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啥欧美游资要向香港跑?基本上是两个原因,一个是如果美国人投资在英国维京群岛或者开曼群岛,你就得交美国本土的40%税率。这就是开完了G-20后,大家列出来一个名单的原因,是为了打击欧美国家富人资金外逃来避税。另一个原因就是中国是将来世界唯一的经济亮点,海外资金希望以香港为基地而抢滩入大陆。


其实奥巴马政府自然也看出来这个问题,所以对对冲基金的监管已经上了日程。不过不服管教的基金们,似乎已经找到了自己的陈仓之道以暗渡。香港恒生指数从12000点到19000点的疯涨,有70%资金来源于欧美,而中国的胡总在G-20上对香港的力争,使香港的15%税收成为了国际游动资金的首选。


由于这次美国被金融衍生品杀得吐血,奥巴马政府有意对各种基金加强管制,甚至蔓延到了和投机毫无关系的风险资金,引发了硅谷的风险资金街的大声抗议。


其实对奥巴马政府,这个确实是一个棘手问题。他想管的不是为美国高科技发展立下汗马功劳的风险投资基金,而是对冲基金和私募基金,但是在公司组织法上面,这些投资基金并没有法律上的太大差别,如果奥巴马只是监管这些公司,人家就不排除披上一件风险投资基金的马甲,来逃避你的监督。


在谈到美国的金融衍生品的祸害之前,先要谈一个天主教里面的宗教笑话。


话说有一个女教士,对上帝的一个说法,有非常正确的意见,可是却遭到了她的三位同事,三个男教士的反对。经过N多次的争论,她都没有办法说服他们。于是她万念俱灰,对着天喊到:


“仁慈万能的主啊!让你的大能告诉他们,我是对的,他们是错了!”


结果天上一阵电闪雷鸣,从上天传来了上帝断断续续的声音:“她......是……对……的……”


女教士破涕为笑,对三个男教士得意的说:“看看,上帝都说了,我是对的!”


三个教士不以为然,嗤之以鼻:“那也不过是2票对3票而已,还是我们对。”


俺要说的这个一女战三男的故事,就发生在1998年的美国。那位看法正确的女教士叫做波恩(Brooksley Born),当时出任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主席。她的责任就是监管美国的大宗商品的期货和权证交易。而她要挑战的三男,就是美国联储局主席格林斯潘,美国政府财政部长鲁宾(以及其副手萨默斯),和美国证监会(SEC)主席利维。


波恩女士出生在美国最开放的大城市三藩市,毕业于斯坦福大学,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在她的职业生涯中,经常是作为唯一的女性,坐在一屋子的自信心爆棚的成功男人中间。经过多年的律师生涯,她获得了男性同僚们的尊敬,是一位名符其实的女强人,她不会被男人们任意驱使,用英语来说,就是do not like being push around.


可是在1998年4月,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开的这个总统财经工作组的小会议上,她被人推得很厉害。


原因就是她对快速增长的金融衍生品市场,发出了警告。因为波恩女士管辖的大宗商品交易市场,是有一个中央交易所,可以相对比较容易的进行监管。而新兴的金融衍生品市场,却是在两眼一抹黑的黑市里交易。那时已经有数百万的交易合同,在华尔街的金融大鳄中间签订,而没有一个结算中心为合同进行结算(如果合同出问题的话,没有抵押财产来和解协议),并且没有一个透明的记录说明是什么人在交易。

波恩女士看出来这个市场潜在的危险,因此希望可以在这个黑市中,点上一盏明灯。当时她并没有一个具体的计划,只不过她看出了这个金融衍生品市场,如果不开始监管的话,很可能会发展成为摧毁美国金融体系的魔鬼。


当时波恩女士最担心的是根据外汇和利率变动而衍生出来的金融合同,她觉得这些合同,在联邦监管部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其交易的金额,不光可能把美国的金融系统拖垮,而且很可能摧毁美国整体的经济。


所以这位女士开始了大声疾呼,希望在美国政府里制造一些噪音,从而引起对这个问题的争论。然后大家可以吵出一个结果出来,这样该不该监管,如果监管的话,如何管,就可以顺势而下了。


今天俺们可以明确的说,波恩女士确实是真理在手,理直气壮,算是上帝也投了她一票。可惜的是,她加上上帝,才得了2票,而美国政府财经界的三位大佬,要否决她的意见,而4月份在美国财政部开的这个会,就是3位大佬准备把擦桌子的抹布,用来塞住小妮子的嘴,让她这个大嘴巴从此闭嘴。


三大佬的法理依据就是,这些金融衍生品合同,也称为掉期(Swap),不是期货的一种,因此你这个女魔头,没有职权说三道四,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当然三大教士说明了,他们怕一开始监管这个市场,就把生意从美国给吓出去,到那些国际离岸金融中心去开发了,让俺们美国大佬们没有肉吃,只有喝汤的份。因此,他们的信息就是:“你,歇着吧,站一边去!”


可是俺们这位女教士的辞海里,“知难而退”词条的那一页是早就被撕去了,因此不知道什么叫做善罢甘休。


结果开完会后的1998年5月7号,被塞完抹布2个星期后,波恩女士开始揭竿而起,用她的委员会的名义,发布了一个关于公开征求金融衍生品的风险意见稿。


这一下小妮子可捅了大马蜂窝了。在这个征求意见稿发布后的几小时内,格林斯潘,鲁宾和利维发布了罕见的联合声明,对这件事表示的“严重关切”。而华尔街也开始了破口大骂,号称价值几十亿美元的合同面临打水漂的风险。


华尔街赶紧紧急动员,派了大员,时任摩根斯坦利的常务董事,也是国际掉期和衍生品联合会主席的布瑞克奥(Mark Brickell)在纽约和华盛顿之间穿梭来往,企图在国会游说制止波恩女士的“胡来”。而当时作为鲁宾的副手的萨默斯,则在国会作证是抱怨波恩女士在一个生机勃勃的新兴市场里搅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