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监狱服刑的十年 正文 监狱里的一天 (六)

liesliu 收藏 0 41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size][/URL] 监狱里的一天 (六) 玩假主要体现在劳动中的犯子中间,那些不要减刑的和争减刑的犯子私下达成协议,以物换货。 不在减刑的犯子往往家里环境差,又争不到行政奖励; 要减刑的往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2.html


监狱里的一天 (六)







玩假主要体现在劳动中的犯子中间,那些不要减刑的和争减刑的犯子私下达成协议,以物换货。


不在减刑的犯子往往家里环境差,又争不到行政奖励; 要减刑的往往是家里有点环境,争减刑又比较困难的人,当然,家里又有环境,又有关系的人,无需直接参加劳动,他们基本上被安排在特殊岗位。


现在的监狱减刑政策主要是通过考核罪犯的劳动来实现。劳动本来是件好事,利于身心健康,但把劳动做为减刑的主要条件,肯定是欠妥的。


罪犯们全身心的投入到劳动,并且为利益在劳动中千方百计的做假,所产生的结果就是他们没有时间去进行思想上的改造,并在劳动中学会了不择手段的创造虚假成绩。罪犯们来监狱的改造就是让诚实这种人的最好本性得以回归,我们的劳动却是在扼杀它。


现在的劳动现场,没有干部和组长们打人的现象了。


以前,打个人象好玩的。


我服刑后期,有一个从别的监区调来的犯子,这个犯子姓周,家里环境好,关系硬,在别的监区当大组长,因为在劳动现场有个罪犯跟他顶嘴,他把别人打了。


算他灾,他打断了别人的鼻梁。后来,他的家人来陪了钱,还是被加了半年刑。


这个周犯之所以灾,跟他那个急性子有关,打人没有考虑怎样打。


有的人打人就打的蛮好,棒子落在别人身上像雨点,就是打不出事。现在打人的事少了,那些爱打人的人越来越没有打人经验,一打就出事,搞得这帮爱打人的人发出了一个特别感慨:怎么现在的人都经不起打了?过去的人怎么打都没事。


我总结出的原因有两点,一是他们打人的经验少了,二是被打的犯子敢装赖了。过去的犯子装赖,会被越打越重,只好强撑着,硬充好汉。


有一个长期被打之后的人,有前年得别的病,死了。有人说是得病死的,但有人不这么看。说这个人的病,是因长期挨打落下的痨病。这个人以前跟我住一个监室,年轻较大,体魄很强壮,我怎么也想不到他会病死,也许别人说的是对的。


监狱改革的前期,生产车间和农田劳动现场,几乎天天有人打人。若是普通犯子之间打架,干部会吼上两句。若是组长们打犯子,干部看了不吭声,如果看得实在看不下去了,就随便喊两句:“不打了。”然后背过身走了。


干部打人是常事。监区有个蒋干部,人长得帅气年轻,当然,那是七、八年前的事了,现在看着他,也没什么气不气的了。蒋干部被称为监区杀手,他的两项事迹被老犯子流传到我们的耳朵里,一项事迹就是敢说,七、八年前敢发飙话:“老子穿这套衣服没办法,老子不想穿这套衣服,你们都格老子招呼到一点,老子往死里整......”二项事迹就是敢做,据说他在同一个犯子身上,他打断了两根牛鞭。


我在做新犯子才下队时,和我坐在一排桌子上的两个人,他们是跟我一起下队的。这两个人为争位置斗了两句嘴,被带班干部“张疯子”看见,两个人被张疯子一个人拿着牛鞭猛刷,两个人都被打倒在地,趴在地上求饶。


在打这些人之前,我几乎没有近距离看过打人。当时那么近的距离,呼呼甩鞭子的声音和张疯子的责骂声,还有那两个犯子的哼哼声,叠加在一起,我的心跳的老高。我在想,我有一天被别人这样大打是什么样,会像这两个硬汉(滚过多板的暴力犯)那样求饶吗?人格尊严就是趴在地上吗?后来见多了,虽然没挨打,但也不怕打了。


前些年干部骂人十分难听,有一次,因为生产上的一点小事,找干部反映,遭干部骂。


干部是这样骂的:“妈的个翻13,有事找老子干什么,你妈的个老13,格老子滚。”


