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的最后岁月

飒羽临风 收藏 0 35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75年4月5日,清明节。从当日的凌晨时分开始,台湾岛上的千家万户,凡是正在收看“华视”电视节目的民众,都忽然发现在正常的广告节目中,彩色艳丽的屏幕之上,忽然变成了漆黑一片。那是电视台有意加入了一个黑色的插播卡。片刻,一排赫然醒目的白色大字从黑色的画面上跳了出来:


身着戎装的蒋介石


“国民党中央委员会沉痛宣布: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总裁蒋公介石先生,因心脏病猝发,于一九七五年四月五日,经抢救无效,不幸崩殂。终寿八十九岁……”


讣告发布前

没有死亡预兆


蒋介石病逝的消息传出以后,马上使台湾处于异常紧张的状态。这是自从联合国宣布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席位,驱逐台湾国民党政权的代表以来,最为震人心魄的消息了。蒋介石的突然死去,无疑构成了台湾岛人心的最大的震荡!


自从1970年以后,虽然蒋介石在台湾媒介上公开露面的机会变得越来越少,与此同时,台湾上层也时有蒋介石生病的小道消息传出。但是,那些传闻大多很快就被官方的正式宣传所否定了。每当民间对蒋介石是否还活在世上,是否还在主持国民党军政大事发生猜疑的时候,台湾的官方电台和《中央日报》,就会不失时机地刊发有关蒋介石最近活动的新闻。


70年代的蒋介石


一是1972年5月20日。蒋介石突然出现在电视上。


台湾所有电台、电视台和官方主管的报纸上,都播放或者刊载了蒋介石连任“总统”的特大新闻。那一天,许久不得露面的蒋介石,竟公开出现在台湾的电视屏幕上了。而且蒋介石的身体居然显出从未有过的健康,脸上甚至还挂着少见的笑意。那些差不多几经一年多不曾见过蒋氏的人士,都从电视屏幕上见到了这个始终隐居在政坛幕后的铁腕人物。在此之前,蒋介石一直避开公开露面。即便有他私人活动的报纸消息也极为鲜见了。从前喜欢走向前台的蒋介石不知何故隐入幕后,代之而来的是他的儿子蒋经国。


可是,这一次蒋介石却站在台北介寿路的“总统府”阳台上,向着前来向他祝贺再次连任“总统”的官员们含笑挥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在此之前,由于蒋介石的销声匿迹,朝野已经开始传出蒋介石病情危重的小道消息。更有甚者,还有海外消息证实蒋介石将不久于人世。如今,当那些关心蒋氏生命安危的国民党高官们亲眼在介寿路的阳台上,再次亲眼见到这个久违了的国民党总裁时,各种猜疑和谣传也因为蒋介石的公开露面不攻自灭了。


二是1973年7月24日,台湾各主要官方报纸的第一版醒目位置,都不约而同地刊载了一幅新闻照片。这是一张蒋家的全家福,纯属私人照片。


国民党的党报上公然刊载蒋家的私人照片,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照片上的蒋介石满面含笑坐在宋美龄身边,他们伉俪的左右两侧,便是新婚燕尔的三孙子蒋孝勇与太太方智怡。这原来是张充满喜庆气氛的结婚照。论理说这种纯属私人活动的照片,是完全没有必要公开刊发在国民党《中央日报》的头版。然而,这种怪事居然在人们一直见不到蒋介石政治活动的时候发生了,这究竟为了什么?莫非国民党的中央机关报,也开始炒作这些家庭秘闻之类的东西了吗?


三是1973年11月,蒋介石的照片再一次上了台湾的《中央日报》。


照片上的蒋介石竟然穿一袭黑色的长袍,光着头,没戴帽子,坐在一张大沙发椅子上,向站在他面前的一群国民党大员们点头含笑,手却挥举不起来。从照片上看,他并不是不想站起身来,也并不是他没有与那些大员们握手寒暄的习惯。而是他委实因为自身的缘故,连站立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并且,一些专门研究国民党上层人物活动的外国记者们,从这幅蒋介石接见国民党十届中央全会主席团的照片上,还暗中发现蒋介石接见大员们的地点,确实是民间所传的“荣民总医院”中正楼特护病室里。因为那照片的一角竟有标志“荣民”字样的茶杯!


