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五章:金大牙被美丽的于洁迷昏了头

王大三 收藏 10 60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基本安定后,云水话剧社的人也就开始在办公室里安排起剧本《不死鸟的终生遗憾》的任务分配来了。 “大家先熟悉剧本,然后背各自的台词,一周后,就进行排练。” 导演许军给大家分配着角色和任务,编剧成山在一旁帮着发剧本。 一切看上去都恢复了正常和平静。 傍晚十分,上海警察厅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基本安定后,云水话剧社的人也就开始在办公室里安排起剧本《不死鸟的终生遗憾》的任务分配来了。

“大家先熟悉剧本,然后背各自的台词,一周后,就进行排练。”

导演许军给大家分配着角色和任务,编剧成山在一旁帮着发剧本。

一切看上去都恢复了正常和平静。


傍晚十分,上海警察厅侦缉队的办公室里,谢长林和王黑子和吴八商量着事情。

谢长林说:“吴八,你给我尽快打听一下新民晚报里一个叫欧阳佳慧的漂亮妞的身世和来历,这个女记者很可疑。几天前记者去利园路十六号围攻采访金红强,我怀疑是有人想搅乱视线,这里面就有这个欧阳小姐。她还曾经单独和我的怀疑对象之一的许军在一起交谈过。你要负责盯上她。”


吴八说:“你说的是那个小妞啊,我早就想抓捕她了。不过不好办,她是上海著名的纺织大亨欧阳城的千金小姐,而欧阳城和委员长的大公子蒋经国关系很紧密。我们那里敢动这样的社会名流那。再说她还是上海知名的大美人,社会舆论也不会放过我们的。说实话,欧阳佳慧所在的《新民晚报》经常的找接收处和我们警察局的麻烦,不过我们也很无奈的。”

王黑子听了道:“特派员,那个欧阳大美人长的真有味道,穿的那双小美人靴,真是谗死人啊。干脆抓起来大家把她轮了得了,保证没轮上几个回合,她就得服软。”


谢长林说:“放你的狗屁,你这个色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一动就是强奸。你以为那些地下党那么好对付吗?弄不好乱抓人,不仅打草惊蛇,还给社会舆论找到攻击党国的借口。那样党国的保护‘罪恶花’工程项目,以及抓捕上海地下党的严密计划就完了。你还是乖乖的干好你的盯梢工作,在剧社里给我把许军夫妇、成山,还有黄晓河盯严了就行。”

吴八接话说道:“特派员你别怪王兄弟了,他说的也有道理的。现在想想76号那帮日伪孙子,在日本人手下干的时候那个痛快啊,那看中那个俊俏娘们就以通新四军抓起来,回到局子里就奸。真他妈的舒服。如今还是蒋委员长是文明,不能蛮干了。”


谢长林说“此一时,彼一时嘛。你还是按我嘱咐的去办、,届时要发现那个新民晚报的漂亮小妞记者,真是地下党的话,不管她老子和蒋大公子有多深的关系一样抓起来,我要亲自审问她。”

听到这话,吴八有点头皮发麻了。看来这个谢长林的背景觉非一般,一定是戴笠绝对的心腹亲信了。


一个多月过去了,剧社的新话剧《不死鸟的终生遗憾》终于在上海公演了,效果是十分轰动。几乎是场场观众爆满,连上海市长吴铁城也前往观看过。

云水剧社在上海也重新找到了站立的手段。由于蒋公子蒋经国一直在上海督办接收事宜,把接收处的金大牙和包处长骂的一塌糊涂。还降了他们的薪金,没收了他们部分的非法所得。弄的包和金唯唯诺诺的受气。

因此金大牙也一直是没机会,去想坏点子对住在离他咫尺的云水话剧社漂亮女演员张晨曦不轨了。


这几天蒋大公子算是草草的完成了使命,离开上海了。于是,金大牙竟然也破天荒的来到大世界剧院观看云水剧社的话剧来了。

当张丹晨扮演的一个书香人家的大家闺秀,和于洁扮演的青年女教师出场时,她们的俊俏模样,和淑女的扮相又无意的刺激了金大牙的极度膨胀的性欲。

不过金大牙目前的兴趣还不完全在女人身上。

他在想,自己已经敛财不少了,被蒋经国蒋大公子来上海“打老虎”没收了一部分,但自己隐秘的贪污和没被查到的财产也足够自己一辈子的花消了。他想自己得再大捞上一把后,赶紧出国去南洋了。不然今后经不起审查,还是要查到自己的贪污证据的,那就会有牢狱之灾了。

所以眼下不管是小钱大钱,趁着蒋经国才离开上海,的抓紧时间去捞。


看完话剧演出的第二天傍晚,金三太太在金大牙的授意下,对楼下的云水话剧社的五个住客说:“你们听着啊,赶紧通知你们姓谢的头儿,从今天开始这里必须付房租了。每月60个大洋。不然都给我搬出去!”


