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一个令全世界惊叹的“仁义”之举,在当代国际关系中几乎称得上独一无二,那就是1962年中国在西藏与印度进行的战争。

在中国印刷的地图上,西藏南部有一片地区只标志着寥寥无几的城镇地名。不了解情况的中国人如果想去那一带走走,离很远就会被边防军挡住,印度军队就在对面。他们会发现那片地区事实上只在中国地图上属于中国。如果换一张印度地图,那片地区是印度的“阿鲁纳恰尔邦”,定居在那里的印度人比全西藏的人口总和还多两倍。目前中印两国的实际领土控制线是中国一直不承认的“麦克马洪线”。画在中国地图上,实际却在印度控制下的土地有九万多平方公里,解放军作家金辉先生对那片土地这样换算:

——相当于一个江苏省,一个浙江省;

——相当于三个台湾,六个北京;

——相当于一个匈牙利,两个丹麦,三个比利时;

——相当于六个科威特;

——相当于十个英阿争议的马尔维纳斯群岛;

——相当于二十个日俄吵得不可开交的北方四岛;

——是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世界上一国被另一国强行侵占的最大一片土地;

——是中国版图的一百零一分之一。

这样换算,换算者的立场是鲜明的。代表着中国军队的情绪。印度对此也许有另一套说法,把历史拆零碎,肯定对双方都能提供相当多的根据。事实上,二十世纪以前,这一段中印边界从来没有明确划定过,而是以东方式的模糊形态按照传统进行实际控制,甚至有双方都不管的地段。随着英国势力沿着印度大陆不断向北扩张,与西藏发生碰撞,出现了需要以西方式主权精确划界的问题。1914年3月,在印度的西姆拉,英国政府代表麦克马洪提出了一条英方勘定的分界线,那条分界线与此前国际上习惯认定并在各种官方(包括英国)出版物和地图上一直沿用的分界线不同,大大向西藏纵深推进,把原本在西藏境内资源最丰富的九万多平方公里划进了大英帝国的印度殖民地。

无法确切知道当年西藏当局的动机,有一种说法是麦克马洪许诺给西藏五千支枪和五十万发子弹,还有一种说法是西藏人根本不明白边界被篡改了,如英国人贝尔所说“西藏人不会画地图”,反正西藏代表在那个条约上签了字。因为当时的西藏已经摆脱了中国的控制,虽然中国政府不同意,也没知道阻挡住所谓“麦克马洪线”的产生。但是即使在西姆拉会议之后二十年时间,出于担心合法性不足,英国一直没有公开宣布条约,也没有在她出版的地图上改变中印边界的划法。那个传统边界和“麦克马洪线”之间所夹的九万多平方公里,就是中国和印度争执至今的边界问题。现在中国出版的地图继续按传统划界,印度地图则早已经把“麦克马洪线”当成了正式的合法边界。

不过中国的地图只在理论上存在,仅能表达中国的主权要求,而非实际的领土控制。那片领土现在属于印度。1950年以前“麦克马洪线”同样是理论,不管双方的地图怎么画,那片地区没有驻军,不设边防,行政建制也不存在或徒有虚名,老百姓按照祖祖辈辈的生活方式,国际政治与他们无关。1949年后大概是新独立的印度看到一个强大的咄咄逼人的新中国正在产生,而且即将向西藏挺进,只有趁其尚未全面控制西藏以前先下手为强,从1950年印军开始向北推进到1953年“麦克马洪线”以南地区全部被印度实际控制。中共那时刚刚进藏,没有能力做出实质性反应。当时的印度政府在国际社会又对新中国采取友好姿态,中共也不好翻脸.

在边境扩张方面,印度一向采取锲而不舍的积极姿态。一直到今天,西藏边防部队无时不感受到来自印度处心积虑和顽强的压力。印度对待中印边境争端的指导思想就如印度记者曼克卡尔在《谁是六二年的罪人》一书中所披露的:“1961年11月,尼赫鲁总理向拉达克和东北边境特区驻军发出了新的命令````````我们的守备部队接到了尽一切可能向前推进,积极占领整个边境的命令:在边防线上,哪里有空隙就到哪里巡逻或建立哨所。在陆军总部的会议上,尼赫鲁说:“哪一方修建一个对立的哨所,那么它就将成功地在这一特殊地域建立自己的主权,因为实际上的主权十个有九个都会得到国际的承认。”