四是1973年12月22日,蒋介石的“家庭照”又一次上了台湾各大报纸的头条。


蒋氏伉俪周围则集聚着蒋经国、蒋方良、蒋纬国、蒋孝文、徐乃锦、蒋孝武、蔡惠媚、蒋孝勇、方智怡等人,这是地地道道的蒋家“全家福”!是所有台湾发表的蒋家照片中人数最多的一幅!


这张照片上,特别引人注目的人物,则是蒋孝武的女儿蒋友松!她是蒋介石的曾孙女!而这幅照片的说明中又注明,蒋介石和宋美龄夫妇是为蒋孝武的女儿友松在过周岁的生日!看来这幅合家欢的出现,又不是偶然的。坐在蒋家人群中间的老太爷蒋介石,从气色上观察甚至要比一个月前在接见国民党十届中央全会主席团时还要好得多。


五是1975年1月5日,蒋介石接见美国驻台湾“大使”马康卫。


值得注意的是:这幅照片的出现,是距前一次蒋介石在士林官邸为他的曾孙女蒋友松祝贺周岁生日的照片,见报时间相隔了整整一年!


蒋介石这次在报纸上露面,也就是他死前最后一次公开的政务活动。当时蒋介石这种有计划的间隔式露面,给那些根本不知晓士林官邸内情的民众,留下了一个蒋介石始终处于身体健康,并一直控制政局的印象。这种宣传久而久之,甚至于连那些不断出现的蒋介石正在生病的小道消息,也让那些听得发腻的人难以置信了。正是由于这些宣传的误导,所以,当蒋介石一旦发生死亡之变的时候,台湾必然会引起“地震”!


数年后从蒋经国

《日记》中发现端倪


有关蒋介石死亡的第一手资料,是不久前在台湾正式公开的蒋经国生前日志中的一些片断,才找到了蒋介石生病的时间,以及他最后病殁前的详情。应该说蒋经国作为蒋介石生前最贴近他的人物,他记下的《日记》无疑具有特殊的史料价值。蒋介石病故前夕的许多疑问,在蒋经国的《日记》中均能找到答案。至于蒋介石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的病况,也均有记载。


蒋经国的《日记》中,对其父死前的情况记载得相当仔细,其中仅举几例,可见一斑:


1975年1月1日:


元旦,向父亲拜年,父亲在睡眠中,病情颇重,儿心殊苦……


1月4日:


……父亲病情无好转,惟神志甚清。每日探病至少三次。体温不退,常呈不安,儿心伤痛。夜不成眠……


1月9日:


父亲之病,仍无好转迹象。想起前天晚上,父亲在病床上以左手紧握着儿之右手良久,语音甚低,儿心忧苦。


1月11日:


父亲病情经过一次严重的危机,反而有了起色。体温开始下降……


2月10日(旧历除夕):


父亲卧病以来,多次均能转危为安,此乃天意,佑我邦家。惟望兔年开始复元,是儿之大愿也……


3月26日:


父亲之病于今晚8时恶化。经三小时治疗后好转。余宿于病房中。日来余心不定,夜间梦多,不能专心处理要务,烦虑已甚……


……


蒋介石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确实染患了多种疾病。先是前列腺肥大需要手术,后来又发现心脏血管粥样硬化、肺病和支气管炎症等等。特别是自从1969年夏天过后,从前经常喜欢在媒介上公开露面的蒋介石,忽然采取了让世人不能理解的隐居措施。一时间成为困扰台湾政坛的难解之谜。


蒋介石为什么由幕前忽然走向了幕后?而且,他在报纸和电视上销声匿迹的那几年中,他的儿子蒋经国却频繁地在台湾媒介上公开亮相,这是否有一种“家族政变”的反常迹象呢?


