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大陆的95年疯狂抓捕台谍行动!

一、缘起:



1995年由于李灯灰和美国不顾我方强烈反对互相勾结,促成李灯灰以“总统”身份访美,美国反华势力也借机发表支持台独的言论。5、6月我新华社、人民日报和中央电视台连系发表措辞强硬的社论、声明和评论。7月,我人民解放军南京军区、广州军区、济南军区、海军空军、二炮等对台部队纷纷进入一级战备和二级战备,位于福建前线的作战值班部队更是进入临战状态,各种作战物资、武器装备源源不断地运送到福建,各军兵种的支援部队同样开进福建,79年到95年间台海16年的平静顿时被滚滚战云所取代。我军为了给海内外台独势力震慑和打击,除了文功武吓外,更是制定了再次炮击金门的计划。有些国人认为第三代领导集体比较软弱,其实是不对的,95年我军准备给予金门的打击是首轮炮击后让金门地表没有生命,第二轮和第三轮炮击后彻底摧毁金门的炮战反击能力并争取给予金门守军毁灭性的打击。当时在***头战区、***河战区和***门战区共准备了近千个100mm口径以上的大口径炮兵阵地,届时一次齐射就可对金门岛倾泻近5000发炮弹,也就是将近25吨的炸药,而每门火炮最少都准备了三个基数的弹药,大家可以自己想象如果95年真的爆发了金门炮战的情形会是怎么样。为了取到不战而屈敌的上策和减少不必要的平民伤亡,我方故意让美国和台湾知道我军计划。7月中旬,美台谈判小组乘C-130飞赴上海谈判。8月,我军解除战备状态,台海危机告一段落。9月,成功五号演习在福建**地域开始按计划进行。在为期2个月的台海危机中,中、美、台三方除了政治和军事行动外,当然少不了各种间谍行动了,尤其是台湾。由于,台湾当时在金门地区的军事实力处于绝对弱势,而政治同样在世界上处于弱势。所以,台湾在间谍行动方面理所当然显得十分焦急和频繁,以争取得到更多有利情报来制定对策。而台湾间谍主要的活动地区之一就是福建的解放军前线各部,为了获取最新和最快的情报和由于局势的突变迫使台湾特务只能采取89年以来少有、少见的抵进观测、冒险渗透、直接潜渡等高风险行动,并频繁和潜伏的间谍联系,同时迅速发展外围初级谍报人员。我们的情报部门当然不是吃软饭的,总参***部、南京军区***处、福建军区***处和国家安全局纷纷进驻福建前线展开防特反谍行动。我所在的部队处于福建最前线,是全军战备等级最高的部队之一,也是少数常年处于作战值班状态的陆军两栖侦察部队。7月到8月我部除做好准备执行上岛侦察作战任务外,还多次配合有关部门进行抓捕和搜查台湾间谍的行动。2个月多月里我总共参加了3次搜捕行动,共抓捕了2名台湾特务。



二、第一次行动——可疑舢板



7月***日,福建某边防武警派出所通报***滩头发现一艘无主可疑的舢板。相关部门迅速到达***滩头,并会同边防武警、当地安全、公安部门展开调查和走访。最后,结论是断定敌特从海上冒险潜渡。这可是89年以来有据可查台湾再次直接从海上偷渡派遣间谍。有关部门判断有可能是台湾中情局直属两栖侦搜营的武装渗透,所以要我们部队配合他们行动以防万一,同时也算是我们的临战训练。我部派出一部分兵力开始在台湾敌特可能再次上岸和回撤的滩头进行夜间潜伏;另派出一部分兵力开始在白天对前线部队附近的广大区域进行武装搜索。经过三天的武装搜索我部除在一处废弃地下工事发现近期有人活动的迹象外其他一无所获。指挥部决定停止全面武装搜索,改为前线各部队自行加强防卫和反侦察反渗透,夜间撤消固定哨位,所有岗哨改为潜伏哨或流动哨并且每换一次哨就改一次口令。但海边的潜伏行动继续进行,我还是比较幸运的没被分到海边的潜伏小组里,否则就参加不了以后的行动了。说实话,那三天的武装搜索是又刺激又紧张,但绝对没有害怕(我们党的政治动员是很NB的,没亲身经历过的人是绝对体会不到的),我当时一心只想能亲手抓住一个特务好立功,或是和敌人进行一场围攻战好好过过瘾。可惜,三天除了在墓地的搜索行动值得吹嘘外就没什么了。我参与的第一次行动也就结束了。事后也从没听说过到底是什么人把那舢板放在滩头或是抓到潜渡的敌特。



