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7.html


第二卷 逐鹿索马里


第四十二节 什锦八宝饭

借着两篇论文,卫华成为网络风云人物。

卫华的个人资料也逃脱不了网友的人肉搜索……

普通人成为公众人物后,却没有公众人物那样前呼后踊的保镖队伍,后果很严重……

楼下那一天一天爆涨的“粉丝团”就能很说明,麻烦有多大。

卫华不敢出门了,被前后堵截,当熊猫一样围观的滋味,不好受。

更不好受的是,被人看了、摸了、抢了,还收到任何的门票收入。拥有极强商业头脑的包打听说,如果可以收门票的话,那么卫华一天赚一百万不成问题。

甚至,卫华连上阳台晾一下衣服,也只能请别人代劳。因为只要卫华一露身,就会引发一片尖叫。在要求安静的B大校园,尖叫是不充许的,但是学校又法不责众,只好委惋的要求卫华少露面了。

不知有没有国草的说法。

如果有!

那么,国草和国花一样,都是“祸国殃民”的。

好在——好在——不幸中的万幸,暑假来了。

学校放假,仍然呆在学校里的只有少数劳工俭学的,或者准备考研,或者玩得乐不思蜀的。热闹的校园一下子就安静下来。围堵卫华和屠倭的粉丝团也就一下子小了十倍。

感谢上帝如来,东方土蜘蛛,西方洋垃圾,卫华终于可以和屠倭悄悄的见上一面,而不会被人围追堵截了。

两大祸国殃民级的人物骤在一起,不要以为会引发大灾难,实际上负负得正,阴阳协调,共建“河蟹”。

追屠倭的牲口们会发现名花有主,而那个主又是那么的优秀,自形惭愧之下,悄悄离开。

追卫华的花痴们,也会发现名草有主,再用自己容貌对比,同样会自形惭愧,悄悄离开。

“你的论文……”屠倭悄悄的告诉了卫华二个好消息。

论文得到了通过,决定授予卫华经济学硕士学位。

卫华送交社科院的“Z国经济发展的模拟软件”,得到了国家的高度重视。“认为意义重大”。社科院已经立项,并向国家申请专项资料,准备完成这个课题。如果项目最终批下来,卫华很有可能被社科院聘用。从此成为一名可以直达天听的“智囊”。

卫华奇怪的问:论文没有答辩就得到了通过?

屠倭道:你这篇论文早就在网络上答辩过了。数以亿万字的大辩论,几千万的点击,数百万人的考官。是有史以来最牛的答辩啊。

卫华淫荡的笑:我下面也很牛。

屠倭瞪目嗔骂:下流(牛)。

两人好一阵亲热。直弄得日月无光。但又不能越过那“雷池”,卫华差点爆阳了。

临分别的时候,屠倭要卫华加一个QQ好友。屠倭说这人是卫华粉丝,如果不加,后果很严重。

看到屠倭如此郑重其事的样子,一回到寝室,就加了。

将打开QQ用号码一搜索,发现这人的QQ名很搞笑“什锦八宝饭”。头像还是一个很可爱的卡通女头像。看她的资料栏,上面既没有年龄、没有地址、没有职业。下面的个性签名很有意思。

我最大的爱好,‘什锦八宝饭’。

我最大的幸福,吃一碗倒一碗。

我最大的理想,别人也可以吃一碗倒一碗。”

搜索邀请加入的时候,对方的头像是彩色的,这说明她在线。但是卫华加好友的邀请过了好几分钟,对方也没有理。卫华只得再次申请,同时注明,屠倭介绍的,为了后果不严重,请通过。

这一次,对方很快就通过了。

什锦八宝饭:小朋友,想和你交个朋友不容易啊。

卫华:你多老了,叫我小朋友!?(卫华心想,她是屠倭的朋友,又是女的,与屠倭的年龄相差不可能很大。而屠倭仅二十岁。)

什锦八宝饭:我很老很老了……

卫华:[一个大笑的头像]如果你真的很老的话,那么就更应该珍惜时间,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想和屠倭抢老公,那就免了。我没有进宫当种马的想法。

什锦八宝饭:[一个羞涩的头像]你的论文我看了,很喜欢。我有三个疑问,Z国重回计划经济可能吗?电脑真的可以管理若大的Z国吗?要怎样,才能有条不紊的逐步实施?