由于发生了上述反常,所以,当时曾有蒋家内部纷争的种种传闻,不时出现在海外的报刊上。基于此,人们对蒋介石是否还活在世上,以及他手中是否仍真正握有军政大权都颇有疑虑。当然,也有些海外媒介对蒋介石这种反常的隐居状态,在做出种种离奇的猜测之后,也怀疑这位年近古稀的老人,很可能患上了无法走向前台执政的重病。


美国白官对蒋介石的不肯露面,长期不肯去介寿路“总统府”视事,以及他多年来拒绝接见外国来宾等情况,曾经发生了怀疑。美国情报机关注意到,在许多本来应该出席的场合却无法见到蒋介石。


但是,如果蒋介石确已不在人世,那么,为什么台湾媒介却在1969年夏天至1975年春天,这长达五年多的时间里,又先后四次发表蒋介石还活在世上的照片呢?美国白官对蒋介石这种在政治上捉迷藏的作法,越来越感到不可思议。所以,自从1973年年底以来,他们指示驻台“大使”马康卫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向台湾当局提出拜会蒋介石的要求。美国的用意很明显,特别是在美国即将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建交的前夕,他们急于了解蒋介石的身体状况已成当务之急了。


然而,马康卫真正实现他会见蒋介石的意愿时,却是在这个病入膏肓的国民党总统即将作古的前夕。


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


设计公开露面

全为掩饰病情


这个谜底,从蒋介石死后若干年才解密的大量史料中,才真正找到了答案。


原来,蒋介石确如当年媒介猜测的那样,他早于1969年夏天以后,就因为病情危重而无法到前台视事了。他所以在病情越来越严重的时候,仍能在报纸和电视上昙花一现,完全是宋美龄出于政治上的考虑,才不得不采取的宣传手法。


其中,蒋介石第一次在报纸上露面,是迫于当时的政治形势。


当时台湾各报刊登的,是蒋氏三孙孝勇和方智怡结婚时的奉茶的照片。1973年台湾政局动荡,民间对蒋的销声匿迹舆论哗然。蒋介石自1969年8月从政坛上悄悄隐去,已经长达三年多的时间里忽然无影无踪了。那时,美国的《华盛顿邮报》上已经公开刊载了一条来自台湾的电讯,赫然标题竟是:《台湾秘不发丧,蒋介石确因猝遭车祸而死》。


由于有了来自美国的这条爆炸性新闻,台湾社会动荡不安的局势一时难以控制。那时蒋介石因病大权旁落,初出茅庐的蒋经国毕竟代替不了蒋介石。作为蒋介石的政治夫人,宋美龄对外界越传越离奇的传闻心焦如焚。可是,这时的蒋介石正在“荣民总医院”里进行治疗,几经疾病的折腾,身体早已失去了支撑能力的蒋介石,根本不可以公开出来,以他的行动公开辟谣。当然也不可能让病体沉重的蒋介石,真正站到公众的场合这种方式,来表明他的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忽然来了一个意外的机会,那就是蒋介石的三孙蒋孝勇偏偏就在这个时候结婚了!


蒋介石在缠绵病榻的情况下,当然是不可能出席在士林官邸里举行的婚礼。可是宋美龄知道,依照浙江奉化老家的旧俗,孙儿在结婚的时候,是一定要向他的祖父和祖母奉茶的。这是一个不可更改的旧礼仪。宋美龄感到蒋孝勇的结婚,不仅可以给当时正在生病的祖父冲冲晦气,同时,更有政治上大可加以利用的价值。于是,她就精心策划和安排了一个在“荣民总医院”奉茶的仪式。


那时,缠绵病榻两年多的蒋介石,早已经坐不起来了。他的腰身软绵无力,大小便只能依靠侍卫和护士在床上解决。即便在不得不坐起的时候,也必须要由几位侍卫同时上前,七手八脚地将蒋介石架起来不可。可是,现在他必须要支撑起来,因为蒋孝勇和方智怡前来奉茶的时候,蒋介石躺在床铺上如何可以?


