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五十三章 准备训练胡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小姐,龙哥,寨主派小狗子来传话了,让大家伙去飞虎堂喝庆功酒。”春梅在布帘外轻声叫道。

“哎呀,我都忘了,今晚会为你们摆庆功酒的。都是你啦,你看,现在让我怎么去?”颜玉娇趴在王辰龙的胸膛上,无力地掐着王辰龙的腰说道。

“没事,你们女人家在这方面,很容易恢复体力,男人就不行了。要不是你相公我有异于常人,现在起不来的可是我?放心,待会我抱着你去。”王辰龙吻了一下颜玉娇的秀发,左手抚摸了一下她的玉门。

“啊……痛!”颜玉娇轻叫道。

“一定肿得厉害,用热水敷敷吧,会好一点。对不起呀,玉娇。”王辰龙心里觉得挺对不起颜玉娇的,为了收服她,对她太过了点。

“傻瓜,这是我自个愿意的,不怪你。我可告你,现在我可是你的人了,以后,你要一辈子对我好?”颜玉娇微微抬头说道。

“小傻瓜,你是我的女人,我当然要对你好,一辈子都对你好。”王辰龙捏着颜玉娇的小鼻瑶说道,接着又对着布帘叫道:“春梅,打点热水进来吧,让我和玉娇整理一下,待会咱们一块去飞虎堂。”

“知道了,龙哥。”

不一会,就听见“哗哗哗”的倒水声。其实屋子里有个大火盆,火盆上吊着个水壶,热水是现成的。

“龙哥,小姐,热水弄好了。”春梅在布帘外说道。虽说小姐准备让王辰龙收下她们三人,但这个时候,春梅还是觉得不方便进去。

“春梅,进来吧,害什么臊,日后你也会是龙哥的人。”颜玉娇对着布帘说道。

“是,小姐。”春梅红着脸,掀开了布帘,端着木盆盛的热水,低着头进去了。进了里面,端着热水来到炕跟前,春梅都没抬起头。

“春梅,低着头干什么,帮龙哥我擦擦身子,啊?”王辰龙嘿嘿道。

“哦!”小丫头把热水放在炕的一边,开始身手去拿盆里的毛巾。看来水有些烫,小丫头掂起毛巾,又放下,又掂,又放下。

“春梅,没兑凉水吗?”王辰龙问道。

“龙哥,不碍事,天气冷,一会就行了。”小丫头就是不敢正眼看他们。

“我来吧,春梅。”王辰龙掀起被子,光溜溜地坐起来,伸手去拿盆里的毛巾。

“啊!”春梅尖叫一声,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春梅虽说不敢看王辰龙,但卧室就那么点,哪能看不见呢。春梅眼角的余光看见一身结实肌肉的王辰龙光溜溜坐着,由于她的头有那么点低,一小子就看见了王辰龙胯间那还是傲然坚挺的小龙。小女孩,毕竟是第一次见男人那东西,能不叫吗。

“死丫头,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以后会经常见到它的。”颜玉娇也坐起来,掀开被子,嗤嗤说道。

王辰龙拿起热毛巾,开始拧干,那热水,对王辰龙来说,没什么。

“玉娇,来,我帮你把那敷敷,消消肿。”王辰龙一手拿着热毛巾,一手指着颜玉娇的玉门说道。

“不了,还是让春梅来吧?”颜玉娇觉得让一个男人盯着自己的私处,有些害羞。虽然她很爱那个男人,但毕竟,她颜玉娇还是一个女人,寨里人背地里称她母老虎,可女儿家的矜持她还是有点的。

“傻瓜,你是我的老婆,老公伺候老婆有什么害羞的?乖,来,张开腿。”王辰龙柔声说道。

颜玉娇只好缓缓张开了她的玉腿……

二十分钟后,王辰龙和颜玉娇已经重新穿戴好了。

王辰龙跳下炕,双手一伸:“老婆,让老公抱你去飞虎堂?”

