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记录云南被“买卖”的边境新娘

佳佑 收藏 2 389
导读:尹万桥急于找一个媳妇,中介从缅甸找来女孩相亲,双方明码实价。尹万桥的相亲经历更像是一桩“买卖”,媒人为了拿到相应的报酬,发现问题后仍然极力撮合双方;而尹家为了娶到媳妇,把一个完全不了解的外国女孩带回了大理 “中国媳妇太贵了,那边的便宜,所以都喜欢到那边去买。”衣和亮同是弄别寨子的人,他4年前找了缅甸媳妇井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早在2005年,警方曾发现一条分工细致的贩卖缅甸妇女的交易链:一些人专在缅甸曼德勒地区一带找寻贫困妇女,以“到中国打工”为名,将她们诱骗到云南瑞丽市;“送货人”从“收货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尹万桥急于找一个媳妇,中介从缅甸找来女孩相亲,双方明码实价。尹万桥的相亲经历更像是一桩“买卖”,媒人为了拿到相应的报酬,发现问题后仍然极力撮合双方;而尹家为了娶到媳妇,把一个完全不了解的外国女孩带回了大理


“中国媳妇太贵了,那边的便宜,所以都喜欢到那边去买。”衣和亮同是弄别寨子的人,他4年前找了缅甸媳妇井


据香港《文汇报》报道,早在2005年,警方曾发现一条分工细致的贩卖缅甸妇女的交易链:一些人专在缅甸曼德勒地区一带找寻贫困妇女,以“到中国打工”为名,将她们诱骗到云南瑞丽市;“送货人”从“收货者”手中拿到酬金后返回缅甸;“收货者”再将她们带到昆明,转乘火车卖给中国内地山区的村民


“你们一定要帮我们问问户口的问题,看什么时候可以落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芒赛村依行和他的缅甸籍妻子“它咩”、大儿子“岩散亮”、小儿子“吞亮”


“亮”,一个46多岁的傣族妇女,住在瑞丽距离中缅边境不到5公里的寨子里,看着忽然而至的陌生人。她异样的眼神告诉我们,自己最近有不少麻烦。


缅甸女孩“也瑞”的出走是“亮”成为被告的主要原因,来自大理的原告尹万桥一家认为,亮和另外3个媒婆串通缅甸女孩也瑞骗婚,从中牟取婚约款16500元。


“亮”否认她欺骗原告,最直接的证据便是她所居住的弄别寨,89户人家,其中30户娶了缅甸老婆,他们虽然没有结婚证,没有中国国籍,但绝大部分过得幸福。


尹万桥急于找一个媳妇,中介从缅甸找来女孩相亲,双方明码实价。尹万桥的相亲经历更像是一桩“买卖”,到底谁在这桩“买卖”里面犯了错,导致交易失败呢?没有人能说得清楚,但媒人为了拿到相应的报酬,发现问题后仍然极力撮合双方;而尹家为了娶到媳妇,把一个完全不了解的外国女孩带回了大理。


当然不仅仅这些,云南长达4060公里的边境线上,越南、老挝、缅甸分别与中国接壤,中国必须面对复杂而充满变数的边境问题,其中包括婚姻。“亮”这样的婚姻中介不止一个,弄别这样的寨子也绝不是个案,但在这条充满斗争、战乱、毒品、流行性疾病等问题的边境线上,隐藏于民间的婚姻状况似乎被忽略了,他们当中,极少有人会领到结婚证,更别谈居住权问题。


新娘跑了


“在瑞丽这边好找媳妇。”2007年12月,26岁的大理人尹万桥通过堂兄尹义得知,到瑞丽可以找到媳妇。随后,尹义找到了当地人“应”帮忙介绍,“应”接下这单“生意”后自觉难以完成,又联系上当地有名的媒人吞亮、喊勐和亮三人共同给尹万桥找媳妇。


不到一个月,媒人就通知了尹义,让尹万桥赶快到瑞丽相亲。“没想到会这么快,更没有想到是缅甸姑娘。当时还只是想从瑞丽当地找一个。”尹万桥的四叔杨丙忠说,媒人把姑娘带来后才知道是缅甸人。


“先看了第一个,但是人家不满意,走了;也瑞是他看的第二个,双方同意才带走的。”媒人之一的亮说,她觉得尹万桥有点呆,所以第一个没有看上尹万桥,后来也瑞还是在她们的极力劝说下才同意的。


就这样,尹万桥和他的家人在没有和缅甸姑娘也瑞做任何交流的情况下,由其四叔杨丙忠垫支了16500元的婚约款,并与媒人签下了保证双方完婚的保证书。“一家人都很高兴,带着也瑞去买衣服、首饰,家里人还是很喜欢她的。”杨丙忠说,给也瑞购买各种衣物又花掉了近3000元。然后带着也瑞回到了大理。


“请帖发出去了,酒席也准备好了,第二天就是他们结婚的日子。一家人高高兴兴地准备办他们的婚事。”尹万桥的四叔杨丙忠说到这里有些无奈。2008年1月4日,也瑞在结婚前一天,拿走尹万桥的身份证,借着上厕所的机会逃跑了,留下尹家人去挨户退请帖。


杨丙忠随即追回瑞丽,在当地弄岛派出所报案,要求几个介绍人退还他们婚约款16500元。经当地派出所协调,被告方共退还了3800元,其余部分他们不愿承担。去年6月,杨丙忠将也瑞和4名媒人告到了瑞丽市法院。


“你们帮我问问,法院什么时候才能开庭啊,如果不能的话我想把钱退回来。”一年过去了,繁琐的涉外婚姻法律程序让杨丙忠几乎想放弃用法律手段解决此事的念头。


和尹万桥家一样,媒人亮在等待中感到了不安,她希望早日作出处理,这样可以安下心来做其他事。“我就拿了500元的中介费,已经退给他们了。”除此之外亮还被罚了款。她说,也瑞离开尹万桥主要是因为尹有精神病,到大理之后经常被尹万桥虐待。也瑞出走时还得到了尹家亲属的帮助,要不然也逃不出来。


杨丙忠否认了亮的说法。他说,尹万桥老实,不爱说话是真的,但绝对没有精神疾病。“去大理之前,我还问过姑娘,如果不愿去,现在回去也可以,但是她说她能够呆下去。”杨丙忠说。


双方各执一词,也瑞也早已经回到缅甸,再也没有露面。“这种案子很麻烦,缅甸姑娘已经跑回去了,而我们不能跨境去递交起诉书,只能在国内进行公示,而这个公示期必须满半年。”瑞丽市法院民庭俸桂仙庭长说,尽管公示期很长,但一般情况下主要被告、缅方的也瑞很可能不会出席庭审,判决生效后的执行也非常困难,所以判决很难终结双方的纠纷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