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的真相面前,我们的国民对这个民族的痛恨是可以理解的。使人费解的却是,这种对战争行为的追思与控诉的力量显得相当弱小。也许是我了解的过于狭隘,我们没有反战的大型纪念活动,没有抗战纪念日,纪念馆虽颇多,那种具有全国性规模与影响力的却还未诞生。我们大概是对战争遗迹保存最为疏忽的国家了。是我们在近代近百年的屈辱史中经受了太多磨难而变得麻木了吗?可这场战争是如此的空前绝后、举世罕见的惨绝人寰,以至于有的其他侵略者还要转过头去。是几十年来的繁荣和平的表象迷惑了我们的眼睛吗?可是他们却始终不肯承认罪行,靖国神社里的罪犯却在偷笑。(姑且不论二战时日本的真正战犯并未得到审判)

诚然,现在如果总在大肆宣扬这些,是不利于目前的中日关系的,何况可能由于专业的关系,这些话有点软弱无力。日本的大多数国民也一样是温和善良的百姓,一些在高压下还保持清醒、坚持正义的有识之士更是值得钦佩。侵略中国的帝国主义列强也并非只有日本。现在提出这些也不过是敲警钟,以避免悲剧的再度重演。

越想要了解这个民族,却越发地觉得它的神秘,只是这种神秘有时更加让人心惊胆颤。在强大的敌人面前,它可以像狗一样驯服,俯首帖耳以示顺从;在弱小的敌人面前,却可以比狼还凶猛,吞肉噬骨还要榨尽最后一滴血(都找不到形容词了)。态度强硬而传统文化中呈现出的美却显得分外脆弱。总是会紧跟潮流却又固守传统。真是无法理解到底是什么膨胀了它那野兽般的扩张欲和极度狂妄的自信。

历史上,人类的融合几乎从来都是侵略与反侵略交织在一起的的。也许每个民族都铸成过错误,也都有一些扩张的欲望。这与人类天性也是息息相关的吧。历史的形态在不断演变,人类应该还会走向进一步融合。战争是原始而有效的手段,所以硝烟也从未远离地球。即使今天的全球格局也是通过不计其数的战争和不断的融合而形成的,企图发动大规模战争而统一世界的行为就如今来看也绝对是倒行逆施的。鲜血与哭泣会使人类陷入疯狂与绝望。自1874年至1945年日本几乎每隔三五年就会发动一次对华侵略战争。且不论规模大小,单是这种“不屈不挠”就足以让人心惊了。

一衣带水是地域上的事实,同文同种这种话,日本早已不愿承认,我们的国民也休提起。他们所要极力摆脱汉文化的根源始终显示出他们对于历史的逃避。古代中国的影响力众所周知,无须赘述。这种可笑行径就好比学生自认成就已高不愿认老师,殊不知老师也未必以他为荣呢!

自宣布“脱亚入欧”后,日本对中国的轻蔑态度更甚。在没有成为最强者之前,它始终是膜拜并追随最强者的。我虽然不主张大民族主义,但即使是一个人,也一样会奋发图强吧。我们的国家只有越来越繁荣强大,才能让日本重新看到曾被颠倒的影像,也惟其如此,才能在全球摆正中国的坐标。

不可否认,这个民族的文化与心理有其阴暗面。但它的长处也是有目共睹的。我们要学习的地方还是很多的。有一个不弱而且总有野心力争上游的对我们也未必是坏事,至少在看到春天繁花盛开时还会警惕冰雪寒潮的肆虐。只是,该呐喊的时候就不必保持沉默了。同样接受儒家文化熏陶的韩国在对待日本曾侵略朝鲜的问题上何以不保持温良恭俭让呢?屈指算算,离战争结束也不过才六十四年,对于中华民族来说,这无论如何也不能算长吧。就算战争中的亡灵已得安息,那些劫后余生头发花白或全白的老人在呼吸着这如今已月新日异的国土上的空气时,还饱受着身心的双重折磨,沉浸在昔日的苦痛中不能自拔呢!

历史终归是历史,总会过去,六十四年会变成一百六十四年、二百六十四年,只希望随着经济、文化、政治等各个方面的交流,那些美丽的樱花可以在中国安家落户,而不是作为战争的遗留保存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