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正道是沧桑 精彩正文 第十二章

大沿帽 收藏 0 5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size][/URL] 再说立仁,受楚材之命,准备去一个叫文华堂的地方调查。这个文华堂是胡汉民的堂弟弄的一个秘密沙龙,每晚都有粤军军官受他招待,据说还有很多来路不明的人混在里面,三教九流、五花八门。立仁需要做的是调查出胡汉民到底想搞什么花招。 文华堂设在一幢临街的独立别墅里,立仁过去时,里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


再说立仁,受楚材之命,准备去一个叫文华堂的地方调查。这个文华堂是胡汉民的堂弟弄的一个秘密沙龙,每晚都有粤军军官受他招待,据说还有很多来路不明的人混在里面,三教九流、五花八门。立仁需要做的是调查出胡汉民到底想搞什么花招。


文华堂设在一幢临街的独立别墅里,立仁过去时,里面正灯火通明,不时有军官带着女人进出。立仁刚跨过铁栅门,两个黑衣人挡住了他。

“对不起,这是私人场所,非请莫入!”

立仁一怔,但脑子转得很快:“不是我想来,是有人请我来,这是‘文华堂’吧!”

“当然是了,谁请你来?”

立仁瞥了他们一眼:“当然是你们堂主请我来的!”语气颇有自信,就这么混了进去。


别墅里楼上楼下都没了客座,有的在抽雪茄喝酒聊天,有的在打麻将,没人注意进来的立仁。他楼上楼下地转了一圈,发现楼上有几扇门紧闭着,他轻轻推开其中一扇,一屋子正开会的军官一齐朝他盯来。立仁立刻歉意地躬身:“你们忙!你们忙!”带上门的立仁回到客厅内。

那扇房门重新打开,堂主出来,他对迎上来的两名手下,指指立仁消失的方向,耳语几句,重又回到门内。


立仁回到客厅,独自调酒,那两名手下逼近他。立仁已经意识到来者不善,他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然后对着那两个人说:“这两种酒掺起来喝,一定很过瘾!”

其中一个手下质问:“你是干什么的?”

立仁抿了一口:“当然是来品酒的!”

另一个问:“谁请你来的?”

立仁很无辜:“兄弟,讲点礼貌好不好!”

两个人不由分说,架住立仁两只膀子。立仁喊道:“你们这是干吗,别拉我呀,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任凭立仁怎么嚷嚷,还是被拖了出去,客厅里有一个牌客站了起来,朝门口走去,他竟是周世农。


立仁被那两个手下拖出去,拽倒在草坪上搜身。“这不是杨立仁吗?”周世农走过来,惊讶地说。

两个人停住:“周哥,你认识他?”

立仁抬眼,周世农慌忙扶他起来,“哎哟哟,你看看,你看看,还真是立仁。你们去吧!我们是生死兄弟。你看看,你杨立仁怎么跑这来了?”

两手下离开,将搜出来的军官证交给了周世农。周世农帮立仁拍拍尘土,一边拍一边说:“我说你到广州都没消息了,原来是去黄埔了!”

立仁还很愤怒:“都什么人,地痞流氓,简直。”

周世农说:“都是些出力气的,粗活,你这样的书生干得了吗?”

立仁说:“我早就听说你在这里,想着要会会你!”

周世农说:“你呀,随我进来,你可别说,你来得真够巧,堂主还想着要找个黄埔的人,你倒送上门来了!”


立仁跟着周世农重新进去,独自坐在窗前位置上,擦着嘴角上的血迹。两名手下殷勤地端来酒、干果一类。还给他点了一支上等雪茄。

周世农在楼梯处与堂主说着什么,两人不时地朝这边看过来。不一会儿,周世农走过来。“知道当初谁下的命令要干掉三省巡阅使?”

“谁?”

“就是他,文华堂的堂主。”

“那六颗子弹就是他给的?”

“要不,我一提这事,他立刻就没脾气了呢,大水冲倒龙王庙了,能不信任你?”

立仁可火了,自己堂堂一个黄埔军官就在几分钟前被人那么羞辱,指挥的人竟是自己曾经冒生死危险效命的人,真是窝囊,半晌,立仁狠狠地说了一句:“给这种人卖命,也真瞎了眼了我。”

周世农忙说:“他也就是个跑堂的,他哥哥才是广州城真正的大佬。”

立仁:“他哥哥是谁?”

周世农:“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立仁环顾四周:“我怎么觉得这屋子里的人,都有点不对呀。”

周世农:“哦?哪儿不对呀?”

立仁:“有股子杀气。”

周世农:“别瞎说。”

立仁:“我做过杀手,有体会,往左轮手枪里装完了六发子弹后,就这么股劲儿,人堆里坐着,也觉得特孤单。”

周世农笑了:“谁跟你似的,书生一个,当初选中你,就是个极大的错误。矮桩子绊倒人,懂吗?瞧那几个不起眼的,都是澳门请来的职业玩家。”

立仁:“玩什么?”

周世农:“玩命!”

立仁:“跟谁玩命?”

周世农轻捅了一把立仁,后者看去,此时有几名粤军军官下楼来,鱼贯穿厅出门。立仁认出了,就是开会的那些人。

立仁:“都什么鸟儿?”

周世农:“粤军第四军的人。”

立仁:“梁鸿楷的人?”

周世农:“别打听那么多,跟你没关系。对了,你和楚材还有关系吗?”

立仁想了想,说:“别提了,人家占着校长的高枝,比以往生分多了。”

周世农:“一定是你清高。要我说,立仁,该放下身段,就得放,黄埔那地方,谁的天下,不是明摆着吗?”

立仁叹口气:“我这脾气,你不是不知道,属于真正不要钱、不要命的人,我……”

周世农拍着他肩膀,声音低了下来:“我明白,说到底,你还是没跟对人呀,良禽择木而栖,我看你,不妨这样……”

周世农专注地对立仁说着他想说的话,却丝毫没有注意到立仁的眼神里已经有了别样的东西。立仁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莽撞到可以不顾父亲的生命危险还以为是为革命献身的热血少年,他已经知道如何选择该为之效力的人,也知道如何巧妙地不动声色地套出对方的信息,包括曾经和自己一个阵营里的周世农。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