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途民国 正文 成军

til1111 收藏 3 1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7.html


整个儿1916年,袁克恒虽身不离军营,但始终都站在风口刀尖上,首先是他一手策划的‘救国储蓄金运动’出现了严重的问题。粱士诒和袁克定接手基金会后,把大笔的钱都投在了军工行业上,但政府却没几个钱采买军备,各地军阀还搞起了赊帐、强取的买卖,使得本就有还储压力的基金会,雪上加霜。

袁克恒听到这样的消息后,马上建议基金会投资民企,借助全国反日浪潮,开办收效快的纱场、洋火场、洋面厂等民生企业,抢夺日货的在华市场,倡导国民买卖国货。

开始,这个法子还行,民众的参与热情也很高,但日本人也不是白给的,诸多在华的日本企业见维生无计,便采用起了害人害己的倾销政策,不计成本的对华倾销,使得许多刚有起色的国有民营企业,很快又陷入了困境。

袁克恒偶尔上过几次街,见满大街都是抢着买便宜日货的中国民众,不由地又狠骂那了董大儒几遍。为什么中国人就不能像印度人一样,宁可饿死也不去英国的人工厂上班,不买英国货,放着白给的食盐不要,去海边熬盐度日。活生生的用‘不合作政策’,取得了民族的独立。

更可气的是,日货在华倾销,北洋政府却一点办法都没有,甚至都不能对日货加收重税。

最后,袁克恒只得让马佐臣用所省资金,在郑汝成的帮助下在上海开设了几家赌场,依靠赌资维持住还储压力。等民众对还储的疑虑过去后,基金会便继续投资民企,和日本人打起了倾销战。

同时,北洋政府也迫与经济压力,变着法出台新政策,为日本企业在华设障碍。为此,日本和中国关系骤然紧张,并不顾中国当局反对,向青岛增兵7000人,似有开战之意。并进一步逼迫北洋政府,就山东权利与之谈判。

面对日本人的挑衅,北洋政府严令山东周边驻军保持克制,以免落人口实。拿袁大总统的话说:日本兵杀来了,你们不是还可以撤退吗!

这让袁克恒想起了后世的一件事,蒋总统搞的‘不抵抗政策’,竟是如出一辙无奈。

日本兵在山东的横行激起了全国民众的强烈反应,集会、游行层出不绝。对于此等的爱国行为,袁克恒竟也支持起了政府出面干预,哪怕是镇压也行。因为现今之局势,只能维持不可激化。

袁克恒有时候在想,自己什么时候起这么卖国了?


就这样,忍啊忍,熬啊熬,袁克恒的日子终于过到了1916年的十月,唯一让袁克恒感到欣慰的是,他那个本应在这年6月6号西去的父亲,至今还活着。

袁世凯身体已大不如前,更有被日本人逼疯的倾向,喜欢上了砸东西。但还没当上皇帝,他说什么也不愿意死,最近,称帝的念头也越来越强了。年初,被袁克恒揍过的那几条狗,最近又开始趾高气昂的折腾了。

袁克恒掐着指头算,离他要等的大日子还有五个月,他每天都会企求佛祖保佑:“明年再称帝,明年再称帝”。

另外一边,粱士诒搞的‘以工代兵’政策进行的还不错,先后往英国送去两批,共计五万多人劳工军团。而且,协约国和德奥之间的战争也如历史上一样,越打越激烈,尤其年初开始的凡尔登战役,每天都会死上万人,可以说是血流成河。

英国人再也坐不住了,催着让粱士诒快点往英国派遣劳工。当然,粱士诒也借此要求英、法,对日本施加压力,收敛其在山东的嚣张气焰。

看着那些穷了一辈子,连鞋都未从穿过的穷苦农民,被打扮成洋鬼子的模样,送上冒着黑烟的火轮船,袁克恒的眼睛就湿湿的。

不管在什么时候,每逢中国最危难之时,作出牺牲的,总是这些劳苦大众。他们在欧洲日以继夜的工作,挖战壕,修道路,甚至帮着收殓尸体,排爆地雷,为得只是让世界听到中国的声音。

中国人渴望得到世界的认可,但高傲的西方人,一次又一次无视中国人的存在,那么多的中国人在为他们流血流汗,可他们还是不愿接纳中国参一战。

西方人说,如果中国参战,只会激怒日本人。

又是日本人!袁克恒咬碎钢牙。

如果一个人倒霉的太久了,也许会走上那么几天运,袁克恒便是这样吧,他正在为父亲想要称帝而感到担忧,袁世凯就病了,而且病得很重,不得不推掉所有的事物安心疗养。

与此同时,袁克恒也带上他训练好的一百多人,轻装简从,开赴热河省正兰旗组建“戍边混成一旅”。全旅3200人,暂编两个团,营团以上的军官都是从北洋军中抽调来的,但连排一级的军官都是袁克恒带来的人。

接下来的整整一个冬天,袁克恒都在整顿军队,他不可能一个一个盯着去培养士兵,所以他只抓军官,只看成绩。谁拿不出成绩,那谁就要挨整。

袁克恒总是这样对下面人说:“我以前是怎么治你们的,你们就下去怎么去治他们,实在整不住的,就往执法队送。我不要求你们各各都是将才,更不要求你们统揽全局,只要你们能看好手下那百十多号人。哪天要是真的打起来了,不要连人头都给我数不清楚!”。

