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着菜刀敬酒,你喝不喝? [图]

拎着菜刀敬酒,你喝不喝? 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官场即酒场,官场酒文化越往下越俗不可耐,到乡镇这一级只能用粗鄙二字来形容了。我前后三次下乡,在乡镇累计工作过七年,说到喝酒真是一言难尽。第一次在乡下喝酒我还只是个新分配的乡村教师,领导要我把一瓶啤酒一口气喝完,没喝完我就开始晃荡。领导给出了结论:“烟不会抽,酒不能喝,没什么培养前途”。后来我调回城里,再后来我考了公务员。我再下乡的时候是做蹲点的工作队,是做任职锻炼的副乡长,这才算得上进入了乡镇官场的酒局子。我感觉,喝一次大酒就是从人到鬼、又从鬼到人的一次生命轮回。在网上读到一句让我唏嘘不已的话——酒喝到一定份儿上,就不是人在喝酒,而是酒在喝人了。我不知道自己被酒喝过多少回,在乡镇工作的记忆里只剩下零星被浸湿的碎片。

在乡镇喝酒,喝好几乎就是喝倒的同义语。为了把客人喝好,什么下三滥的劝酒办法都可能用上。酒桌上的话没法听,一开始还有几句装模作样的“官话”,几杯下肚就变成了“荤话”,再往下就是“黑话”了。在乡里书记是“老大”,喝酒是要“打样”的:“三杯美酒敬亲人,喝倒是没能力,不喝是没诚意”。喝吧。乡长劝酒讲科学:“乡下的酒养人,这是“娘造的”(酿造的),不是“狗兑的”(勾兑的)”。喝吧。办公室主任劝酒重点在结果:“朋友就是生产力,做朋友就得喝下去,谁不喝谁是这个(伸手做乌龟爬状)”。喝吧。

酒桌上按资排辈个个都要“提酒”,一圈儿喝不倒还有外面打接应的,连食堂炒菜的大师傅都能冲上来敬杯酒。最可气的竟然有拎着菜刀上来逼酒的:“怎么着,嫌我做的菜难吃是不是?”旁边有打圆场的,也有给客人递眼色的:“这家伙是黑社会,惹不起”。喝吧,反正都是酒喝人。




2009年6月12日于鹤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