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者 正文 ★兵☆☆者★(4)

魏远峰 收藏 12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size][/URL] 魏远峰《兵者》之:四、虚光⑴ 九九六医院坐落在滨海市西北角一个个偌大的高冈之上,所以卓越一放眼就能看出去老远,卓越的目光掠过假山,飘落在遥远真实的山岭上。纵然,半岛上的山都不高,用严格的地理概念衡量,只能算丘陵。可它们毕竟真实地矗在阳光下,毕竟真实之于世界,珍贵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



魏远峰《兵者》之:四、虚光⑴


九九六医院坐落在滨海市西北角一个个偌大的高冈之上,所以卓越一放眼就能看出去老远,卓越的目光掠过假山,飘落在遥远真实的山岭上。纵然,半岛上的山都不高,用严格的地理概念衡量,只能算丘陵。可它们毕竟真实地矗在阳光下,毕竟真实之于世界,珍贵的很。

阳光从隘口那边泼过去,隘口中就燃起了白热的光华。那穿过隘口的阳光,并不能照亮山的这一边,阳光身边还是有大片阴影。旁边相对低矮的山峦,起起伏伏,时连时断,山势散漫地摊开了去。

看得久了,眼睛就累,卓越就收回了视线。医院南墙边是一片菜地,菜园子里芥兰正开着小白花、上海青正开着小黄花儿,虽然卷心菜还不到卷心时节,可卓越就是在仿佛间听见了卷心菜卷心的声音,还有掠过菜园上空散漫飞舞的蝴蝶、蜜蜂们的声音,那是一个奇妙的微声音乐世界。

一条条纵横交错的田埂泛着亮亮、红红的光,色如半岛上的大地,与捶打它们出来的战士们的青春、汗水、血气相通。

是的,就是相通的。卓越就那么静静看着、想着,就恍然间听见了蜜蜂飞舞中花粉掉落、蝴蝶振翅间彩粉脱落,花粉和彩粉狠狠摔在地上,发出的隆隆巨响,好像他在连队捶打田埂时发出的声音……

理论上说,用来分界、围垅、挡水、便行的田埂,应该蛮简单的。可军营中的田埂,因为身处铁蒺藜般生硬的军营,也就染上了军营气息。它们是取了半岛上血红的红土,和了石灰、水泥、石子后摊在整平打实的田埂上,再用铁锹、木板、木棍捶打千百遍。那个过程,颇似新兵成长的过程,只是新兵成长为老兵,就没有楞角、个性了。但田埂的“成长”过程中,却越来越方正、越来越个性。和平时代的军人,竟有那么深沉的韧性,挥洒那么多时间、精力,把田埂一步步逼到艺术的墙角,图什么?

全连官兵吆吆喝喝、忙忙碌碌近一个月,为了迎接一位从连队走出去的将军。他从三多塘出发走进了本军区,又到了某军区,阳光大道上几十年,肩膀上闪起了灿然的将星。

我们的将军生成程序决定了,每个士兵成为将军时,都快该怀旧了,更别说他都“将军”这么多年了。

人的这种情感,就像早年远嫁的女孩儿,怀念曾留下了亲情、友情、恋情的故园,怀念曾留下青春的脚步、身影、胴体芬芳的闺房,怀念闺房中向阳的墙壁上那扇窄窄、方方、通向遥思的窗口……

简言之,将军和住院的卓越那样,想连队了。于是,将军就想看看生养了自己和人生辉煌的老连队。实际在将军看来,不过是回趟娘家。于是,将军就对秘书说了,于是将军的秘书,一个电话打到军区。于是,军区首长就在电话商量后,让相关部门通知了集团军。

通知上,写了军区首长的意见,也被N多个首长圈阅过。于是,一份份关于转发那份通知的通知和加了一级级领导的意见,一级一级发了下去……


通知到达连队,是以团常委跟营党委、连支部谈话、授命的形式完成的,坐在团常委会议室最边角上的连长、指挥员,在听完装备、后勤、政治处、司令部领导传达各级首长、领导的批示、指示和要求后,大脑里早已经只剩下热乎乎的浆糊了,等到政委、团长做指示时,他们已经成了被电子干扰中的“GPS信号接收器”,呆头呆脑坐在那儿似乎在认真听讲,实际上什么也听不见。

而且,很不幸,他们愣愣的眼神,把耳朵已变成“牛耳”的绝密,报告给了火眼金睛的团长,团长骤然间停下了讲话,啪的一声把大手拍在了茶几上,厉声说:“你们俩在干什么?你们说说,我都讲了什么?”