卫华:前二个问题,我在论文中已经说了。

第一个问题,Z国重回计划经济,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而是必须的问题。如果Z国不想被人继续借着市场的工具掠夺资源,就只有丢掉市场经济。吴市场也说,这个世界只有二种经济,除了市场就是计划,没有第三种。所以,我们丢掉市场就只有回计划的怀抱。

第二个问题,电脑能不能管好一国,特别是一个大国千头万絮的经济问题。这在理论上是行得通的。实际如何,谁也没有做过。所以,我认为,只能是慢慢来,先在小范围实行,搞一场试验田。只要小范围行得通,那么在全国也是行得通的。因为,规模的大小,对于执政者来说,是一个考验,但对于电脑来说,只是一个数值大小的问题。数值越大,越能显示出电脑的能力。

第三个问题,我还在考虑。心中有一个大致的想法。可是,我一直找不到答案。

什锦八宝饭:你不是天才吗?

卫华:天才遇到贪官也是白搭。

什锦八宝饭:?

卫华:无论多么好的经,遇到歪嘴和尚也会被念歪。

无论什么样的政策,总得靠人去执行。

我国传统的道德毁于批孔,信仰又毁于无神论。三十年的市场经济,将人性给扭曲和异化了。

在信仰和道德的废墟中,我们建立起了,笑贫不笑娼的畸形道德,和有钱能使鬼推磨,有权能使磨推鬼的畸形信仰。

在这样的大前提下,任何的改革都没有成功的可能性。更何况像我这样的,触动利益集团根本利益的180度的大改革。

什锦八宝饭:小朋友,不要太悲观。相信正义,相信人心。

卫华:我也想乐观一点,也曾相信,正义必然战胜邪恶,也曾相信人心总是向善的。但是,静观这些年来的改革,从计生到养老、从教育到房产。无一不是在全国人民的期盼中上马,在一片骂声中坚定前进,在砖家叫兽的忽悠中走向崩溃。

什锦八宝饭: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吗?

卫华:我看不到在Z国有任何成功实行的可能。除非Z国像当年的香G那样,成立俱有独立调察权的廉政公署。公署直对主席负责,可以随时对任何人进行调查和审讯。

什锦八宝饭:我们有自己的纪检反贪部门。

卫华:我们的纪检反贪部门,由同级政府管辖。无论是资金、人员还是车量调动,都仰人鼻息。再加上畸形的道德文化,他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更有甚者和腐败分子沆瀣一气,共同分赃。

什锦八宝饭:我们要相信我们的同志。

卫华:同志和触目惊心的现实中,哪一个更可靠?

什锦八宝饭:没办法了?

卫华:至少在国内是毫无希望的。

什锦八宝饭:[长时间的沉默]

卫华:886。(他等得不耐烦了)

关了电脑,看着一片黑色的液晶屏,卫华心有所动。这位“什锦八宝饭”是什么人啊。如果真是像屠倭那个年龄的小女孩,怎么说话的语气,却如此的老气横秋,给人饱经沧桑的感觉呢?如果是装的,那这个人,一定是绝顶聪明。他装得太像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以屠倭的才智和家世,大概也不交一些蠢笨的闺中密友。两人交谈的时间,又不长。想要推测出对方的身份也就太难了。

想不透,卫华就不想这些了。他的神经原本就是粗线条的,要不然,也不是可能同屠倭在网络上认识了半年多,还没有发现他是女的。

看不到前途的日子,最能消磨人的意志。卫华拿起一本书想看,但是半天看不进一个字。同寝的三头牲口,回家的回家,打工的打工,没有了往日卧谈会的喧哗,反倒让卫华不习惯了。

最终拖着满身的疲惫,上床睡了,每晚必修的坐禅也懒得修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