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想起那片芦苇荡

九年前第一次来到这里,我很奇怪既然叫做芦苇荡为什么没有芦苇,问了附近的村民才知道,原来这里在几百年前有一座方圆百里的大沼泽地,那时候曾经水草肥美、牛羊遍地,是一个富庶之地,后来人们填泽造田,这一景观也就随之消失了,但地名却留了下来,并流传至今。

我本来是负气离开原先那个项目的,与项目经理老李日益增强的矛盾与误会使我无法再与他进行合作,再加上我同学在某单位的失势,他更加不能容我了,单位里面混真是累,这有一个“站队”问题,伴随着新兴力量的迅速崛起,我显然是成为了牺牲品,在此次剧烈人事变动之前,那项目经理老李见了我离老远就笑,脸上随时保持着美丽灿烂的媚笑,可上面一朝失势,他马上成为了新主子的走狗鹰犬。

老李这样这让我想起了明末贰臣走狗吴三桂,吴三桂是明臣却叛明投降了李自成大顺军,后因陈圆圆被刘宗敏劫持又判大顺军转而投降清军,清朝建立后他贵为藩王,却又叛清自立皇帝,最终落了个千古骂名。我拿吴三桂跟老李相比显然是拔高他了,他的水平之低令人无法想象,你想啊,一个连自己名字都写不好、仅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人怎么当上了项目经理?还不是靠着溜须拍马上去的,老李可谓是“代代红”,无论上面领导怎么更迭,老李就是一个不倒翁,他能迅速的转变阵营而投入新强大势力的门下,他能做到无情的背叛与杀戮,我想在古代他如果能手掌一支雄兵,定然能够成为一代枭雄吧。

那时候我是茫然、失魂落魄的,我不得不为了生计来到失意之所芦苇荡,这里没有太多的人事纷纷扰扰,没有太多的尔虞我诈;这就足矣,我就相当于在这里出家修行吧。好在是新的领导徐总对我还不错,他听说过我以前的履历,我一来,他就任命我为副经理兼总工程师,这让我暂时忘记了与老李的纠葛,我想我应该努力工作报答徐总的恩情才是。徐总对于这个项目来讲就是一个挂名,他是希望我能够带领班子成员把这工程拿下来的,我知道他的殷切希望,我也没有退路,我必须把这个项目干好才能为以后打下一片新的天地。

芦苇荡是一个自然村,村民们都非常朴实憨厚淳朴,我带领着前期进场人马来到这里扎点,他们搞了一个简单热烈的欢迎仪式,这里世世代代都不通公路,山里的土特产好的人吃、差一点的牲畜吃,还有大量就那样白白烂在山里。没有公路就没有经济发展,这里的人们生活还很贫穷,他们盼着修公路啊,终于我们来了,就在村长家,他代表全体村民敬了我满满三小碗酒,村长老杜脸上洋溢着兴奋与欢乐:“你们到芦苇荡村来,我在这里说了算,你们有什么困难尽管提,我们能帮上忙的全力帮!”

我给村长老杜说:“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为你们修建一条致富之路!我们项目部来了以后还可以带动你们村子剩余劳动力的利用,平时农闲时候主要劳力都可以到我们工地上去打工,没有文化不要紧,只要有力气就行!另外,我看你们这里砂石料都还不错,等采样试验合格后我将按市场价进行收购,老杜你看行吗?以后你要多组织劳力和原材料给我们供应,价钱好商量!”听完我这一席话,老杜那个高兴劲就别提了,庄稼人还是心眼实诚,他硬是当着很多父老乡亲的面作揖完毕后居然半跪着给我敬了一碗酒,我怎么能受得起这么大的礼,我有些震惊,但瞬间明白了老杜眼神里所包含的那种强烈期盼,他是一心想通过这个工程带动整个村子的经济发展啊!

我本想用项目部自己的力量办一座碎石场,可老杜这样子,弄得我当时就答应他让芦苇荡村集资去办采石场。后来多年过去一想,老杜这家伙还是聪明人,他是真正为村民集体利益着想的致富带头人。

我决定把项目经理部就设在芦苇荡村,找了老杜帮忙,他很爽快的协调了村民六间砖瓦房给我们,我们也不能亏待了村民,还是按照市场租住价格付给他们钱。

日子过得行云流水,工地上逐渐步入正轨,芦苇荡村几乎所有的精壮劳力都到我们工地上来打工了,就连剩下的妇女、老人小孩也没有闲着,他们经常在家里做好鸡蛋、玉米棒子、花生与酸辣凉粉等食物提着筐子来工地兜售,还有心灵手巧的小媳妇绣了手帕、织了毛衣来卖,还有的挣点小钱,就是帮别人洗衣服,一件大概也就是两三元人民币。呵呵,我们也发现了一些村民确实有经商头脑,他们趁着去县里赶集回来的机会,倒卖一些香烟、方便面之类的东西。

当然了,与芦苇荡村民合作的过程也不是全部都是好的方面,个别村民偷鸡摸狗的行为是我们不能容忍的,工地上有一段时间经常发生钢筋、水泥和木材失窃事件,我刚开始不以为然,可是后来连工地上的铁门和磅秤也被人趁天黑拉走,我一下子发怒了,我找来老杜大骂了一通,说你们这是什么素质,是什么意思?老杜还强辩说那不一定是我们村民干的啊,我训斥他说:“这里方圆百里就你们一个村子,难不成还是齐天大圣孙悟空偷走了不成?你身为村长,这件事情如果不能对我有一个满意的交代,我将全部清退你们芦苇荡村民在工地上的劳动力,停止使用你们村的砂石料!你老杜今天如果能让那些手脚不干净的人把东西还回来,我就当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否则你等着瞧,我们之间的合作也就恩断义绝!”这下子老杜完全被我吓唬住了,当天他就开村民大会要求把工地失窃的东西全部归还,呵呵,可能是那些小偷小摸的小子们不好意思吧,等到凌晨时分他们才悄悄出动把工地上丢失的东西全部还回来了。

在芦苇荡村我们只呆了一年左右,但却留下了很多美好回忆。公路修通后,多年过去,那里早已是远近闻名的致富村,而当年的村长老杜因为是带领村民致富的能手,听说已经升到他们当地的县级干部了。

有时候想想当年那些施工岁月里的流浪生活也好,里面有苦有乐,更有着闯荡社会的一份快感。

我如果有机会还回芦苇荡村,呵呵,一定把老杜那家伙灌醉,我们一定不醉不归。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