连长、指导员猛然醒悟,赶紧挺直了身体,忙不迭站了起来,站起的瞬间他们分别用怯生生的目光扫视了会场,他们分别看见了各级领导在不同大小的眼睛里射出了相似的眼神,眼神中绝对不含叫做表扬的成分。

他们赶紧低下了头。

这时,团长摇了摇头、喝了口水,有点想让他们坐下的意思,但团长发现他们并没有看他,也就作罢了。团长终于又讲了起来:“首长是老后勤了,在我们师、军、军区、全军后勤战线上德高望重。因此,连队的后勤……”

出了会场,连长、指导员长叹了一声,心说:总算是解放了!正当他们想要活动活动站得太久已麻苏苏的腿脚时,他们身后又响起了团长的高音:“你们过来一下。”

他们俩,互相对视着小声说:“坏菜了!”然后,一溜小跑奔过去。

团长坐在大班椅子上,团长个子不太高,大班椅靠背又高了点,加上团长并不像会场上坐得周正,所以能清晰看见的是团长的脑袋,和他那黑黝黝、圆溜溜脸庞,团长并没有急着发脾气,而是在长吁短叹之后,平静地点了一支烟,“芙蓉王”的香气随即在团长办公室弥漫开来,弄得连长也暂忘了危险和困境,也在苟且的喘息中萌生了一丝想抽烟的欲念。这时,团长黑青的嘴唇中以81式步枪单发射击似速度,挤出一段间距疏朗、音色低沉的文字:“刚—才,你—们—听—清—楚—了—吗?”

指导员激灵灵精神起来,而连长正处在抽烟欲望的困扰之中,心肺乃至整个呼吸道中活跃着蠕动的馋虫,感觉神经集中活跃在萌生欲望的部位,于是他的感知能力急剧下降。就像是热恋中的男女,智商会降低一样。

于是,团长提问了连长。连长支支吾吾、残缺不全的回答证实:的确有必要狠狠批他一顿。于是,团长毫不犹豫实践了。团长是个彻头彻尾的行动主义者,行动主义者的特征之一是:想到了就行动。之二是:行动了也不见得完全想好。

连长脸红脖子粗挨完了训,额头上的汗珠粲若星辰。一时间,他的心情比美军轰炸后的伊拉克社会复兴党党部好不了多少。

指导员很庆幸没再提问他,也很庆幸在团长训完连长后安抚性的敬烟时,团长并没有忘了他。连长闷着脑袋,一声不吭地走回连队,水米没打牙就昏然睡去。


那次活动,不,应该是劳动。是卓越到达三多塘后,最累的活动。比全副武装五公里越野⑵累多了,比共同课目“一条龙”训练⑶还恐惧。直到现今,卓越只要一想起来,还身不由己地打颤。

之所以这样,不是卓越拈轻怕重,而是整个过程中,卓越的手虽然使劲干着,心里从没有想通。卓越眼前不停地交替闪烁着劳动场景和动员大会上庄严的气氛,人们的手都在不停拍打,发出啪嚓啪嚓的声响——

啪嚓,啪嚓,啪嚓,啪嚓……

指导员喜欢讲话时带“这个、对不对”,包括班长马后虎在内的指导员的“嫡系部队”坚定认为,那是指导员讲话最大的特点和派头:“这个,我代表连队党支部表个态,对不对,将军这次回连队,是连队前所未有的崇高荣誉,对不对。所以,这个,啊,我在这里隆重动员,对不对,这个啊,我们大家一定要站在听不听党的指挥、做不做合格兵,啊这个、这个,愿不愿意在实际工作中践行‘****’重要思想的高度,对不对,啊,来认识这个问题……”

卓越手中的木板,拍打在红乎乎的三合土上,无休止地发出啪嚓啪嚓、啪啪嚓嚓的声响——

啪嚓,啪嚓,啪嚓,啪嚓……

连长讲话时喜欢带“那个、是不是”,喜欢连长的兵都说:那是连长讲话的魅力所在:“啊那个、那个,是不是,刚才指导员讲的都很好,啊,是不是,我都同意,啊,是不是,我在这里不想再重复,是不是,啊,可是,我还是要再强调几点,啊,是不是,一是大家一定要想得通,啊,真正想得通,不是表面上想得通,啊,是不是,我们都是这么着过来的,我们这支部队也是这么过来的,啊,是不是。全连有几个连长啊?就一个嘛,啊,是不是,我这个连长都能过来,你们这些个新兵蛋子、老兵丫子们,就不能?是不是,啊,是不是……


连队的菜地里,一字排开几十个大灯泡,把菜园子照得白昼一般,密密麻麻的飞蛾、蚊蝇绕着灯泡作卫星绕地状飞行,连首长、排长、班长们巡视在菜垅之间。不时停下来,指指点点地催促:

“快点了,快点了,别磨磨叽叽的泡蘑菇好不好?”