黄晓河蹦了起来,说:“怎么了,这房子是你们还给我们的房产,难道还成了你们家的了?要交房租的应该是你们。这是我们剧社的房子。”

成山也说:“金三太太,你这可是无理取闹啊!金处长当着报社记者的面都承认是你们理亏,占用了我们的地盘,看在金处长是党国大员的份上我们都不和你们去收房租了。叫我们叫房租那不成天底下第一大笑话了吗,另外我还得催促你们一声:你们赶紧把其余的房子腾出来归还我们剧社。”


金三太太冷冷一笑道:“前段时间对你们客气,那是我们当家的看你们可怜罢了,你们还真当成是当福气了啊。陈五,陈六,来人!”


保镖陈五兄弟带着六,七个打手应声从她身后走了出来。

“你们是交还是不交?不交的话,立马给我走人,不然就不客气了。”金太太语气很强硬。

张晨曦眼看要发生冲突,从中劝解道:“金三太太,这事我们做不了主,谢长林社长去南京国民政府文化厅办事了。您等几天,他回来后请他和你协商好吗?”


金三太太不乐意了,说:“那不行,这事没商量的,你们交上房租就住下去,不交就立马给我走人。”

成山说火了:“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霸道啊,明明是别人的房子,反到要交房租,真仗着党国大员的身份没有王法了啊?”

其他人也跟成山一起喊到:“我们就是不搬,要搬你们搬!”


金三太太被云水剧社的人弄的答不出句正话了。心想着帮臭知识分子还真难缠。

她气势汹汹的喊了一声:“你们这帮穷酸文人,是没吃过苦头,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陈五,你们给我教训教训这帮臭书生!”

打手们得令一拥而上,手里早准备好的木棒对着四个男人就是一顿雨点般的暴打。成山,黄晓河等都不是练过的人,自然毫无还手之力了。张晨曦上前拉架,也被推倒在地板上,一只黑色无带高跟鞋也从她脚上脱落,被踢到了门口。


几分钟的工夫,云水剧社的四个男人都被打的只能哼哼,不能动弹了。金太太这才下令住手。

张丹晨赶快上前去扶老公黄晓河。

黄晓河的鼻子嘴角都出血了。金太太还在不饶的说“今天就算是给你们一点小小的教训。明天再不交出房租的话,就全滚蛋。”

演员们毕竟都是文人出身,自然还是害怕再被打的。于是就说:“明天尽量筹钱交上,但我们被你们打伤成这样了,你也得给出个说法。”


正说着话那,门开了,金大牙从门外走了进来,他假装惊讶的道:“这是怎么了啊?怎么还打上架了啊?这可不好。有事好商量嘛。”

金太太说:“老爷啊,这帮穷文人不肯交房租,还骂人啊。我是没办法才喊人动手的。”


金大牙从门口的脚下拣起了张丹晨的那只甩在门口的高跟鞋,拿在手里激动的摸了摸心里说“好骚的美人鞋啊,要是张晨曦的那双美脚蹬上在摸那滋味肯定享受极了。”

不过他嘴上还是一本正经的说道:“这就不好了,文人,们不交房租是不对的,但是你们打人也不好的。都是文明人嘛不需要这样处理问题的吧。”

他拿着张晨曦的鞋走她的身边说“这只小美人鞋是你黄太太的吧?哪儿买的啊,真好看,呵呵。”

张晨曦正在照顾着爱人黄晓河,没去理睬金大牙。

谁知道金大牙竟蹲下身来,竟然趁正晨曦不备,一把抓住张晨曦那只甩掉了高跟鞋的的脚。

“来,我帮张小姐把鞋穿上吧。”说罢就要那只鞋往她的脚上套。

张晨曦见自己的脚被金大牙抓住,羞涩难当,竭力的想挣脱,但金大牙抓她脚的手劲实在是大,三下两下的,那只高跟鞋还是被金大牙强行抓着脚给穿上了。


倒在地上呻吟了一会的成山已经坐起身来了,他骂道:“姓金的,人家的鞋人家自己会穿,请你你不要碰女士,你这是耍流氓!”