“不用了,我没有那么娇贵,我自己能走。”颜玉娇推开王辰龙的手说道。

“啊哟!”刚起身,颜玉娇就捂着腹部又坐在炕上。

“还是我抱你吧?”王辰龙不由分说,抱起颜玉娇就走,春梅端着水跟在后面。

到了屋外,两旁挂起了灯笼,天已经黑了,美惠六女都站在屋外。借着灯光,加上王辰龙的眼力好,她们一个个红着脸,夹着腿。

靠,我怎么忘了,玉娇那丫头,叫的声音也忒大了点,她们在外听了一个多小时的叫床声,怎么会没反应呢?特别是享受过个中滋味的玉美惠、陈秀、艾紫三女。

“这个,这个,你们不会是站在这……”王辰龙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自己在里面快活,却忘了她们在外站了一个多小时了。

“龙哥,你真偏心,你在里面享乐,我却和姐妹们站在外面吹风。”玉美惠走过来,抱着王辰龙的胳膊撒娇道,又看了看他怀里的颜玉娇,咯咯道,“颜大小姐真行,能挺过一个小时,不错嘛。你的声音,叫得还蛮好听的,真个销魂啊,咯咯……”

“你……”颜玉娇把头埋进王辰龙怀里,红着脸说不出话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叫出那么大的声,反正就是忍不住,心里想叫出来。

“你们,都进去好好整理一下,可别让那些比狗鼻子还灵的家伙们闻出你们身上的味来。弄好后,咱们一块去喝庆功酒,可不要让大伙等太久了。”王辰龙眼睛扫了扫玉美惠等人,嘿嘿说道。

“讨厌啦,还不是龙哥你害的。”艾紫跑过来对王辰龙吐吐舌头,又对颜玉娇说道,“颜姐姐,是不是很舒服,很快乐呀?”然后就钻进小屋里去了,接着就是陈秀,紫萱,小倩,香草。

“玉娇,我走了才几天,你就和大傻混得那么熟了,都可以牵着它四处转了?”王辰龙抱着颜玉娇来到拴着大傻的柱子旁说道。

“哼,也不看看本大小姐是什么人?”颜玉娇低头看了一眼趴在地下的大傻一眼,得意地说道。

“你就吹吧!”王辰龙用自己的鼻子蹭了蹭颜玉娇的额头说道,“大傻可是我收的小弟,这家伙颇有灵性,知道你是我的女人,当然不敢咬你。”

“龙哥,你真的打算去广州投奔孙中山吗?现在,就凭运回来的那批军火,我们也可以在东北创出一番事业来。”想想王辰龙说过要去广州,颜玉娇就怕和王辰龙分开。

“傻瓜,有张作霖和日本人在,就那点军火,在东北,没多大作用。我们还是想想办法,如何安全地离开飞虎寨,把寨子里的人带到关内。进了关,我们才有作为。”王辰龙现在一直想不出有什么好办法,把全寨的人带到关内。分批走,好是好,可是刚买回的那批军火带不走,卖给其它山寨,他还真舍不得,黄埔军校初期太缺枪了。

一时间,两人都没吱声。

“龙哥,我们弄好了,可以走了。”第一个出门的春梅提着一个灯笼叫道。

“好了,老婆们,跟着你们老公我去喝庆功酒去。”丫的,他王辰龙是不是忘了,现在的春梅、小倩、香草还不是他的女人。王辰龙又踢了踢趴在地上的大傻:“大傻,給我好好呆在这,啊,看好这屋子。”

东北虎轻吼了一声,又老老实实地趴下。

快到飞虎堂时,王辰龙才放下颜玉娇。一路走来,都没看见一个人,看来,都去飞虎堂了。

到了飞虎堂,外面也没看见站岗的人,大门口挂着四个大灯笼,王辰龙能听见里面闹哄哄的声音。

“我们进去吧。”王辰龙说着,推开了飞虎堂的大门,站在门口,然后是一众女子。

见有人进来,大伙的眼光齐齐看向大门。

“哦……仙女?”

靠,应该让金紫萱化化妆的。男人就是男人,见不得漂亮女人,何况是一帮胡子,都眼瞅着金紫萱,一眨也不眨,傻了,怕是长这么大,没见过这么美的女人吧?他们也不看看,母老虎也在,一个个像狼一样盯着金紫萱,好像大小姐是空气一般不存在。依母老虎的个性,她能让别的女人抢她的风头吗?见一个个大老爷们都盯着金紫萱,最先不服气的是玉美惠,她可是练过媚功的人,怎么没一个男人看她一眼,她挡在金紫萱面前,咯咯一笑,用上了“一笑百媚”五成的功力。