就这样,枪毙了几人后,军纪顿时扭转,开始朝着袁克恒希望的方向发展。袁克恒忍不住又骂:“贱骨头!”。

到了1917年2月,俄国那边传来的消息越来越紧张,曾经强横一时的沙皇俄国,日落西山,和德国人的仗总是输多胜少,说是死了不少人。

从1904年的日俄战争起,俄国其实就已经走向衰败,连日本军队都打不过,他们又怎么能和军事素养一流的德国军队比。于是,袁克恒开始抓紧全旅拉练,3000多人骑着马,拉着枪、炮,在广袤的大草原上日夜不停的训练。

同时,袁克恒依仗着自己显赫的家世,开始向北京军部索要军需。这已是他的拿手好戏了,从进军队那一天起,他就知道父亲袁世凯在想什么。

当年袁世凯真正起家,靠得就是‘小站练兵’,现在的北洋军那些将军们,也几乎各各都是‘小站之兵’。袁世凯把袁克恒三兄弟送到欧洲去学习军事,完了又让袁克恒放下已很有起色的政治,去带兵,无非就是想复制自己当年的军旅之路。

袁世凯希望,在自己百年之后,袁家人能有一条后路。所以,像袁克恒那样折腾,袁世凯也一忍再忍,连称帝的事都推后了。他就是想看看,袁克恒能不能成气候。

袁世凯对袁克恒军需上的要求一向支持,能给的都会给。光‘马克沁机枪’,‘戍边混一旅’就收拢了60挺之多,要不是日本卡着脖子不让进口,兴许还会更多。不过,袁克恒好象对大炮不怎么感兴趣,拿他话说,现在民国那些炮,留着是宝贝(古董),拉出去是爷爷(也是古董),还是让他们留着自己用吧。

说起机枪的事,袁克恒在出发前还给袁世凯上过一堂军事课。说,德军在凡尔登地区,以每百米1挺‘马克沁机枪’的密度布置防线,一天就能收割9000名协约国士兵的生命。这机枪少了没用,要成群、成群的上。

袁世凯为此大为惊讶,“奶奶地,那不是一天就能吃掉一个师?太他娘的厉害了”。

从此,袁世凯想方设法为袁克恒收集机枪,可当时中国只有重机枪没有轻机枪,前清时曾进口过不少重机枪。不过,当时的清政府认为,是在进口大炮。(轻机枪问世与重机枪之后)

很快,在袁克恒的一再催促下,‘戍边混一旅’收到了30万发机枪弹,和五百支毛瑟手枪(驳盒枪),配25万发枪弹。

自从成军后,袁克恒就一直在想办法解决‘马枪’的问题,因为他的混一旅,几乎就是个骑兵旅,不设步兵。各连营的重机枪,也都如炮一样用马拉着走,机动性很强。但毛瑟卡宾枪(马枪)的问题很严重,枪身缩短后准头不足不说,膛火还非常大。晚间一枪放出去,和放烟花一样吓人,虽是一再训练,但马匹还是真难适应这么冲的膛火。

再说,手动步枪打完了要拉发,骑兵用起来很不方便,所以袁克恒才想到了给骑兵们配发手枪。

袁克恒求着粱士诒从英国进口了500支毛瑟手枪,一枪十响,骑兵用起来就方便多了。而且,毛瑟手枪还是手枪中出了重火力,完全可以弥补射程不足的问题。

望着油花花的500只‘手炮’, 袁克恒心里美的很。日本人千算万算,不让中国进口这个那个,但这毛瑟手枪却不在被禁之列。

毛瑟手枪一直都不是制式武器,世界上更没有一个国家的军队,成批量装备过这东西。一是来毛瑟手枪的价钱太贵,二是分类上也有问题,西方人甚至都说清楚它是步枪还是手枪。毛瑟手枪的火力界与步枪和手枪之间,但又没有步枪的准头,自动击发后更是难以控制。所以,毛瑟枪都是木盒装,盒子就是枪托,组合起来就是为了起动稳定作用。这样的不伦不类,官兵难宜的东西,在军制分工严格的西方军队,确实很难找到定位。不过,中国人都喜欢这东西,听说冯将军在日后还组织过‘手枪旅’,全旅几千人,人手两支驳盒枪,那是何等的威风啊。袁克恒自问是比不了冯将军,光这500支就把粱财神心疼死了,每支105块大洋,五十多万就这么没了。

袁家老二克文自立时,也只才分到11万大洋。

1917年3月,也就俄国人所说的2月,俄国彼得格勒50家工厂约13万男女工人举行罢工,就此拉开了‘二月革命’的序幕。

袁克恒得闻俄国巨变的消息,马上快马返回北京,准备让发生在1919年的‘外蒙事件’提前上演。因为他早在四年前就做好了准备,促成了《外蒙六点协议》。协议中写的很清楚,外蒙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俄国发生巨变,中国理应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保护国民的安全,出兵外蒙、稳定局势。

那一纸曾饱受国民批驳,被认为是丧权利辱国的《外蒙六点协议》,在四年后的今天,会掀起滔天巨浪吗?

(今天的两更结束,本来想快点写出兵外蒙的情节,但发现要交代的东西还有不少。抱歉了。对了,终于见到留言了,感谢小朵和字母。收藏也长到七个了,真想给这几位发点‘民国股’,谢谢。)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