金大牙淫笑道:“胡说,我这是帮助妇女,你没看到吗?眼下既然发生了打架事件,总是要协商处理的。”

黄晓河说:“可以,那我们马上去报警。”

“报警有什么意思那?我金红强还不信那个上海的警察敢管我的事。”

金大牙飞横跋扈的说道:“不如这样吧,打你们不对,我赔偿好了。我这里这里有些钱,你们先去看伤吧。房租等等再说吧。”

说罢,他拉开公文包的拉链,从包里掏出一叠法币扔在了地板上。

随后他挥挥手遣散了陈五、陈六等打手,意忧未尽的望了张晨曦的脚和胸脯,和金三太太上楼去了。


张晨曦和成山黄晓河等男人一一扶起来后,送回到房间里。准备明天一早送他们去医院检查治疗。

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天,一早张丹晨赶紧找来几辆黄包车,拉着男演员们去了仁济医院看伤。


人一走,利园十六号又显得寂静了起来。

除了几个打手悠闲的在镀步,保姆在忙碌外。云水话剧社的宿舍里都没人了。就连金三太太也出去找朋友打麻将去了。

看病的人走了一会后,金大牙心怀不轨的走下了楼。径直晃悠到了他嫉妒万分的张晨曦和黄晓河夫妇的房间前,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

金大牙自言自语道:“妈的,这么俊的一个俊俏娘们,大家闺秀,去每天都要被这个穷演员搂着玩,这穷小子是上辈子什么造化来的,哪儿来的这福气啊。不行,老子再这么看下去,非妒忌死不成!古话说的好,于是临渊慕鱼,不如退而结网。得抓紧找机会把这个令老子朝思暮想的俊俏妞霸占了,绝不能再看到他们夫妻进一间房子了。”


金大牙没想到,他的自言自语的话被跟在他身后的保镖打手陈五听到了,他接话道:“老爷,你是说这屋里张小姐吧?这个漂亮女人真是少见的。”

陈五这么一怨艾,把金大牙吓了一大跳。

“你他妈怎么跟个鬼似的,跟我身后也不说一声,想吓死我啊。”

金大牙被陈五惊的差点丧失了刚刚兴起对张晨曦的欲望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还以为老爷知道我跟在你身后那。我听老爷的意思,想霸了这个张小姐,这样的话,那老爷你可得早下决心啊。”


“哦,陈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是这样的,如果为房子的事和话剧社的人闹翻了,他们可能就要搬出去了,那时候老爷你就没机会再去霸占张小姐了啊。”

陈五说的也是实话。

“恩,老五啊,你倒是挺忠心的,想的没错。不过我是不会让他们搬走的。就是他们非要走。那也得强行把黄太太,对也就是张小姐给我硬留下来。这事你到时候就看我眼色行事吧。”

“是,是,老爷。”陈五必恭必敬的。


金大牙接着又说:“不过可惜啊,老五。那个叫于洁的大美人不住我这啊,没次下了班就走,也不在十六号这儿留宿。要能连她也扣在我这就美了。只要我能奸了这两个妞,金某这辈子死也值得了。”

陈五说道:“老爷,你想剧社那个姓于洁小姐啊?这才叫眼力那!于洁小姐可真是他妈的一个水灵啊,整天都穿着让人看了都想把她奸死的性感旗袍,还有那旗袍裹着一双俊脚,还有那脚上的那双白色高跟皮鞋。”

“就是,就是。”

金大牙被陈五的话勾起了对于洁更深的占有欲。

“在这上海滩上,除了顾燕和欧阳佳慧,就属这个于小姐可以相提并论了。不过弄到于小姐恐怕比弄到张小姐要难。”

“这有什么难的那?只要你老爷发个话,我找几个弟兄给您悄悄绑架于小姐了就是。”

陈五拍起了胸脯。跟着金大牙,陈五、陈六兄弟没少干了坏事。

“不行,不行。我是党国的接受大员,被人骂强奸良家妇女,上面肯定要追究的。那可不上算了。还是容我想办法找个合适的机会把张小姐先弄住了再说,不过要是能弄住了于小姐那就更美了。”金大牙此刻被陈五描述于洁俊秀的话刺激的下身都硬了起来。


这时候,门铃响了。金大牙说“可能是他们剧社出去看伤的人回来了。你去开门吧,对我们俩说的事要记在心里,不露声色懂吗。”

刘妈去开了门,门外来人不是成山,黄晓河和张晨曦他们,而恰恰是是他们刚刚才议论的许军的爱人,美丽的姑娘,少女于洁。


于洁进了门,正好看见了金大牙和陈五,于是她问道:“金处长您在家啊,我来找晨曦他们的,他们在吗?”