“啊……真美,比大小姐还美。”距离近的,一个个都呆了。

“哼,一个个是不是皮痒了,啊?”颜玉娇不乐意了,跨进飞虎堂,双手叉腰,杏眼一瞪,“敢以这种眼光看姑奶奶的姐妹,找抽啊?”母老虎大吼道。

“啊!大小姐……”看来,山上的人还真是挺怕颜玉娇的,就这么一吼嗓子,个个都清醒过来,转过头去,不敢看了。

“啊,玉娇,辰龙,你们来了,来来来,快上来。”坐在虎皮椅上的余飞虎见了金紫萱和玉美惠,都有些失神了。他所在的台子上放了一个大长桌,上面摆好了酒菜,而台下站着刀三疤子,顾八,马快,还一个是王辰龙没见过的、刀三疤子等人口中提到的吴四宝,管账的。吴四宝四十来岁,身高在一米六五左右,戴着个眼睛,留着个八字胡,不是很密,脸色有些苍白,身子骨看起来比马快要好点。

王辰龙扫了一眼飞虎堂,大概将近有四百来人,绝大部分是青壮年,女人看起来不多,连老太太在内也不过三十来人,孩子四十多个,最小的还不到一岁,最大的不过十二三岁的样子,里面小女孩有十来个吧。看样子,整个飞虎堂的人都来了。

王辰龙牵着颜玉娇的手向前台走去,后面跟着玉美惠等人。

“那个就是大小姐的姑爷,真高大。”

“知道不,大小姐牵的那头老虎就是姑爷給收服的。”

“真是个爷们,武松能打死老虎,姑爷能收服老虎。”

“听说,这些天拉回来的东西,都是姑爷掏钱买的?”

“俺长这么大,头一回见到这么漂亮的妞,跟仙女似的。”

“你小子小声点,小心大小姐的鞭子?”

“听说姑爷买了一些高丽女子,給兄弟们当婆娘,跟去的一人一个?”

“你知道个啥,刀三爷要了五个呢?”

“还有小狗子那三个小屁孩,也一人一个?”

……

“爹……”到了台前,颜玉娇直接拉着王辰龙上去了,玉美惠想跟上,被春梅拦下了,并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跟上去。这台可是代表着寨主的权威,除了大小姐,没有寨主发话,谁敢轻易上去。当然,王辰龙就例外了,那可是寨主的未来女婿,还是大小姐亲自拉上去的呢。

“余寨主……”王辰龙抱拳道。

“现在,你是不是该改口了,啊?贤婿?”余飞虎看了一眼颜玉娇说道。余老头是什么人,当然看出颜玉娇已经不是女儿身了。

“是,爹。”王辰龙改口道。

“欸,这就对了。”余飞虎走下虎皮椅子,手一挥,飞虎堂安静下来了。“弟兄们,老少爷们们,这些天来,咱们从吉林城运回来的那些好东西。我不说,大家也清楚,凭咱们飞虎寨的能力,是拿不出这笔钱出来的。可是,咱飞虎寨遇贵人了,就是他……”余飞虎指着王辰龙,“王辰龙,我的干女婿,这些,都是他出钱买来的。贤婿,你给大伙说两句。”

“诸位,在下这条命是你们大小姐救的,承蒙大小姐看得起在下,愿意委身下嫁于在下。那些买回来的东西,就当是在下答谢大小姐的救命之恩,给山寨的一点心意。好话不多说了,爹……”王辰龙转过身来,对着余飞虎说道,“咱们还是先吃吧,再这么说下去,菜可就凉了,不好吃了?”

“好吧。”余飞虎对着下面一喊,“刀老三,你们都上来吧。”

刀三疤子等人听余老头发话了,才踏上来。

余飞虎坐上正位,示意王辰龙颜玉娇两人坐在自己身边。这样,王辰龙就坐在余飞虎右边,颜玉娇坐在余飞虎左边。两人坐下后,刀三疤子四人才坐下。刀三疤子和吴四宝坐在左边,顾八和马快坐在右边。玉美惠想带着紫萱三人坐下,被春梅拉住了,这情况,被王辰龙看见了。再看看桌上,只有七个人的碗筷,根本没有她们的份,王辰龙脸上有些不悦了。

“爹,--”王辰龙指了指几女,“她们可是我王辰龙的女人,玉娇的好姐妹,怎么没给她们安排位置?我可不想让我的女人站在一旁看我吃饭?”

“龙兄弟,你真行呀,大小姐答应你纳妾了?”刀三疤子竖起大拇指说道。

“姑爷,她们可都是你的小妾,按规矩,小妾是不可以和正房,也就是大小姐同桌吃饭的。”吴四宝发话了。

“吴四爷--”寨里的人都喊吴四宝吴四爷,王辰龙也这么称呼他,“在我王辰龙眼里,我的女人都是平等的,我对她们一视同仁,没有小妾之分。”

“好,我果然没看错你。”余飞虎听王辰龙这么一说,拍了一下王辰龙的肩说,又对下面喊了一声,“弟妹,再拿七副碗筷和酒杯来?”

