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1973.保姆的儿子

1973.保姆的儿子


2009.6.15


我上小学不久,因为生孩子已经离开我们家一段时间的一个保姆(58年以前供给制时国家为每个有小孩的高干家庭的孩子都配有保姆)带着小孩又回来了。


保姆原名姓丁,好像叫丁洪氏,丈夫在狱中服刑,自己抚养一个孩子,又没有工作,生活困难,但会缝纫,所以继母收留了她。


由于孩子还小,外出带孩子买东西不方便,家里的采买工作就主要由我承担了。最困难的是买粮,每次都要买很多品种,又比较沉重,我只能一点点的往回倒腾。一次不小心撒了一袋小米,我挑灯挑了很长时间,还自动削减了自己的口粮作为补偿(进入困难时期家里吃饭也有了定量)。


由于偌大的院子里没有几个人(不到周末一层楼里经常只有继母、我、保姆和她的小孩四口人),保姆的孩子只能经常找我来玩。而他的母亲迷信,经常带他到庙里烧香,有了病也会用一些稀奇古怪的方法治疗,如刮痧、放血、拔罐子、喝符水等,看着他额头上手挤出来的一个个红印(中国传统的一种疗法),我不由得对他产生出一种同情。特别是他的生父去世以后他的母亲搂着他流泪的情形我终生难忘,而他的生父在他母亲带他到我们家不久就死于狱中,他的母亲也改为洪姓。


后来由于继母与他母亲之间产生了矛盾,在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辞退了,我开始承担起全部家务。


1999年我分到沈阳第四监狱服刑,监区有一名干警姓丁,大家都管他叫丁科长,可能曾经当过一段时间科长,恰好前妻委托第二监狱的监狱长、第二监狱的监狱长又委托他照顾我,可我怎么看他都像我小时候保姆的孩子,也许保姆后来改嫁了一名狱警,他也就跟着成为警察世家出身吧?


但我始终没好意思问他,可能担心伤害他的自尊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