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天鹅丛林浴血 第五卷 押解 第三章 国家

君好去 收藏 14 17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893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93.html


阮文甲相貌不凡,细长面孔,两眼炯炯有神,量出自己的身份昂然站在那里,面对中国军人凶狠的神态居然气势不落下风,说的话也合情合理,此人颇不简单。

副班长说道,“我们没有给你们人道待遇?好像你们没有被打,没有挨饿吧?我们保障你们先吃饭,我们士兵们可还是都饿着呢!”他脑筋快,越南人吃的民工们的饭也算作俘虏的人道待遇。

“日内瓦公约明文规定要维护战俘的尊严和人格。脱光我们的衣服很难说是尊重我们的人格和尊严吧?”阮文甲侃侃而谈,好像我们是在课堂上讨论抽象的概念。

班上人都还听说过日内瓦公约,知道不杀害、不虐待俘虏,不用化学武器。可没人知道其他详细内容,不要说班长、杨叶不知道,估计营长、团长里面也没有人读过,更不要和越南人谈什么是可以,什么是不可以。

杨叶看没有人说话,接过话来说,“阮文甲连长,你们可不是穿军装让我们抓到的。你们是特工,是来我军后方搞间谍活动。我们是侦察兵,和你们是同行,我们同行间的规矩你不会不明白吧?”

我们痛恨越军特工,越南人痛恨我们侦察兵,彼此被对方抓住大多没有好下场,往往就地处决,这都是公开的秘密。杨叶很聪明,不谈什么没人熟悉的日内瓦公约,只和你讲土规矩,以彼之道还彼之身,你们越南人玩狠的也不要指望我们中国人温柔。

阮文甲听懂了杨叶的威胁,并不害怕,口气温和的说道,“中国人不是愿意说不要欺人太甚?你们已经抓到我们,再羞辱我们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让我们穿上衣服,我和你们合作。你们首长会愿意听我的情报的。”

班长开口说道,“你有什么情报,可以和我来说。”

“你是个班长,我的情报有关你们行军路线的,超出你的级别范围。你最好带我去见你们这里最高长官,晚了的话,你会受到处分的。”阮文甲一付令人讨厌的自信。

“你最好老实点,这里轮不到你来提要求!”副班长怒喝道,不喜欢阮文甲态度的人大有人在。

阮文甲瞥了一眼副班长,没有说话,可神态很明显不屑一顾。

班长给副班长一个眼色,“你知道我是班长,还知道什么?”

“我不光知道你是班长,还知道你们班和他们不属于同一支部队。”阮文甲用手指指村里的兄弟部队,他看我们专注的神情,微微一笑,“你们两方使用的武器不同,你和刚才排长说话并没有中国军队上下级常用的口气,你们体形、动作也都明显不同。如果我猜测的不错,你们是中国精锐部队的侦察兵。”

班长想了想,让我和卫向东押阮文甲去见胡营长。阮文甲不高兴,抗议要先穿上衣服才去。我早不耐烦,上去一脚踢到他,让他痛快地和我们走,不然皮肉受苦。早些时候装扮俘虏后备挨的越南人那一枪托,现在还隐隐作痛。这群山外野人,跟他们没法讲什么礼法。

班长拉住我,让人找来一套我军的衣服给他穿上,吩咐卫向东小心看着我,不要让我乱来。

路上,阮文甲看我脸上愤愤地神情,得意笑道,“你们打不败我们。”

我一拳打在他的嘴上,骂道,“闭嘴,没有人想听你说话。你说一句,我揍你一拳,说多了,我会用脚的。”

阮文甲脸上肿起来还能笑出声来,他蔑视的看着我说,“你只能打一个无法反抗的人,算什么英雄好汉?”

我随手给他脸另一侧又是一拳,满意地看着浮起得红肿,笑道,“英雄好汉?你以为老子是什么人?蒙古人,和你讲究个人勇武?告诉你,老子一视同仁,抵抗的我愿意打,不抵抗的我也愿意打!”

阮文甲没有想到我如此的无赖,呸了一口,“对你们这群愚昧无知的农民来说,军人的荣誉不过是放屁。”

“军人的荣誉?”我冷笑一声,一脚踢在他大腿上,看他踉跄摔倒,我满意地说,“你们也配谈什么荣誉?我们中国人帮你们建国,出人出钱帮你们统一国家,你们他妈的反倒转身反咬我们一口,你们这群杂碎猪狗不如!”

阮文甲倒是硬气,躺在地上还面无惧色地看着我,“你们中国人都是假道义,口里一套,心里一套,我们越南人早就看透你们了。你们最好睁开眼睛,不要被自己政府的宣传给骗了!”

