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空军绝密计划:“茶包”战术

pxtvheen 收藏 1 149
导读:绝密计划:“茶包”战术——在越南战争后期,一项绝密计划将美国飞行员带进空中战斗的节节胜利。 1952年春天,美国空军在远离南韩东海岸的椒岛上设立了一个侦听站。它的任务是监听朝鲜和俄罗斯的通信。侦听站配备了语言学家和战术空中协调中心专家,随时为在朝鲜上空作战的美国飞行人员提供实时的情报信息。 这种实时的情报支援大大增强了美军对苏制“米格走廊”战机的优势地位,因为它在飞行人员远离基地和油料不足等条件限制下,提供了与敌交战的最佳时机。 尽管这个侦听站曾因直接为飞行员提供情报支援而名噪一时,但在战

绝密计划:“茶包”战术——在越南战争后期,一项绝密计划将美国飞行员带进空中战斗的节节胜利。


1952年春天,美国空军在远离南韩东海岸的椒岛上设立了一个侦听站。它的任务是监听朝鲜和俄罗斯的通信。侦听站配备了语言学家和战术空中协调中心专家,随时为在朝鲜上空作战的美国飞行人员提供实时的情报信息。


这种实时的情报支援大大增强了美军对苏制“米格走廊”战机的优势地位,因为它在飞行人员远离基地和油料不足等条件限制下,提供了与敌交战的最佳时机。


尽管这个侦听站曾因直接为飞行员提供情报支援而名噪一时,但在战后还是成了昔日黄花,日渐调零。因此,当新的政治绊脚石出现时,美国又不得不重新开启越南战争时历史车轮。时针转到1972年7月26日,使用通信呼号为“茶包”的情报专家才开始使用可与朝鲜战争早期情报系统相媲美的情报系统,该系统可提供一些精密的复合空中影像。


在越南,美军空投一些侦察设备用于特种情报侦察需要,但是,空军地勤人员多来年一直忽视了向执行任务的飞行员直接提供情报的做法。旧的思想和新的装备混合在一起去执行任务,情报信息也因此而很难通过敌占区到达飞行员手中。飞行员因为缺乏实时的有关敌人飞机的情报,直接导致了奋战在越南上空的美军战斗机部队不可避免的长期失败。


与敌空中格斗的失败在整个战争中愈演愈烈。早在1972年早些时候,美国空军第7航空队司令约翰•W•沃格特将军就曾说过,空军正在失掉空中战争。


然而,就在美国卷入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期间,电子战技术有了长足的进步,特别是通过机载平台的电子战运用有了飞速的发展。随着英特尔公司的技术进入美国空军战斗机座舱,催生了高度机密的“茶包”项目,使得战争形势急转直下。当然,将政治意愿同发展中的技术相结合也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任务。


随着各种新式的、更加灵敏的装备不断出现,美国侦听敌人通信、定位和查明敌人雷达部署以及了解敌人系统属性的能力不断得到增强。美国国防项目承包商发展出了相控阵设备和飞机,用于获取不同形式的电子情报。




一架EC-121M电子战飞机从越南岘港空军基地起飞,到东京湾上空执行侦察任务。


绿门壁垒


专职的空勤人员更加关注的是装备的性能而非设计的预期。但是,这种进步被日益增长的官僚主义和安全壁垒所掩盖。就像一道道“绿门”和一根根独立的“烟囱”,将数据信息分割成碎片,妨碍了情报信息在越南战争中被最大限度地利用。


在越南战争中,通信情报方面的特点是在不完整的电子信号中加入串行和重叠。而更为复杂的情况是,与电子情报设备和技术一同成长的还有越来越严重的官僚主义。它们将关注的焦点集中到为信息分发设限,而这些情报信息是战斗在越南上空的美国飞行员急切需要的东西。


1972年春天,面对北越发起的一波又一波的春季攻势,美军于1972年5月10日恢复了对北越的轰炸行动。在随后的80天里,美国损失了48架飞机,其中21架被“米格”战机击落、27架被地空导弹或高射炮击落。相反,在同一时期,美国飞行员仅成功地击落了31架“米格”战机。究其原因,两个重要因素是:北越飞行人员有效的地面控制和美国飞行人员在遭到攻击时,缺乏有效的雷达预警。


在六、七两个月,北越空军在空战中共击落13架美军飞机,而自身也付出了损失11架战机的沉重代价。弱小的北越空军逐渐认可了他们自创的首选战术:使用一架飞机高速从敌机后包抄,选准时机发射“环礁”导弹击落敌机。


而在同一时间,美国空军却一再失去自己的空中战斗优势。轮流作战策略不断地将一些有经验的飞行员推出工作岗位,取而代之的是一些缺乏作战经验的新飞行员。在“红旗”战斗训练时代来临以前,大部分飞行员从一开始就要面对活生生的敌人,他们要么学会掌握自己的技能,要么选择面对死亡的尝试。


