到不安。谁来告诉日本年轻人历史真相?日本政府,还是年纪越来越大的老人们?我们该做什么?这或许就是成都老人吴及义跨过大洋要去打这场希望渺茫官司的原因吧。


庭审后 日本律师界集会声援


下午庭审结束后,日本律师界部分律师汇集在日本辩护士会馆(类似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第10楼的东京第二辩护士会馆集会,召开了当天下午成都大轰炸一案的庭审情况报告会。群情激奋,热爱和平的日本律师们各自讲述了对这次庭审的看法,无不对当年日本军国主义侵华战争的罪行进行了深刻地揭露和批判,对日本政府无视大轰炸受害国地区无辜百姓的态度表示不满。


在声援报告会上,来自我市锦江区四川迪扬律师事务所雷润律师就日本同行的声援行动表示:“为了和平,我们来到这里,成都到东京的飞行时间不过几个小时,但我们成都大轰炸受害百姓却整整走了70来年。这次庭审准备,是成都律师与东京律师合作的典范,期待着东京律师与成都律师有更多更好的合作。以实际行动,为中日长久友好和平作出更多的贡献……”(成都日报)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