“知道了,大哥。”

王辰龙知道,余飞虎口中的弟妹是吴四宝的老婆,吴胡氏,胡芝兰。吴四宝是上山后和余飞虎结拜为兄弟的。

其实,余飞虎已经为玉美惠四女准备了碗筷,他想试试王辰龙看到站着的四女后会怎么做。如果对她们不闻不问,就说明王辰龙只把她们当做泄欲的工具,不在乎女人,他会毫不犹豫地干掉王辰龙;如果让她们跟着一起坐,说明王辰龙是个很重情的人,很在乎这些女人,至少他是不会亏待颜玉娇的。结果没想到的是,这家伙连春梅那三个丫头也收了,这也太快了吧?他只知道春梅那丫头对王辰龙有意思,没想到,小倩和香草……不过这样也好,有三个丫头在玉娇身边,他也安心点。

不一会,吴胡氏就把碗筷酒杯拿来了。这样,顾八和马快只得和刀三疤子、吴四宝坐在一起。反正桌子有些长,一边坐上五个也没问题。玉美惠四人坐在右边,春梅三人坐在余飞虎三人的对面。

“好了,大伙就吃吧,都给老子吃好了,酒管够,肉管饱,尽情地吃。”余飞虎大叫道。

“谢谢寨主。”众人齐声答道。

靠,声音太大了,这可是在洞里,灰都给震下来了。王辰龙真想教训他们几句。

“刀老三,顾八,马快,你们可要好好和我这贤婿多喝几杯呀。”余飞虎指着刀三疤子说道。

“放心吧,一定让龙兄弟給喝趴下了。”刀三疤子拍着胸脯说道。

“就是,就是,俺们还没和龙兄弟好好喝一回呢?”顾八和马快说道。

“爹,山寨里的人都来了?”王辰龙问道。

“哪能呐,不过也差不多了。今个飞虎堂里,包括你买来的那些高丽女子,有422人,还有10个兄弟守着寨门呢。”余飞虎回答道。

“爹,我想让您把寨里的精壮兄弟明天集合在飞虎堂,我要用全新的方法训练他们,把他们打造成一支善于山地战的精兵,一支精锐骑兵。”王辰龙把他的想法说出来了。

“兄弟,不是俺们吹嘘,咱飞虎寨的兄弟,个个都是精兵,还要训练个啥?”刀三疤子听王辰龙说要训练兄弟们,以为王辰龙瞧不起他。他以前是玉娇她爹的警卫员,这山寨里的步兵可都是他刀三疤子一手训练出来的。

“三哥,我没有小看你的意思。我们以后是要干大事的人,不可能一辈子窝在这山里,我要把兄弟们打造成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精锐的山地兵。骑兵嘛,坦克发明后,就注定了骑兵会退出历史的舞台,不过就中国目前来说,还用得上。因为,我要灭了黑--龙--寨--”王辰龙说“黑龙寨”三字时,语气很重。

“啊?”一说王辰龙要灭了黑龙寨,都傻眼了。当然,玉美惠四人除外。

“贤婿呀,这个,这个,这个黑龙寨可是不好灭的,啊?虽说现在咱山寨的装备好了,可要灭黑龙寨,難啊?”其实,余飞虎也想灭了黑龙寨,可是不行呀,一个团的奉军加上一个营的炮兵都灭不了,飞虎寨一家,不行。

“在你们眼里,灭掉黑龙寨比登天还难;可在我眼里,易如反掌。总之,你们看好吧,我会不伤飞虎寨一兵一卒,就灭了黑龙寨。”说完,王辰龙一口喝掉杯中的酒。

“好了,好了,先不谈这些,咱们先吃着,喝着。集合的事,就交给刀三疤子,咱山寨301人精壮汉子明个会在飞虎堂等你,顺便也给他们换换枪,就早上十点吧。”

“好,三哥,有劳了,来,我敬你一杯。”王辰龙站起来,端起酒杯说道。

“来,干。”刀三疤子也站起来端着酒杯,和王辰龙碰了一杯。

这一顿吃喝,直吃到晚上十点才走人。王辰龙最后是被玉美惠等佳人抬走的。王辰龙被灌趴下后,心里直叫屈,他以为自己的身体被改造了,那酒量应该会见长,没想到,才10杯下肚,王辰龙就不行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