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中天警告余秋雨须回应“诈捐”,否则后果严重

灭日战魂 收藏 1 198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15_59354_9459354.jpg[/img] 余秋雨,近段时间深陷“诈捐”一事(资料图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15_59355_9459355.jpg[/img]  易中天在“百家讲坛”,此图片成为网络热传的表情(资料图)   近段时间,备受网友关注的余秋雨“捐款门”事件在网上闹得沸沸扬。面对网友的质疑,余秋雨曾作出回应称是“咬余专业户”对他的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余秋雨,近段时间深陷“诈捐”一事(资料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易中天在“百家讲坛”,此图片成为网络热传的表情(资料图)


近段时间,备受网友关注的余秋雨“捐款门”事件在网上闹得沸沸扬。面对网友的质疑,余秋雨曾作出回应称是“咬余专业户”对他的诬蔑,但却并无过硬的证据证明。昨日,易中天在网上发表博文,警告余秋雨必须拿出确凿证据正面回应“捐款门”一事,否则后果很严重。


余秋雨“捐款门”成网络热点事件


2009年5月25日,曾在2003年与余秋雨打过名誉权官司的《北京文学》杂志的编辑萧夏林发表名为《文化首骗余秋雨的大爱至善——假捐款真诈骗》的博客,并5月31日发表《余秋雨20万假捐款“真相调查”》的博客,引发网络一片哗然。在沉默了几天之后,余秋雨6月5日在博客上对此用出回应,称是“咬余专业户”对他的诬蔑。同时还通过九久公司发表声明予以回应,称20万元捐款已用于3所学校图书馆,建设图书馆将于9月启用。但在声明中,余秋雨并没有举出实际捐款证据为自己辩护。


而来自媒体的调查称,四川省都江堰市教育局、慈善会、财政局等单位均表示,未查询到余秋雨和九久读书人公司的捐赠款项。


易中天网上写博劝告余秋雨回应“诈捐”,否则后果严重


昨日(14日),易中天在其博客上发表了一则题为《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的文章。在文章中,易中天警告余秋雨必须回应“诈捐”一事,否则后果很严重。


在博客中,易中天认为网民们把余秋雨称为“余首骗”是不妥的,但是对于“余含泪”或“含泪大师”的称谓则可以有。对于余秋雨回应称“捐献门”一事是“咬余专业户”所为,是对他的诬蔑。而对此,易中天认为余秋雨不能行使“沉默权”,也不能拿“言论自由”做挡箭牌。必须拿出确凿证据正面回应,否则后果很严重,也是对公众智力的侮辱。如果此事为假,余秋雨还可以行使诉权,将涉嫌诽谤的人告上法庭。


易中天《余秋雨公民的权利与义务》博客全文:


“上海戏剧学院前院长余秋雨先生涉嫌“诈捐”一案,现在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了。由此引发出来的公众之愤怒,完全在情理之中。但我认为,即便如此,余秋雨先生的公民权利,仍应得到充分的尊重和保护。比方说,称其为“余首骗”,就甚为不妥。真相大白之前,还是“无罪推定”为好。至于“余含泪”或“含泪大师”,我个人认为,这个可以有。正如有人叫我“易超男”,我就算一百个不愿意,也只能一笑了之。出来混,是要还的,余先生得包涵一点。阁下总算“含泪”过,也曾自称从老师“退居”大师,比起我来,不算冤枉。


不过,我以为最靠谱的,还是“余秋雨公民”。这样说,对于对方是尊重,对于自己是提醒,即提醒自己在进行道德批评的时候,恪守尊重公民权利的原则,不要“飙车”。当然,得到尊重的余秋雨,也应该履行公民的义务。为此,特发表意见如下。


第一,余秋雨公民可以不捐。


捐款,是一种善举。它是权利,不是义务。作为权利,它包括三个内容或三个选项:捐,不捐,捐多捐少。任何人、任何单位,都不能强迫他人(公民)或单位(比如企业)捐款,否则就是“摊派”和“逼捐”(上级强迫下级,是“摊派”;公民强迫公民,是“逼捐”)。更何况,余秋雨公民的版税,非偷非抢,非贪非贿,是他的合法收入。如何支配,也是他的自由。因此,余秋雨公民哪怕一文不捐,我们也不能说三道四。


第二,余秋雨公民不能诈捐。


捐款既是一种个人权利,也是一种公共行为。说得再明白一点,就是你可以不捐,不能诈捐。尤其是公众人物,又尤其是号称捐款最多最早者,必须信守诺言,尽快到账。从筹款到转账,一般不应超过七天。没有那个款,就别充那胖子。如果扬言捐款多少万,又分文不见,那就不是什么“诚信”问题,而是涉嫌“欺诈”,即骗取公众的爱戴和同情。如果还发生在国难时期,那就更是“欺(骗)人太甚”,可谓“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三,公众可以质疑余秋雨。


公众有此权利,是因为公开捐款不是隐私。它既然发生在公共空间,赢得了公众的赞美和支持,那就必须在公共空间接受监督和质疑。当然,我说的是“公开捐款”,私下捐款则不必。而且,只要是公民,就有权质疑。质疑者的动机和身份,则可以不问,也不能问。这就正如捐款人的身份和动机,也不可以问。说白了,就是贪官也可以捐,赃款也可以捐,只不过将来审判的时候,那赃款无论是捐了还是花了,都照样计算不误。所以,余秋雨公民拿质疑者的动机和身份说事,最客气的说法,也是“小沈阳的裤子”──跑偏了!


第四,余秋雨公民必须回应。


因为是“公开捐款”,而且是“巨额捐款”,其中已涉及到公德、公义、公信力,以及公众的回报,余秋雨公民必须面对监督和质疑。这是他的公民义务。在这个问题上,他不能行使“沉默权”,也不能拿“言论自由”做挡箭牌。沉默、拖延、推诿、绕弯子、编谎、打太极拳、王顾左右而言他,就不但涉嫌挑衅社会公德,也是对公众智力的侮辱,后果很严重。因此,为余秋雨公民计,应尽快拿出“捐款早已如期到位”的确凿证据,以释众怒,以正视听。只要证据确凿,余秋雨公民还可以行使诉权,将涉嫌诽谤的人告上法庭。到时候,相信一定会有人支持。当然,他也可以放弃或不行使这个权利,我们也表示支持。毕竟,民事权利的主张与否,是每个公民的自由。


最近,李辉先生通过《长江商报》提问:假如我易中天发现有人涉嫌欺世盗名,会质疑吗?如果质疑,又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这篇文章,恐怕还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但好歹也算“具体的例子”,多少能看出点意思。至于“道德批评的四项原则”,当另文阐述。


附记:今天(2009年6月14日)出版的《现代快报》,发表了上海九久读书文化公司董事长黄育海的谈话,称余秋雨公民所捐20万善款“当然到账了”,而且“确实是余秋雨的”。这无疑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但拜托黄董说得再明白一点:第一,到哪个账了?第二,怎么到的?第三,啥时候到的?千万别说余公民热泪盈眶地拎着密码箱,直奔灾区而去,收据都没要一个。也别说贵公司专门为此单独设立了一个账户,啥时要用啥时用。诸如此类的说法,恐怕都是难以服众的。”

网易网事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