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一部 第三章:觉醒

蒺藜 收藏 11 6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三章:觉醒

第二天上午。

太阳慢慢地爬上树梢,雪白的阳光透过一层破旧的窗纸照在了火炕上,昏暗的屋子里立即充满了一股浓浓的暖意。

“谢天谢地!孩啊,你可醒过来了。你整整一夜没动静可把大伙吓坏了。这不,大家伙也才走。”崔书明老两口正焦急地围在火炕前,两眼通红地注视着躺在炕上一动不动的崔命硬。见他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两人的脸上立马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崔命硬抬头望着眼前两位头发斑白、一脸憔悴的老人,忍不住鼻子一酸流下眼泪来。为了照顾自己,两位老人一直守在在炕前,竟然整整一夜没有合眼。

“孩啊,哭出来,别委屈在心里。大声哭出来心里面就会好受些。”崔大娘坐在了炕沿上一边安慰着崔命硬,一边从身边拿过一条旧毛巾轻轻擦着他脸上流下的泪水。崔书明老汉赶紧揭开了旁边的锅盖,从锅里盛了满满一碗热气腾腾的稀粥小心地放到了炕沿上,然后蹲在地上吸起了旱烟。

“来,先吃点东西。这年月大娘家里也没有啥好吃的,你可别嫌弃。”

“大娘!俺,俺不饿……”。崔命硬一边推辞着一边用双手支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却被崔大娘用手给轻轻地按了下来。

“孩子,不吃饭哪行?这饭必须给俺吃!老人讲: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养好了身子骨再谋打算也不迟啊。”。崔书明蹲在地上,一边叭叭地吸着旱烟,一边劝说了起来。

“你身子骨这么弱不吃点东西咋行?都是乡里乡亲的还客气啥?再说,你也是俺跟你大爷从小看着光着屁股长大的,跟自己的孩一样。不说啥了,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来,大娘喂你。”说完,崔大娘就端起了炕沿上的黑瓷碗,用勺子舀了一勺粥放在了嘴边轻轻的吹了起来。

“大娘!”崔命硬的嘴唇哆嗦了起来,声情并茂地喊了一声,眼角的泪水再次滚了下来。崔命硬知道这两位年过半百的老人生活的其实比自己家里还艰难,他们心里的苦水一点不比自己少。他们也曾经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在县城一家裁缝店里学徒;小儿子在镇上一座官窑里挖煤。每月,两人都能挣些微薄的血汗钱供一家老少糊口。那时,日子虽然过得紧巴但全家上下充满了幸福的希望。可谁成想,灾难却接二连三的发生在这个家里。先是大儿子被国民党的部队抓了壮丁,至今生死不明;接着,三年前的一场大水把煤窑灌了个结结实实,从此他们的小儿子就再没有从窑下上来……。这几年要不是众位穷苦乡亲的接济照顾,他们两位苦命的老人早就……

“来,好孩子张嘴,喝了它。”崔命硬的思绪被大娘递到嘴边的温粥给打断了。他望着眼前这两位慈祥善良的老人,含着眼泪轻轻地点了点头,张开早已干裂的嘴唇任凭崔大娘喂了起来……。


“牛大财主,呸!牛志起仗着财大气粗、有人有枪这两年横行霸道,没少祸害咱们穷人!就说去年秋上吧,由于天旱再加上闹蝗虫,收成不好,家家粮食都欠了收。崔寡妇家更是艰难。为了给两个年幼的孩子填饱肚子,崔寡妇就背地里偷着留了份口粮,少交了几担租子。结果,这件事不知道怎么被牛志起知道了。他让手下把崔寡妇捆了起来绑在了场院的树上。当着众乡亲的面,硬硬地撬开她的嘴一勺勺往肚子里灌稀粥……那可是满满一锅刚刚出锅的热粥啊!她的嘴巴被烫得没有了人形,肚子涨得象面鼓,不到半夜就死了……真是作孽呀!孩啊,你可别怪大家伙,大家伙也是被吓怕了。那天大家伙不是不想救小苦菜,当时真得是没有法子啊。”崔书明愤恨地说道。然后用脚跟狠狠地磕了一下黑乎乎的烟锅,双手抱着头,脸上充满了无比内疚的表情。

