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二章 我的滇国我的旅 第十一节 军营巡查

罗列 收藏 1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size][/URL] 晚饭过后。 5位卒长到我帐篷里来汇报情况。 郭启说:“大哥,我们已经把善使弓箭、矛、刀、戈、戟、钺的都统计出来。相比较来说,善使弓箭的,78人;善使矛的,66人;善使刀的,102人;善使戈的,49人;善使戟的,121人;善使钺的,73人,还有11人,这5项都不怎么熟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晚饭过后。

5位卒长到我帐篷里来汇报情况。

郭启说:“大哥,我们已经把善使弓箭、矛、刀、戈、戟、钺的都统计出来。相比较来说,善使弓箭的,78人;善使矛的,66人;善使刀的,102人;善使戈的,49人;善使戟的,121人;善使钺的,73人,还有11人,这5项都不怎么熟练。”

“恩。三弟善使弓箭,那么,四位兄弟,你们都善使什么兵器?”我问。

“我比较喜欢刀。”郭启说。

“我喜欢矛。”凌霄说。

“我也喜欢矛。”莫迟说。

“我喜欢戟,可勾可刺。”宗大山说。

“那好。四弟,你去挑选99个善使戟的,组成第三卒;二弟,你挑选99人善使刀的,组成第一卒;六弟,你从善使矛和戈的人中,挑选99人组成第五卒,矛和戈都属长兵器,但你们重点练习使矛;三弟,带领善使弓箭的78人,从余下的人中挑选补足百人,组成第二卒,重点练习弓箭;五弟,你带领善使钺的73人,再加上余下的人,总计一百人,组成第四卒,重点练习使钺。如何?”

“听从大哥吩咐。”五位兄弟都应道。

“还有三点需要明确:一、左卫旅任何兄弟,都要备弓箭,所以,不能放弃弓箭的训练;第二,善使长兵器的,也要学好一个短兵器,比如刀;而弓箭手,也是要配刀的,也就是说,全旅上下都要学好刀;第三,善使刀的,要学好一种长兵器。这样,在战场上,无论长短兵器,都可使用自如。大家下去要多加督导。”

“是。大哥。”他们都说。

“三弟,你的100人中,包括你在内,要组织25人的精射队;最好,能一箭射头,或射心。战场上,能派大用场。”

“好的。”邱亮回答。

“三弟,我们旅是否有盾?”

“只有两张。说是让大家先见识见识。”邱亮回答。

“两张太少了,二弟,你去一下军需处,看看军需处那里能不能借多些盾给我们。”

“好的。要多少?”

“越多越好。”

“行。我去看看,就来向你汇报。”他走了。

“五弟,我这里买了些草药,你先去叫人煮点水,分给破脚的兄弟们洗洗脚。我们等你回来后,还有事情商量。”我把药给他。

“是。我快去快回。”凌霄接过药,出去了。

在等郭启凌霄回来的时候,我们四人闲话。

“我有个疑问,想问一下大家。”

“大哥请说。”邱亮说。

“为什么我们军营里,不练习剑?”

“哦。这是因为相对于刀,剑比较轻;相对于矛、戈、戟、钺来说,剑又比较短。在两军相搏时,与其他兵器相比,不占便宜。而且,剑在我国军队里,是身份的象征,只有旅帅以上的人,才可以配剑。在战场上,如果我们听不到指挥官的喊声,就看他的剑。”郭启解释说。

“原来如此。”我恍然。

我接着问道:“今天早上起那么早,还跑那么远,兄弟们是不是对我这个旅帅有什么议论?”

“大哥这样做,都是为大家好,为了杀敌。大家都能理解。”宗大山说。

“我知道肯定有议论,所以,请各位兄弟多和他们沟通沟通。”

“放心吧,大哥。”他们都说。

“恩。”我又问大山,“四弟,你的嗓子,有没有问题?”

