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贾德:一个民族主义者的民主胜利

雷达王 收藏 2 27
导读:  [img]http://blogfile.ifeng.com/uploadfiles/blog_attachment/0906/49/1370449_1e2c9b38cd6afa0490207db93f7ae306.jpg[/img]   [b][color=#000099]内贾德和普京,都被西方认为是民族主义的代表,[/color][/b]   [b][color=#000099]但没有人用民主借口怀疑其领导国家的合法性[/color][/b]   当美国以复制古罗马的“对内民主+对外奴役”的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内贾德和普京,都被西方认为是民族主义的代表,

但没有人用民主借口怀疑其领导国家的合法性

当美国以复制古罗马的“对内民主+对外奴役”的民主方式领导世界(中国的外交学院已经把美国是这个世界的领导者端上课堂)的时候,“反美国”则又成为另一种形式的民主。

伊朗,即是此例。

不管内贾德的再次当权,如何被认为与奥巴马当选总统的方式相似,但全世界的政治观察家,包括他自己都又从另一方面认为内贾德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极端的***民族主义者,而至于一个极端的***民族主义者与民主之间的关系,则是最说不清的东西――西方人是不会承认民族主义也算民主的另一种形式,但从它们既已定义的民主核心内容来看,内贾德所代表的***民族主义者向美国的全球霸权的挑战和不服气则纯粹是另一种形式的民主。

若以内贾德为参照物,则那些根本只敢跟在美国允许的范围内――即,所有以不伤害美国利益为基准点的民主,包括日本的、台湾的、中国大陆右派精英们鼓吹的,等等等等的民主,则根本又不算是真正的民主,而更更像是美国的奴才民主,因为民主制度的本质是独立个性和独立国格。

而在内部选举方面,伊朗已经用这种美式民主选举出了10任总统,在内贾德之前分别是两位被美国人认为改革派的拉夫桑贾尼和哈塔米当总统,内贾德能上台是所谓的改革派逐渐失去伊朗国内民众支持的结果,是***框架下的民主的结果,而现在,内贾德能够战胜改革派穆萨维亦是所谓的改革派仍然没有得到国内信任而保守派仍然被国内民众信任的结果。

但不管是改革派还是保守派当权,伊朗都没有放弃它的核追求――这是这个国家向美国的全球霸权里索要民主权力的最有力方式,因为这不是这两个派别可以左右的政治追求,而是这个***国家的核心利益,是伊拉克被美国活生生在伊朗人面前解体之后另一个***大国不可失却的决心。

核力量,或者对伊朗与***民族的保全是划等号的,而建立在这个基础上的内贾德的民主政府,其民主体制只是为了保全其民族主义品质的一种手段罢了。

聪明的伊朗人复制了美国的民主形式,但保存了自己坚定的民族信仰和民族品质。

内贾德的胜利,是不是可以给中国人某种启示,我们是美式民主和美式信仰全盘复制,还是如伊朗一样在保持中国人的民族信仰和民族品质的同时,再借鉴美式民主呢?

中国的所谓民主派,如20年前的民运派和去年的宪章派,在声嘶力竭地跟在美国人屁股后叫喊民主的间歇中,是不是也要思考一下,为什么自己在国内民众中的影响甚至还不如轮子功大?

那种强迫国民放弃民族品质和民族信仰的民主,不是伊朗的方向,也不会是中国的方向。

所以,内贾德再次上台,别的结果我不好说,有两个结果是必然的:

其一,伊朗的核计划会更加快速地向前推进,或者这个推进里就有伊朗将制造出真正的核武器。

其二,美国除了去核之外再没有任何理由向民主选举的伊朗现政府发动进攻――而历史证明,美国从来没有主动向任何一个有核武国家发动过进攻――所以,内贾德的再次当选,让美国更没有机会向伊朗发动进攻。

同时,很多人没有注意到,6月4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开罗大学发表的讲话,其实也帮助了内贾德上台,他的“核普世”(用中国航空航天大学韩德强教授的话说这是“核权”)从侧面肯定了内贾德政府追求核目标的合法性,而削弱了国内的反对派在这方面对他的抵制。

民主并不可怕,民主很可爱。

但那种失去民族信仰与民族品质的民主,却是可怕的、可耻的。

你去查查吧,这些年中国境内丢官掉头的那些贪官污吏(也包括台湾的陈水扁),哪个不是口口声声喊着改革、开放、民主的口号?最近的这位,深圳的许宗衡,简直是位改革开放的思想家和演说家,出口成章的新鲜口号可以蒙蔽一时,但终究被人揭下画皮,一个贪官而已。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改革者,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改革,这才是个大问题,现在答案已经出来一大半,即天天高喊着改革、开放、民主的口号的人并不一定都可靠,而在此之前的根基,则是他们一定要热爱中国这个国家和中华民族这个民族――但这样的人往往被判断为民族主义者。

所以,在中国,民族主义往往比民主主义者在品质上更可靠。

举个例子,有一个叫吴稼祥的人,他可能是国内喊民主最欢实的人之一,他的理论也挺蒙人的,但让我意识到他的理论基本是蒙人的原因,是他称那个一心想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老东西达赖为“老人家”,吴稼祥这样的民主派,他们在中国要弄的民主,我想到头来就是让中国丧失了民族品质和民族信仰。

从此之后他说什么,我都觉得是扯淡。

一个崇拜敌人的人,他有多大可能真正爱自己人呢?

伊朗的民主,有两个维度:对内,62%的选民投了内贾德(这次伊朗大选投票率很高),则内贾德就是这民主的代表;而对外,不给美国人当奴才,保持***民族的品质和信仰。

中国的民主,我想也应有这样两个维度,对内,人民当家作主,对外,保持中国的信仰和品质。

但还有一个问题是,许多人忽然会问,我们中国人的信仰是什么,因为我们已经没有信仰――是啊,在这个国度里,那些根本没有了信仰的人们还可以聒不知耻地把自己没有信仰这件事摆到台面上,我想这样的人,根本也就不配越级谈民主。

因为一切的民主权力从来是被那些有信仰的人使用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