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枪 正文 第040章:猛士(上)

何楚舞 收藏 1 1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9.html[/size][/URL] 陶野把菲尔德拖到了树下,他靠着树干盯着距离十几米的大块头多尔,手里的飞刀从未松开,陶野远远地看着拉其普特武士们,他们紧凑在一起低语着,似乎同样感到了死亡危机,陶野,菲尔德的厉害他们已经领教过了,大块头多尔在淘汰赛时的表现历历在目,他像蛮牛似的在人群中冲出,徒手放倒了十几个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09.html



陶野把菲尔德拖到了树下,他靠着树干盯着距离十几米的大块头多尔,手里的飞刀从未松开,陶野远远地看着拉其普特武士们,他们紧凑在一起低语着,似乎同样感到了死亡危机,陶野,菲尔德的厉害他们已经领教过了,大块头多尔在淘汰赛时的表现历历在目,他像蛮牛似的在人群中冲出,徒手放倒了十几个人,无一生还。

大块头多尔有些不耐烦了,他的右拳在左手掌用力砸了几下,把陶野和武士们的目光吸引到自己身上,分别指着陶野和三名武士,做出PK的手势。

“胜利者出现之前,我绝不插手。”多尔看了眼菲尔德,他是对自己最好的牵制。

菲尔德面无血色,嘴唇干裂,大量失血让他有气无力,他对陶野说:“倔驴,别管我,快走!让他们先咬。”

陶野低下身看了看菲尔德忽然笑了,他用手指整理着菲尔德乱蓬蓬的头发说:“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丢下的战友的孬种?从战场上逃跑的狗屎?”

“听说我,倔驴。”菲尔德喘得厉害,胸口剧烈起伏“我丧失战斗力了,就算挨过今天也得死在这儿,别为我浪费了体力了,快跑!你要坚持到最后,黑桃小组没有完不成的任务。”

陶野站起身,冰冷的目光里落在多尔身上,许久才活动者身体向拉其普特武士们转去,K57军刺随着手臂摇摆在空中划出道道弧光,他的声音抛在身后,抛在菲尔德的身上,像是温暖的棉被“不弃不离!黑桃小组更不会丢掉自己的战友,除非我死!”

陶野没有选择的余地,菲尔德伤腿浸泡在血泊中,他不能再耗下去了,快速结束战斗,去森林里寻找草药,也许菲尔德还有救。

死与生悬于一线。

女人快要断气了,断臂流尽了血管里的血,徘徊在死亡边缘的身体不时激烈痉挛,直挺挺地跳动,瘦高男子一动不动,像是早已经死了。看着他们,菲尔德不由地苦笑了,当死亡来临,荣誉,任务,所有一切都薄如空气,面对死亡又有几个真正的猛士能够像陶野一样阔步从容,他知道任何劝解对陶野来说都是徒劳,他既然会冒着生命危险解救不相干的人,怎么可能丢下自己的战友呢。

“中国硬汉......”菲尔德的脸上洋溢着孩子般的笑容,从军一生遇到陶野这样的战友是他最大的荣耀。

三名拉其普特武士举起了长刀,呈倒三角形逐渐迎向陶野,他们要用最快的速度干掉陶野以保持体力,多尔才是他们心里真正的劲敌。

陶野先动了,他的脚步猛然停住,军靴前端在地面跳起一块草皮丢向对面的武士,身体扑向左侧,军刺对准了他的胸口。三名拉其普特武士敏捷如野兔,左侧的武士避开陶野攻击后迅速后退,让过一名同伴,这样他们三人就轻易包围了陶野。

“靠!”卡50直升机上的欧阳铎一拳砸在靠椅上,他没想到陶野这么容易被人包围了。

“噢,加油刀刀组合!”地下控制中心的中年男人眉头紧皱,他可不想让陶野就这么玩完,网民渴望的是野兽般的生死搏斗,不是毫无章法的群殴。

洛斐中校目光敏锐,他不由向前跨了一步,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讶。

他看见陶野被击中了。

竖劈的长刀中途变向,重重拍在了陶野的背后,他像失重的沙袋一样摔了了另一名武士脚下。拉起普特武士手上劲道超过百斤,瘦高男子不过被刀背砍了下就断了几根肋骨,陶野情况自然也好不了多少。看到陶野扑倒在自己脚下,另外一名武士挥刀剁下,眼看锋利的刀刃就要把陶野看成两截,陶野忽然翻身避开了致命一刀,同时手里的军刺狠狠扎进了武士的脚面。