那一天,宋美龄命人将蒋介石的病房布置一新,而且又搬来了几扇漆黑的画屏,以作为拍照的背景。当蒋孝勇和方智怡乘坐的轿车来到“荣民总医院”时,宋美龄导演的一出戏也紧锣密鼓地开场了。蒋介石在侍卫们的搀扶之下,喘着气坚持坐在一张宽大的太师椅上。然后,来接受孙儿蒋孝勇和孙媳妇方智怡对他的“奉茶”。一位官邸里的资深摄影师早就准备好了一架照相机,镜头对准了蒋孝勇和方智怡身边椅子上的蒋介石了!


这一个宋美龄精心安排的“奉茶”仪式,前前后后也只不过三五分钟。可谓当场拍下的一幅珍贵照片,却在日后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


前文所提到的蒋介石第二次公开露面,虽然也出于宋美龄的精心安排,但是,据知晓内幕的知情者在事后多年向外界证实:1973年11月,蒋介石接见国民党十届三中全会主席团时的新闻照片,虽然公开发表的初衷也在于平息朝野的舆论和猜疑,可那一次确是蒋介石不得不出现的场面。


因为国民党的历届中央全会,作为一党的总裁,蒋介石不能到会出席的本身,就已经向世人暗示他的体力不支。如果蒋介石在这次会议中间一直不肯露面的话,那么蒋介石究竟是否真正活在世上的疑问,就会再次成为海内外舆论的焦点。甚至弄不好还会生出蒋介石已经被人谋杀的新闻来。美国情报机关始终都在关注着蒋介石的生死情况,宋美龄决不希望在关键的时候留下一个口实。在这种情况下,这位“第一夫人”决定让蒋介石在医院的病房里,以接见大会主席团成员的方式,表示他现在不但还活着,而且仍然控制着国民党的党权。


这样,一场蒋介石欣然接见主席团成员的大型活动,便在“荣民总医院”里紧张地筹划着。到了接见那天,难题竟然摆在了宋美龄的面前。因为病久体虚的蒋介石,那时早已与前次接受蒋孝勇奉茶时大不一样,他变得越加四肢乏力,软弱得连抬起头来的气力也没有了。在这种情况下,即便让蒋介石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对那些许久不曾见面的国民党大员们,也必须摆出一幅身体健康、精神健旺的神态来才好。不然的话,他即便接见了主席团成员,也会由于蒋介石的身体状况不佳而引起不良的后果。宋美龄知道这次接见,与前一次蒋介石在这里接受孙子和孙媳妇的“奉茶”,是截然不同的两回事情。如果作戏,就决不能露出蒋介石病得连手都抬不起来的真相。


当时的情况确让宋美龄和蒋身边的侍卫们忧心。因为他们原来设想的接见场面,终因蒋介石的四肢无力而难以达到预期的效果。最让宋美龄感到头疼的是,蒋介石无法伸出他的手来,和那些前来医院接受他接见的主席团成员们一一握手。特别是蒋的右手无力,连抬也抬不起来。自从他患病以来,始终想用写毛笔字的方式,来设法恢复手的力气,然而每每都以失败告终。一只连小小笔杆也拿不得的右手,又怎么可以与那些来客们握手呢?如果蒋介石仅仅不能握手,倒也罢了,因为那些主席团成员,都是蒋介石从前的旧部袍泽,光见面不握手也不会引起非议。关键的问题是,即便让蒋介石独自坐在椅子上接见,他的右手也会因为乏力而自动地垂下来,给人一种右手失去控制能力的印象。


好在正在宋美龄愁肠百结的时候,蒋介石身边一位精明的侍卫忽然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用透明胶带,将蒋介石的右手牢牢贴在沙发扶手上的建议。宋美龄这才找到了蒋介石右手下垂的妥善解决办法。


蒋介石的第三次公开露面,是蒋孝武的女儿友松周岁生日的“全家福”。


当时,刊载在台湾报纸上蒋介石含笑怀抱重孙女的照片,曾经让许多不知内情的人们,都产生了种种蒋介石身体很好的错觉。因为任何人都不会从蒋介石可以抱孩子的大照片上,看出蒋介石是个正在生着重病的垂危病人。孰不知,就为了这张用于宣传的照片,宋美龄和她身边的人,不知煞费了几多苦心。因为蒋介石在那时候,他那无力的手臂根本就不能抱孩子。可是,宋美龄还必须要求他将孩子抱在怀里,幸亏那位官邸摄影师很善于在瞬息间抢拍全家欢乐的一瞬。所以,当蒋孝武刚把孩子放在蒋介石怀里的一刹那,摄影师就已经神速地掀动了相机的快门。这样,在短短的几秒钟里,蒋介石已经完成了这幅可以产生许多轰动效应的“全家福”照片。


