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人要学会使用军人的语言

sccd88 收藏 1 11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现在回头看,我当初的预测是对的”

经济观察报:你对海湾战争的预测那么准,你怎么看待战争预测呢?

张召忠:不仅仅是第一次海湾战争,科索沃战争中我的预测也是对的。预测很难,也有不成功的地方,但是要记住一点:一定要从客观事实出发,不要主观臆断。

经济观察报:你在伊拉克战争期间的评论引起很多争议,甚至至今仍然是网络上的热门话题,你怎么看当年的评论?

张召忠:那时我很忙,没有任何人帮我找资料,一天连报纸都来不及看,也没法上网。而且当时我们也没有战地记者,没有任何自己的信息来源,西方给我们的都是心理战、舆论战的东西,有很多是假象和骗局。主持人问你什么你说什么,不像现在录播的节目你还准备,那时候都是直播没法准备,这是非常麻烦的。

经济观察报:因为准备不足,所以难免……

张召忠:我不想找客观借口。事实上,我对战争形势的判断,更多是基于我对阿拉伯文化的了解。我是学习阿拉伯语言的,我了解这个民族:它是不屈不挠的,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不会投降的,不会像中国出上百万的汉奸,带着日本鬼子去打自己的兄弟。再一个,我研究过1991年那场战争,伊拉克打得很顽强。所以我就判定:伊拉克肯定会抵抗,绝对不会投降。

当然,后来美军如入无人之境,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主持人不断地问伊拉克还会不会反击,我说肯定会反击,他们不愿意打,可能是在等待时机,或者是接到了统一的命令,化军为民,分散力量保存实力,等挨过之后反击打持久战。别的专家都是按照美国的思路讲,美国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一直没有改口,我说现在不抵抗,将来会抵抗。我的基本判断没有变,都是顺着那个思路来的,就是伊拉克人民一定会抵抗,战争并没有结束。

经济观察报:后来小布什宣布战争结束了,激发了矛盾。

张召忠:当时主持人又问我,我还是坚持“现在不抵抗不等于将来不抵抗”。我说,伊拉克战争结束是根本不可能的,是美国单方面宣布战争结束了,但是伊拉克反抗美国的战争还没开始呢,何谈结束?!这个战争有可能持续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真正矛盾是从那儿激发起来的。大家都说张召忠观念很落后,美国有这么先进的武器,打小伊拉克还不是容易?人家都说结束了,你还说没结束,你那个脑子还是停留在毛泽东人民战争思想,还是游击队思想。

经济观察报:有人批评说,你的思想观念怎么会这么陈旧呢?

张召忠:现在回头看,有些人不懂历史,也没有学过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是非常正确的,现在还要用毛泽东军事思想分析伊拉克问题。伊拉克战争已经七年了,花了七千亿,战争还没有结束,去年小布什下台的时候都公开承认错误了!奥巴马宣布驻伊拉克美军仍然14万人,而且说要在2012年之前结束伊拉克战争。

经济观察报:你当初的预测是可能持续三年五年,甚至十年八年。

张召忠:到2012年那是哪年了,那是不是快十年了?!我的原话是不是说对了?

当年伊拉克战场总指挥在2007年退休后出版了一本书,叫《美国一兵》,这本书披露,美国使用金钱收买了伊拉克旅团以上的所有军官。这些细节是原来我们所不知道的,我过去也确实没有研究过这个情况。我们怎么可以设想,一个国家军官都被收买呢?因为它不符合阿拉伯民族习惯。我们就不去纠缠这些事情了,就看战争的基本规律,那还是对的。

年轻人只看到美国的强大,他没有看到蕴藏于人民群众之中的力量更强大,伊拉克虽然不是人民战争,但是蕴藏于人民群众当中的力量更强大!它会以各种方式来反击美军,死了这么多人,把原来那么富裕的一个国家弄成这个样子,能饶得了你吗?历史越来越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这就是我学习毛泽东思想的成果。


“还得从毛泽东思想的角度去分析”

经济观察报:到现在网上还有对你不恭的话,对此你怎么看?