“让我们政府的宣传给骗了?好,就让我听听你解释一下怎么骗得!”我全神贯注的看着他,毫不掩饰随时殴打他的意图。实际上我并不是有兴趣虐待一个不能反抗的俘虏,但阮文甲给我感觉很不舒服,他的神态太从容了,我需要让他失去控制,殴打他是我能想到的最好手段,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奏效。

“你们中国人早就对我们越南有野心,从你们古代的那些狗屁皇帝们开始,到今天的政府,都以为我们是你们的属邦,你们的走狗。你们帮助我们总是有目的的,你们要控制我们,你们要我们的土地。你们不要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们的真正意图,我们胡志明主席很早就说,吃了中国人上千年的屎,闻闻法国人的屁也是好的!”(作者注,胡志明确实有过如此公开言论,越南精英阶层反华态度也不是秘密。)

我看看卫向东,他和我同样的惊讶,我们没有想到越南人竟然如此的痛恨中国,历史性的记忆远远比意识形态根深蒂固,看来不论如何我们两个国家永远不是朋友。我眼中凶光一现,有撕碎了他的冲动,对于这种不可理喻的敌人,任何语言完全是浪费。

卫向东拦住我,不让我再动手,他担心阮文甲鼻青脸肿的被领到胡营长面前我们会有麻烦。他皱眉说道,“木天,他是存心想要激怒你,不要上当。”

我不以为然地说道,“有机会揍个连长,虽然是越南连长,也是很难得的事情,你拦着我干什么?他愿意说话,还不在意皮肉受苦,我总不能不满足他的要求?不管这个越南蛮子有什么误解,我们中国人毕竟是善待客人的!不信,你问他在不在意?他自己不抱怨,你担心什么?”

卫向东摇摇头,感叹我的不可救药,看看毫不在意的越南人,骂道,“你们两个是王八对乌龟,成对的!”

阮文甲是铁了心要挑逗我,继续说道,“木天,好古怪的名字,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姓氏。你挺能打仗,却不是一个好士兵,愿意挑战权威、不服从命令的人在哪一个国家的军队里都会有麻烦,中国军队尤其不喜欢你这号人,要不你加入我们越南军队吧!别的不说,你这种男人肯定喜欢女人,我让你从我们越南姑娘里随便挑,给你四个漂亮老婆怎么样?”

第一次听到如此的美色诱惑,越南人的招降方式别出心裁,把卫向东笑得前仰后合。我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这家伙有点神经病,是公然要策反我,还是耍我玩?不过他说得倒也不全是废话,起码说我麻烦的判断很准确。

“你有四个老婆?”卫向东好奇地问道。

“我只有一个就够了,不过给他四个没有问题,你看他身体多好。你们中国人说能者多劳,我们越南女人好,长的漂亮,能干活,还能生孩子,又听男人的话,你找不到这么好的老婆的!”阮文甲还赶鸭子上架,真的关心起来我的终生大事。

“你倒挺熟悉中国,不知道了不了解中国军队?你愿意和我们闲扯,不如麻烦你说说中国军队还有什么问题?”我没有再打阮文甲,如果有可能,我倒是想干掉他,他是个太危险的敌人。

阮文甲一边看着村子里的情况,一边回答说,“哼,你算是问对人了。你们军队问题多了,指挥系统混乱,士兵既没有训练,也没有作战经验,进攻没有协调,打仗十分死板,凡事都等着上级指挥。总而言之,你们解放军还是一支农民军队。”

卫向东有些不服气,反击道,“越南军队也是农民军队吧?”

“是的,你说的对,越南军队的确也是农民军队。但是我们越南打了一百多年的仗,根本没有时间来建设国家,也没有机会来建立一支现代化军队。可是即便如此,我们军队表现也远远超过你们。一个对一个,你们不是我们的对手。”阮文甲没有吹嘘的神情,一付理所当然的样子,可他的话却很伤人。

卫向东也对此人产生兴趣,问道,“所以你认为我们中国军队不能打败你们?你真地认为就你们这点人能阻挡我们解放军的进攻?”

