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血染征程 回归祖国

til1111 收藏 1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size][/URL] 回去的路并不顺利,更没有可口的鱼鲜美味。逃走的蒙古人,很快就把附近的牧民集中了起来,发疯般追了上来。 大喇嘛在蒙古人心中的地位高的可怕,那些不顾生死的人,让袁克恒想到了二十一世纪初,开着飞机撞大楼的家伙。在袁克恒的骨子里,深藏着对宗教的漠视,这是他那个时代人所特有的共性。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回去的路并不顺利,更没有可口的鱼鲜美味。逃走的蒙古人,很快就把附近的牧民集中了起来,发疯般追了上来。

大喇嘛在蒙古人心中的地位高的可怕,那些不顾生死的人,让袁克恒想到了二十一世纪初,开着飞机撞大楼的家伙。在袁克恒的骨子里,深藏着对宗教的漠视,这是他那个时代人所特有的共性。他一边逃一边在反思,自己到底算个什么东西?

为了更方便逃命,除了哲布尊丹巴和多尔济外,其他俘虏都被袁克恒下令就地处绝。即便这样,在接到马得草部支援时,袁克恒带去的一百多人里还是死了三十三个。其中有三个是自己倒霉送死的,而另外的三十个,则完全死与当地牧民们的追杀。

王金镖和边永茂那路人马还没回来,算日子,应该还有三四天的路程。为了避免更大的冲突,袁克恒下令,孟克带两名士兵和一名当地向导,沿库苏古泊南岸去寻找王金镖所部,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找到,自行开回‘恰克图’旅部。

省下的人员则全部收缩,保护哲布尊丹巴和多尔济,连夜返回‘恰克图’。

混一旅从‘恰克图’开到‘库苏古泊’用了两天多,而回去,只用了一天。那完全是一场不惜体力的疯狂逃亡,全军上下一片狼籍,士气大减。

战士中有人埋怨,有人骂娘,有人更是把手里的‘烧火棍’摔的哗哗作响,直骂窝囊。是窝囊啊,近八百多人正规军被一群‘野人’追的亡命草原,换作是谁,都会想不通。

而混一旅的‘乌龟旅长’,似乎也被吓破的胆子,回来后除了派人将两个‘大人物’送往库伦,就没再说过一句话。直到五天后,孟克带着王金镖等人安全返回军营,他那张紧绷的脸上才有了几分人气。冷冰冰地对军官们撂下一句话:“晚上喝酒”。

那是一场谁也喝不大明白的酒,开始,旅长一口接一口的灌着,其他人想劝但又不敢劝,能喝都得都陪着喝,不能喝的,做做样子应付着。到后来,孟克红这眼睛与旅长连干三大碗,铁一样的汉子放下碗就哭了,哭的像狼一样哑了嗓子。

袁旅长突然站起来对大家说:“有这么一个人,总以为自己是圣人,看的比谁都远。可其实,他屁都不是!他就仗着自己能看到未来,就想摆弄别人的生死,总认为,别人做的都不对!这不应该做,那不应该做。屁!他其实屁都不算!”。

“你们别拉我,让我说完”。

袁克恒红着脸粗着脖子继续说:“人,不管放到什么时候都一样,都会出错。你,你,还有你们,你们这一辈子犯了多少错?可就有这么一个人,他见不得你们出错,他什么心都想操。他故意刁难你们,整治你们,想把你们变成和他一样的圣人。但他是圣人吗?不是,他就个屁”。

还没喝多人都知道旅长喝多了,无奈地摇着头。他们以为,年轻的旅长一定因为这次的失败受到了打击,毕竟,他只有二十岁。在场的人中没有一个能真正明白袁克恒的话,袁克恒并不是在为失败而自责,相反,他觉得自己这次没有什么错。

避免与当地牧民的冲突是完全有必要的,日后,还要依靠此地作为根基西进,调和军民关系,势在必行。袁克恒这几天,之所以会闷闷不乐,是因为他意识到,这些年来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而且错得非常厉害。

穿越者难道就很了不起吗?为什么总是妄图改变这个,改变那个?想着如何去纠正别人的行为,支配别人的思想,让别人和这个世界变得更适合自己?