军刺把脚掌牢牢钉在了地面,武士疼得仰天长嚎,陶野翻身滚过他的胯下,拔刀,刺向下身一气呵成,武士的嚎叫停顿在半空中,像煮熟的面条从桌子上滑下,他瘫倒在地时胯下的污血四溅而出。

陶野单凭着一口气击倒了面前的武士,他想跃身离开时身后传来一阵剧痛,那是刚才的刀背带来的重击,他痛得一个踉跄,几乎摔倒,剩余的两名武士趁机冲了过去,一名武士双臂勒住他的脖子,另一个举刀便刺。

两只钢铁般的手臂勒得陶野几乎窒息,看到从侧面刺来的长刀他双脚用力猛蹬,想要避开。“噗嗤!”陶野听到了长刀穿过小腹时清晰的声音,他分明感觉到腹腔如同泄洪堤坝,鲜血激射喷出。

“倔驴!”菲尔德攥着拳头大喊,飞刀深深刺进了他的手掌,他已经没有力气抛掷飞刀了。

所有人都以为陶野就这样了完了,陶野却吼叫着一脚踢开了对面的武士,双手抓向脑后,准确无误地挖出了勒住脖子武士的双眼。鬼哭狼嚎般的嗥叫震撼着大地,被挖去双眼的武士万分痛苦地来回翻滚着,慌乱中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陶野挺起来胸膛,漠然地看着最后一名武士,他摊开手掌把上面的东西抛向他,武士打了个冷战,连连退步,那是同伴的眼球。

陶野脱掉上衣,紧紧勒住腹部,长刀从侧面刺穿了肚皮却没有伤及要害,就在那天旋地转的一瞬间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被开膛破肚了。他想起在特种部队时大队长曾说过的一句话“幸运只会降临到好汉的身上。”

沸腾了!

地下控制中心沸腾了,中年男子一遍遍询问着撞坏的直升机修好没有,他要到现场观看,洛斐中校舔了舔嘴唇,似乎想说什么,最终忍住了。

卡50武装直升机里沸腾了,欧阳铎大笑着和库尼拥抱,他们的眼角渗出了激动的泪花,嘴里乱七八糟地互相问候着彼此的爷爷和姥姥。

地下中心的洛斐中校是唯一沉着的,卡50直升机里最沉着的人是威廉,他脸上的表情几乎和洛斐一模一样,他审视着屏幕上的陶野,心里想着,这才是他的兵,这才是真正的倔驴!从和陶野接触的第一天开始他就嗅到了陶野身上特有的狂野和隐含的杀气,但是匪徒事件让陶野迷失了自己,那些在特种部队里得来的狂傲,粗暴似乎都离开了他,他像慈善会的修女一样善良,唯恐再做出什么错事,唯恐失去自己的军人梦。

都结束了,威廉看到陶野在绝境中爆发,这是威廉想要的,当初他曾为陶野能否在残酷的搏杀中生还而担忧,现在他什么都不用想了,冷酷和勇气回归时无人能敌。

“倔驴,坚持住,我们来了!”威廉看了看手腕上的防水夜光表,最多还有一刻钟他们就会抵达那片热带雨林。

陶野一步步逼近拉其普特武士,每走一步都会留下猩红的脚印,这一刻他似乎听到了昔日训练场上战友们的喊杀声,负重越野时沉重的脚步声,机枪速射,装甲车的轰隆声,大队长拍着他的肩膀大笑“你他妈是我最好的兵!”

那个游荡多日的灵魂终于回到了他的身体,带着前所未有的勇气和坚毅。

惊弓之鸟般的武士连退了几步,终于停下脚步,微微举起长刀,他的手在颤抖,心脏快要从嘴里跳出来了。

躬身猛冲,军刺磕开砍下的长刀,陶野一头撞在武士的鼻梁,一记凶狠的下勾拳打在了武士的腋窝,长刀落地的刹那,军刺在武士的喉咙留下一道血痕。

武士木然地站着,陶野转身奔向大块头多尔的时候血像乱雨般喷出,身体轰然倒下。

陶野在狂奔,腹部以下已经被鲜血湿透,他像是从血海里走出的勇士,高举着武器扑向敌人,面无惧色。

“哈哈,倔驴,我爱死你了!”菲尔德闭着眼睛用力撞着树干,神经质般狂笑。

大块头多尔疑惑地看着陶野,他不敢想像深受重伤的陶野的步伐居然还会如此稳健,目光依旧犀利如刀,他在地下拳市见过如痴如狂的野兽拳手,见过嗜血如命,身体像钢铁般坚硬的变态暴徒,却没有见过陶野这样拥有超强屠杀能力,而目光却无任何邪恶的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