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二章 我的滇国我的旅 第十二节 箭攻盾防

罗列 收藏 2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第二天,仍旧是五鼓。

全旅集合出发。

郭启和邱亮打头阵,大山在中间喊口号,我和凌霄、莫迟断后。

经过昨天的第一次跑步和昨晚的巡查,整个队伍的斗志昂扬。

“平时多流汗,战场少流血!”

“我们是滇国的勇士!”

“我们是滇国最好的旅!”

500人的呼声,在这宁静的清晨空旷的野外,格外响亮。

我相信,这中间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希望去建功立业的,做滇国的勇士,做滇国最好的旅。

差不多一万米的路,今天跑得格外顺利。半个多时辰就跑回了营地里。

回到营地后,没有人坐地上了。

所有人都站着调整呼吸。

孺子可教啊。

剩下的时间,刚好让他们完成5个卒的重新编排。

各卒长跟他们说明了重新编排的目的和要求。

“编排完毕,有请旅帅。”郭启过来报告。

“请大家先喝水吧。”我说。

水抬来了。

全旅有次序的喝水。

我一直都在看着他们。


等他们重新站定。

我来到方阵前,立定。

“各位兄弟,首先,请大家鼓掌。”我伸出手示意。

在5个卒长的带领下,大家的掌声才响起来,有人快,有人慢,稍显稀拉。

等掌声停下,我说:“为什么要鼓掌?是因为你们的表现,一个字,好!两个字,很好!大家今天跑得很快,也没人掉队,口号也很洪亮。所以,刚才的掌声,是给每个人的。就此,我能断定,我们能做滇国最好的旅,我们将是滇国最好的勇士!”

他们学乖了,我话音一落,立即鼓起掌来。

比第一次整齐多了。

我示意掌声停下。

“今天,我们又重新编排了卒,原来是伍长、两司马的,我们的卒长,将尽量给予你们原职;但肯定有一两个伍长、两司马,要做普通兵士了。请你们不要埋怨。因为不管你是伍长,是两司马,是兵士,你都是左卫旅的勇士,滇国最好的勇士。只要是最好的勇士,将来你一样可以做卒长,做旅帅,做将军。大家说,对不对?”

“对。”500人齐呼。

“好。大家原地休息。”我说。

因为营地中,已经有旅队开始集合了。

看见我们早已列队站在营地中,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两天早上的口号是我们喊的。

我不知道他们会埋怨我们的口号声打搅了他们的清梦,还是羡慕我们这旅人身上蓬勃的朝气。


早操完成后。

我再次在方阵前站定。

“今天,我们将练习箭,练习盾。具体的,由各个卒长安排。”我喊到,“一卒长。”

“到。”郭启回答。

“带你的人去领盾。”我命令。

“是。”郭启一挥手,100人齐步去了。

“二卒长。”我喊。

“到。”邱亮出列说。

“带你的人去取箭。记得检查箭头,记得沾白灰。”我说。

“是。”邱亮带人去了。

“其他三位卒长,去拿兵器分发。记得给一卒带100把刀来。”我吩咐。

“是。”三位卒长去了。

他们知道我的意思,那就是按照重新编排的结果,分发昨夜商量好的需要大家重点练习的兵器。

他们照做了。

盾拿来了。

弓箭背上了。

刀持在手上。

矛、钺、戟竖立在胸前。

太阳照过来,那闪闪的金光,晃得人眼睛发疼。

“全旅,向后转,去靶场。”我命令。

所有人整齐的前进。


在靶场里。

方阵前。

我喊:“孟两司马,出列。”

他站出来,眼睛闪过一丝害怕。

放心,我不是要处罚你。

我安排他和5个卒长,各拿了1个盾,站成三排,第一排站3个人,第二排站2人,最后一排站1人,给他们做示范。

“第一排,蹲下,把盾立在地上。”

“第二排,半蹲,把盾放在地一排的上面。”

“第三排,站立,把盾放在第二排的盾上面。”

他们照做了。

“盾与盾之间,不要留下空隙。”我说。

他们检查了一下。移动了盾,把从前面来的光,遮严实了。

“身体。身体要藏在盾后面。”我说。

几个人把身体缩进去。

“然后,把盾往后斜。”我说。

这样,一个由盾组成的斜面形成了。

“兄弟们,看清楚没有?”我问。

“看清楚了。”队伍回答。

“好。等一下训练中,你们在这个盾里时,将有箭射过来。如有中箭者,绕营地三圈。”我说。

我叫5位卒长回列。

他们按照预定的安排进行训练。

100张盾,他们拿去99张,三排,每排33张。

余下一张,留在我手里把玩。

这个时候的盾,不过是包有铁皮的木盾。

这样做,分量是轻些,但是,如果有势大力沉的一箭射来,恐怕还是能穿透的。

老实说,这样的盾已经非常不错了。

他们已经排好了队伍。

是郭启和凌霄的两个卒。

我听到郭启的一声:“防。”

前后三排持盾的人,举起手中的盾,架好。

所有的人往盾下一缩。

邱亮一声:“放。”

50支箭飞过去。

有人没架好盾的,有人没藏好的,都导致有人中箭。

郭启清点了人数,过来报告:“有17人中箭。”

“恩。没中箭的归队,中箭的,站在最前面。”

换到大山和莫迟的两个卒。

也有6人中箭。


队伍重新站回方阵。

23人留在最前面。

我一一看着这23个人。

有人中胳膊的。

“你是举盾的吗?”

