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的故事——我会功夫(乐死我了)

st★punk 收藏 6 69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由于毒品充斥着哥伦比亚,哥伦比亚的社会问题十分严重,绑架案和凶杀案高居世界榜首。而位于哥伦比亚西北部的乔科省又是王中之王,原因很简单,乔科省西临太平洋,犯罪分子可以选择海运运毒品,或者通过乔科省与巴拿马的边界走私武器和毒品。事实上,乔科省也是哥伦比亚走私武器和毒品的主要通道。大多数的杀人与绑架都与毒品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尤其是总统巴尔科执政期间,哥伦比亚的暴力事件、绑架、暗杀层出不穷,哥伦比亚左派游击队和政府军及右派游击队经常开战,国内各种小型私人武装和贩毒集团也遍地开花。同时,哥伦比亚又被称为暴力的天堂。


来到乔科省的基布多后,我发现当地的治安状况很糟糕,街头的警察都是一级戒备,经常拿着冲锋枪,好像随时准备着战斗一样。而且我注意到当地有很多残疾人,学生们告诉我很多人是由于暴力而致残的,没有腿的是因为在乡间行走时不小心踩上了地雷;没有胳膊的一般是被别人致残的。据哥伦比亚政府统计,该国拥有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地雷受害者,仅在2005年一年,地雷受害人数高达1070人,相当于每8个小时便有一人触雷,而其中1/4的人当场丧命。他们给我讲了一个骇人听闻的抢劫案,一个人正在街上边走边打手机,突然一辆载着两人的摩托车飞驰而过,刚才打手机的那个人的手就无缘无故的不在了,那两个歹徒仅仅为抢一部手机就把别人的手砍了下来。我听得毛骨悚然,突然想模仿《武林外传》里那个女掌柜用陕西话感叹,“俄(我)地神那,俄错了,俄真地错俩(了),俄一开始就不该来哥伦比亚,俄要没来这儿,俄就不会陷入这危险的地儿。”后来坐公共车时,有时会看到有人拿着十分锋利的砍刀,令人十分紧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哥伦比亚人很崇拜毛泽东,旗帜上写着,我们要用毛泽东思想,马列主义指导哥伦比亚及世界革命


针对这种情况,每当有人问我是否会武术,我都说会,而且我的的确确是从武术之乡河南出来的,我也实打实地在学校里教了两节武术课,花拳绣腿随便比划一下就能把他们给蒙倒了。记得刚上第一节课时,学生们坐的端端正正,大气也不敢出,我感觉不太对劲,就问他们怎么回事,他们说害怕我会打他们。我终于明白了,在他们眼中,中国男人个个是少林门徒。当地报纸对我进行报道时的标题是――乔科科技大学来了位中国武术大师。这样宣传效果很好,后来我走在大街上,如果有人想上来跟我搭讪或不怀好意,我只用狠狠的瞪他一眼,就会把他吓得抱头鼠窜。而且,我喜欢经常穿那件带有李连杰威猛形象的功夫衫,如果有人想打我主意的话,他得好好掂量掂量我的拳脚功夫。所以在这个小城里绝对没有人敢抢我,但是同一学校的那个可怜的法国老师,先后被抢了5次。同时,很多次晚上,我一听到枪响,就会自言自语“又有人被杀了”,我知道这是乔科省特有的风景。在我的枕头下,我放了100万比索和带来的毛主席头像,听说游击队员很崇拜毛泽东,用西班牙文的毛泽东思想指导他们开展游击战术,诸如农村包围城市战术,敌退我进,敌进我退的麻雀战术等等。所以,如果有一天,他们突然破门而入闯入我家里的话,我赶快把钱和毛主席头像给他们,他们就不会绑架我了。有时候,我就在猜测,之所以哥伦比亚政府军无法从根本上铲除游击队,可能是由于游击队有毛泽东思想作指导的缘故。


一次,我被Jose老师拉着去看音乐会,我根本不想去,我觉得我的欣赏水平有限,而且晚上那么不安全。Jose老师说,“跟你一起去我就什么也不怕了。”我心想,你不怕,我怕。最后,我们还是去了,结果音乐会听了一半我就睡着了。回家的时候,天下起了毛毛小雨,我和Jose走在阴森的无人的街上。我暗想,如果Jose知道我不会武术,会不会紧张的发抖?好像Jose也感到挺害怕的,他问我,“立立,要是这会儿出来一个歹徒怎么办?”我答道,“放心吧,不要说一个了,就是来上两三个,我也能轻轻松松的对付”。谁知话音刚落,就在一个街角处,突然冒出一个十分健壮的黑鬼,手里拿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只说了一句话,“billeteras(钱包)。”只听Jose用颤抖的声音说,“你可看清楚了,这可是来自中国的武术大师。”千钧一发时刻,Jose还不知道我只是一只纸老虎而已,居然还如此有信心地把我当挡箭牌,得了,豁出去了,我一边摆着武术架子,一边喊着,“排山倒海。”那个黑鬼神色骤变,大叫“啊!借的梨(Jet Li李连杰的外文名),”随即以百米冲刺的速度逃得无影无踪。“饱的吊死(Por dios,老天)!”我大出了一口气。Jose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没几天,我的夜战歹徒的英雄壮举就在这个小城里传的沸沸扬扬。


本文来源:出国之家

作者:Beethoven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