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解放军平息1959年西藏武装叛乱

飒羽临风 收藏 0 1343
导读:  1959年3月,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全面发动武装叛乱绝非偶然,而是蓄谋已久的。1951年5月22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规定:西藏人民团结起来,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中来;西藏地方政府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巩固国防;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 ,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得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办法解决之。“协议”得到了西藏广大僧俗人民和爱国进步上层人士的热烈支持和欢迎,西藏的两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59年3月,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全面发动武装叛乱绝非偶然,而是蓄谋已久的。1951年5月22日,《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关于和平解放西藏办法的协议》规定:西藏人民团结起来,驱逐帝国主义势力出西藏,西藏人民回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祖国大家庭中来;西藏地方政府积极协助人民解放军进入西藏,巩固国防;有关西藏的各项改革事宜,中央不加强迫



,西藏地方政府应自动进行改革,人民提出改革要求时,得采取与西藏领导人员协商的办法解决之。“协议”得到了西藏广大僧俗人民和爱国进步上层人士的热烈支持和欢迎,西藏的两大宗教领袖达赖喇嘛和班禅额尔德尼都先后表示拥护协议。但是,一心想把西藏从中国分裂出去的西藏分裂主义分子和外国反华势力却极力仇视这一协议。协议签订不久,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就蓄意进行破坏,妄图加以撕毁。


1952年,鲁康娃、洛桑扎西等人,趁人民解放军进藏部队立足未稳,粮食供应严重困难之机大做反对协议的文章,暗中支持伪“人民会议”进行非法活动,叫嚷“解放军滚出西藏”,围攻中央人民政府驻西藏代表驻地,并准备发动武装骚乱,妄图把解放军赶出西藏,破坏和平解放西藏协议的实施。经中央驻西藏代表提出严正要求,并进行了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驻藏人民解放军在军事上也作了应变的准备,最后,达赖喇嘛撤销了鲁康娃、洛桑扎西两人的司曹职务,西藏人民政府宣布解散伪“人民会议”。这次流产的伪“人民会议”事件实际上是西藏上层反动派阴谋策划叛乱的一次预演。从此,伪“人民会议”的一些骨干分子从公开转入隐蔽,继续干非法活动。


1957年5月,他们在拉萨又建立了“四水六岗”反动组织。1958年,青海、甘肃藏区也发生武装叛乱。甘、青、川等省藏区的叛乱分子纷纷窜入西藏。这些叛乱分子在“四水六岗”的统一组织下,暗地酝酿在西藏进行武装叛乱。西藏上层反动分子与叛乱分子狼狈为奸。他们在支持和参与各种叛乱活动的同时,积极扩充藏军,使藏军的人数由1951年的1400多人,增加到1959年3月的3000多人,并不断从国外运进武器弹药,装备藏军,使藏军成了叛乱活动的骨干力量。


面对这样严重的局势,西藏军区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从维护和平解放西藏协议、加强民族团结、巩固祖国统一的大局出发,将各处发生的武装叛乱情况及时向西藏地方政府(噶厦)通报,要他们负起责任,平息叛乱,并防止叛乱的再次发生。然而,西藏地方政府却把中央仁至义尽的做法视为软弱可欺,散布“汉人是可以吓跑的”,“他们不敢平叛,只是要我们平叛”,“他们不敢动一下我们最美妙最神圣的制度”等等。他们对中央的指示采取阳奉阴违的两面派手法,口头上表示要按中央的指示办,承认叛乱是错误的,其暗中给叛乱分子充实人员、武器,纵容、支持、鼓励叛乱。当叛乱武装进一步扩大,他们认为外国势力会给予有力支持,条件已经成熟时,便在1959年3月发动了全面的武装叛乱。


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借达赖喇嘛准备到西藏军区看戏之机,挑起事端。2月7日,达赖喇嘛主动向西藏工委和西藏军区负责同志提出:要到西藏军区看文工团演出。尔后他又确定3月10日去军区看戏。这些西藏地方政府官员都是知道的。西藏工委和军区为此次演出作了认真的准备。然而,噶伦柳霞·土登塔巴、达赖喇嘛的副长官帕拉·土登维登等人,却利用此事阴谋发动叛乱,并挟持达赖喇嘛出逃。


柳霞等人的预谋是,先向达赖喇嘛灌输汉人要消灭宗教、杀活佛的“消息”,使达喇嘛产生恐惧心理而自动设法逃走。若此种办法不能奏效,则在拉萨搞起骚乱,利用骚乱活动使驻藏机关和人民解放军自卫的机会,采用强制的手段,把达赖喇嘛弄走。


3月9日晚上,朗子辖(拉萨市旧政府)的墨本(市长),根据噶厦的指示,向拉萨市民煽动说:达赖喇嘛明天要去军区赴宴、看戏,“汉人准备在会上毒死达赖喇嘛”,“军区准备了直升飞机,要把达赖劫往北京”,每家都要派人去罗布林卡向达赖喇嘛请愿,请求达赖喇嘛不要去军区看戏。