三、第二次行动——强行突破



7月***日深夜,我们被紧急集合的哨声集合起来。领导紧张地向我们通报敌情:有14名台湾间谍在傍晚的时候被福建安全部门查获,12人在福州某酒店被我有关部门抓获,2人刚好外出得以逃跑,据同伙交代这两人携带了2把制式手枪并租了一辆轿车。这两人在22点左右强行突破了设在福州的一处某部检查拦截点后继续向莆田方向逃窜(但双方没有交火),他们在305国道福清地界弃车后行踪不明。我们的任务是:坚决地堵住他们的逃亡路线,包括海上和陆地的;海上的任务交给了海边潜伏小组一并执行;其他兵力分成2组,一组到主要公路设卡拦截,另一组封锁小路和废弃工事;由于已经抓住了主要头目,所以上级决定如果在行动中遇到抵抗就坚决消灭。我们按战时预案迅速分工:11人成一个小分队,每个小分队设一个火力组(5人)配一具40火箭筒和对讲机,另6人分成2个拦截封锁(搜索)小组,每个小组带一具夜视仪;3个小分队成一个中队,中队指挥部配一部电台、对讲机和2挺轻机枪、1具40火箭筒;单兵携带一支81-1步枪或微冲并带弹300发,一支54手枪并带弹50发,4枚手雷,匕首,急救包。我们到达封锁地点后发现夜间虽然带了夜视仪但对废弃的野战工事进行搜索非常危险,因为福建海边的野战工事经过几十年的修整通道四通八达,拐弯暗洞特别多。行动指挥所立即和指挥部联系,最后决定在搜索比较危险或有可能造成伤亡的地段时可先行开枪试探确定安全后再进行搜索。顿时,泉州和厦门沿海的山林里和废弃工事里不时传出阵阵枪声,害得负责电台的战友累得半死不停地进行确定。行动开始后大概30分钟,金、泉、厦海域岛屿上的双方守军开始发射照明弹和打开探照灯,不时有几发曳光弹飞向天空,当时真是太壮观了,可惜不能拍照。那天晚上我的300发步枪子弹用了125发,手枪开了一弹夹。快到天亮时,指挥部传来消息,那两名间谍在漳州被兄弟部队抓获了,我们带着失望收兵回营。事后,我们领导被军区首长和部队长狠狠训了一顿,说他忒丢脸,抓到人的一枪未发,没抓到人的反而浪费了不少弹药。