他说是。

我说:“要是秦军的箭,你的这支胳膊废了,兄弟。”

“二卒的箭放得太快了。”他埋怨,“我还没完全藏好。”

有人竟然头上中箭了。

“你也是举盾的?”我问。

“不是。”他回答。

“你为什么中箭?”

“前面的盾没举好,留了空隙。”

“哦。要是秦军的箭,兄弟,你没命了。”我说。

有人腿上中箭的,大部分是躯干中箭。

“各位兄弟,大家看好没有?如果你的盾,留下空隙,或者是你,或者是你身边的兄弟,会死会伤在箭下;如果你动作不够快,不能举好盾,不能完全躲到盾下,那么,敌人的箭也不会放过你或着你的兄弟。总之,有人受伤,有人死。你们愿不愿意看到你自己或者你的兄弟受伤或者死去?”

“不愿意。”全体都回答。

“那要怎么做?”我问。

“举好盾,藏好身,行动要迅速。”他们说。

“所以,你们必须要互相协同,保护好自己的兄弟。”我说,“各卒长,请把中箭的人记下来,训练结束后,绕营地三圈。”

“我有言在先。大家服不服?”我问23人。

“服。”他们回答。

“归队。”我说。

“是。”23人回到队伍中去。

继续训练。

慢慢的,中箭的人越来越少了。


下午还是练习射与防。

射要准,防要快而严实。

我的目标是,没有人中箭。

从50人50支箭,到100人各射2支200箭,到100人连射5支共500箭,到100人连射20支共2000箭,都没有人中箭。

我不能再加了。因为邱亮告诉我,这一轮过去,已经没箭可射了。

我满意了。

其间,钟将军来看了看。

这是他的惯例。

每天必须巡视一下各旅队一次,要么上午,要么下午。

我对他说了左卫旅练习盾的结果。

他首先惊讶,然后就是赞赏有加。

“小子,看不出来,你搞训练真是一把好手啊,前途无量。”他特意拍拍我的肩膀。

临走前,他又说,“还有个事情,问问你。”

“请说。”

“你们旅是不是每天早上起来加练了?”

“就是跑跑步。”我笑笑说。

“还喊口号?”

“是不是影响别人睡觉,投诉到您那里了?”我问。

“什么口号?”他没接我的话,只问他的问题。

“您写过的。”我提醒他。

“平时多流汗,战场少流血?”他默念一遍,又说,“我还得让其他旅学习学习,也喊喊。一忙,就忘了。”

我笑笑。

“你让下面的人起来那么早操练,他们没话讲?”他又问。

“有话讲,就让他们讲给我听好了。只要他们先讲给我听,别着急了越级讲给你听就好了。”我很自信的说。

“恩。不过,看起来,你们旅,比起前卫旅,右卫旅,中卫旅,后卫旅,更有精神。”他再次拍拍我的肩膀,“不错!加油吧。”

“是。”我笑了。

我以为他要走了,谁知他又说:“好象虎师里,还有三位旅帅你没见过吧?”

“是。我只认识邬刚。”我说。

“我安排时间,让你们5位旅帅见识见识。”

“那感情好。”我说。

他终于走了。


一天的训练结束了。

我把方阵解散,留下了30几个在训练中中箭的人。

5位卒长也在场。

“旅帅,他们真要跑吗?”凌霄问。

“当然。军令如山。”

“那我们四个也要跑。”郭启、大山、凌霄、莫迟都说。

“为什么?”

“因为他们都是我们的兄弟。”

郭启已经开始发号令了:“列队,齐步跑。”

他们刚跑,邱亮也追了上去。

我问:“你干什么也跑?”

“因为那箭是我射的。”他快步走了。

邱亮跑了一会,发现我也跟上来了。

“旅帅?”他喊。

“我5个兄弟都跑了,我一个站在那里,多没意思。”我说。

他哈哈一笑。

40多人的队伍,围着营地飞奔。

其他师、其他旅的人,都看着这40多人跑步。

步调很整齐嘛。

是的。因为这是一个团结的队伍。

团结,才有力量。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