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搞自己的英雄,是一个民族道德沦丧的开始! zt

蓝色征衣 收藏 18 374

恶搞自己的英雄,是一个民族道德沦丧的开始!


作者:我一时还没决定是什么派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点击数:2690 更新时间:2009-6-12 顶 荐 [字体:小 大]



不知为什么,我们民族的许多英雄突然成了某些人“质疑”、恶搞的对象,从古代的岳飞到现代的刘胡兰,从舍身炸碉堡的董存瑞到和平时代的雷锋,英雄们几乎没有人能够幸免。与此同时,投降外敌、陷害忠良的秦桧,消极抗战、积极内战的蒋介石倒成了“英雄”。最近几天,因为云淡的一篇有关黄继光的文章,强国论坛又泛起了一股“质疑”黄继光的浊流。


在一些人的眼睛里,黄继光这样的英雄似乎是不可思议的。是啊,人的本性都是自私的吗,说有人用自己的胸膛挡住敌人的子弹,谁能信呢?但是,在中国历史上,的确有过那么一段时间,在一个伟大的政党领导下的人民军队里,有无数个黄继光这样的英雄。不知是不是有网友看过《英雄儿女》这个电影,这部电影里有这样一句台词,“在我们志愿军里,有千千万万个王成”。不管别人是不是相信这句话,我是绝对相信的,因为,我的父母,都是当年的志愿军战士。


我父亲是50年入朝的,入朝后在志愿军后勤部第X分部做助理员。我曾经问过父亲,到了朝鲜没到作战部队去,整天在后方工作,是不是很没劲。他说,你小子懂个屁,在朝鲜,我们没有制空权,前方后方没多大区别。在前方,面对面地杀,你好歹还有个报仇的对象。在后方,让敌机炸的,气死你,却够不着。父亲参加了所有五次战役的后勤保障工作。在第三次战役时,父亲一次在江边组织弹药前输和伤员后送时,赶上了大批敌机轰炸。当时高炮部队离得远,用我父亲的话说,那是看着被人炸,“江水都染成红色的了”。有一位年轻的文工团女战士,为了掩护身边的一位伤员,扑在担架上,全身都被打烂了。“伤员呢?”,我问。“还能幸免吗?都一起牺牲了”。我问父亲当时是不是害怕,他一瞪眼睛,“怕?当时要有个美国鬼子在面前,我能零剁了他!看到这么年轻的战友死在你面前,你怎么会怕,你只有恨!”


父亲对抗美援朝谈得很少,母亲也不愿多谈。每次谈起,父亲都很激动,眼睛总是红红的,总是不断地重复:“我那些战友,我那些战友啊。我是幸存者啊”。对那场战争的了解,除了父母零零星星的回忆,我更多的是在他们战友聚会时在一边偷听,或者小时听父亲给战士们做报告时知道的。有一次,一位林叔叔拍着我的脑袋说:“那一次,要不是你爸爸腿勤快了一点,就不会有你小子了”。我后来得知,有一次,本该同一个办公室的另一位助理员送一封信,我父亲看他不太舒服,就抢过信来,主动去送了一趟。回来后发现,整个坑道全部被炸塌了,里面的人没有一个幸免。


虽然恨透了美国鬼子,父亲却还曾经为美国俘虏上山打过野兔子。志愿军的后勤保障有时是非常困难的,一把炒面一把雪,那是好的,几天吃不上饭是常事。但是,不管多困难,对美军战俘却一定要优待。听我父亲说,当时吃得第一好的是战俘,第二是苏军飞行员(他接待过几个飞机被击落后跳伞的苏军飞行员),第三是人民军联络员,最差的是志愿军。有一次,给养送不上来,俘虏又一时送不下去,分部机关一个肉罐头都没有了。偏偏一个战俘不喜欢吃炒面和土豆,没有肉就什么也不吃。为了不让他饿出毛病,科长命令我父亲带一个通讯员上山打野兔子。“三天两头的轰炸,山上还剩几只野兔子啊。可任务不完成不行啊,我和通讯员转了一整天,才打到一只。给那个俘虏炖兔子时,我是一边咽口水,一边骂俘虏的娘!”。我问他,“你肯定一点也没偷吃?”,他说,“我连一口汤都没喝,知道什么是纪律吗?”。


两个星期前,给父母打电话,母亲说我父亲的心情很不好。原来,我弟弟开车带他们两个去了趟丹东,看望他们的老战友陈阿姨夫妇。从朝鲜回国不久,他们夫妇就转业到了地方,安排在银行工作。因为银行是企业,他们夫妇又都是50年入朝时才参的军,不是“离休干部”,现在的退休金很低。四个孩子有两个下岗,他们老两口本来就不多的工资还要资助子女,生活很困难。母亲说,父亲在鸭绿江大桥边站了很久很久。1957年,父亲从朝鲜回国到长春军政干校学习,在丹东车站曾下来过,到今天已经整整半个世纪了。我想,在桥边,他一定又回想起了他那些永远留在江对岸的战友,一定又回想起了那“保和平,卫祖国”的激情燃烧的岁月。


中华民族是个苦难的民族,近代几百年里,受尽了世界列强的欺凌。只是在那声“中国人民从此站立起来了”的呐喊之后,只是在那场力量相比如此不对称的朝鲜战争以后,中华民族才敢说立足于世界强林,中国人民才敢说扬眉吐气了。几天前,在一个跟贴中,我发了一个两年前写的小诗:


陈墟一抹万楼新,

突起狼烟罩左邻。

不是疲军三八线,

强林何处有华人?


曾经有人问我,为什么用“疲军”来指志愿军?我回答,八年抗战,三年解放战争,我们的先辈不累吗?很累啊。但是为了祖国,为了和平,他们在新中国的曙光中匆匆地告别了亲人,又投入了更艰苦、更险恶的战争。有多少优秀的中华儿女长眠在异国的土地,这其中就有我们伟大领袖的儿子!没有他们,我们能有今天的尊严吗?我们有什么理由忘记我们的先烈?我们有什么资格“质疑”我们的先烈?我们有什么脸面“恶搞”我们的先烈?这样做人,还有良心吗?还叫个人吗?


恶搞自己的英雄,是一个民族道德沦丧的开始。作为后代,我们的人民不能忘本,我们的党不能忘本!这样“恶搞”、亵渎英雄,我至今没看到任何有关部门出面伸张正义。为董存瑞捍卫荣誉的,不是党和政府的果断行动,而是他妹妹的“民事诉讼”!党的宣传部门是干什么吃的?立场站到哪里去了?如果这就是某些人理解的“解放思想”,我认为这种“解放”的思想应该打入地狱,万劫不得超生;如果这样的行为就是什么“民主”,这样的“民主”应该被一切正直的中国人万代唾弃!




9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