通过使用“牛眼系统”来通报情报信息使得情况变得愈加糟糕。这种技术又回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最早的空降炮兵的时代,这种技术使用简单的“长”或“短”信号来表示信息,后来扩大到使用时钟码信号。它通常用来为飞行员导航,有时也用于分发目标信息。它的最大缺陷在于不准确,特别是在单向通信时。


沃格特知道,美军飞行员缺少利用己方无线电和实时信息攻击敌人的机会。他将这个问题向美国空军参谋长约翰•D•瑞安上将作了汇报,瑞安上将非常重视,立即对沃格特的意见做出了反应。他告诉参谋人员,他需要马上行动——不是计划,不是研究,而是行动。瑞安上将成立了一个由威廉姆•L•柯克中校、埃尔斯•夏特少校及德玛•兰(代表国家安全局)组成的三人行动小组。


兰先前曾主动请缨,要在越南战场上重建椒岛的辉煌,但是,这个请求却一再遭到拒绝。所以,当小组成员的辛苦努力——尽管他们的努力是受参谋长委托的——最先被第7航空联队拒绝时,他们并不感到惊讶,第7航空联队拒绝向空勤人员提供原始数据。

NKP行动


最后,在沃格特的支持下,小组付出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柯克和他的团队搬进了那空帕侬空军基地,在泰国也称之为NKP。在这儿,他们同第6908安全中队一起工作,可以进入无线电监听网络,对北越空中作战行动实施侦听。他们还装备了一辆指挥控制车,在车里,可以显示北越空中作战时间表,而且车内还装备了大量必需的指挥与控制设备以备使用。


RC-135C“燃烧管”和RC-135M“战斗苹果”飞机在东京湾和老挝上空巡逻飞行,搜集通信和电子情报。无处不在的U-2高空侦察机游弋在RC-135飞机上空,接收他们转播的数据,然后将这些数据重新发给位于那空帕侬空军基地的“茶包”项目行动室。


在那空帕侬空军基地,小组成员将这些新收集的通信情报数据与地基雷达数据以及由EC-121飞机收集的雷达数据进行综合。所有的这些情报飞机都拥有截获北越地面控制器转发的信号的能力,而在“茶包”战术实施以前,依靠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飞机所收集的情报相当有限。


EC-121K“铆钉头”电子侦察飞机搭载熟悉越南情况的情报专家。他们可以监听米格战机飞行员与地面控制台之间的语音通信。另一著名的改进型就是EC-121T型电子侦察飞机,它从泰国的考拉特开始执行任务,通信代号为“迪斯科”。最初,只有一架“迪斯科”在老挝上空游弋。然而,到了1972年,更多更具进攻性的米格-21战机加入到作战行动,迫使EC-121T型电子战飞机转战到东京湾上空执行监听任务。


空中情报覆盖是对其它两个关键情报来源的补充,一个是陆基情报来源,另一个是海基情报来源。在南越猴山地区进行的“闪电”战斗中,混合数据可以直接传递给空军、海军、海军陆战队和陆军作战部队。到了1969年,它已经成长为一个全面采集数据的系统。该系统的信息以在东京湾游弋的海军情报船“红冠”所收集的通信情报为补充。与E-2“鹰眼”电子侦察飞机配合使用,“红冠”情报收集船的覆盖范围可扩展至河内。接下来,“红冠”接收来自美国空军EC-121M“超星座”和海军EA-3B“深海”情报收集飞机的信息。


这些庞大的数据将被甄别、综合、分析,然后再由位于那空帕侬空军基地的“茶包”战术专家进行分类。情报信息中的大部分被传递给拥有使用属于国家安全局独有的“铁马”机密计算机系统,进行最终的合成和显示。


“茶包”接着就能将美国空军飞机和敌机的位置传递给正在执行战斗巡逻任务的F-4战斗机飞行员。


柯克所使用的简易设备与灿若星辰的多种方式收集情报相比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由“茶包”团队开发出来的情报信息可以显示美国和北越飞机的位置、轨迹和高度。此外,它还有一个明显的优势就是具备态势感知能力,这种能力可以让飞行控制人员建议飞行员如何更好地战斗。


“茶包”团队将更新后的数据和指南通过“吕宋”传递给美军飞机。一架KC-135A无线电中继飞机使用视距超高频(UHF)无线电链路,情报信息传输距离可达300英里远。