张召忠:都是文明时代了,不要去随便骂人去,要讲出道理来,我特别讨厌去随便骂人,对这种行径我很反感。只要你讲出道理来,我就服气。你说我对伊拉克战争预测错了,你说哪儿错了?战争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你给我讲出道理来。不能只说一件事错了,那一件事是和很多事连在一起的,要放在历史的时段里看,要看主流。你看我的《下一个目标是谁》,那本书预言到2010年北约会扩展到31个国家。到现在北约已经扩展到30个国家了。

经济观察报:到2010年达到31国应该没有问题。

张召忠:2001年我参加一次高级会议,当时与会所有的专家都认为在阿富汗战争胜利后,美国要撤军,而且一个不留。我的看法正好相反,我说美国不仅不撤军,还要增兵,而且还要长期驻扎下去。他们问为什么?我说这是由帝国主义的本质所决定的。美国为什么打阿富汗战争?反恐是借口,核心是对中国施压。现在形势缓和了,阿富汗、塔利班被打掉了,但是美国还会让它壮大成长,再制造出一个需求来,这样就可以赖在那儿不走,它走了怎么对中国形成威胁?

经济观察报:你是一个有坚持、有定见的人。

张召忠:我坚持自己的判断,许多看法到现在都证明我是对的。可是对的事没人说了,错一点就抓住不放。

经济观察报:但是有些人仍然纠缠于这些问题。这可能和如何看待萨达姆政权有关系。

张召忠:萨达姆政权开始是非常好的,不好老百姓不会选他。后来他打两伊战争、打科威特都是错误,以后连续犯错,造成独裁。这一定要辩证地看。本·拉登是个坏蛋吧,但是开始他是美国中央情报局培养的,跟苏联侵略军打,以后为什么成为恐怖分子?因为他反美,美国占领伊拉克他看不惯,这种情况下才反美。你说他哪儿错了?当然他制造恐怖袭击不对,那是以后的事情,分析一个事情的时候必须要看它的来龙去脉,你不能说一个人错了,历史上一点好处都没有。本·拉登这样一个富家子弟,自己出钱跟美国进行长期斗争,你说他怎么了?我们看问题首先要客观,还得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还得从毛泽东思想的角度去分析,你说是不是?否则你怎么样能看清的事物的本质?一看美国有钱有枪,武器先进,就认为能打赢战争。那怎么可能,你怎么解释朝鲜战争?

经济观察报:你这里有一本《中国不高兴》的书,你看了吗?

张召忠:他们送我一本书,但是我翻了几页,实在是看不下去。总的感觉是一些发牢骚的东西,没有理论,讲了一堆事,没有解决的方案。谁要是惹我我就怎么着。萨科齐不好,就中断跟法国的关系,不去家乐福买东西;跟美国关系不好,连麦当劳都不去。这都是极端民族主义,中国不要老搞这些东西,没有意义。

我们必须要有爱国主义,要有忧患意识。谁都会有不满意的事,都会不高兴。我也能讲很多不高兴的话,我刚才讲了那么多不高兴的事。但是我每个时期都很高兴,我一天吃一个窝头,人家吃完肉扔了的骨头我砸碎了吃,我很高兴啊,我没有不高兴。我的每一刻都是保持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我们共产党执政,还是以正面宣传为主,以鼓舞大家为主,可以发现问题,但问题是怎么改进,怎么解决。


“在我眼里看到全是危机和威胁”

经济观察报:在你看来,看问题一定要有立场。

张召忠:站在什么立场上说什么话。我不是利益集团,我没有私心,不像一些经济学家,没有人给我钱让我替他们说话,我完全是为了维护国家的利益。一些人攻击我是有目的的,我从来也不跟他们争论,我就做自己的学问,我到了这个军衔了,还敢说个人观点,这点很不容易吧?

经济观察报:不容易。你独持异议,勇气非常可贵。

张召忠:作为专家必须要有骨气,如果不这样,那还要专家干什么?一个人不爱国,还谈什么学术,那对国家有什么用?不能像一些经济学家那样去忽悠。专家不能成为一个利益集团的代表,不能成为帝国主义的代表,不能帮着美国来忽悠中国。

经济观察报:今天的世界已经是和平世界,至少我们应该追求和平,难道还要用帝国主义这种方式来分析世界吗?