为这一个翻B和老B,被骂之后想不通,回到岗位上坐了一会后,回来问干部为什么骂我妈的老翻B,刚一问完,另一个干部一脚踢过来,踢在我的腿上,看我没动,觉得踢的不过瘾,又猛踢一腿,我让了一下。踢我的那个干部骂道:“你格老子还想闹事,格老子找个墙角挖倒。”


我是十分生气的,我已准备好更深一步的接受处罚,我不在要求得到答复了,我也不去挖倒,我回工位坐下了。还好,谢谢干部的宽容,我犟赢了。


打人的事太多了,不写了。


现在的劳动现场的确不打人了,但犯子们还有最怕的东西。一是怕领导一服杀相到车间巡视,二怕上头来人检查、参观。


车间领导下车间,主要是来挑问题的,犯子怕。说不定自己有什么问题被捉住了,捉住了最少会被大通大骂一顿。


上面来人参观,要做环境卫生,要戴口罩,要规范,关键是不知道一天中什么时候到,有时候第一天不到,第二天才到,那一天的规范让人憋。上面的人参观,若有女人,要求更严了,不准望女人,这不是很苛刻吗?关在大牢里,人人都想见见女人,找找感觉,很正常的现象。


不准是不准,就有那么一帮胆大的人偷偷的看。那些女人们看见自己被犯子们偷看,那种高兴,洋溢在脸上。


女人对劳改队的男人来说,是可爱的,但有一个女人教人不敢恭维。


一段进监狱的女人,除了女狱警外,就是监狱加工项目的女老板和女师傅,但这个女人不一般,他是从前一个监区长的姨姐。这位姨姐不知从那里弄来一大批鞋帮子装小玻璃球的活,搞得整个监区四百多号犯子白天劳动回来,晚上又加班,一加就加到晚上11、2点,犯子义务给她干活,她本来应该感谢的,可是,当她看到一个犯子的钥匙环上串有一串玻璃珠时,她骂了:“你格老子是个什么B东西,你敢破坏生产,老子看你活厌了......”


一个女人,怎么可以骂出这样的话,怎么敢给犯子扣那么大的帽子,他不是狗仗人势么。


不知别人生不生气,我是很生气的,对这种人,不管他是谁,在社会上我很有可能去抽她两耳光子。


这个姨姐后来没有做鞋帮子了,在监狱大门外开了一家叫“老朋友”的酒馆。我这次出狱,七年没喝酒了,有点想试一试酒味,走到到朋友门口,我最终没进去,我走了一公里路到附近的一个镇上喝了酒,喝了一两酒,酒馆赚不到多少钱,或许是几分钱吧,就是这几分钱,我也不愿给她赚,善恶总有报。


劳动现场发生的怪事很多,在以后的文章里再加以描述。


18:30晚餐时间


一个星期有三个晚餐有肉吃。星期二吃粉蒸肉,一人一份,肉多得吃完,就是农村里练猪油的那种肉,因为太肥,吃一块就可以把人吃饬,所以说感觉到很多。星期五吃肥肉炒青菜,肉片子也多,就是肉片子太薄,放在嘴里吃不出味来,怪现代厨房设备太好,居然能切出这种像纸薄的肉来。星期天吃骨头,四分之一左右的人可以打到一块骨头。


犯子中的每一个人,也有素质高低的不同,我区分素质高低,多半是每回吃肉的时候,那些对打肉多少无争的人素质较高,那些想方设法要多打一点的人,素质就低,为了一块肉,他们可以打架。


在我掌饭勺子期间,我多次想举起饭勺子打人,想打的人就是那几个,经常为争一块肉嘴里哆嗦,这些人,我平时作了一个观察,他们都是犯群中极不受欢迎的人。


有时候,我倒希望像以前那样,有的人可能是要打。但理智一点想,还是不能打,素质差的人也有他们的难处,家里环境不好,什么东西都必须争,不争怕得不到。


若不知劳改队哪些人有环境,哪此夫有关系,通过看饭桌,基本上就能看出来。桌子上摆着各式各样罐装或袋装菜的人,一定是有环境的人,穷犯子有的人桌上可能有一瓶酱,也可能什么都没有。如果看见哪个人在吃炒菜,他一定是关系,监狱伙房是不做炒菜的,这些炒菜都是通过关系干部秘密送进来的。

3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