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中国大陆的崛起和国民党重新执政,两岸关系快速回暖、经贸关系愈发紧密,两岸议题也成了台湾政治无法偏离的主轴。大陆也证实了国台办已经决定设立一个政党局,专责两岸政党交流工作。面对新形势,主张台独的在野民进党要如何应对和调整?高雄与台南,两个绿色执政的南部城市,一个是美丽岛事件的发生地,一个是前总统陈水扁的故乡。两市市长陈菊与许添财也都是民进党的中常委,陈菊上个月访问大陆引起轰动,许添财下个月很可能登陆引起关注。登陆热吹刮,本报访问了两位市长,了解他们如何看待大陆。


民进党老大姐陈菊:有机会还去


5月21日到访大陆,一句“中央政府我们的马英九总统”让高雄市长陈菊成了两岸最受瞩目的绿营政治人物。外界高度解读话中的政治意味,陈菊回台告诉媒体,那是自然而非刻意的表达方式。


上周在高雄市政府会客室问及陈菊市长对大陆的印象时,她也很自然地说:“我都不知道北京的晚上长什么样,因为我都在饭店,我跟他们(同在会客室的高雄世运工作团队)开玩笑,我都看到天花板,一出去就到全聚德”。


去大陆行程匆匆,回到高雄也是行程满档。随着高雄世运即将来临,作为承办城市市长,陈菊更是活动一个接一个。因为访谈时间被迫缩短而和市府人员讨价还价,但市长一踏入会客室就展现大姐风范,不啰嗦,坐下后马上开始访谈。


世运的部分,她的团队协助提供细节资料,政治的部分,40年的经验让她得心应手。


她既是民进党访问大陆的最高行政首长,也是美丽岛事件受刑人之一,早年还追随党外前辈郭雨新投入反对运动,现被视为民进党老大姐,这些特殊的身份都让陈菊的登陆破冰之旅备受关注。舆论普遍讨论,陈菊顶着独派反弹的压力成功登陆,极可能催化民进党改变对大陆政策的关键。


当事人陈菊则表示,到北京和上海去,主旨是要行销高雄世运。她说,这是个超过一百个国家的大型运动赛事,作为高雄市长她必须要去,至于民进党其他县市长或政治人物是否登陆,她认为,每个人都有个别意见和情况,她都尊重。


对于登陆所引起的政治效应,陈菊的看法是,北京的政府如果只是跟国民党单一政党的交往,它就听不到台湾多元的声音和主流的意见,那只是国共两党从过去到现在,不断地纷争和解,“对台湾社会来讲,好像这不关我们的事。”


她指出,如果大陆真正重视台湾的问题,就要听取台湾社会多元的意见声音,多了解民进党的意见和主张,“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它还是代表百分之四十几的声音意见”,这也是北京政府要了解台湾跟大陆最大的不同,就是台湾是一个民主多元的社会。


5月登陆不是陈菊首次登陆,她在1998年时就到北京探望病危的朋友苏庆黎。苏庆黎的父亲苏新是台湾共产党的重要领袖,苏庆黎与陈菊早年一起都投入民主运动,当时参与民主运动的女性不多,因而建立革命情感。


相隔11年再次登陆,陈菊说,这趟去时间太短,每天都在饭店里面,无法体会大陆的城市风貌有什么改变。她说:“天安门有路过,有去吃北京烤鸭,全聚德就在长安路上。上次去是因为我的朋友病危,所以心情上不太一样,这一次我的朋友已经过世,我去看她的骨灰,跟她弟弟见面了,所以我没有太多的时间去做比较。 ”


对于是否会再次登陆把大陆城市看清楚,陈菊说:“如果有机会,这个会必然嘛。什么时候?我不知道。”


她说,现在已是地球村,所有的交往,都应该是自然与正常,“我们走遍了全世界,我们绝对不会孤漏中国”。


就如她多年不变的半圆蓬松头发型一样,对于这次的大陆行是否对她的政治主张和信念产生什么冲击,60岁的陈菊直接了当地说:“怎么会去三天就改变政治信念?能有这么简单吗?”


