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正道是沧桑 精彩正文 第十八章

大沿帽 收藏 0 28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size][/URL] 立华下班回家,一边上楼一边取钥匙,刚到楼梯口,黑暗中蹿出两人影,向她扑来,她本能地用手上的提包打去,立华挥动提包,倒退到一扇门边,护住自己。两名男子咔嚓亮出了手上的匕首。 立华不停地摆手,身体明显在颤抖:“不要过来!我要喊了!” 男子晃了晃刀子,狞笑:“喊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




立华下班回家,一边上楼一边取钥匙,刚到楼梯口,黑暗中蹿出两人影,向她扑来,她本能地用手上的提包打去,立华挥动提包,倒退到一扇门边,护住自己。两名男子咔嚓亮出了手上的匕首。

立华不停地摆手,身体明显在颤抖:“不要过来!我要喊了!”

男子晃了晃刀子,狞笑:“喊呀!”

立华竭尽全力:“来人啊!”楼内,有房间亮起灯,但没人出来。

立华:“来人呀,要杀人了!”

两名男子逼近了,立华拎提包再打,楼下传来了尖利的刹车声。

两名男子一怔,立华乘机又是大喊:“来人啊!”


来者是瞿恩,他听到求救声,刷地拔出腰间的手枪,冲入楼内。可当他赶到时,两名男子已跳窗户跑了。

瞿恩持枪闪到楼道窗口,窗户外,两名男子顺墙迅速消失在黑暗中。这时楼道的住户才开了门,探头望来:“出啥事了?”

瞿恩搀住立华对住户说:“没事了!没事了!”


立华一屁股坐在床铺上,仍没回过神来。

瞿恩感慨地说:“太危险了,你还真勇敢。”

立华无奈地望着瞿恩:“如果不是提包,我已经见廖公去了。包里正巧装了块钢板,我预备带回来刻蜡纸的。”

瞿恩果然从包里找到了钢板,掂掂钢板:“宣传秘书的武器,真不错,我可以向我们的女孩子推荐。”

瞿恩这一来,帮立华缓和了情绪,立华也笑了,很快,立华又问:“他们想干什么?耍流氓?”

瞿恩:“我来告诉你,他们想干什么。”

他取出手令,展示在她面前:“这是三人特别委员会的手令,我奉命调查廖案。”

立华:“什么意思?”

瞿恩:“你是案发现场的目击者,我听我妹妹说,你曾经两次看到了同一凶犯?”

立华想起董建昌之前的关照:“没想到还真让我作证。”

瞿恩:“怎么,你估计到我会找你?”

立华:“不,有人提醒过我,只是没想到会是你。”

瞿恩:“有人,谁?”

立华:“我不想提他。不值一提。”

瞿恩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照片,摊在床铺上:“你辨认一下,你两次见到的那个人,在这里吗?”

立华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面颊上生了痦子的人,立刻紧张起来:“你怎么放我床铺上,拿走!快拿走!”

瞿恩看向立华,疑惑地问:“上面有你见到的那个人?”

立华小声回答:“那个长了痦子的就是。”

瞿恩挑出一张照片,指了指其中一个人:“是这个?”

立华根本不想再多看一眼:“快拿开!”

瞿恩点头,收起照片:“关于这个人,你可以向法庭作证吗?”

立华:“什么法庭?”

瞿恩:“廖案特别法庭。”

立华没说话。

瞿恩:“我必须告诉你,你的证词非常关键,它将间接证明,另一个人的供词是确凿的,没有撒谎。”

立华试探地问:“我必须作证吗?”

瞿恩:“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刚刚的事已经说明,有人担心你会开口,你会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

立华:“就因为我看见了照片上的那个人?”

瞿恩:“恐怕不止这个。事发后,你对人说过,中央党部的武装警卫当时不知去向。这个说法,会比认出照片更危险,因为武装警卫是由吴铁城指挥,此人恰好是广州市公安局长。”

立华惊骇地:“真的?”