“没问题。明天我还继续喊。”大山特意亮他的大嗓门。

说话间,郭启凌霄回来了。

“大哥,兄弟们托我向大哥致谢!兄弟们都说,想不到旅帅这么关心我们。” 凌霄说。

“大家都是兄弟,以后要生死与共的。所以,以后这些见外的话,就不必了。”我说。

兄弟们都很受感动。

“我到军需处那里问了一下,总共有130张盾。”郭启说。

“我们几千人在训练,却只有130张盾?”

“军需官说,做战时,每个旅只能分到100张盾。只有前卫旅才会分200张。”郭启解释。“而且,按照这个数量,也是我们要到前线去时,才能补齐。”

当然不可能人手一张盾的。

“知道了。”我看了大家一眼,“现在,人齐了。我们把明天的训练合计一下。”

“射箭训练了两天,明天开始,我们练习盾。”我说。

“大哥,你说怎么练吧。”郭启说。

“四个卒,分两批,每次两个卒练习用盾掩护。三弟那个卒,每次选50人射箭,记住每支箭头要用布包好,布上沾点白灰。如果躲在盾下的人被箭射中,沾了白灰的,要罚。”

“这个办法好。”他们都说。

“三弟的人最后练习。有没有问题?”我问。

“没问题。”

“那好。明天上午训练前,二弟,你带你的99人去借盾;四弟,五弟,六弟,你们今天晚上就帮三弟准备好布,包好箭头。”我分配他们的工作。

“是。大哥。”三人答道。

“下去准备吧。”

“是。”他们起身,走了出去。

我叫住郭启:“二弟,你和我一起去看看弟兄们。”

“是。大哥。”

我和郭启逐个帐篷查看。

“兄弟们,旅帅来看大家了。”郭启一说。

还没睡觉的人,都站起来。

有些人已经睡着了。

站在旁边的人,用手想要捅醒他们。

我制止了。

“不要吵醒他们。兄弟们都累了,明天还要早起,早点休息好。我就是来看看大家。”我说。

一个睡着了的兵士,把脚伸在外面了。脚上明显破了。

“他有没有洗药水?”我指着问。

“回旅帅,洗了。”旁边有人回。

“以后每天都要跑步,大家能不能坚持住?”

“能。”他们回答。

“好。声音轻点,别吵醒他们。”我说,“希望大家不要埋怨我。”

“不埋怨。”他们也都学轻声了,说,“旅帅是为了大家好,为了多杀敌。”

“对。杀死了敌人,就是保护了自己,保护了我们的兄弟。”我进一步说。

“是。旅帅。”

“大家早点休息吧。”

“是。旅帅。”

走到一个营里,掀开门帘,看见居然有一群人蹲在地上,围在一起。

“兄弟们,旅帅来看大家了。”郭启一说,他们都赶忙站起身来。

我对面一个兵士来不及起身,还着急着把什么东西往屁股下塞。

“是什么好把戏?不要藏,拿出来,大家一起看看。”我说。

那人说:“没什么。”

“那你站起来。”我说。

他站起来。

原来是一堆小石子。

我知道是什么游戏了。

“猜单双是不是?”我说,“兄弟们,赌博可不好。”

“我们没赌钱。”

“那是因为你们没钱。”我说,“但是,你们将来肯定会有钱的。没钱的时候,赌习惯了;等有钱的时候,就赌上钱了。我相信你们只是游戏。那好,我现在宣布,若是再发现有人玩类似游戏,视为违反军规,杖二十。”

所有人禁声了。

“这里谁是两司马?”我问。

“我。”一个人从人群中站出来。

“姓什么?”我问。

“他姓孟,是四弟那个卒的。”郭启替他说。

“好。孟两司马,请把这些石子扫出去。”我说。

孟两司马长抒一口气。他以为我要处罚他呢。

我先出了帐篷。

郭启在后面说:“大家早点休息,明天早起。”

“是。”里面人答到。

去了其余的帐篷,再没发现玩单双游戏的。当然,都是差不多的话,说多几次而已。

巡查完毕后,我让郭启回去休息。

我一边走回自己的帐篷,一边反思:军营里的生活是太单调了,白天训练,晚上就没多少事做,是够无聊的。看来,得给他们找点娱乐。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