金大牙慌乱的说“在,在,哦,不在,不在,他们出去了。”

“哦,您知道他们去哪儿了吗?”

于洁虽说对金大牙恶心到了极点,但是还是很淑女的保持着礼貌。

于洁越是这样,却越吸引男人对她占有的向往。

光是仅仅谈论于洁下身就膨胀了的金大牙,见到真的于洁,早已不能自持,只是语无伦次的应对道着。

“好……好象…..是去医院了吧。对,好象是有点事去了医院。”

于洁听到都去了医院,感觉发生了什么大事,着急的问:“怎么上医院了啊,上的那家医院啊,难怪说好早上他们来我们徐家汇,结果没来那。金处长知道是谁生病了吗?”


金大牙还没来得及回答,陈五倒是先牵了他主子一步。

陈五说:“是昨天晚上他们不识相,欺负我们三太太,被我和我手下教训了一下,谁知道破文人经不得风浪,才几下就爬下了。我们老爷已经给了他们看伤的钱,所以今儿一早他们就去了医院,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金大牙原本想对于洁先隐瞒一下,没想到陈五二百五西西的,没遮没拦的全都竹桶倒了豆子,气的他恶狠狠的瞪了陈五一眼。


于洁很是惊讶:“什么?你们动手打伤他们了啊?凭什么这么霸道?真是无耻!”于洁指着陈五说。

金大牙赶紧说:“于小姐,别着急,这是场误会。伤的不是很重的,去上点儿药就成了。要不你在这坐会儿,我请你喝茶等张小姐他们回来?”

于洁气愤的说:“对不起,我喝不起你的茶。你该好好的管教一下你的手下了,不然我们请报社来给你的行为曝光曝光,看看党国大员是怎么对待老百姓的,我走了!”


说完,于洁转身就要出门。就在她抬脚迈出金家门槛时,金大牙望着穿着白色高跟鞋于洁的脚迈门槛的时候脚趾和脚面弯曲起高跟鞋的鞋面形成了一个男人难以抑制的优美弧度。本来看见于洁就激动起来的下身猛的一下喷发了,这下弄的金大压一裤裆湿碌碌的。他不自主的“嗷”的叫了一声,本能的捂住了下身。

听见金大牙的叫声,于洁也本能的止了一下步,回头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陈五也是受那个时代恋脚影响的男人之一,他明白在金大牙身上发生了什么。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于洁一犹豫观望当口,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于洁的一只胳膊,把她拉回到门里,并马上随手栓上了大门。

这可把于洁吓的不轻,于洁不知就里当即就责问:“你拉干什么?放开我。”

陈五松开抓着于洁的手,恬不知耻的说“你这小俊娘们,你不知道吗?你惊吓着我们老爷了,还想走啊。”


于洁感到莫名其妙,甩掉陈五拉她的手,说道:“我吓着谁了?别胡说八道了。神经病!我走了,快开门。”

于洁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了,但她明白此刻自己似乎得赶紧离开,否则一定会发生什么对自己不利事了。


金大牙松开了捂着裤裆的手,带着尴尬的淫笑说:“于姑娘,你不是吓着我了,是你动人的美貌惊着我了,这也是一种罪过啊。不过我金某人不怪你,作为赔罪,坐下陪我喝壶茶再走,这个要求不算高吧”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手下有病,你也有病啊?”

于洁生气的说道:“你作为党国的要员,打伤我们爱国剧社的人不说,还无中生有弄出什么惊吓之说,扣押我一个普通的女演员陪你喝茶,你到底想干什么?”

生性坚强的于洁并不惧怕金大牙。


金大牙见状,知道这个于洁姑娘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对付。

他说:“你作为一个洋学生出身的戏子,不要不识抬举。本大爷我请你喝茶那是看得起你。你看你长的那个漂亮的骚样不说,还尽穿这么勾引人的装束。分明是想妨害社会风化。现在居然大爷我今天看到你,下身那玩意都射出来了,怎么着?你还不该陪我金大爷喝壶茶赔个不是吗!”