“是啊,他的姑爷还在县城当大官。就是告到县城也没有说理的地方。这世道当官戴乌纱帽的、有钱骑马坐轿的相互勾结、串通一气,咱穷苦人哪里能惹得起啊。唉!这天下哪里还有咱穷人的活路!这苦日子啥时候才是个头啊!”崔大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起身盛饭去了。她的一席话让崔命硬的眼前不由地浮现出一幕幕惨不忍睹的景象……在县城当长工的时候,自己亲眼目睹了无数穷人被地主老财逼迫的走投无路、远走他乡;无数穷人为了生计忍痛割爱、卖儿卖女……。每天清晨,那些病死、饿死、冻死的穷人就会被当差的象对待死狗死猫一样丢到平板车上拉到城外抛尸荒野,喂了野狗。那平板车发出的吱吱声至今还在自己的耳边缠绵宁绕,总是挥也挥不掉。那时,他的脑子跟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一样被几千年的封建思想束缚着,认为这一切的不平等是命中注定的,是前世的因果报应。然而,现在通过自己一家人的悲惨遭遇,他的脑海里忽然蹦出了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奇怪想法……这种想法在以前那绝对是在大逆不道的。然而现在却强烈着支配着他的意识,那就是只有杀光了地主老财才能有穷人的活路……。

崔命硬想到这里,刚才还绝望无助的眼睛里忽然迸发出一道充满希望的光芒;虚弱的躯体顿时充满了力量。他一翻身从炕上爬了起来,“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崔书明老两口面前:

“大爷,大娘,俺不怪乡亲们。如果没有你们,俺说不定早就死了。俺这条命是你们给的,你们的大恩大德俺狗剩一辈子也忘不了”。

“孩子,快起来!咱们都是受苦受罪的穷人,这可使不得!”崔书明老汉赶紧上前扶起了地上的崔命硬,崔大娘也慌忙放下手里的碗迎了过来。

“对了,大爷大娘,俺身上还有二十块大洋。这些都是俺这两年在县城当长工挣的。你二老就替俺把它还给乡亲们吧。剩下的钱,请你们转告大家伙,让他们放心俺会还的。”崔命硬本来身体就结实。只不过昨天由于急火攻心,加上走了50多里的山路饥寒交迫才昏倒的。经过崔书明老两口一晚上的精心照顾和调养,精神气已经恢复了许多。再加上刚才崔大娘的那一大碗热粥,让崔命硬立即感到身上有了劲,头脑也变得清醒了。忽然一下想起来自己身上还藏着银元。

“哗”,他急忙解开身上那件破棉袄,用力撕开了里面的衬布,一堆白花花的银元立即从撕开的口子里滚了出来,堆满了炕头。

“孩子,这个可使不得,赶紧收起来!还是留着给你爹娘办后事吧。”崔书明老汉赶紧放下手里的烟杆,从炕上抓起银元就往崔命硬的手里塞,嘴里不住的喃喃着。

“对、对,还是准备着给你爹娘安排后事吧。俺这就张罗众乡亲去……”崔大娘一边随声附和着,一边匆匆忙忙地迈着她那一双小脚就要向外走。

“大爷、大娘不用操心了。你们放心,俺爹娘的后事俺自己会操办好的,就不烦劳大家伙了。再说,大过年的家家都图个吉利……如果让牛志起知道了说不定还会连累众乡亲的”。崔命硬赶紧把刚才崔书明老汉塞到手里的一把大洋放回到了炕上,冲着正向屋外走去的崔大娘着急地说道。已经走到门口的崔大娘听他这么一说立即清醒了许多,刚刚迈出门槛的脚一下停在了那里。是啊,穷家人也得过年啊!眼看过年了,谁家不图个彩头?谁家不想祈求来年的平平安安?再说,真要是让牛志起知道了还保不齐会给大家伙带来怎么样的灾难。

“这两天给你们二老添了不少的麻烦。现在俺身体也好了,俺想回家再看看爹娘……”

“那好,先把这碗粥喝了。喝完俺跟你去。”崔书明老汉走到锅台边端起来那碗还冒着热气的稀粥,冲着崔命硬用一种不容推辞的语调说道。

“孩子,喝完了让你大爷陪你去。唉,这是造得那门子孽呀!”崔大娘一听到崔命硬提到爹娘,眼角的泪水又涌了出来,赶紧低下头用袄袖子擦起了眼泪,独自一个人在旁边絮叨起来。

“大爷,就不麻烦您了。俺想一个人静一静,跟爹娘说说话……这粥俺实在喝不下。”崔命硬轻轻地用手推开了眼前的黑瓷碗,一双红肿的眼睛顿时又潮湿了起来,声音里夹带着几分悲伤。

“那,那好吧。”崔书明老汉看崔命硬这么固执,也没有再说什么,把碗放在炕头上,蹲在地上埋头吸起了旱烟。

“大爷、大娘俺走了,你们二老多保重!”崔命硬说完,向崔书明老两口深深的鞠了一个躬了转身走出了屋门外……。

“孩子,你可千万不要做傻事呀!记得要为老崔家留好一柱香火啊!”崔书明老两口赶紧从屋里追了出来,双手扶在门框上,两眼泪汪汪地冲着崔命硬远去的背影大声叮嘱着……。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