“你看看,你看看,又拉尿去了?懒驴上套屎尿多!”

“你看看,看看你,你看看人家是怎么打的,你看看你打出的那个面,疙疙瘩瘩的,比你脸上的粉刺还多。”

连续十几天,天天到深夜两点的劳作,菜地里的灯光都恍若疲惫了。卓越的班长马后虎却一直精神得很,挺起个大肚皮、背着个手,很像回事地来回走动。

卓越知道,他们班长马后虎,喜欢把自己弄得连队高干似的,他觉得那种感觉非常好。当然,他毕竟不是干部,因而无论是见到连长、指导员,都不会忘记在脸上堆满笑,俅俅然谦卑驯顺地敬支烟,察言观色,如履薄冰。看来领导们对班长的神情颇是受用,可在卓越看来,班长的表情、身段过火了,有点佞态了。

每到那时,卓越就会不自觉地拿他跟电视里的和珅比。卓越觉得,他要想达到和珅的境界,差距还大。和珅坏是坏,但有文化,懂几国语言呢。班长肯定没和珅坏,他不但没有和珅的权力,也没和珅的文化。

老兵们对马后虎颇有微词,可马后虎却不以为然,他有着不同于别人的解读、说法:“当兵,就要讲究个尊戴观念,该尊敬的尊敬,该爱戴的爱戴。并非巴结谁,下级就是下级,把位置摆得正正的,不会有错。自己‘戆⑷’得跟高射炮似的,谁会喜欢?谁会替你说话?对不对?一个当兵的,处处都没有人替你说话,也就鸡蛋壳里发面,没多大发头了。”

班长的递烟动作,真是没得说!公公给皇上献宝似的,讪讪笑着把烟递上,回身时从兜子里摸出“兔耳朵” 火机,兔子耳朵一长一短、错落有致,比活兔子的真耳朵还顺看,卓越曾多次感慨设计师用高品味的艺术眼光,捕捉到了最美的欣赏角度,于是它就成了世界级品牌“花花公子”的标志,在全世界各大城市的大商场中的专卖柜里,续写高贵和尊崇。

卓越听邓钜伦说过,那火机,九百多块钱一只呢!邓钜伦说:这么多年来他一直用这个品牌。邓钜伦说:由于不小心,丢了好几只了。邓钜伦刚入伍那阵子,也一直用着一只,还经常用高贵的火机,给高贵的班长点烟。后来,班长不知从哪儿弄了一只,邓钜伦那只就不见了。

班长麻利、潇洒地弹开机盖,一声“当”的脆响散落在阳光和阴影中,芳香并恶臭的甲烷气味儿,轻飘飘流窜去。火机上竖起高贵的“金色小刀”,它傲然挺立在班长面前,好像比班长还神气些——班长把姿势放得很低、脸上笑容灿烂,烟都点着半天了,班长的笑容灿然、闪烁依旧。卓越曾经荒诞地想:班长如果做个笑容设计师,或者笑容公司的董事长,肯定合适!不过,卓越很快打碎了幼稚的想法,因为班长并非永远微笑,跟兵们一起时班长就会患上笑容绽放困难症,反倒怒容盛开的时候多。

扑扑通通的槌打声回荡在三多塘,声音从菜地盲目发起集团冲锋,从被灯泡照亮的空气中跌撞着冲进无际的黑暗,然后在干燥、粘稠、呆滞的黑暗中飘撞向钢铁般的山岭,发出重重的回响。

没有一个新战士手上没打泡,他们的额头、下巴上渗着、悬着、滴着晶晶的汗水……

还有几个一期士官手上打了泡,他们的额头、下巴上渗着、悬着、滴着一些汗水……

也有几个二级以上士官手上打了泡,他们的额头亮亮的、下巴圆圆的,在明亮的灯光下,面前氤氲着的烟雾般别样的神秘……


卓越手中长长的木板使劲拍打在红乎乎的三合土上,发出无休止的啪嚓啪嚓、啪啪嚓嚓……班长马后虎——他老人家,不知何时来到卓越身边。他站在不远处,看见不停挥动着木板的卓越,木板拍打在红乎乎的三合土上,发出啪嚓啪嚓、啪啪嚓嚓的拍打声。

在某个瞬间,班长产生了卓越正全身心劳动的错觉,可是正当班长准备把心中的满意兑换成灿灿笑容时,对职责从不马虎的马后虎,用烁在长马脸上的极具穿透力的小眼睛,发出了一束穿透力极强“类激光”——之所以这样形容,是因为下面您将发现,它的确具有激光的某些功能。