听金大牙这么一讲,于洁顿时是又羞又气,脸上堆起了大片的红云。

她怒气冲冲的一拍桌子说:“姓金的,原来你真是个老流氓啊,自己不要脸,该怪在别人身上,你还是人吗?”

“好,好。好,就算我不是人吧,你今天也得陪我喝茶,不然你走得了吗?你是不说想喊人啊?想喊你就喊吧,看谁帮得了你。”

金大牙见四下无人,身边还有陈五这样的恶仆刁奴助威,而于洁即便再刚烈,也只是个文弱的年轻女子,于是不再掩饰什么,干脆变了脸。


他的无理的态度让于洁意识到了自己目前处境的危险,这时候她才注意到了眼前的环境。

金家院子里,屋子里就自己和金大牙,陈五,还有院门口看门的打手。要是这个老色鬼趁此难得的机会对自己来硬的,自己肯定是要吃大亏。不如拖延一下时间,再见机行事的好。

于洁咳嗽了一下,稳稳情绪镇静的说:“喝茶就喝茶,不过还没见过用这种方式请人喝茶的。你是党国的大官,至少该注意下自己的身份吧?”


金大牙见于洁肯坐下来了,自然是喜出望外。

连忙上前一把抓住于洁的白皙的手,把她牵到了椅子上坐下。连连吩咐道:“刘妈,陈五,给我贵客于小姐上好茶。对不起,于小姐,容我先失陪一下。”

他给陈五使了个眼色,叫他看好了于洁。

金大牙原来是觉得自己自己下身湿辘辘的浸着很难过,赶上楼回到卧室换下刚才由于窥视于洁而泄脏的内裤。

换完裤子后,他梳了梳他脑袋上没剩几根的头发,就又急匆匆的赶下楼来。


于洁是个很倔强的姑娘,她一直在想着,怎么才能从这里赶紧脱身计策,坐下喝茶后和金大牙有一句没一句的瞎聊着,就连聊的什么内容,于洁自己连一句也记不得了。

就这样,所谓的喝茶喝了近一个小时。

只见那金大牙不停的夸赞于洁的美丽漂亮,说的于洁肉麻的汗毛孔直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但她也只能不知所云的和他胡拉扯闲话。

金大牙一会是剧社发展,一会是对话剧的见解,说于洁在话剧里演的角色多么的吸引人。一会是关心于洁的生活,但他那双贼眼睛总是不离于洁的下身和胸部。

于洁见金大牙总是盯着自己旗袍开叉处的肉色丝袜的腿和穿着白色高跟鞋的脚看,恶心不已,并本能的往椅子底下收了收脚。


金大牙见于洁在有意躲避自己看,明白聪明的于洁感到了自己的意图。他故意将手上的雪茄烟丢到地上,然后假装弯腰去拣掉地上的雪茄烟,趁于洁没防备,一把抓住了于洁的一只脚,于洁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金大牙使劲在她平滑整洁的脚面上捏了一把。

于洁脚面一痛,本能的一抽脚躲开了金大牙的脏手。

“干什么,金处长?请你放规矩点。”


金大牙大概是对女*惯了,并不惊慌,嬉皮笑脸着说:“呵呵,于小姐别误会,我只是想看看你穿的鞋子是什么牌子的,没其他意思。”

“看牌子你掐我脚面干吗?请你还是放尊重点的好。”

“哦,那是于小姐的脚长真美,我有点按奈不住了,多多包涵。对了,于小姐,你这么漂亮,这么高雅,什么样的大官找不到啊,干吗非和那个穷编剧结婚啊,真美了那小子了!我想那个姓许的穷小子男人和你上床时,一定没放过玩你的脚吧,对不对?”


“你一个堂堂党国的接受处长,管着上海市政府的大员,难道是一个小地痞流氓?问这些下流的话你不脸红吗?可耻!”

于洁一推茶杯,站起身来说:“时间不早了,我也荣幸的陪你处长大人喝过茶了,我该走了。”

陈五还想阻拦于洁出门,被于洁狠劲的一把推开了。

于洁毫不犹豫的打开了房门,走到了院子里。

陈五不知所措,想拦住于洁又没得到金大牙的首肯,变急忙问金大牙:“老爷,就这么让这个骚美人走吗?要不我给您抓回来,这会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啊。我给您弄回来,拖您卧室里,您就把她按住强奸了算了!”


