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第三次反共摩擦被制止后,仍坚持一党专政,加强特务组织和保甲制度,继续在法西斯独裁统治的道路上愈走愈远。1944年在日军进攻面前,它的军队大部分几乎丧失了战斗力,国民党战场出现了大溃退的局面,给人民造成了深重的苦难。


而国民党官僚资本,却还乘抗战之机大发国难财。国民党统治如此腐败不堪,还在1943年冬,深受蒋介石信任的张治中就曾向蒋介石面陈:“窃谓今日可忧之事,莫过于人心思变,士气荡然。”“推而至于友邦人士之批评,以与吾国邦交最亲切之美国而论,其朝野对我之讥弹,已达于令人不堪忍受之地步。”①


在国内外一致公认国民党统治腐败倒退的情况下,国民党官僚阶层的腐败自然是日益严重的,正如毛泽东在194年4月所指出的:“利用抗战发国难财,官吏即商人,贪污成风,廉耻扫地,这是国民党区的特色之一。”


国民党大官僚大发国难财的情况,据三届三次国民参政会上的揭露,这些大官僚在美国冻结的存款就达3亿美元,合以800多万两黄金。他们在英国的存款也一定是相当庞大的,据伦敦1938年初就有消息说他们从香港运到英国的白银约3000万英镑,又从中国战区通过英轮郎布拉号装运价值400万镑的银元和贵重物品于1月28日到达朴资茅斯。②不仅在美国和英国,“而且在南美、巴西、瑞士,都有大量的存款”③。(这些存款只是国民党要人掠夺的财富的一小部分,虽然后方人民和参政会都要求将这些存款移作抗战经费,但代表国民党官僚资本利益的政府当然不会接受)


至于国民党官僚资本集团在抗战中究竟发了多少国难财,虽无具体统计,但从下面几个例子可窥其一斑。据1939年某方面的确实调查宋霭龄在美国银行中的存款占重庆所有要人在美国银行存款的第一位,美国记者赛利文幽默而恰当地称她为“中国人民的钱袋’,①。宋子文1944年仅在美国的存款超过4700万美元。②宋美龄1941年春季乘飞机去美国,随机把12口装满金银的大皮箱私产,转移到美国。③一家外国人在中国办的报刊对国民党官僚集团在经济上的独占地位这样写道:“在自197年国共分裂后赓续进行的十年内战和抗日战争漫长的过程中,孙逸仙博士的国民党已变成了官僚资本的卫城。国民的若干领导分子已变成了庞大的‘财政矩子’,控制着全国的经济命脉。”④


这些发国难财的国民党官僚,在当时就受到了舆论的抨击。例如马寅初在1940年就曾多次抨击说:“现在抗战百十万之将士牺牲其头颅热血,几千万人民流离颠沛,无家可归,而后方之达官资本家,不但于政府无所贡献,且趁火打劫。大发横财,忍心害理,孰甚于此。”⑤他痛斥宋子文、孔祥熙等"几位大官,乘国家之危急,挟政治上之势力,勾结一家或几家大银行,大做其生意,或大买其外汇,其做生意时以统制贸易为名,以大发其财为实,故所谓统制者是一种公私不分的统制。至于这几位大官大买其外汇之事实,中外人士,知之甚稳。"


在国民党统治区,“文武官吏中,除极少数例外,不是囤积居奇就是投机倒把。’,⑦如1941年底,官方检查四川省各地银钱业事务,1个月内就记录了囤积物质案件400余起;浙江省也查获该省地方银行囤积物资达4000万元的巨案;1942年检查银行仓库储存物,仅四川成、渝、万等2o县市,违法案件就达363件,物资总值约6.6亿元;又9省13个县市,仓库物资属违法者达仅600多起,囤积物资的价值更大。而这些公开暴露出来的,在整个战时商业投机中,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商业投机如此猖撅,是由于投机性商业多为权势人物所经营或为其支持。据1944年3月舆论界的揭发,官僚们在昆明囤积的物资,足供全省军民5年之用。特别是权势人物不仅带头进行投机,甚至直接参与走私贩毒活动。例如,冯玉祥有一次在贵州省桐梓县东冶镇,遇到每辆车上有两个宪兵押送,装满烟土的6辆卡车,冯询问押车的宪兵排长,该排长告诉他:车上装的是从贵州省政府装车运交蒋介石的烟土。并告诉冯:“上海有人专办出售烟土的事。”①又如孔祥熙通过其官邸秘书夏晋熊以及财政部副部长与戴笠等把100多吨烟土,经过法国商人奥迪南售给法国政府,再转售给越南。②再如,据范绍增说:1938年,杜月笙勾结戴笠,成立一个“港济公司”,偷运四川烟土出去。他们一次获利3500多万元,瓜分的时候,除大宗由杜戴两人平分外,孔祥熙因准于放行,也得到500万元的酬谢。③


国民党宫吏们的贪污,是无孔不人的,仅在粮食部的范围内,1944年1月至11月破获的贪污案件就有1243起之多。1944年5月19日桂林(大公报》说:“今日专卖机关和税收机关