虽然这是经常使用的无线电通信,但是,这种简单的超高频传递方式却是系统的障碍。这种传递方式总是在最不方便的时候遭遇意外停电。


建立配备有高精度情报收集设备的“茶包”战术,仅仅是提高态势感知能力的第一步。“茶包”团队也不得不为了飞行员而“买进”他们所需要的系统及真实的情报信息。


正如设在那空帕侬空军基地的指挥控制车一样,柯克亲自向东南亚的每一个飞行联队说明“茶包”的价值。他将“茶包”的优势向不相信这个东西的飞行员作了明确的说明。(柯克让人信服的证据包括利用著名的EC-121电子侦察机获取的情报击落21架米格战机的事实。)他因此也能克服常见的对情报按级分发的反感以及大家都感到厌烦的绿门保密综合症。


柯克的简报必须是离散的。他知道,如果自己在不经意间透露出的技术材料就有可能泄漏战略空军司令部的核任务,从而使自己落入封口的炉管之中。


因此,柯克迈着清晰的步伐,逐渐去除了向飞行员传递所有情报信息,而是只为飞行员提供威胁细节和方向情报信息。


1994年,退休少将多勒•E•拉尔森在《美国情报杂志》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我们用不着告诉飞行员这些正在被使用的情报来自何方,而只需注意柯克在用超高频无线电呼叫时所提供的警告就行了。”


当信息在海军的“红冠”情报侦察船和空军EC-121电子侦察飞机上传递时,信息内容——大部分是航向罗盘方位、速度和矢量信息——以相同的格式实施传递,使情报信息变得更加易于理解并很对飞行员的口味。


“茶包”产生了直接的积极作用。从7月29日至战争结束,美国空军共击落30架米格战机,而自己仅损失了10架飞机。这相比使用“茶包”前几个月,胜率有了显著的好转。


“茶包”还具有一些其它的优势。


重生之日


“当情报显示,某一架美军飞机正被北越战斗机锁定时,‘重生之日’计划就启动了,”在多种侦察飞机上服过役的拉尔森补充说。“即将成为牺牲品的飞机就立即被告之,他成为了今天的目标。”不久以后,甚至在起飞前,飞行员就要确认柯克是否知道自己的呼号。


“茶包”战术也增强了搜索和救援功能,因为所有的数据都是存储在磁带上的,可以被不断地复制,因而可用来帮助搜救人员准确定位被击落飞机的位置。


最重要的是,“茶包”“允许进行飞行后情报分析,因为所有的雷达目标指示图和通信情报数据都能被显示,同时也允许美国战争策划者判断与北越相对应战术和交战原则运用是否得当。”海军上校吉尔•范•勒德尔温在2001年的一份报告中这样写到,“驾驶舱具备通信情报信息支持功能。”这种能力,“现在大部分已经成为指挥与控制系统,这对设计新的、优于敌人的战术至关重要。”


“你可以同我们的飞行员谈谈,他们会告诉你他们是如何加强空中纪律的。”沃格特在越战后总结说。“他们减少了空中唠叨,改为相互进行空中格斗训练,探索多机编组作战样式。”


然而,并不是每个人都信服“茶包”战术的效力。战后一些人的研究表明,“茶包”最重要的价值不过就是为飞行员提供早期威胁预警而已。


但是,这正是沃格特在经历了一连串事件后建立“茶包”战术想要达到的目的。他只是希望给他的F-4战斗机飞行员以交战主动权,允许他们使用自己的雷达和垂直作战能力,以充分发挥己方战斗机的优势,从而能更好地对抗机动性更强的米格战斗机。


相关的问题是,今天的空军飞行员是否有必要的实时情报信息可利用,以便使得未来不再有“茶包”战术这类的行动出现。


当回首20年前,有一些相类似的情形是难以忘怀的。美国正从事着的一场需要自由交换信息并限制某些情报可以透露的战争。目前的美国正面对敌人严重语言障碍问题,当前找到必需数量的语言学家并处理这些问题还有相当大的困难。


虽然美国及其盟友普遍具有空中优势,但是,随着极速、远程现代化的地空导弹的扩散,美国及其盟友在未来将面对着一个极端的敌对环境。战斗机在战场上空作战,以及大型、笨拙的情报收集飞机远距离工作,这些在未来都将陷入防空的危险之中,快速存取必需的情报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重要了。


毫无疑问,自从引入“茶包”后,胜利在节节攀升,而损失在大幅度降低。这得归功于驾驶舱快速分发情报信息系统的有效工作。


在越南战争中,三名空军王牌飞行员——查尔斯•B•德贝尔温上尉(武器系统操作手,击落6架敌机)、史蒂汶•瑞奇上尉(飞行员,击落5架敌机)和杰弗里•S•范因斯坦(武器系统操作手,击落5架敌机)都认为战绩的取得得益于改良的情报信息分发系统。


沃格特指出,在“茶包”出现之前,没有一项空军情报措施是在正常地工作。但是,他说:“自从有了‘茶包’战术以后,他们全都高效地运转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