金大牙摇了摇头,摆手示意不必这样。

等于洁开了院子门出去后。金大牙才洋洋自得的说:“老五啊,这老话说的好,好事不在忙中取。她一个于洁能跑到哪儿去啊,迟早是要被老子弄到床上往死里插的货。眼下先放她一码,让她觉得我是怕她的,这样才会有后面的机会啊。”

“哦,老爷说的也有理,小的只是觉得这么放她走了,实在有点可惜而已。”

陈五知道就凭于洁的相貌,气质完全可以在上海滩称第一,而比过顾燕和欧阳佳慧的。


金大牙端起茶壶喝了一口道:“这个于洁和住咱这里的张晨曦姑娘不一样,她很硬气,过分用强,我怕会生出事端的。还是张小姐柔软一点,所以我想先想办法奸了张晨曦再说。老五,你没觉得这个张晨曦小姐具有洋学生加洋太太的气质了,等把她弄到手再说于洁的事。”

“那也好办啊。”

陈五挠挠头道:“晚上去她房间打晕她男人,把她抱你屋里,你想怎么玩她还不就怎么玩她吗?”

“我说老五,你这人就是不会用头脑,这里是上海,不是偏远的乡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这里得讲究法制的,做事得讲时机懂吗。要既自己快活了,还不能出大事才是上策。”

金大牙显然是富余算计。


“那这样你老爷岂不是谁也得不到了吗?”

陈五为他主子着急。

“怎么会那?只要是我金红强想得到的东西还没有得不到的那。我只是在想在什么时机强奸张晨曦最恰当,因为不是上次床霸占了就算了的,这个张晨曦我是想要长期霸占在手里的。所以不可操之过急。咱们不妨和云水剧社的漂亮娘们好好玩玩猫捉老鼠的游戏,慢慢来。”

金大牙说着说着得意的笑了起来。


“老爷就是考虑的周到、精明,这帐算的真好。陈五佩服。”

“呵呵,陈五,你也跟了我多年了,我金某不会亏待你的。这云水剧社里漂亮妞还不在少数,等些时日,等我把姓张的和姓于的小妞弄到手后。我让你尝尝文化美人的鲜味。”

“真的啊?那我陈五真是感恩不尽了。老爷肯把张小姐和于小姐让小的尝滋味?那我不成神仙了啊!”

陈五显然没理解金大牙的意思。


“哈哈哈哈,老五,不是我说你,那张小姐和于小姐都不是你这身份的人能干到的。我的意思是这云水话剧社美人多的是,让你拣两个除张、于以外的妞玩玩罢了,你想到哪儿去了啊,哈哈。”

金大牙心里好笑:癞蛤蟆也想吃起天鹅肉来了。


“哦,是这样啊,那小的误会了,小的还以为老爷让小的喝老爷的二壶那。老爷所说极是,剧社的美人还真是不少,能睡上其中的任何一个,小的也一样满足了,呵呵。”

陈五自圆着刚才误会老板意思的尴尬。


随着,陈五赶紧转移起了话题:“老爷,其实除了那个于洁小姐,张晨曦小姐还排不到第二,上海第二最漂亮的美人当数那个新民晚报的女记者。那可才是真正的俊俏娘们啊。”陈五说着口水就快流下来了。

金大牙听了陈五的话一楞:“你说的是那个叫欧阳佳慧的女记者吧,哈哈,那么高贵的娘们谁敢想她心思啊。告诉你,她老爹欧阳城可是汇风纺织商行的大老板,和军界,政界都交往甚密,和大公子蒋经国也有交情。欧阳佳慧那小娘子长的是漂亮,上海的黑道白道想她心思的人比比皆是的,但谁敢动她啊?动了她,甭说你老五的小命就没了,连我这条老命也得陪你搭上。再说,她欧阳佳慧还算不得称第二,能称第二的当数《申报》的美女记者顾燕了。”


陈五说“哦,老爷说的对。但我听说那顾燕也是大有来头的啊,听说是西北王马步芳的干女儿那。”

“恩,你说的没错,这两个人只有在一种情况下,可以动她们的手!”

“哦?什么情况?”

“通共。”


1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