班长马后虎,发现卓越眼里是激光也不见得穿透的迷茫,随即在心底涌起一阵窃喜——不过,他很快紧紧扼住刹那间涨起的喜悦,一瞬之间刚涌起的喜悦便魂飞魄散了。

因为班长发现新兵卓越呆滞的眼神,竟到了自己出现在他身边,他都视而不见的地步。因此,班长想,这怎么会是如此全身心劳动呢?既然你没有全身心投入,那与出工不出力又相差多少?卓越啊卓越,我对你说多少次了,什么叫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干好一行?可是,你怎么就不长记性?你说说,你是不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你说说,你没有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又怎么会记不住我的教诲?

班长久久地看着卓越,他在心里飞速组织着语言,准备给出神已久且出神出得离谱的卓越,一记当头棒喝……

这时,哨声响了——

是连长的哨声,连长的哨声很不同。有一次,连长在一帮新兵蛋子面前显摆:“你们别小看这个明晃晃银光闪亮的小玩艺儿,没几个春夏秋冬,吹不出个样子来。性情火爆的指挥员,吹不出棉花样柔软的哨声,心慈手软的带兵人,吹不出雷厉风行的哨声,管理混乱的带兵者,吹不出节奏分明的哨声,心中没数的领导,吹不出底气十足的哨声,心浮气躁的管理者,吹不出山呼海啸的哨声,散沙一盘的连队,听不到锵锵有力的哨声,虎气生生的连队,听不到疲疲沓沓的哨声……啊,是不是。”

班长,也在班务会上进一步阐释道:“啊,哨声,是一种锲入军人灵魂的东西,就拿连长的哨声来说,大家闭目回想就会发现他的哨声从起音、维持、下滑、再起、维持、收声,充满了音乐的智慧和美感,连长的哨声是能够飘进我们灵魂、渗入我们血液、潜入我们骨髓的声音。它必将成为我们生命的重要部分。啊,它的音区变化的‘V’字形轨迹,暗合了西方军队的‘V’字崇拜,包含着胜利的喜悦和豪迈!啊,对不对?!……”

如果卓越没有记错,那是班长唯一一次在背后说连长好话。班长在私下场合,对指导员的话更深以为然些,张口闭口就是指导员说什么什么。

回到连队的菜地——

班长久久积攒起来准备爆发的气息,被连长怒冲冲的喊声吹散到午夜散漫的风里,“老兵们往前上,替一会新兵。”班长马后虎,不得不先发散掉刚刚对卓越积攒起来的怨气,对连长笑了笑,确认连长已看见他了,他才快向前走几步,接住了卓越手中的木板。

卓越站起身来、直起腰板,想要活动活动时,听见连长愤愤地说:“真是一年干,二年看,三年老兵扯鸡巴蛋!”

卓越愣愣地想了想,不知道连长是说谁。但是,卓越心里想的并不是这个问题,卓越正在默算一笔帐。后来,卓越把算好的账列出清单,连同一封信寄给了将军。

将军居然给他回了信——当然,将军也给连队写了信,隐含在字里行间的意味,被连长、指导员咀嚼到了——差点儿把鼻子气歪,因为事体重大,报到了师里……


注释


⑴虚光:射击术语。在阳光下瞄准时,由于阳光照射作用,使标尺缺口的准星尖上产生的光学现象,产生虚光时就形成三层缺口:虚光部分、真实部分、黑实部分。射击时不注意判别真实缺口位置,就会使射弹产生偏差,影响射击准确性。

⑵全副武装五公里越野:军事训练中越野长跑的一种,实施时通常着作训服,背三横两竖打成的被包,被包上端绑雨衣(雨天时着雨衣)。被包后,插解放鞋一双,为了防雨,鞋底朝后,且无论左右鞋在上,均应将鞋外侧的弧度朝上。还应携带挂包,内装牙膏、牙刷、口缸,盛满水的水壶,防毒面具,内含四枚手榴弹的手榴弹袋,子弹袋内装三个弹匣,步枪一支。在规定时间,跑完5000米。

⑶“一条龙”训练:即早上起床五公里越野,返回随即跑400米障碍,然后是器械体操、队列训练,整个过程涵盖所有的新兵共同训练课目,所以叫一条龙训练。训练强度极大。

⑷戆:军营俗语,疑由民间传入。它是一种态度、状态,形容傲慢、牛皮,稍含贬意。也有用来形容某人穿了件好衣服“很漂亮”或在某事上“露了脸”,如:哟,你这衣服好戆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