四、第三次行动——直接抓捕



7月***日,我们进驻到集结阵地,战争气氛越来越浓。两天后,军区***处领导和参谋长亲自来给我们下达一个秘密行动:抓捕一名潜伏多年的间谍——***六号。***六号是个女的,大陆人,早在90年代初就为台湾中情局刺探我沿海驻军的情报,94年更是在某部阵地旁盖起5层的楼房用来日夜监视该部行动,而她向家人和村民说的是海外亲戚给她的钱。几年来一直处于我军情部门的监控中,为了掌握其他间谍,所以一直没进行收网。现在由于,该部是炮击重点部队,所以决定对***六号间谍网进行收网行动,我们部队负责抓捕该间谍网的副组长也就是***六号。虽然,她的家人没有涉案,而且是一个女性,据掌握的情报又没有武器,但由于福建村庄是同族而居且宗族观念非常重,为了防止出现不必要的麻烦,我们50多人参加了这次行动。凌晨2点,我们悄悄地包围了***六号的家,就是那个在我军阵地旁边的5层楼。村干部敲开了***六号的家门,一个老实巴交男人开的门,我们迅速一拥而入,几个人控制住这个男人,其他人冲到楼房的各个房间展开抓捕并控制她的家人。在3楼的卧室***六号穿着睡衣坐在床上,她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领队的军区***处干部看了一下***六号,对我们说:“就是她”,我们几个迅速把她拖下床,给她上手铐,这时床上响起婴儿的哭声,***六号痛苦看着床上的孩子,我们没理太多留下几个人开始搜查,我和几个战友押着***六号就出门。到1楼的大门时,***六号的男人一看到自己的老婆被我们押下来就不情愿了,虽然村干部给他做了说明,但他仍不太相信并准备上前拉他老婆,参谋长给我们使了个眼色,几个战友按住***六号的男人,我们几个迅速把***六号押上门外的车里,司机同样迅速的驾驶军车离开村庄开回部队。在出村庄时,我们发现村里已经有不少人家亮起了灯并有三三两两的村民向***六号家的方向跑去,幸好整个行动过程***六号都一直低头不语,村民们才没发现她在车上。我们把***六号押送到部队时,3辆没牌照的车早已等在那里,几个军官把***六号押到中间的那辆车,3辆车拉着警报急驰而走。第二天上午9点多,留在村里的战友才回来。他们说我们走后不到10分钟100多个村民就来到了***六号的家,村干部和部队领导不停地给他们解释,这时***六号的家人也开始发难,随后又有100多个村民赶来,局势一度紧张,当地的公安部门也赶来。好在我们拿出在***六号家搜出的一些间谍器材给村民看并细心解释后,村民才渐渐散去。



五、意外收获



8月***日,我们已经隐约感觉到这仗是打不起来了,但我们还保持临战状态留在集结阵地继续训练。有一天中午,我被尿憋醒,提着裤子跑到营房后面撒尿,当我往回转身的一瞬见,我明显的看到了,围墙外山坡的灌木从里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我马上反映过来:有情况。侦察兵的训练告诉了我——冷静!冷静!冷静!我装做什么也没看到边整理裤子边回营房,我没有回房间,而是进入对方视线的死角时,急忙跑到大门,我们那时大门岗是双岗双枪,我把情况简单的告诉带岗的战友,战友命令哨兵马上用电话想值班室报告,然后他把子弹上膛后,我带着他往围墙后面的山坡偷偷地包抄过去。我们到山坡时,那个人正好从灌木丛里起身,看到我们一楞,战友立即把枪对准他大喊:“不许动,把手举起来!”,那个人极度恐惧地把手举起来,当我们两慢慢靠近他时,其他战友得到哨兵的报告从里面和外面赶了过来,我还没反映过来,我们排长象箭一样冲到他身边,一个锁脖侧摔就把他放倒,其他战友一拥而上死死的把那个人控制住,一个云南的战友竟然还拿了捆绑绳,一阵忙活把那个人捆绑得结结实实的。押回营房后,基本上所以的战友都围过来,处长和其他几个干部命令把那个人带到一个储藏间搜身后(居然什么也没有,连张纸片都没有,这更增加我们的怀疑)开始简单的审问,同时也把我和带岗的战友叫去问了前后的情况。整个审讯持续了2个多小时,我们也动手了,但那人坚持是到山坡采药的,其它一概不承认,当我们还在想怎么叫他开口时,指挥部来人把那个人带走。几天后,处长告诉我那人招了,确实是间谍,还告诉我准备领军功章,这下把我开心死了,战友们都向我投来羡慕的眼光,连排长看我的眼神都是酸酸的。



六、后记



1、俺的军功章最后变成了一个通报嘉奖,领导说上面说调查说那个间谍只是个外围的小虾米,没什么太大价值。哎,反正俺没办法,战友们都偷偷笑我,连长最后为了给我平衡让我在成功5号结束后多探了一次家;



2、据说整个95年备战期间光福建就共抓了上百名各个级别的台湾间谍,这俺就无从考证了;3、说实话的,我十分希望95年能打起来,哪怕只是局限于对金门作战,可惜啊!我当时写了血书就是我的签名——奉献青春毫无悔意,抛头洒血只为统一。军区参加过越战的一个老将军看到了我们部队的请战板报当场就哭了,他说这让他想起当年他在越南前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