3月10日晨,有2000多人涌向罗布林卡,阻止达赖喇嘛去西藏军区。叛乱分子在罗布林卡门口打伤西藏军区副司令员桑颇·才旺仁增,打死爱国人士堪穷帕巴拉·索朗嘉措。上千人手持小白旗上街游行,呼喊“西藏独立”、“赶走汉人”等反动口号。这时,罗布林卡与拉萨市区之间的正常交通被叛乱分子阻断。他们违反达赖喇嘛的意图,使本来准备去军区看戏的达赖喇嘛没能如愿。当日下午,叛乱分子在罗布林卡召开所谓“人民代表会议”,公然撕毁十七条协议,提出同中央决裂,要为争取“西藏独立”搞到底。叛乱分子以“西藏僧俗人民”的名义,在拉萨街头张贴布告,声称西藏是“独立的国家”。当天晚上,在拉萨周围的叛乱分子小股向市区集结,同时驻拉萨的藏军进入临战状态。


对于西藏上层反动分子蓄谋已久的分裂行径和叛乱活动,党中央早有察觉,并进行了耐心的说服教育工作,力争使问题得到和平解决,规劝西藏地方政府改变错误态度,制止叛乱。但西藏地方政府把党中央的指示置于脑后,叛乱活动有增无减。


3月16、17日,他们以“西藏独立人民会议”的名义,连续给在国外的分裂主义分子夏格巴孜本发去两封密电,声称藏历2月1日(公历3月10日)西藏独立国已经成立,请予宣布,让一些外国和国际组织“立即派代表到西藏调查观察,以设法谋求其支持”。17日晚,他们把达赖喇嘛劫持出拉萨,经山南出逃。19日,叛乱分子在拉萨达到7000人,抢占了市内各要点和坚固建筑物,并在药王山、罗布林卡、布达拉宫及市郊各要地构筑工事,把西藏工委、西藏军区以及其他机关事业单位进行分裂包围。他们在市郊割断电线,破坏桥梁,向解放军



和中央代表机关开枪射击。


当晚至次日凌晨,叛乱分子向驻拉萨的人民解放军和中央代表机关及其他机关单位发起了全面攻击。至此,以拉萨为中心的武装叛乱全面爆发。


平息武装叛乱


西藏上层反动集团把和平解放的路堵死了。西藏广大僧俗群众对为非作歹的叛乱分子深恶痛绝,他们强烈反对违背历史潮流而动的叛乱分子,纷纷要求解放军早日平息叛乱。党中央和人民解放军再三规劝西藏上层反动分子改弦更张,不要成为千古罪人。但是他们利令智昏,不听忠告,错误地估计形势,依仗着帝国主义和外国反动派的支持,一意孤行,拒绝党中央的警告和挽救,执意要破坏民族团结,分裂与背叛祖国。


驻藏人民解放军在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严重情况下,在叛乱分子发起全面进攻数小时之后,才奉命进行反击。平叛部队在司令员张国华、政治委员谭冠三指挥下,认真执行中共中央“军事打击、政治争取、发动群众相结合”的方针和有关政策,在西藏劳动人民和上层爱国人士的积极参加和大力支持下,发扬英勇顽强、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坚决维护国家的统一和各民族的团结,有计划有重点地对叛乱武装实施进剿和清剿。


经过1959年的平息拉萨市区、山南地区、纳木湖、麦地卡和昌都等地区的武装叛乱,西藏各主要地区和交通要道沿线的武装叛乱基本平息。但边沿地区还有叛乱活动,尚有叛匪2.5万余人。他们同外国势力勾结,帝国主义空投武器弹药给予接济,在空投特务的操纵下,反动气焰十分嚣张。于是从1960年起,平叛部队对边沿地区开展平叛斗争。对无大股叛匪的地区,继续发动群众,肃清叛匪,实行民主改革外,乃集中优势兵力对重点地区实行进剿。部队以远程奔袭、分进合击的方法,控制主要要道,切断叛乱武装逃路;运用先包围后争取、争取无效后再打、边打边争取的原则,对投降者一律宽大处理,实行不杀、不斗、不关、不判的“四不”政策,扩大了解放军的政治影响,争取了叛乱武装中大多数人员投降。


至1961年底,西藏地区延续近3年的武装叛乱被彻底平息。共俘、降、毙叛乱武装9.3万余人,缴获各种枪3.5万余支、各种火炮70门、电台41部,击毙、俘空投特务25人。平叛斗争是爱国主义和民主主义相结合的正义斗争,所以得到了渴望翻身解放的西藏劳动人民的热烈拥护,得到了广大上层爱国人士的积极支持。据不完全统计,藏族同胞支援解放军平叛斗争的人数达1.58万余人次,计43.9万余工日;畜力支援10.4万余头(匹)次,计286.6万余工日。藏族同胞的有力支援,是取得平叛斗争彻底胜利的保证。平叛斗争的胜利,彻底粉碎了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勾结国外势力分裂中国的阴谋,维护了国家的统一和民族团结,为西藏的民主改革开辟了道路,开始了建设社会主义的新西藏。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