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女子雇佣军 第一章 第六节 山寨的日子(2)

马踏倭寇 收藏 1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85.html


盛夏的夜晚是令人陶醉和期盼的时间.在清凉的山风和迷人的月色下,一只圆圆的青石桌上摆着几道色香味俱全的消夏小菜和几样新鲜水果。甄寨主举起一只酒杯,将里面的酒水一饮而尽。砸吧砸吧嘴,不觉意犹未尽。

其实他平时都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跟弟兄们高谈阔论不亦乐乎。但他每次跟干女儿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却是用小杯喝酒、低声言谈,并把平日的豪气、粗俗尽量的收敛起来,似乎是怕惊吓到她。也或者,想把一个好的印象留给这个才收养不过五年的干女儿。

他自己一开始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随着女儿年龄的增大,那种小心的收敛就会更加的明显。让跟随他多年的晴天都惊讶不已,后来慢慢的也就习惯了义父见了小湘的这份小心!

只有甄寨主知道是什么原因!

因为,长大的小湘摸样依稀有点像当初给自己武功秘籍和托付孩子的那个漂亮的蒙面女人!在她转身而去的时候,山谷中的一阵风将她面上的纱巾吹拂起来,露出半边白皙娇嫩却冰冷异常的绝世容颜。每当他回忆起那个女人的样貌之时都不禁在想:

“那样美貌的脸蛋,为何却偏要蒙着一层丝巾啊?”就是这种相像,才让他想起那个给自己强大压迫感的女人。

他放下酒杯看着静静坐在两侧的一双干儿女道:

“晴天、湘儿你们最近的功夫进境如何?”

晴天看了眼我对着甄寨主答道:

“回禀义父,我的落日弓法招式早已习得,只是目前尚欠缺内力的驾驭和实战经验!”

“不过倒是小湘的进步却是只能用一个神速来形容了!她的回龙枪法早已经习得真髓。而且我的教给她的弓法亦精进至与我相当!看来,她真的是练武奇才啊!”晴天接着称赞起我来。

“大哥过誉了,湘儿自愧不如!我的弓法都是大哥指导有方。”我淡淡的道:

甄寨主看着我们互相的谦虚插言道:

“晴天的弓法如今的确是已经进入一个瓶颈阶段,如果想突破这个瓶颈只能是增加实战经验和不断的修炼!别无他法。”

“而湘儿的进步之快只能是说她的一身奇怪内息在作怪!为父纵横行走江湖数十载,亦不知何故?这种气息不似常人所修之内力,或阴柔或刚猛,而是集两者之所长。使用不同的功法会有不同的效果自然发挥在功法之中!为父传给湘儿的回龙枪法,乃是专为女人所创立的一门功法。轻盈而飘逸、招数精妙而柔韧正好弥补女子气力不足。若是男人习得,那只能是形似而不得精髓。而天儿你传给湘儿的落日弓决却是极阳之功法,出箭如流星贯日,威猛刚毅无比。如没有强健的体魄和过人的臂力,是无论如何也掌握不得。可是我早就观得湘儿却习得已有八九分摸样,虽然与她平日的刻苦习练有关,更只能说是她的奇怪内息在做怪了。”甄寨主摸着下巴上的浓密胡须不住感叹。

看着晴天望向我的目光中的羡慕和义父的感慨,我并没有在内心掀起一点波澜。尽管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义父口中奇怪内息是如何存在在我身体之中的?我只是感觉没有什么不舒适所以也就没有刻意去管它,任它自由存在吧!

“人的境遇不同,所经受的苦难磨砺亦不相同。可能是上天可怜于我,给我的一丝关爱吧!”想起这些年的遭遇,我略带苦意的说。

“对了,义父。你不是说叫我们有事情商议吗?究竟是什么事情啊?”

