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


东方焜在回国的途中,得到了一本航海日志,上面记录着一艘德军战舰于公元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夕,在我国黄海海域触礁沉没的经过。

通过这本航海日志,东方焜找到了德军藏匿在鬼岛上的宝藏,一笔从中国掠夺的巨额财富。但是在发现宝藏的同时,他也发现了日军在鬼岛的秘密潜艇基地,而且是仍然在使用的基地。

为了铲除日本人对我国海上运输线的威胁,东方焜将日军潜艇基地炸毁,从而使发现的宝藏也一同消失在汪洋大海中。(详细的故事情节请看《秘密宝藏》,网络版《鬼岛夺宝》)

东方焜等人被黄安号军舰救回青岛,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各大报纸都争相报道东方焜的英雄事迹。但是东方焜却脱离公众视线,带着阿强悄悄回到了老家坊子。

父母从报纸上知道了儿子的壮举,自豪之余更多的是担心,东方焜回来后,老妈就把他关在家中不让出门,让儿子安安静静地在家陪着自己。

东方焜在家里待了不长时间,突然收到一封来自昆明的神秘信件,也是一封匿名信,而信的内容与一年前国防部和英军总督府受到到信件同出一辙。

写信人似乎很了解东方焜在想什么,封信中重点提到了成吉思汗遗留下来的“命运之箭”,同时告诉东方焜大明宝藏的藏宝图已经在昆明出现,而且有几路人马云集昆明争抢藏宝图,有迹象显示大明宝藏很可能将要被人找到。

看到这封信后,东方焜的心又开始不安份起来,因为在鬼岛发现的神箭被他抛进了深不可测的海沟中后,他就发誓一定要找到其它四支神箭,解开“命运之箭”的神秘面纱。

让东方焜奇怪的是为什么寄信人不留姓名,也没有通信地址,另外这个人好像对自己很了解,东方焜想不出自己在昆明有什么认识的人。他从小在国外长大,回国才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在国内根本就没有认识人,更谈不上同学、朋友什么的了,谁会给自己写这封信?

更让东方焜惊奇的是他发现书信的字迹非常清秀,好像带有脂粉气息,有点像女人所写,什么样的女人会对宝藏感兴趣?东方焜在琢磨着自己是否要去寻找这个大明宝藏,他知道母亲肯定不会同意他去缅北寻找宝藏。

就在东方焜还拿不定注意的时候,家里忽然来了几位身份显赫的大人物,而且还是国防部保密局的人。

这一天的上午,东方焜家的大门前,突然停下了三辆小车,最前面的是辆军用吉普,后面是两辆黑色的福特小轿车,当地老百姓把这种车称作“小鳖盖”。

前面的吉普车还未挺稳,就从上面跳下四个端着盖德M3式冲锋枪的士兵,四个荷枪实弹的士兵下车后立即站在了大门口的两边,警惕地巡视着四周。现在山东半岛虽然还是国民党的控制区,但是共产党的力量在这里也很强。不但有地方游击队和武工队,还有许世友将军领导的主力部队。

东方焜的家是原来德军司令的官邸,欧式的二层小楼,漂亮的花园。父亲回国后买下了这里,对这里进行了修建,新建了围墙和高大的门楼。东方焜的家在当地应该算得上是豪宅了,不过门前突然停了几辆小车仍然很显眼。

这时从黑色的小轿车里出来几个西装革履的人,另外还有两个身穿军装,佩戴中尉军衔的人,手里带着公文包,看样子像是副官。

其中一名中尉军官走到大门前对站在门口的护院说:“麻烦到里面通报一声,就说南京国防部的长官要见东方焜先生。”

护院一看这阵势就知道来的人不一般,急忙跑进去禀报。

东方焜的父亲东方聪健白天的时候很少在家,不是在煤矿就是在商贸公司忙碌,此时家里只有东方焜和母亲在家里,听到护院的禀报,东方焜感觉挺奇怪,自己在南京没有朋友,怎么会有人来找?

东方焜随护院来到大门口,见外面站着的几个人都很陌生,于是走上前说:“鄙人就是东方焜,请问几位先生前来何贵干?”

佩戴中尉军衔的军官抢先一步对东方焜说:“我们是从南京专程过来的,这位是国防部保密局特勤处的唐处长,有要事来找东方先生面谈。”

来的这伙人正是唐林和他的随从,另外陪同他们前来的还有驻守潍县城的旅长和副官。从南京下来了人,地方上的官员自然要陪同前来。

唐林身穿便装,脸上堆满笑容,双手抱拳对东方焜说:“东方少侠现在是威名远扬,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器宇轩昂,少年英雄,哈哈……”

东方焜猜想这些人来肯定是有事情,于是把几个人让进家里,在客厅坐下后,阿强端上茶水。随后东方焜开门见山地问:“请问唐处长专程从南京来找我有何要事?”

唐林马上神情严肃地说:“我这次从南京来拜访东方少侠有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受总统的委托,向东方少侠授予青天白日勋章一枚,以表彰少侠的灭敌保国的英雄壮举……”

听唐林说到这里,东方焜马上摇摆着手说:“据我所知青天白日勋章是授予战功显赫的军人,我乃一介草民,怎敢接受。”

“东方少侠说的不错,青天白日勋章颁给陆海空军人,凡捍御外侮,保卫国家,卓著下列战功之一者颁给之:一、运筹适宜致获全功者……六、冒险破坏敌人伏置水雷或障碍物以开导战舰之进路者……而东方少侠炸毁了日本人的潜艇基地,可谓战功卓越,虽不是军人,却是我中华子民,所以授予青天白日勋章合情合理。等会我把另外一件事告诉东方少侠后,你也就会明白其中的缘由了。”

说着话,唐林从沙发上站起身,从副官手里接过一个方形的精致木盒,打开盒子,里面果然有一枚勋章,勋章中心为青天白日国徽,代表“中华民国”,四周为光芒,象征荣获此章者,有御侮克敌,使“中华民国”光辉四耀之功勋。

“在所有获得青天白日勋章的人中,东方少侠,你是唯一一个不是军人的,这一次是总统特别签授的嘉奖令,以表彰少侠做出的贡献。我没有资格给少侠佩戴勋章,只能把勋章转交给少侠。”说完,唐林把手中的木盒递给东方焜。

东方焜接过青天白日勋章,说实话他没有什么很特别的感受,这个勋章对他来说并不意味着什么,他隐约感觉到这块勋章的背后可能隐藏着什么目的。

“刚才处长说是有两件事情,请问还有什么?”东方焜看着手里的勋章问。

“这件事情需要单独与少侠商谈,能否借个地方说话?”唐林轻声说。

“好吧,请到家父的书房一坐。”东方焜不假思索地回答。

副官马上把手里的公文包递给唐林,唐林对陪同来的其他人说了句请稍等,随后跟随东方焜走向一侧的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