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贴:亲戚贪污 蒋介石韩国丢脸:为面子苦水往肚里咽

红外线001 收藏 0 59
导读: 1949年蒋介石逃到台湾后,痛定思痛。他认为,国民党今后要与共产党斗争,光靠自己的力量不行,必须联合周边国家共同建立一个反共联盟。   7月中旬,蒋介石给韩国总统李承晚去电,希望访问韩国,商谈建立太平洋反共联盟等问题。7月19日,李承晚给蒋介石回电,正式邀请蒋访韩。   为了不惹恼美国,当天,蒋介石会见美国驻华公使克拉克,告知他即将访问韩国。蒋介石对克拉克说:“中国的反共战争之所以出现今天这种局面,美国政府应负相当大的责任。现在,美国对我中华民国政府撒手不管,令人难以想通。由于美国不肯积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9年蒋介石逃到台湾后,痛定思痛。他认为,国民党今后要与共产党斗争,光靠自己的力量不行,必须联合周边国家共同建立一个反共联盟。


7月中旬,蒋介石给韩国总统李承晚去电,希望访问韩国,商谈建立太平洋反共联盟等问题。7月19日,李承晚给蒋介石回电,正式邀请蒋访韩。


为了不惹恼美国,当天,蒋介石会见美国驻华公使克拉克,告知他即将访问韩国。蒋介石对克拉克说:“中国的反共战争之所以出现今天这种局面,美国政府应负相当大的责任。现在,美国对我中华民国政府撒手不管,令人难以想通。由于美国不肯积极负起领导远东之责,我等不得不自动起而联盟。”


克拉克心里清楚,建立太平洋反共联盟,没有美国的参与,仅凭蒋介石、李承晚几个人小敲小打,根本搞不出什么名堂。尽管心里这样想,但克拉克还是把蒋访韩之事报告了美国国务院,国务院没有表示反对。


韩国总统派秘书


试探蒋介石态度


1949年8月6日晚上,李承晚在海军司令部举行欢迎蒋介石的宴会。宴会举行前,李承晚的一个贴身秘书私下找到曾任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的王世杰说:“王外长,我们大韩民国的许多高级官员曾在贵国的军事院校学习,不少人还在中国居住了很长时间。过去,蒋‘总统’对我们韩国的抗战事业十分支持,因此,我们政府中的许多高级官员对蒋‘总统’极为钦佩。最近这两年来,贵国的反共战争屡遭挫折,现在到了危急关头,我们李总统很着急呀。”


这位秘书又说:“李总统对贵国局势的关注,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反共理念。我们李总统明天要与蒋‘总统’商谈共同反共的问题。在会谈之前,李总统要我先找你询问一下,他想趁这个机会向蒋‘总统’进个言,不知能不能讲?”


王世杰连忙问李承晚要进什么言,李承晚的秘书压低声音说:“要赶快严惩大贪污犯孔祥熙和宋子文,以振奋人心。


他进一步说:“据李总统掌握的情况,孔祥熙、宋子文在贵国任职期间,贪污了大量的公家钱财,并将这些钱财存入了美国的私人银行。他们的做法在贵国引起极大的民怨,就连你们党的机关报《中央日报》也在1948年11月4日的社论中,愤怒指责政府中的要人靠着私人或政治关系而发横财。文中的要人就是孔祥熙和宋子文,但蒋‘总统’至今未严办他们,所以人民都倒向共产党一边。我们李总统想向蒋‘总统’进言,希望他痛下决心,将孔祥熙、宋子文揪回来法办。如果蒋‘总统’这样做,一定会大得人心,你们政府也可起死回生。”


对这个问题,王世杰也很有同感,他对李的秘书说:“进言可以,但你要嘱咐你们李总统,不要说此事已向我讲过。另外,进言时不要有任何顾虑,接不接受是蒋‘总统’的事。”


机场送别时进言


蒋气得满脸通红


8月8日下午,蒋介石要返回台北。在机场送行时,李承晚紧紧握住蒋介石的手说:“‘总统’先生,我想向你进一言,不知可否?”


蒋介石马上应道:“可以呀,在我面前什么话都可以说。对我们国家有好处的话,我更欢迎。”


李承晚见蒋介石有如此表态,就直言不讳地说:“孔祥熙和宋子文二位在贵国任过重职,又是‘总统’的亲戚。可‘总统’不知,他们二位过去背着你利用职务之便,捞了不少不义之财,他们的行为,对你及其中华民国政府的形象造成了极大的损害。”


李承晚接着说:“我在美国时,就听到过许多美国官员抨击孔、宋贪得无厌。为挽回人心,‘总统’应对他们二人严办。‘总统’如这样做了,一定能重新得到中国亿万人民的拥护和支持。”


李承晚讲到这里,蒋介石满脸通红,两个眼睛也鼓得大大的。


李承晚见蒋脸色不好,又说:“‘总统’,我是为了你好,如果别的国家发生这类事,我就不进这个言了。”


听了这句话,蒋介石再也忍不住了,他很不高兴地说:“你说之事,是我们中国的共产党为丑化、诬蔑我而造出的谣言,你不要听信共产党的谣言。我对政府官员的贪渎行为向来厌恶,并处理了不少人,比如我过去比较信任的中央调查统计局局长徐恩曾,就因走私、贪污问题,被我撤职。”


李承晚马上说:“可他不是你的亲戚呀?”


李承晚的这句话击中了蒋介石的软肋,他马上反驳道:“我再说一遍,你不要听信共产党对我的造谣诽谤!”


蒋介石满脸不悦,李承晚感到再不能往下说了,于是委婉地说道:“如果‘总统’认为我讲得不对,那就不要见怪了。”接着就松开了手。


回台后怕丢面子


苦水往肚子里咽


在飞机上,蒋介石一直闷闷不乐。由于飞机上的人较多,他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没有发火。一到台北,蒋介石便向王世杰大吐苦水说:“雪艇(王世杰的字),你说说,我们在大陆的反共事业之所以失败,都是因为孔祥熙、宋子文这样的亲戚。他们不但不帮我把国家治好,反而惹出这样的麻烦,连外国领导人都在说我的闲话,这叫我如何处置?共产党和外国人总说孔祥熙、宋子文贪了污,我也不知他们到底贪了没有。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亲戚,你叫我怎么去查呀?在大陆没查他们,现在局势败成这样子,再去查,孔、宋二人也不服啊!这几天,李承晚总统的那番话,一直困扰着我!”


王世杰深知蒋介石此时的心情,只好安慰说:“此事已过去了,孔祥熙、宋子文现在也不在国内,为了不伤身体,总裁不要为此事伤脑筋,也不要为此事生气。”经王世杰这一劝,蒋介石才没有继续说下去。


李承晚要蒋介石清查自己亲戚的贪污丑事,让蒋介石觉得很没面子。有鉴于此,蒋介石特别嘱咐王世杰说:“李承晚对我讲的那些话,只有你我知道,不能对任何人讲,以免影响民心士气。”


后来,王世杰的朋友、台湾知名人物雷震在他的日记中披露了此事,才让外界知道了此事的真相。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