张召忠:这是完全错误的,和平是你们看到的和平,在我眼里看到全是危机和威胁,怎么会有那么多和平呢?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加大对中国的封锁和围堵;陆地领土有争议,海上有争议,岛礁有争议,台湾还没有回归,从哪一个角度上来讲中国都不是强国!这次金融危机就是一次经济侵略。资本主义发展到帝国主义,帝国主义的本质是不会变的,不管是奥巴马还是谁,绝对不会变的,怎么会变呢?只是为了国家利益所表现的手法不一样而已。必须要看到这一点,帝国主义的本质是不会变的,绝对不会让中国好好崛起。

经济观察报:有人说,我们应该与时俱进,现在没有帝国主义了,美国也成我们的朋友了。

张召忠:这是外交语言。我一向主张要把外交官和军官分开,军人要有军人的语言、军人的立场,军人的立场就是为国家利益服务,为党的利益服务。经济学家应该和军人一样,因为支撑国家的是两大支柱,一个是经济,一个是军事。军事这块没有问题,我们都是爱国的,我没有任何学术文章是帮着美国人来忽悠中国。可是,经济那个支柱被风化掉了,变得非常脆弱,非常有问题。

经济观察报:你有很强烈的忧患意识。

张召忠:忧患意识是现在最缺乏的。中国跟阿富汗有几十公里的边境,现在北约的兵已经和中国兵面对面站岗了,已经到中国的门口了。一些学者是美国培养的,读美国人的书,接受美国的理念,帮助美国人来忽悠中国人。美国是衰落了,但是美国再衰落,三十年内中国都追不上。说中国二三十年超过美国,是别有用心,让中国人头脑涣散,捧杀中国!这是帝国主义所高兴的。美国想把你捧起来,多买他的债券,最后哪天掏空你,把你搞垮,美国从来都是靠忽悠!

1983、84年我就建议中国搞石油储备,因为我在海军,海军要考虑石油运输通道的安全,考虑中国的发展。美国、日本都有石油储备,我们也应该搞石油储备。当时石油是3美元,没有人说搞。这些年终于开始搞了,全是高点100到147美元一桶的时候我们大量吸进石油,等它到了47美元的时候,我们就没钱买了。

经济观察报:恐怕有人会批评你满脑子阴谋论。

张召忠:这不是阴谋论,这是实事求是的战略构想。世界本来就是这样的。美国那么多智库,都是研究好了一齐对付中国。中国的智库瞎发牢骚,都没什么用,中国当前应该建立国家级的大型的民间智库,好好研究一些问题。我认为经济方面的智库必须有军事方面的专家参与,否则就经济说经济很容易出问题。

你刚才讲的很多事情,都牵扯到政治立场问题,明显是错的,到我这儿根本毫不怀疑的。例如,奥巴马刚开始选的时候我说,这个人很好,但是他没有办法改变美国。奥巴马期间至少要打一次到两次仗,他不打仗他就当不了总统,这是帝国主义的本质。

经济观察报:会吗?

张召忠:奥巴马要想改变美国很难。打哪儿现在还不好预测,但是他肯定会发生战争,因为如果不发动战争,不符合资本主义发展的规律。我为什么判断奥巴马要打仗?他不打仗的军工企业怎么活,不打仗银行怎么活,没有消耗怎么能拉动国家的发展,怎么促进就业?我不只研究战争,我还研究经济规律,研究历次危机,因为政治、经济、军事都是一体化的。

经济观察报:你还研究经济危机?

张召忠:你知道历次经济危机美国怎么摆脱的?无一例外全都是依靠战争来摆脱的。比方说越南战争,比方说朝鲜战争,打一仗就缓和了,历次都是这样。我和经济学家的预测总是相反,为什么?因为我看到了更深层次的东西,看到了政治、军事对经济的影响。

经济观察报:但是经济学家会嘲笑你观念落后。

张召忠:没有军事专家参与,你研究啥经济啊!战争和经济是捆在一起的。看看去年奥运会之前我们经济学家对股市、楼市和世界经济走向的预测吧,有几个是正确的?经济学家在他那个圈子里认为是对的,到我这儿可能感觉是错的。现在这个世界已经是一体化的了,必须把政治、经济、军事捆在一起去研究,决不能经济学家自己去研究经济,那肯定有问题的。帝国主义搞垮中国,要么通过军事的办法,要么通过经济的办法,肯定是这两个。

我想引用伏契克的名言来结束这次采访:“人们,我是爱你们的!你们可要警惕啊!”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