除了印度在边境不断进逼,对1959年的西藏叛乱,印度在感情上也同情叛乱一方。中央认定印度为叛乱者提供了实质性的援助。印度收留了逃亡的达赖喇嘛和流亡藏民,对中央肯定也是剌激,叛乱藏人的游击队还以印度领土为基地继续骚扰中国。把老帐新帐加到一块算总帐,中国于1962年发动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

1962年的中印边境战争,中国原本已在军事上取得绝对优势和胜利。击溃印军,向前推进速度之快,有时连中国军队的指挥系统都无法控制。参加过那场战争的原西藏林芝军分区政委阎士贵大校这样回忆:

1962年自卫反击战,打过去很顺利,几路基本都打到了传统习惯线,从墨脱沿雅鲁藏布江往下游打,还一路沿苏班西里河推进。只用了一个月就基本收复失地。而印度方面,它的国防部长说,动用了印军三十二万四千人,有个西山口,印军说我们至少要攻半年,结果一个早上就拿下来。那时候部队士气高,战斗力强。我们以穿插和偷袭为主,动摇它的后方,前线马上溃退。印军说你们不正规,没有这么打的。但是我们赢了,他们输了。他们都是雇佣军,胡子兵,说中国是娃娃兵。吃了败仗之后他们才知道娃娃兵的厉害。”

当时中国方面除了有部队士气高,战斗力强的优势,还得到战区老百姓的支持。老百姓未见得是出于支持共产党。之所以存在一个传统习惯边界线,在于那一带历史上一直为藏文明覆盖。被称为“风流神王”的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就出生在“麦克马洪线”以南的印控区。老百姓对西藏是有向心力的。林芝军分区的原副司令李春回忆:

“反击战开始后,我们沿江一路下推,一个连击溃了印军上千人。没有公路印军想不通,中国军队靠什么供给给养?以为我们有什么高级食品,吃两顿能管好几天。其实我们就是靠老乡支前,靠牦牛运输。那一仗,前的牦牛就有三万多头。这边的所有物资,还有伤员烈士都是靠老乡背。一00迫击炮弹一人只能背一发。五十人运,几分钟就运出去了。家家户户都出人,十二三岁的孩子也支前。当地老乡十二三岁就能背一百四五十斤,不穿鞋。德东下边扎西家的小男孩,才四岁,跟爸爸妈妈一起,他背了四筒罐头有八斤重,爸爸牵着他爬山支援我们。没有老乡我们根本没法打胜仗。”

马克斯韦尔在《印度对华战争》一书中写到,当中国军队取得重大胜利的时候,中国政府突然宣布单方面无条件撤军,这与其说让全世界都松了一口气,不如说让全世界都目瞪口呆。世界战争史上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胜利的一方在失败者还没有任何承诺的情况下,就单方面无条件撤军,实际上也就是让自己付出巨大代价来之不易的胜利成果化为乌有。

那一片被中国收复又放弃的土地是比西藏任何其它地方都更富饶的地方。那里地处喜马拉雅山南麓,海拔下降到一二千米甚至到几百米,有印度洋暖风的滋润,属亚热带生态环境。土地极其肥沃。植物茂盛,能够生长菠萝香蕉。自然景观奇异,矿产丰富。雅鲁藏布江著名的“大拐弯”,可得用的落差2230米,如果横切大拐弯建一条40公里长的引水隧道,可建成世界上最大的水电站,装机容量最低为4500万千瓦以上,是长江葛洲坝电站的17倍,是三峡电站的四倍,投资却比三峡低得多,又没有移民,生态,战争灾难一类的问题。然而这个设想中激动人心的超级水电站却被“麦克马洪线”拦腰切断。

西藏高原生态研究所所长徐凤翔说:

“我们搞森林的,一说起来就是西藏林蓄量居全国第二位,可谁也不说这只是理论林蓄量.国为实际上,西藏森林的一半在控制线以外,准确地说,是52。8冤在人家手里。其实,这个数字仍然不准确。这只是按森林面积算。。。。(控制线印度那边的)中低海拔原始森林单位面积的蓄木量大得多。把这些因素考虑进来,那么实际上,西藏森林资源的80%不在我们手里。”

正如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写的情歌:

压根儿没见过,

也省得情思萦绕。

原来不熟,也好,

就不会这般裨魂颠倒?

