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姜:为何高官落马总是牵扯房地产 (转帖)

辣姜:为何高官落马总是牵扯房地产


高官落马总能让人联想起一系列的“不稀奇”,因经济问题东窗事发不稀奇;因包养二奶或与女星有染不稀奇;家眷移民独自裸官不稀奇;与私企老板沆瀣一气不稀奇;

而大多落马的贪腐官员一旦败露,最直接的特征就是触目惊心的金钱数额,我们可以从以往落马高官敛财途径得出这样的“连环套”:巨额财产的来源也几乎同出一辙地源于受贿,行贿方大多是私企老板,而这些私企老板十有八九是开发商。

这些高官们为什么总会踏进同一条河里,甚至连堕落的路径都有着惊人的相似呢?结论是房地产业存在着诸多不规范之处甚至法律或监管盲点,官员们手中掌握着太大的行政权利弹性和监管不到的盲区。

如果房地产业没有巨大的利润空间,开发商也不是趋之若鹜地巴结官员;如果贪腐官员没有给开发商一夜暴富的“绿灯”,开发商也不会一掷千金地对官员施以银弹,俗话说,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可就在这种赖以利用相互勾结的生存“连环”里,苍蝇和臭蛋,孰之先过?

自94年实施分税制改革以来,国家在房地产开发方面给了地方政府几乎至高无上的权利,无论从土地到开发,无不贯穿着有着无数个权利锁扣的利益链条,也无不关联着因审批、收费、资格以及调整等行政弹性空间,而这些弹性空间,其实就是臭蛋的“缝”。

有的地方政府的年度财政收入,靠出卖土地就能到达60---80%的比例,所以,靠卖地为生已经成为了很多地方政府高度依赖的行政习惯,尤其是在房地产开发的整个过程中,每一个环节都将会成为官员敛财受贿的提款机,所以,这是地方政府和某些官员对房地产情有独钟的“热情”所在。

土地招拍挂环节有玄机,规划条件给定环节有玄机,方案审批环节有玄机,规划调整环节有玄机,招投标环节有玄机,配套收费环节有玄机,颁证环节有玄机,交竣环节有玄机,产权登记环节有玄机,销售按揭环节有玄机……,想来想去,玄机无处不在,而没有玄机的环节却没有。

为官一任,官员们总把房地产开发列为最热衷的工作方向,一则因为城市形象所关联的政绩,会在在任的四、五年里快速体现;二则因为期间权利弹性的发挥,会中饱很多私欲的“囊”;三则因为房地产行业聚集的大多是财务宽松的私有企业。

没有任何一个行业比房地产行业更需要依赖地方政府,也就是说,房地产开发过程中的所有审批权限几乎都被下放在地方政府,而90%以上的私企比例,给足了双方可以尽情摸鱼的浑水条件,阴暗之处必有交易,阴暗之处的交易必定肮脏,肮脏的交易地界必定会成为贪腐官员败露的多发地带。

所以,有些地方政府力挺房价就不难理解了,总是冠冕堂皇地打着力保支柱产业的幌子,其实是在维护和掩盖这池浑水,维系房企与自身利益的依存关系,在去年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危机中,珠三角和长三角的民营制造企业纷纷倒闭或亏损高达90%以上的时候,而房地产开发却几乎没有倒闭,房地产企业在实际自有资金比例很低的前提下,能有如此强大的市场抗风险能力,如果说靠自身管理完善或行业规范来实现的,想必鬼都会说:糊弄鬼啊?

深圳的房价,几年来在经历着过山车般的折腾,不得不让我们联想这与刚刚落马的许宗衡市长是否有关系,我们也无据考证许大市长与深圳房价以及开发商之间的距离,但不能因为跟我一样的每一个庶民的不知情,就禁止了我们对此无限联想的权利,至少,曾经风光无限的许大市长在目睹着深圳房价的折腾,至少,许宗衡的落马会是一记警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