阮文甲在村子中心停下来,转身看着卫向东认真地说道,“我们打败了法国人,打败了超级大国美国,也肯定能打败中国人!你们军队能攻进来,能侵占我们一些土地,可最终的胜利必然属于我们。看看这场战斗你我双方的伤亡数字就知道了。”

“我看你们才是井底之蛙,法国人有什么了不起?我们清朝最虚弱的时候就打败过占领你们越南的法国人。看看世界上,他们只能统治你们这样的国家。超级大国美国?你忘了我们这支农民军队在朝鲜战场独自把美国人打得落花流水,那可是真刀真枪的战争,不是某些人整天背后游击战。再说,你也太给自己脸上抹粉了吧?没有我们中国警告和支援,保全了你们大后方不受侵略,你们能打败美国人?”卫向东有些光火。

阮文甲倒是神态自如,有些嘲笑的说道,“我是个职业军人,不是你们中国的所谓笔杆子,你们要是真的相信那些宣传,说下去也是没有什么意思!不过,好像美国人自己同意越南战争他们是失败,而朝鲜战争他们和中国打成平手。”

村子里满是中国士兵的身影,但我依然不喜欢阮文甲四处张望,推了他一下,说道,“不要停下来,快点走。他娘的,战争输赢和你关系不大,你还是想着怎么活下去吧?”

阮文甲不屑的看了我一眼,似乎很为我的愚昧而惋惜,沉默的向前走着。

找到胡营长的指挥所,哨兵让我们到隔壁的院子里等着,胡营长正在开会。隔壁的院子到没有受到战火的波及,地面打扫得很干净,屋檐下还挂着腌肉和玉米。

我们坐下,阮文甲问道,“能不能给我点水,刚才吃的压缩饼干太干了,嗓子渴得要命,那饼干不是给人吃的!”

卫向东从屋子里的水缸舀了一碗水,伸到他嘴边,看他咕咚咚的喝下。我扯了几块腌肉填到嘴里说道,“你到是说了句人话,这肉太咸,你口渴就不要吃了。”

阮文甲并不以为我的幽默好笑,冷冷说道,“你们中国军队侵略越南,我们老百姓被迫逃亡,多少人家破人亡,多少人流落他乡,你们太作孽了!”

卫向东问道,“你的中文说得太地道了,不是又在我们昆明陆军学校呆过吧?”

阮文甲不说话,我说道,“我们可没有打扰你们越南老百姓,我们两国军队打仗,你们老百姓老实得呆着,自然没有事情。”

阮文甲好像听到什么可笑的话,呸的一声说道,“你们打到我们国家,还指望越南人民顺从你们?你们是在做梦。告诉你,越南人民有骨气,不会容忍任何人的欺辱。你们聪明的话,看看历史,中国周围多少国家让你们征服?你们每个皇帝都想征服越南,可我们越南还是一直独立!为什么?因为我们老百姓宁死不屈,你们即便能打下我们首都河内,也不要指望我们会投降。”

“你们越南老百姓想反抗的话,那也不要想会有什么仁慈,想什么日内瓦公约,我们手头上比个高下,看看到底谁怕谁!”我不以为然地说道,我们解放军也不是吓唬大的,越南人全民皆兵又能怎么样?

卫向东大概觉得我的态度太直白,“你们越南政府背信弃义,坏事做绝了,所以我们中国解放军才会来自卫还击。你们老实做人,我们中国人可没有什么野心来侵略你们。要不然,我们就慢慢的打,看看最后谁人多。”不得不说,卫向东高干子弟不是白当的,他随口一句话说出了中越冲突的实质,越南一天不服输,中国一天不会缓和压力,最后总有一方吃不住劲儿。只不过没有想到那一天要等很多年,无数鲜血、生命过后才能发生。

阮文甲很聪明,脸色稍微有些变化,他知道卫向东说到了越南的致命弱点,但仍然不服软,“你们忘了世界上还有正义和公理,不是所有国家都会坐视你们中国欺负弱小,苏联同志会给我们援助的!”

“是的,苏联人也会像我们中国人那么傻,无偿的援助你们,等你们有一天打败中国,再等你们翻脸。”我嘲笑的问,“老毛子都特别骚,不知道你们准备用多少越南女人来换他们的援助?你们越南人真的精打细算,女人去陪外国人睡觉换取军火,男人用军火去和中国人打仗,用不了几年,你们越南人就彻底变成了老毛子的兄弟国家,孩子一半的血统都是老毛子的。”

我的话明显触到阮文甲的痛脚,他俩眼冒火,咬牙切齿,差点要扑上来和我搏斗。

我用冲锋枪捅了捅他的胸膛,满意的笑着说,“阮文甲连长,为什么这么冲动,是不是你的家里有什么外国人的血液?你们越南女人水灵可爱,又数量多,你们越南男人成天打仗忙的要命,总要有人来疼爱她们,对吧?你放心,我也会好好的照顾漂亮的越南女人!”这话倒不是瞎说,我还是想着逃掉的越南女兵。