不排除竞选民进党党主席的许添财


“我代表台南市民去展现诚意,如果展现诚意以后,(中国)他们还是这样(打压)的话,那台湾人就可以认清中国的真面目。”


在市政府会客室受访时,台南市长许添财如是说。


在访谈中,他多次展现南部人直爽个性,开头第一句就用台语和记者交谈,除了大陆行的部分成不成,他略带保留之外,其他议题都侃侃而谈。


在陆客观光方面,许添财坦承,去年底孔庙发生大陆海协会副会长张铭清倒下事件,大陆观光客到台湾旅游都刻意绕过台南市,顶多在当地用个午餐就到其他附近城市住宿,这让台南损失不少商机。


为了拼观光,他决定到厦门参加第一届海峡杯帆船拉力赛的开幕仪式,也到漳州和泉州访问,向大陆展现善意。


帆船赛是台南安平跟福建厦门之间的古航道在二次大战后第一次通航,赛事在厦门开幕,在台南闭幕,所以许添财把此次大陆行定位为“文化体育之旅”。


他说:“我是台南市长,基于对台南市民的责任,我是觉得我应该替台南市民走一趟。台南市被中国刻意打压,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无意的可能是误会,有意的可能是统战,刻意分化台南市。张铭清的效应,中国刻意把他夸张,扩大啦,说台南市对中国不友善,是比较不安全。”


至于大陆的打压到底有多严重,许添财让数据说话。


“到台湾的(大陆)旅客,只有15%来到台南,住在台南市的只有4%,故意不来,跳过台南市”。


他呼吁大陆不要对台南市有差别待遇,“你对台湾怎么样,对台南市就应该怎么样,不然长远会妨碍两岸真正友谊的发展,等于说对台湾搞分化,不要这样子嘛”


对大陆没恶意但不能没立场


海峡杯帆船拉力赛目前已从六月延到七月下旬。许添财说,目前仍是乐观其成,并把大陆行当作“喜事”,不过,他也强调,虽然对大陆没有恶意,但不能没有立场,所以有两个条件对方必须配合。一是不能持台胞证,二是不能称“台湾省”,如果对方要称台湾省,就必须加入中华民国,不然就写“台湾台南市”,或者直接称“台南市”。


对于民进党内部如何看待他准备登陆,许添财说,少数反对,多数赞成。至于党主席蔡英文,他说,到目前还是赞成,因为“我目前的情况没有超越陈菊,她也是体育活动,她去行销体育活动,我去开幕啊!开幕比行销还进一步,更有实质需要。”


许添财说,现在台湾没有人反对跟大陆来往,但是总统马英九式的的中国热作风,以及台湾经济自主性弱化的趋势却让大家忧心忡忡。在这样的政治氛围中,他的支持者也担心,他此时到大陆去会助长马式作风,这让他倍感压力。


他抨击马英九说:“国家定位故意模糊化,态度故意随便、轻易,好像一个不守贞节的女生这样,讲到你是不是要结婚,就故意装傻,但是跟他的亲热却是作风大胆。”


对于民进党面对大陆的崛起,该如何调整和应对,许添财坦承,“民进党内部有这个问题”,他认为民进党应该加强内部的信心跟团结,但是在模糊以及不对称的情形之下,民进党也不能轻易跟中国来往。


和陈水扁一样同为台南县官田人,58岁的许添财被视为是扁原本所属的正义连线核心成员。他曾任文化大学银行系主任,1980年代以学者身份赴美,之后被列为黑名单,一度无法回台。2000年,陈水扁当选总统后,许添财曾担任总统府“九人决策小组”成员之一。


今年底台湾将举行县市长选举,许添财也将两届任满,问及他是否更上一层楼竞选党主席,他非常干脆地说:“不排除。已经有不少人鼓励我往这个方向去努力,所以不排除。”


《联合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