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前后中国人的“性开放”程度大比较



1.卖淫方面。那时没有现在常见于城镇的半明半暗的店。但是,在城乡确实存在成年妇女或因生活所迫,或因好那事的暗娼。在车站码头较多,在城市不规则分布,在农村几乎每村都有一至几个。我是在80年代才弄清那时概况,还有男人为插队闹纠纷的笑话。不过,那时被游街的时有所闻,但是少数运气不好者。还有个笑话,我公社书记训斥一荡妇时,荡妇脱掉衣服说:我有一大家人要吃饭,劳力少,工值低[指十分工仅几分钱],我就指望它[手指下身要害]养家糊口呢!你不让我干,我以后带全家到你办公室吃饭.......。搞得这个书记哭笑不得,以后再也不亲自管此类事,更不敢惹那位。


2.包二奶方面。那时没有现在一些商人那么明目张胆,但也确实不少。一是那时干部工人分居的特多,不是一头沉[一般是男公干,女在农村],就是分居两地[在异县.异地市.异省市]。大多都能死守,或偶尔偷惺,存在严重的性饥饿,确实也有一些人有两妻[有的有证,有的无证但有实],不少在80年代初顶替接班时突显出来[双方孩子争一个岗位],也确实有不少人为此获罪[重婚]丢工作身份。现在人数众多,但极少被治重婚罪的,可能在于环境的宽松.家庭观念的淡化.思想的开放和离婚的容易上。二是那时少数干部工人背着同住妻子,在外有相好性伴,大多是农村户口。我村在70年代有一城市工厂的分厂,几个头都在本村或邻村有相好,其中一个与丈夫已生三个女孩,与该厂头生一男孩,其丈夫甚爱[对付流言招很厉害,管他谁的种子,我地出的就是我娃],这个孩子90年代考上名牌大学。我下乡包村中一有些姿色的40女人,其丈夫很无能,她多年与本大队一脏懒女人的丈夫在该男所在工厂生活,孩子是谁的众说纷纭。


3.那时仗权玩女人比现在有过之。因为那时人人都在公有组织内,谋生唯一办法是组织。因而,城乡大部分干部仗权或被动用权玩女人,极少数特别严重。一例是我邻村一小队长致富有方,同时玩女人也很上瘾,据说他队40岁以下女人都被他玩过[我认为这说有言过其实之处,但也说明多和烂],无人追究。二例是我县有一军队医院,政委将要求入党的女兵几乎玩遍[不玩莫入党提干],栽在一军级干部外甥女手里,70年代未被双开。


4.那时抢奸比现在多,但有部分被私了。那时无妻男人解决性事没有现在方便,好美色男人碰见美人难以说服,因而抢奸比现在多。同时,那时人们法制意识比现在淡,但经济方面好解决,因而抢奸私了不少,我耳闻目睹好几起,用安排工作.全面负责出嫁费用等进行私了。同时,那时所判抢奸犯也比现在多许多,惩罚也被现在重;因奸而杀者也比现在多。


5.那时起码在中小城市和村镇无''鸭子''和''二爷''概念,事实存在也极少。原因在于妇女解放和地位提高是逐渐的。现在可较严重。


6.同性恋在那时也有星点存在,包括农村。现在越来越多,且有被合法承认的趋势。


7.那时几乎看不到性知识方面的书报杂志,仅在医学书上有星光,文革中将健康的言情小说都当黄色严禁,更没有黄色书报杂志。连手抄本<<少女之心>>.<<第二次握手>>等都当黄色严查严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