看着我脸上泛起的忧伤,晴天赶紧岔开话题对着义父问。

“你们看我这记性,人年龄大了真是不中用了!”义父明白晴天的意思打着哈哈说:

“是这样的,最近我总是心中不静,似乎有什么不对之处或将要发生什么事情?当然这可能只是我的一种胡思乱想,但是人总要留条后路给自己。几年前,在山寨以北数百里的燕山长城之外发现一个隐秘山谷所在。那里的地势、峰势奇险并有“濡水”之流(今滦河)相接,三面是无法逾越的高山只有一处可入之路。山谷方圆极大,如在谷口修建一寨,必将稳如泰山。原本我想把这帮弟兄们都带去那边,但是总觉得时候未到,所以这事情一直就没对大家说。只是最近由于心中不宁,为免将来遇到什么不测,故我想让你兄妹二人带上些亲信可靠的弟兄们先去那隐蔽所在另立一寨为我们将来预备个栖身之所。”

说罢,立刻又喝下一杯酒望着我们。

“义父是不是最近太过劳累所致身心疲惫啊?我没感觉有什么不对的啊?”晴天不解的问:

“不过除了今天的官饷之事我觉得大有问题。”晴天接着补充了一句。

“是啊,为父亦觉得此事太过蹊跷,只是百思不得其解啊!”甄寨主摇头叹道:

“不知义父所难何事?可否让湘儿听听?”虽然我平日刻意躲开山寨各项事宜,不参与其中。但看着两人面露疑虑之色的思考,我不由来了好奇之心。

听完义父的描述和晴天的怀疑我思考片刻看着义父问道:

“义父这次的买卖消息是从何种渠道而来?”

“是朱老二的手下一直从幽州跟过来的啊!”甄寨主答道:

“那事先知道是什么货吗?”我接着问:

“是的,探子传回的信息说是幽州富商去塞外收购毛皮等货,故携带大量金珠棉帛。最近山寨手头并不宽裕所以这票的财货正是急需之物。”甄寨主看看我道:

“问题的关键点就是在这里了!既然是幽州富商去塞外买毛皮,为何值有区区数十人护送?要知道现在正是塞外乌恒与我大汉磨刀砺马之时啊?这是其一。为何值此炎夏之际前往塞外?要知道现在塞外的皮货根本就不是其时,往往收购的只是往日陈年旧货。收购这些陈旧次货如何需携带如此大量之金银帛货?此其二也。第三、他们出关的路线也明显不对?此处通往边塞屯军之所,欲收购皮货须经过众多哨卡边营层层盘剥。试问哪个商人会如此携带如此数额巨大之钱物既走绕远之路且平白花费如此巨大,这不是一个商人应该做的。”

停了停接着我又分析道:

“最重要的一点事,这些劫掠回寨的财货之上竟然打有官家的烙记,你们不觉得所有的这些不是很不合常理吗?”我凝眉叹道:

“是啊,义父。我看这件事情一定有蹊跷!”晴天听了我说完后,刷的下站了起来大道:

“那为今之际应该如何啊?”甄寨主手抚短须沉思片刻抬头望着我问:

“依湘儿之见,应该先把朱绍找来,询问一下打探之人的情况再来分析、判断为好!”我略想后回答。

甄寨主点头道:

“也好,就这样办吧。现在天色已晚,朱老二也不在山上,明天等他回来把他叫来问问便是。”

“天色这么晚,朱绍为何不在山寨之中?”我疑惑的问:

“那老色鬼恐怕如今正在山外镇子中逍遥快活呢!”晴天不屑的说:

闻知朱绍的去向想想他的为人,我不禁轻啐一口。想起当日他目露淫光的逼向自己,不由脸色为之一寒,杀气在目光中一闪而过。

甄寨主注意到了我的表情,自然知道我的想法,不由暗自摇头心道:

“看湘儿的心中果然对当日之事始终耿耿于怀啊,以后只怕朱老二会在她手上倒大霉了!以后得想些办法化解她心中的对朱绍的怨恨才是。不然,我夹在中间怕是左右为难啊!”

想到这,甄寨主故意带着一些摇晃着站了起来抚头道:

“今日不知为何,只喝了几杯酒就觉得头晕,看来我的确是老了!这就散了吧,有事情明天再说!时候也不早了,你们也分别去休息了吧。”说罢哈哈大笑着转身离去。

我和晴天相视一眼各自的一笑,晴天看着我说:

“湘儿,那你也早点安歇了吧,为兄就先告辞了。”

“好的,那明天见吧!”我轻轻点头,看着晴天转身而去。

现在就剩下自己了,面对一桌未怎么动过食物,我不由想起几年前因饿得难受而常常暗自哭泣的自己。

那个时候做梦都没想过能有这么多吃的东西在面前,只想着如果经常有一块干硬的面饼该多好啊!或者是半块......

看着夜空中的一道流星闪过,感触着流星那消逝而去的轨迹,我不由心中涌起淡淡的哀伤。伸出一双纤细而柔白的手,端起酒杯,柔缓的靠近唇边,轻昂脖颈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