阮文甲让我气的说不出话来,索性扭头不看我。

卫向东还是正统,责备的瞥了我一眼,“阮连长,你们越南敢和我们中国人翻脸,就是因为有苏联人撑腰,你们要是认为苏联人是真心帮助你们,你们最好看看历史,苏联人不受信用的德行,和你们越南人有的一比。”

阮文甲恢复了冷静,“你们要想说服我,是白费心思。战争是你们中国人主动打响,我们越南人不会屈服的。”

“我们不用说服你,你已经落到我们手里了。我们也不用说服其他人,当你们越南人死的够多,剩下的自然被说服。”我很喜欢和阮文甲这番斗智斗勇,卫向东想错了,他以为我是不择手段的侮辱对方。我不过是想看看阮文甲失去冷静后的神态,这个人自从被我们抓获后,从从容容,完全不像个俘虏。

阮文甲和我目光目光毫不退让的撞击着,他有些讥讽地说道,“你们中国人痛恨日本人侵略中国,说日本人如何如何的残暴,如何如何得没有人性。看看你们自己的作为又能好多少?”

“你把我们比成日本人?”

“你们干的事儿不一样?”

“皇军好,皇军不杀人、不放火、不抢粮食,你看这多好啊!妈的,我们应该让日本人来和你们打仗。”卫向东冷不丁冒出一句电影《平原游击队》的台词,我忍不住大笑。

阮文甲明显没有感受到幽默的快乐,他恨恨得转移视线。

我感觉有必要辩解一番,“阮连长,我是个粗人,没上过什么陆军学校,不像你受过这么多教育。可我要告诉你一声,我们中国士兵杀人是因为你们也想杀我们,我们没有虐待你们,没有失去人性。如果是日本人,你还能这么镇静?他们还会给你们机会这么说话?就凭你们今天背后偷袭,日本人会活活的打死你。”

阮文甲明显没有被我说服,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他扭扭肩膀,试图坐得舒服一些。双手被绑在背后坐着的姿势并不好受。

卫向东说道,“阮连长,你想不想知道你们是什么地方上露出马脚的?”他好奇,还不忘记自己的推理,阮文甲不是普通的越南军官。

阮文甲并不给卫向东机会,冷冷得说道,“我更好奇你们为什么要用这么长时间才找到我们?”

卫向东打了个哈哈说,“你们太低估自己了吧?看你们八个人,可不像普通越南特工,尤其是你,做个连长是不是太委屈了。我相信你的职位还应该高些。”

阮文甲看了卫向东一眼,闭上眼睛养起神来,他失去和我们说话的兴趣。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却想不出来是哪里有问题。阮文甲被绑着坐在那里不应该有危险,能会是什么?我仔细观察了院子,突然见我想出问题关键,举枪对准阮文家,厉声喊道,“敢动一下,我就打死你。卫向东,你来看看他的绳子。”

阮文甲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看着我。卫向东过去一看,发现绑在他手上的绳子已经松开,这个家伙有些道行。

我没有多费口舌,给阮文甲头上重重一枪托,他晕倒后,我又用枪托砸折了他右手的五个手指,起码他的手愈合之前不用想害人。

胡营长恰好进来看到我的举动,问道,“木天,你在干什么?不是虐待俘虏吧?”

我头也不抬地说道,“报告营长,我在帮助越南人活动手指,他们躲藏久了,需要活动一下,关节都僵硬了。”

胡营长含笑看着我,没有再提越南人的手指,问卫向东发生了什么事情,听卫向东一五一十的讲完,胡营长看着躺在地上还没有醒来的阮文甲,说道,“聪明反被聪明误,木天,你是火眼金睛啊!”

我重新绑起阮文甲,又在他两脚拴了条绳子,他可以迈开步子,却不用想跑。等忙完后,我站起身来对胡营长说,“报告胡营长,火眼金睛不敢当,只是想能活着回家。”我没有太掩饰自己情绪,如果打越南人都靠我们侦察班的话,累也要把我们累死了。

胡营长没有理会我话里含义,说道,“你们两个可以回去,越南人留在这里就可以。告诉你们班长和杨叶过来开会,其他越南特工要小心看守。”两个警卫过来把阮文甲提到屋子里去。

回去路上,卫向东问我注意胡营长有没有什么不同?我想了一下,说是他的服装,他穿着和我们士兵一样的军装,而不是干部的四个兜军装。

卫向东笑道,“他们当官的学习倒是很快,团长被杀,他们知道越南人盯着军官来刺杀,就改成和我们一样的服装,你看他连手枪都没有带。”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