接见美国大使

夫妻二人唱双簧


蒋介石的第四次公开出场,是宋美龄精心安排他出场的最后一幕,也是蒋介石生命终结前夕最难完成的一次露面。


如果前三次都可以弄虚作假的话,那么惟有美国驻台“大使”马康卫与蒋介石见面的新闻,是决然无法作伪的。因为美国人马康卫,此次是在卸任前最后一次面拜蒋介石,是一次地地道道的官方重要活动。蒋介石再像前几次那样俨然稻草人一般呆呆地默坐在椅子上,肯定是不行的。他不但要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椅子上,而且还要有相当长的时间来面对美国客人才行。


更重要的是,这位美国“大使”马康卫想拜见蒋介石已非一日之念。他见蒋的用意也决非仅仅是礼节性的辞行,另有一层含意就是他想借此机会,试探一下蒋介石的身体究竟是否如外界传说的那样将要不久于人世了。这也正是白官急于想了解的事实。同时,蒋介石如果一旦接见马康卫,又决不能像前几次接见家人或者旧部那样,可以马马虎虎,拍张照片,几分钟即可草草了事。


宋美龄和蒋介石都知道,蒋在接见美国卸任“大使”的时候,不但要与他握手,而且还必须要与他进行一定时间的谈话才行。否则这位美国人会感到蒋介石是在冷落一位外国“大使”。


当时蒋介石虽然已经离开了“荣民总医院”,回到了士林官邸,病情也有了些许的好转。但是,以王师揆、姜必宁为首“特别医疗小组”,是最了解蒋介石身体状况的。他们知道就在宋美龄决定让蒋介石接见这位美国人的时候,蒋介石的心脏病又出现了若隐若现的可怕迹象。不知为什么,从春节以后,蒋的心脏开始出现了间歇性停跳。这是最危险的信号!如果让蒋介石接见马康卫,甚至要坐在那里与客人进行长达几十分钟的交谈,会不会在脱离心电图和各种先进心脏监视仪器的情况下,蒋介石突然发生意想不到的病变?如若一旦发生意外,这种责任又由谁来负责?


宋美龄也知道在这种时候,蒋介石在重病的情况下,是根本不适于接见一位即将卸任的美国人的,可那时蒋介石和宋美龄都希望在白官留下一个蒋介石的身体仍然很好,能够继续维持美国在亚洲的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的神话,所以,在这位第一夫人的坚持下,最终还是决定让重病中的蒋介石接见马康卫。


好在这次接见的30分钟的时间里并没有发生医疗小组担心的心脏停跳。


这无疑是个奇迹!这是蒋介石自1969年生病躺倒以后,第一次坐了这么久的时间,而且又必须不断回答外国人向他提出的各种难以解答的问题。蒋介石这次之所以冒险完成了接见任务,应该感谢宋美龄。当时,蒋介石心里没底,面色惨白,担心应付不了局面,反而让美国人看出了他的伪装。但由于有精通英语和美国国情的宋美龄亲自陪同接见,并且亲自充当了翻译,所以,在美国人马康卫面前这夫妻二人所唱的一出双簧戏,总算十分艰难地上演并安全地落幕了。


虽然美国“大使”早已经从蒋介石那弱不禁风的体质上,还有他说起话来舌头发硬、对询问反应过于迟钝等迹象上,观察出这位多年不肯露面的国民党总裁,身体确实不好,一定是在染患着非常严重的疾病,不过,由于有宋美龄在旁的随机应变和左右逢源,致使马康卫在事后会见外国记者时,不得不承认说:“蒋先生的身体一直很健康,外界多年来传说的消息,大多都无事实根据。”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