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最引人瞩目的三次受贿其实是当时国民党政府腐败的缩影。三个人、三件事,官场腐败引出的民怨沸腾,却在强权下得以覆手翻云。实际上,在蒋介石的一生中,他曾收过很多贿赂,这里举出的三次受贿是最引人瞩目的……



第一次受贿是在1928年,行贿者是第十二军军长、土匪军阀孙殿英。


孙殿英当时驻守在河北省蓟县马伸桥一带,距离遵化马兰峪的清东陵不远。1928年6月,他以进行军事演习为名,秘密挖掘了慈禧太后墓和乾隆墓,得到了大批的宝物。


孙殿英东陵盗宝的消息很快传遍全国,各社会团体纷纷发表通电,要求严办盗陵者。阎锡山命令河北省主席商震严查此事,蒋介石也发出了“通饬所属,一体严密缉拿,务获究办,毋稍宽纵”的命令。


孙殿英见形势严重,便寻找门路,为自己的罪行开脱。打通了宋美龄的关节后,他立刻送上一批稀世珍宝,其中有慈禧太后凤冠上的特大珍珠。抗战期间宋美龄去美国访问,将此珍珠缀在鞋上,使白宫的高官们大吃一惊。


同时,孙殿英又把乾隆墓中的九龙宝剑和一批名贵的古玩、字画送给了蒋介石。送给宋子文的是慈禧太后头枕的翡翠西瓜,送给孔祥熙的是慈禧太后鞋子上的宝石。阎锡山等高级官员也都有馈赠。


这样层层贿赂的结果,终于使孙殿英化险为夷。




第二次受贿是在1935年,行贿者是号称“青海王”的马步芳。


马步芳原是冯玉祥的部下,中原大战时叛冯投蒋,被任命为第九师师长,后被扩编为新二军,但蒋介石只给番号,并不发饷,目的是控制地方势力的发展。


为了向蒋介石索要军饷,马步芳组织了一个“要饷团”去南京。他们到南京后,经多次申请,蒋介石才答应接见10分钟。见面后,蒋介石东问西问,故意消磨时间,时间一到,蒋介石就起身送客,“要饷团”无功而返。


“要饷团”在南京活动数月,军饷还是没有要到。


经过研究,认为蒋介石还是收礼的,于是他们又千方百计地弄来十几张海龙皮,做了一件皮大衣。这种海龙皮,毛色黑而褐黄,价格极为昂贵,而且买不到。他们又多次托人,才将皮大衣送到宋美龄手中。

几天之后,军事委员会通知“要饷团”说:“年度预算已过,今年不可能照准,但已列入下年度军费预算。你们远道而来,留京日久,可拨给临时费用10万元。”


“要饷团”终于圆满而归。




第三次受贿是在1938年,行贿者是第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李品仙。


1938年1月,李品仙奉命驻防在安徽省寿县。在他辖区内的寿县田家庵附近,有一座楚怀王墓,随葬品为数可观。李品仙以“军事演习”为名,历时3个月,才将古墓挖开。墓内的随葬品有绿色大翡翠球一个,镶金柄铜剑两把,金银碗瓢数十个,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奇形怪状的古物。


最贵重的是大批木材,李品仙设法把这些木材运回广西老家,再转到香港,以每根500元的价格卖给了一个英国人。


李品仙盗墓的消息,很快就传到宋美龄耳中,她十分生气,想当年孙殿英盗宝,还将最好的宝物进献,李品仙竟敢隐匿不报,一毛不拔。于是她亲自把一封举报信送给蒋介石,蒋立即命戴笠查明此事。


李品仙盗墓后,也忐忑不安,得知蒋介石调查此事,立刻采取了补救措施。


李品仙正式写了一份报告,说明挖掘古墓是为了使文物不致落入日寇之手。一式两份,呈报给蒋介石和李宗仁,同时派专人给二人送去厚礼。送给蒋介石的是那个大翡翠球和金银碗各一对,送给李宗仁的是古剑一把和金碗一对。其它有关人士也都送了礼。


礼物送到,蒋介石、宋美龄也就心照不宣,不再追究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