瞿恩:“如果是这样,那牵涉其中的不只是粤军将领,不只是文华堂,还有国民政府的警卫军!”

立华瞪大眼睛:“集体谋杀?”

瞿恩点点头:“恐怕是这样。现场的凶手只是其中的几个,实际上,当天从廖宅到中央党部这一路上,谋杀的策划者一共安排了八十余名杀手,指挥者本人就是粤军的一名师长。”

“这么浩大的阴谋?”立华简直不可思议。

瞿恩:“对廖公,他们是必置之于死地而后快。”

立华看向瞿恩:“你希望我做证吗?”

瞿恩:“我希望你活着,不要再经历任何危险。”

立华没有说话,呆坐着。

瞿恩想了想:“收拾东西,这里不能再往了,跟我走,我给你另外安排住处。”

瞿恩夹着皮包走进黄埔校长楼,楚材早已等在那里。瞿恩取出审讯材料,递过去,是一份几十人的名单。楚材看后惊叹:“我的天哪,这么多粤军将领都参与了?很好,瞿教官,谢谢贵党的精诚合作。”

瞿恩:“这只是一份案件侦缉记录,我不过客观记录下而已。”

楚材把材料给卫兵:“通信员,立刻报校长!”

卫兵接过材料离开,立仁恰好走过来。

楚材对瞿恩说:“往下校长希望瞿教官能拿一份详实的案件审结报告出来,提交给特别法庭。”

“我会的。”

“那就这样了,再次谢谢您。”

瞿恩告辞,立仁迎面过来,两人擦肩而过,瞿恩走了几步,忽然鬼使神差地转过头来,目光和立仁的撞到一起。


中央党部楼外的警卫已被黄埔军官生接管,一帧巨大的白色挽帐从楼上垂下,上面大大地书写着四个黑字:勿忘党仇。军官生们都臂戴黑纱。立青和战友们正守在骑楼下的麻袋工事处,大老远就看到立华过来,大喊一声:“姐……”向着立华奔去。

“你们怎么在这儿?”立华很好奇。

“是命令,命令让我们军官生过来接管中央党部的警卫。”

“你脸上怎么脏兮兮的?”立华哪知道,立青他们从东坡楼直接就过来了,五六天没洗澡,何止脏,还有汗臭味呢。

立华心疼地要带立青去楼里洗澡,立青认真地说:“那可不行,不能擅自离开哨岗,这也是命令!”立华欣慰地对着立青笑了。

“姐,看这挽帐!”立青自豪地告诉姐姐这是他们挂的,刺客杀了廖仲恺,军官生们都炸开了,个个发誓要为廖代表报仇,都想过来做警卫,六班还是挑选出来的呢。“姐,你放心进去吧,再有人为非作歹,我们非崩了他不可!”

立华依依不舍地说:“那我进去了,你们可要小心,向你的同学们问好!”说着,径自走上台阶。

立青回到工事,吴融、汤慕禹、谢雨时、穆震方都围过来。

“那真是你姐姐?”

“挺漂亮的!”

“身材不错!”

“立青,怎么不介绍给我们认识?”

立青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当然,听到别人夸姐姐还是很开心的。范希亮过来解围:“行了,各司其职去,你们有点出息行不?敢情八百年没见过女人呢。”

大家又回到自己位置,范希亮凑近立青:“怎么以前没听你说过?”

“这有什么可说的?”

范希亮捶了立青一拳:“我说,你杨立青素质怎么这么好呢,敢情是种好呢!”

“种好?什么意思?”

范希亮很神秘地:“我会观相呢,就你杨立青和你姐姐这骨相,可不是一代人两代人能修出来的!”

立青肩膀一耸:“老范,别逗了!”

范希亮更加神秘:“我就对你说吧,你可别不信,看一个人啦,得看三缘:血缘、地缘、人缘……”范希亮干脆凑到立青耳边说,立青只顾笑,不知道范希亮若是知道立仁和立青是一家人后,会怎么运用他的观相理论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