“那可是个好地方啊,比这边还好。当年打过去的时候我们都见了。指望谈判是根本谈不回来了。伊拉克占了科威特,全世界的外交压力那么大,还有经济制裁,没用!还是毛泽东说的:‘扫帚不到,灰尘照样不会自己跑掉。’可是毛主席在递失策了。我们一撤,他们(指印度)又占了过来,越占便宜还越卖乖。他们口头上喊和平,实际上是真干,完全是积极进攻的态势。我们也说和平,倒是言行一致,一点动作也没有,就是消极防御。现在这么下去,我们越来越被动,越来越要命。即使后人想收回来和有能力打了,可是机会也已经让我们现在的政策给拖没了。”

从当时的意识形态出发,中央力图扮演第三世界反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阵营的领袖。印度当时正是那个阵营的重要成员,“教训一下不碍大事,打成不共代天的仇敌,对毛泽东的全球战略和盟主地位就会不得。所以教训完了要立刻适可而止,再给几根胡萝卜。毛泽东的胡萝卜稍大了一点——九万二千平方公里,不过以毛泽东的胸怀来说,可能也属正好。

1962年中国和印度发生的边境战争,就当时看,胜利者和失败者是十分明确的。

但是经过了近三十年之后,结合现在再来看那场战争及其结果,却完全是另一种情况了——胜利者除了没有失败的名义,却具备了失败者的一切;失败者除了没有胜利的名义,却得到了胜利者的一切。

现在,这三十多年是给了印度移民在那里长起一代新人的时间,那里成了他们的家园。时间是合法性的最好来源,强权成为公理往往都是在时间的帮助下。中国1962年使用了强权,却放弃了时间,得了暴力之名,却没有得到了公理。金辉在他的书里主张现在再打一仗收复失地,这可能了一些军人,尤其是西藏军人的主张。他这样写到:

“不论从政治上还是从经济上考虑,全部或大部收复失地将是我们唯一合理的选择。1962年我军以几万兵力反击印军。作战一个月基本收复失地。若以后在中印边界反击侵略收复失地,兵力也许要比当年多投入一些,作战一个月假设需直接军费十五亿元,即使再增加一倍,若能收复失地。从政治上看完成了一项神圣事业,从经济上看仍然是一本万利。收复失地反击作战的代价不会高于对越自卫反击战,但是和那场战争相比,不论战争方面,经济方面,还是国防,民族团结,国际等各方面,都要有益有利得多。”

军事上是否能估计得这样乐观,首先值得怀疑。印度军队已今非昔比。62年失败的耻辱使其卧薪尝胆,九年后的印巴战争,印军表现就已经相当出色。今天就更不可同日而语。据国外军事专家评价,印度兵目前是全世界最优秀,吃苦性最强,装备最完善的山地部队,能够成功地抵抗中国的任何进攻。

中国军队也发生了变化。当年的战斗力主要源于意识形态的动员和激励——即所谓毛主席的“精神原子弹”,也就是当年放在第一位的“人的因素”。始终被动员在颠峰状态的高昂士气使解放军成为一支令人生畏的力量,能创造按常规思维不可想象的奇迹。

而现代化战争与62年的战争已经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对后勤的依赖大大加强,光靠当年的牦牛和妇女老少齐上阵,四岁的孩子背罐头远不再胜任。那必须是一部巨大的吞吐机器,在最短的时间里有序地调动,运输和分配最多的物资,给养,武器弹药。从军事上,青藏高原是中国的屏障,是有利条件,但是从地理上,青藏高原反过来成为中国军队后勤体系极为头痛的障碍。运输是几乎不可解决的瓶颈。印军的背后却是南亚平原,有条件修建良好的公路网,运输畅通无

阻,后勤保证极为强大可靠。1987年,印度议会通过法令,正式在“麦克马洪线”以南中印争议地区建立“阿鲁纳恰尔邦”,使占领合法化之后,中国军队强烈主张借此

再打一场“中印边境战争”,像62年那样收复失地(当然不会再放弃)。

“麦克马洪”谁能认!

