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二章 我的滇国我的旅 第九节 少女情怀

罗列 收藏 1 14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我先回到家里。

玲儿看见我回来了,欢天喜地。

娘在厨房收拾碗筷。她们俩刚吃了中餐。

“夫君,回来了。”她问。“吃过了没有?”

“在营地里吃过了。“

“是有什么事情出来办?还是请假了?没有哪里不舒服吧?”她一连几个问题。

“没有哪里不舒服。是请了假出来办事。”我回到房间里。

“要办什么事?”

“说了你也不会懂。”

“说说看嘛!”她缠着我。

“咯,你自己看。”我把布图纸放到桌上,然后去找东西。

她来起来看了看。“这是什么啊?象弓箭,又不是。”

“弩。”我翻了床和被窝。

“弩是什么东西?”

“就是图纸上那东西。”

“你画的?”

“你以为是谁画的。”

“想不到,你还能画画啊。”

“你想不到的多着呢。”

“是吗?你还有什么才能?”

“不告诉你。”我耍耍她。

“哼。”她放下图纸,又问,“你找什么啊?”

“我找衣服。”我指指身上的衣服,“就这样的。”

“哦。军衣啊。”她跑出去,不一会儿,抱着件衣服进来,“上次肩膀和袖口摔破了,娘洗了,我昨晚上才补好。”

“谢谢。”我接过来,随口就说。

她突然就撅起嘴。

“怎么了?”我问。

“我是你妻子。”她幽幽的说。

“那又怎样?”

“是自己人,不用说谢谢啊。”她又戳我头。

“哦。”我说,“大不了以后不说谢谢了。别生气!我还要去爹那呢。”

“做什么?”

我把图纸也拿在手上,“我总不是画着来玩的吧?去爹那看看,能不能把它做出来。”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她问。

又想我背你啊。

“不用了。你又不能进去,而且,我不知道要在里面呆多久。”

“哦。”她很失落。

“你有没有点钱?”我问她。

“钱?”她有点疑惑。

“就是锡币。”

“你要锡币做什么?军营里又没处花钱。”她说。

“不告诉你。”

“嘿。不告诉我,我就不给你。”

“那你是不是我妻子?”我逼过去。

“是你妻子又怎样?不是你妻子又怎样?”她一点不害怕,直直的盯着我。

她那眼里有一口深井,能看见我自己。

我被她看得发慌。

“好了。算我输了。我告诉你。有几个兄弟的脚跑坏了,我给他们买点药水。”我说了。

“看来,你心肠还蛮好的。”她边拿钱边说。“对别人那么好,怎么没看见你问候一下你妻子。”

“你要怎样问候?这样吗?”说完,我在她唇上轻轻一啄。

她脸上一红,所有的动作都停止了,就象被点穴了一样。

我看着她的样子,大笑。

她缓过神来,把一把锡币交给我,然后,转过身去,不敢看我。

我仍然大笑。

出门。

她跟出几步:“还是给个钱袋给你吧。”

把她身上的钱袋解下来给我。

我接过。

她倚门看着我走。

眼神里一丝留恋和哀怨。

一个少女的情怀显露无疑。

我走到厨房门口,喊了一句:“娘,我走了。”

“这么快?”她走出来。

“我还有事呢。”

“哦。”她看着我走远了。

我来到前门大街的药店。

“老板,我买点药。”

一个有着小山羊胡须的中年人看见我来,吃了一惊。“陈公子,你没事了?”

“是啊。”我纳闷呢。

“哎,你爹叫我去帮你看病的时候,你都不醒人事了。我还真担心…….”他没说下去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

他转而问道:“你要买什么药?是你还是家里人哪儿不舒服?”

“都不是。是我军营里的兄弟,脚磨破了水泡。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好药?”

“这个啊。很简单。我这里有一些草药,你拿去烧点水,一洗,就好了。”他拿了点布,到柜台下包草药。

起身,给到我。

“多少钱?”我问。

“不要钱。我自己在山里采的,经常拿来替人行个方便而已。”他说。

我从钱袋里把玲儿给我的锡币掏出来,往柜台上一放。

“真不要钱。”他坚持。

“哪能不给钱呢?”我让他收下,“你就是开药店的,怎能买药不给钱呢?”

“那好。要不了这么多,”他从中拿了两个锡币,“够了。”

我见再无可劝,只好作罢。

出了药店门口,走到街上。

我突然被人撞了一下。

我一摸钱袋,已经不见。

这种手法太拙劣。

人影一闪。

是一个孩子。

我追过去。

他在人群中左闪右躲。

从大街转小巷。

他在一个巷角,终于被我抓住。

他扑倒在地上,把钱袋压在身下。

我从他身下拿出钱袋。

“为什么偷钱?”

他不开口。

我用脚压住他,从钱袋里拿出一个锡币,放在他眼前。

“说了,这个锡币就是你的。”

“真的?”他不相信。

“不骗你。”我放开他,“你现在就可以把它放进你口袋里。”

“你保证你不再抢了去?”

“当然。”我向他保证。

他翻身坐在地上,把锡币拿在手里,攥紧。

“我两天没吃东西了。”

“你家大人呢?”

他幽幽的说,“我娘病了,妹妹饿得直叫。我只好出来找东西吃,正好看见你从药店出来,所以,就想碰碰运气。”

“那你爹呢?”

“打仗,死了。”他哭了。

“打仗?”

“我家本来在夜郎郡一个小县,秦军攻打过来了。我爹回来说,抵挡不住了,叫我妈妈带着我和妹妹逃到邛都去。后来,我就再也没见过我爹,我娘说我爹死了。”他边哭边说。

“邛都现在怎样了?”我关心前线形势。

“好多人都在那里,王派人分发食物,可是,我们都抢不到。我娘就带着我们一起往南逃了。走到这里,我娘就病了,钱也用光了。”

我知道他说的很多人的意思,是有很多军队很多难民。再问,他可能也不会知道更多信息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小康。”他用那种哀伤的眼神看着我。

我把钱袋里的锡币全部倒出来,放到他手里。

“小康,拿这些钱回去,给你娘看病,买点东西吃。”

他惊呆了。

我把钱袋放到衣兜里。没钱,别挂腰上了。

这钱袋是玲儿给我的,不能乱给人。

要是她哪天找我要,我给不出来,就麻烦了。

“谢谢大哥!谢谢大哥!”他高兴极了。

“别再偷了。”我笑笑。

他答应了。

反正军营里没地方花钱,放在我身上,还是个累赘。能救济他们一家人,也算是好事一桩。

拿好衣服和药,我走了。

小康也跑远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