这难道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吗?而且,根本就不可能实现。

要想支配一个世界,首先要去适应它,只有将这种适应能力发挥到了极至,才有能力按照强者的准则去改变世界。物进天择,适者生存,人这一生当中,最容易改变只有自己,想怎么变就怎么变。你可以把自己变得完美无暇,人人景仰,也可以把自己的变得惹人耻笑,为人不齿。但你千万不要去奢望这个世界是美好的,那只会给自己凭添烦恼。

袁克恒似乎想通了,他苦笑着对手下人说:““以后,你们就是你们自己,对了赏,错了罚,是对是错,你们掂量着办。不要哪天被我袁六砍了脑袋,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喝完的快滚蛋!老子这可没女人!”。

袁克恒这一下笑骂,酒桌间沉闷的气氛顿时消失,有人嚷嚷道:“旅座是想女人了吧?出来这么久,还真没见过旅座大人钻过哪家的帐篷,要不要我给您介绍一户啊?”。

有人反对道:“不对,不对,咱旅长是个出家人,远征军两万多将士,谁不知道啊”。

“我看像,我看像”。

在座的军人听了这话,大笑不止。

袁克恒骂:“娘的,你们还没出生,老子就已经抱儿子了,都滚蛋,都滚蛋!”。

“哎呦喝,爷们们都听见没?旅长大人在北京城里可有秘密。这事,千万不能让大总统知道,我们这些当叔叔的,要保密”。

“对对,保密,旅长您就放心吧,我田财多是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一帮醉鬼杂七砸八的议论着,看那意思,有人把袁克恒的话当了真。袁克恒憋红了脸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是有过儿子,问题,那是几十年之后的事情了。

哎,听着身边这些王八们议论着女人,袁克恒就想起了自己在欧洲的那一年多,虽然那时他只有十五六岁,可…….。

回国后,把什么都给耽误了,忙啊。

攥着头发,袁克恒感觉自己有些喝多,并开始想女人了,而且特别地想。他担心自己再这样想下去,会冲上草原化做一只禽兽,就又灌起了自己,但酒喝的越多,女人也想得越厉害,直到,把自己彻底灌倒才消停了下来。

一场莫名其妙的酒会,在旅座大人的轰然倒地声中谢幕。

………………………………………………..

这个九月,草原上的百灵鸟儿传来了好消息,八世哲布尊丹巴活佛上书中华民国政府,请求废除之前与俄国签署的一切协定,草原儿女真切期望,回归祖国的怀抱。

一时间,长城内外举国上下,无不欢呼雀跃,爱国民众奔走想告,蒙古,回来了!中国的‘甜桑叶’圆了!

年轻人纷纷走上街头,宣泄着他们心中的喜悦,并已爱国犒军为己任,发起了‘万千学子,千里劳军’的倡议。许多年轻人,不顾政府和家人的反对,说什么也要去塞外看看草原,看看那些为收复国土而流血牺牲的将士。去看一看,第一支开进库伦军队,中华民国远征混成第一旅!

‘仁额’等地的混一旅仓储处,这一个多月来都成为了‘青年学生收容站’。每天,都会接收一二十个烧红了脑袋的爱国青年,带着他们去看看草原,看看军队,完了,打发回家。

那些被送回去年轻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看到的并不是战斗在第一线的混一旅将士。真正的混一旅将士,此时正在冰天雪地北国山林,厉兵秣马,喊杀震天,数千只马蹄踏碎了飞雪,昂首勃发的等待着。

茫茫雪原之上,骑着高头大马的袁克恒正在给几百名摔的狼狈不堪的士兵点评:“哥萨骑兵人人都可以做到下坡立马射击,他们并不比你们强到哪去。看看那边的烤肉的弟兄们,你们这废物要是不想再吃他们啃省下的,就要加倍练习!现在草原上雪很厚,摔下来也没什么。记住,胆要大!心要狠!腿上用力!把好重心!就这么简单!”。

“马得草!”

“到——!”

“带回去!”。

一团长马得草将未通过训练的几百名士兵带下去后,在旁边等待许久的警卫营长边永茂凑上前来,小声地提醒道;“旅长,你要的人已经到了乌兰乌德”。

“哦?”袁克恒的眼中露出了矫捷的目光,笑着道;“没让这小牛皮匠跑到美国去就好,他这样的‘人才’,不加以利用实在是可惜了”。

“小牛皮匠?”边永茂一脸不解的问,“旅长,你要个俄国皮匠做什么啊?”。

“俄国皮匠?”。

望着边永茂那一脸可爱的表情,袁克恒擦差点笑背过气去。

克伦斯基?没错,他是个皮匠,只不过,他这个皮匠会耍两张皮,上嘴皮和下嘴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