“近年来,由于印度核试验,发展地对地导弹,加快武器战备的更新速度,中国对印度的警惕性也日益增加。”

原作平可夫作者认为,中印之间在常规军事力量上的差距可能在2005年前后消失。目前,印度政府利用“中国威胁论”进行核试验的目的已经达到。印度出现了灵活的姿态,包括实现印巴首脑高峰会议,宣布将会签署“核禁”条约。在此前提之下,中印爆发中,大规模冲突的可能性不大。

尽管如此,近年来,由于印度核试验,发展地对地导弹,加快武器战备的更新速度,中国对印度的警惕性也日益增加。目前在战略作战思想,装备调配,兵力部署的几大方面,印度成为在台湾之后的主要假想敌人。中国军队还认真地对高寒山地战场战术行动进行认真的研究。

并初步确立了若干山地战役理论。中国军队明确地赋予了各战区,各军种不同的作战任务。“针对各战区,各军种在编制装备,部队部署当面敌情,地形等不同情况,又对各战略战役方向,各战役军团的作战任务作了明确的区分。”

首先,中国军队对未来高寒山地战役的“战争想象”立足于以下几点:在拥有高技术武器装备之敌(印度的代称)对我局部地区进行较大规模入侵形式下,组织投入具有一定高技术武器装备的战役集群实施反击作战。并且设定了作战行动的多数时间在外线(印度境内)。强调发挥高技术武器装备的作用,尤其是战役战术导弹部队,在作战手段上做到火力合成。将近距离火力,轻便火炮火力,航空兵,战役战术导弹,远程炮兵的超视距火力突袭等有机组合。

由上述想定可见,它完全是基于尽快将敌人“御敌于国门之外”的极枳防御思想。在战役防御特别强调“快速完成应急机动防御部署”,在敌人稍有战争动向时候,即快速组织应急机动部队先期机动上山。进入可能交战地区。建立以要点为核心的纵深梯次,强调空地一体的防御部署,以点制面。由此可以分析判断出,首先目前阶段的中印边界防御地段中方一侧大军部署依然不十分靠前,但是似乎做了二重部署,战场环境(工事的修筑)已经经营若干年月。因此才再次强调“机动上山”的目的是“增强一线防御力量,强占二线防御要点”。

更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军队主张在战役的防御阶段,就必须使用战役战术导弹对敌人实施密集突击,打敌人纵深后续集团。显然,在积极防御理论的新战法指导下,中国军队认真吸取了历次中东战争中以色列军队的生存之术,进一步强调战役指挥的科学性。

在过去的惩罚越南的战争中,中国军队以控制战争级别为政治考量,有意避免了战术空军的使用。在军事装备不断更新,编制更趋向于合理,战役指挥更加合理的现状条件下,今后中国军队如何控制战争强度的问题。中国军队对于在西藏地区战役防御需要达成的目的阐述如下:坚决顶住,拖住并大量杀伤敌人。

为战役主力的机动和完成战役反击的准备创造有利条件。关于外线作战(反击战争)需要达成的目的,认为首先是夺取战役的全局胜利和外交主动权。着眼于首先打击能够对敌人全局引起连锁反应的,能够导致其整体战斗力急剧下降的要害目标。其中尤其强调了战役战术导弹使用的有效功能,主张做到集中使用,精选目标,重点打击对象包括敌人战役指挥机关,通讯枢纽,战役战术导弹发射平台,空军基地,机场等。在演习上,开始注意将战役演习同战略背景结合起来,让战区首长也懂得国家战略的重要性。在1997年于西部进行的战区级别首长司令部演习过程中,设定了“在边界领土交涉失败的情况之下,敌人集中一个方面军的兵力率先进攻边界中国一侧,然后如何进行反击的内容。

同时对印度的政治,决策过程更加密切注意,军方消息来源披露了印度已经准备了在边界地区进行大,中,小冒险的三套方案,表明中国军队显然也有不同的反对应措施。在具体部署方面,基于“各战区,各军种根据本战区,本军种的编制装备,部队部署和特点,当面敌情,地形等情况,又对各战备战役方向,各战役军团的作战任务作了明确的区分”的基本原则。“印度战略方向”主要由成都军区负责。

第13,14军团承扫。多数部署在西藏,云南的纵深地区(部署部分属于军事机密省略)。因此如果印度发动大规模突然袭击;在最初的4——10天内中国军队可能经受相当严峻的考验,然后在集中优势兵力,兵器的前提之下可能转入“外线作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