之收人,归国库者仅十分之一二,饱人私囊者约十之八九。”在1944年5月三届三次国民参政会上,参政员也揭露了一些贪污舞弊的例子,有人揭露国民政府的所谓“核实缩编军队”,在实际上〔他们自己也承认)是“准备把100万当空额吃”;当时“吃空名字已经是上下一致层层都有的现象”。黄炎培揭露县长贪污说:从前还有县长叹穷的,现在没有了,只要规规矩矩做就可以发财,因之贪污之风大盛。从前贪污是黑的(鸦片),现在加上白的(粮食)。有许多模范县长,怎样得到这一尊称的?完全靠办事办的通,办的快!这样上司喜欢了,模范头衔得到了,可是老百姓倒了霉。有人举例说:山西十几个县里从1月检举,就查出了1000多件贪污案子,“山西一隅如此,全国各地合计起来还了得!”张澜对访问他的(新蜀报》的记者说:“我要说的有4个字:贪污遍地!”


当时所揭露和“破获”的案件,都是些中小案件,大贪污案是不会破获的,破获了也是不了了之。例如蒋介石的至亲浙江人姓竺的,在军事委员会当交通处处长,贪污了偷卖的


1 2


1700万汽油和1800万军米款,虽被判了7年的监禁,却住在何应钦的客厅里受到非常的优待,且不到3个月,就调升浙江省保安司令,比原来还升了三级。①在大后方因贪污案蜚声全国的直接税局局长高秉坊,也是在孔祥熙的保护下而起死回生。他们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这些贪污犯不过是上行下效吧了!如由蒋介石批条子给财政部长孔祥熙按月给他巨额的“特别费”,孔祥熙也自己批条子给自己“秘密费”若干。这些巨额款项,除一部分豢养特务、收买叛徒和培植亲信外,难免不落人私囊,仅据国民党中央银行有记录可查的资料统计,蒋介石这种特别支出在国民党政府的财政总支出中所占的百分比逐年递增,至1945年时竟增加到占财政总支出的38.33%②


又如据《中国内幕》第4集揭露:在孔样熙主管的财政部以及中央银行各机关中,很少不是与宋霭龄有着直接和间接关系的。只要有这种关系,不管其资格如何,学识如何,都能够担任银行大员或财政部的主任科长之职。因着这种关系,在财政部与中央银行中无论一切大小事件,只要得到宋霭龄的允许,便一切都不成问题。“因此,在这里,一个职员的介绍费与疏通费,总结起来,便可以使孔样熙成为巨富而足足有余。这些职员又从中央银行或者财政部的职位上去加倍地捞回来,以致造成了不少的贪污情形”。①


因国民党统治机构的腐败等原因造成公物的损失也是很惊人的。如据1944年二届三次国民参政会上的揭露:花纱布管理局保存的布,已霉烂了很多,价值达3.6亿元;衡阳紧急时,有绿茶5万箱,运输部派车前往抢运时,中国茶叶公司的职员竟以全部车辆私运商货,以图厚利,致使5万箱绿茶全部沦陷。又如因国民党地方官僚资本与中央官僚资本的矛盾,1943年8月下旬,四川沪州的川帮银行与中交两行的仓库被毁于火,损失纱布等物3亿元以上。②复兴公司因调度无方,仅苏、浙、皖及湘桂分公司损失即达20余亿之巨!③


蒋介石是一个独裁者,他的用人“无论你怎样贪污,也无论你怎么坏,只要你拥护他个人就能成。”④因此,他对下级的赏罚很不公平,完全是颠倒是非。混淆功罪。例如日军对豫.、湘、桂的进攻,汤恩伯在河南战役中,敌人五六万军队进攻,他的几十万军队不战而溃,损失三分之二以上。在1944年的参政会上,国民党河南参政员徐炳和痛哭流涕地说:“政府若是枪毙汤恩伯,我宁愿去陪斩!”但蒋介石却很相信他。方先觉守衡阳投降了敌人,有广播,有演说,但日本把他送回后,蒋不但不处罚,反而大大嘉奖,且让全国慰劳总会慰劳1000万元。而守长沙的四军军长张德能,战功素著,守长沙期间,蒋把他的部队抽去两个团,城里只留一团人,守不住,奉九战区司令长官的命令撤退了。蒋却冤枉地把他杀掉,借以伸张军纪。在国民党统治下,好的政策、好的机构、有用的人也不是没有,但由于腐败的人事制度,而使机构叠床架屋,互相牵扯,互相推楼。所以,“在蒋介石统治下,好的政策变坏,好的机构盘死,好的人也变成无用的人。”①


国民党官僚们搜刮了大量民脂民膏,过着贪婪无耻,穷奢极欲的生活。下面几个例子,就是明证。1943年2月宋美龄作罗斯福夫妇的客人到达白宫时,她要求用她特地从中国带去的绸床单铺床,且每天要换四五次。她戴的手饰都是无价的宝石。在芝加哥,美国对华救济联合会地方委员会为她一行提供了棕悯大厦宾馆的半层楼,房租免收。但是为这次旅行打前站的孔令杰却认为棕搁大厦不是芝加哥最好的旅馆,因此对华救济联合会只得另付几千美元,请她到更豪华的德雷克饭店下榻。②宋子文在重庆,每天晚上享受为他专门用飞机运来的堪萨斯市炸牛排。一次,他的妻子张乐怡生病,他派飞机专程到美国康涅狄格州迅速为她运来一束她喜爱的山茱黄花③。1943年4月,有人曾在报上为孔二小姐飞美举行婚礼所耗约略计算统计如下:


"(1)孔二小姐乘机飞美之消耗(暂以一架飞机计算)可以救济两千以上的河南饥民,使他们有饭吃,有衣穿,更可以设备一些维持生活的简单工具;把孔小姐婚礼的一切开支和原先损坏的6大箱嫁衣一并计算起来,那么1万个饥民可以破涕为笑了。(2)把于小姐结婚所耗和因赶制嫁衣工作的财政部妇工队的工夫去制造前线战士所缺乏的服装,大约中国两师人的军衣不发生问题;去制兵站医院伤兵的衣服,那么50个兵站医院的伤兵每人有一套新衣可穿。(3)依这笔钱可以开办一所设备完全的大学,那么在决定了校长之后,只聘教授,出通告招生就行了。”①


权贵及其子女们不仅生活上极度奢侈,而且横行不法,无恶不作。例如孔祥熙的次女孔令俊,她经常穿男装,效法旧社会的男人“讨小纳妾”。在南京时因她开车违犯交通规则,被警察说了两句,便开枪把警察打死。②在重庆中央公园,碰上龙云的儿子,不知何故双方拔枪相射,当场伤了不少游人。③有次夜间空袭警报,她自己驾车向孔家乡间宫邸驶去,因抗战期间灯火管制,车辆不能开灯,必须缓慢行驶,她却开足马力疾驶,警察举手拦路要她放慢速度,她却破口大骂,踏足油门向警察身上冲去,这个警察被撞出路外,满地是血。1941年底太平洋战争爆发,蒋介石派几架飞机去香港接运一批要人,而最后一班飞机运送的竟是孔家二小姐的大批箱笼、几条洋狗和老妈子。12月22日<大公报》的社评评论这件事说:“最近太平洋战事爆发,逃难的飞机竟装来了箱笼、老妈与洋狗,而多少应该内渡的人尚危悬 海外。善于持盈保泰者,本应该敛锋谦退,现竟这样不识大体。”


不仅大官僚的生活穷奢极欲,他们的亲信和国民党其他官僚们的挥霍浪费也十分惊人。例如戴笠,除在国统区各大城市都有他的公馆外,在重庆一地就有10处公馆和别墅。几乎美英等国有一件生活上的新出品,他在不久准可享受到,国内的著名土特产,在他冰箱内总是装得满满的。他每次出门不仅自带厨师,还得带上足够两桌用的精美餐具,与一些市面上出钱买不到的名贵食品。①又如复兴公司的总经理和主任秘书公馆每月开支超过70余万元,仅每月注射最好的西药补剂,就要花10余万元。②再如西南公路局局长,本来就住在豪华的前贵州省主席的公馆,但还要拿1亿元修路经费新盖一座,并在新公馆门口修了500米长的洋灰马路。③这些官僚们在国家人民苦难深重的时候,竟这样以人民的大量血汗来供自己的享乐,真是腐败至极。




①《张治中回忆录》,文史资料出版社1}}年版,第394 39}页。


②1938年9月18日伦敦电。


③1939年9月18日(新华日报》参政会旁听记。


①③《中国近代工业史资料》第3辑.第1411 ,712页。


②〔美〕斯特林,西格雷失:《宋家王朝》,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86年版


④《密勒士评论报》,译文转引自1916年7月29日<文汇报》。


⑤《马寅初评官僚资本》,重庆出版杜1983年版,第101页。


⑥同上书,第9D页。


⑦〔美」斯特林•西格雷夫:《宋家王朝》,第S65页。


①荣孟源:<蒋家王朝》,中国青年出版杜舍987年版,第228页。


②③(孔祥熙其人其事),中国文吏出版社i年版,第19--20.272页。


①冯玉祥:<我所认识的蒋介石》,黑龙江人民出版社}9}0年版,第116页。


②吴岗:《中国通货膨胀史料》,上海人民出版社19胳年版,第153页。


①③(中国近代工业史资料)第3辑。


②江华:(大后方的官僚资本简述),(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统制区情况资料》,1957年6月北京中国现代史资料编委会翻印,第75页。


④冯玉样:(我所知道的蒋介石),第117页。


①董必武;(抗日战争时期国民党统治区的情况),1980年(近代史研究)第3期,第17-19页。


②<宋家王朝》,第547一549 , 555--556页。


③同上书,第602--603页。


①‘中国近代工业史资料)第3辑,第1012页。


⑧(孔祥熙其人其事》,中国文史资料出版社1987年版,第260\261.29页。


①《文史资料选辑}第22辑,中华书局1962年版,第171-173页。


②《中国近代工业史资料)第3辑,第1013页。


③1943年9月10日《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