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就事论事:林案的判决就定性而言还算公正,娇案不具可比性

对一个案子还是就事论事为好。本人看来, 林案的判决就定性而言还算公正。

林案发生时,几个警察并非执行公务,争执也并非为公务而起,所以当时他们的身份也就是一般公民,他们的行为在本质上也就是一般人由争执发展到打架斗殴的治安事件;因为人有重伤或死亡,就成了刑事案件。案件就这么简单,完全没有必要将他们警察或者亲属的身份扯进来,看作是警察和黑恶势力做斗争。

娇案和林松龄案不具备可比性。娇案发生时,娇是完全处于弱势地位,在明确表明自己非特殊服务员的身份拒绝提供特殊服务之后,数次逃离未果、旁人劝阻未果、正遭受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过程中为了避免可能存在的被强暴后果而进行的防卫行为,从三次通报的过程来看,贵之死并非出于娇的本意而是一个小概率事件发生的结果,因此大多数人认为娇无罪;而林案发生时,是双方因为小问题先起了口角,齐新等人所为并非为了公事,不存“执行公事遭遇抗法而不得不采取极端行为”的理由;如果是林在用砖头攻击齐等人的过程中林被打死,还有讨论是否正当防卫的必要;事实上林是先有逃的过程、然后被围殴致死的,齐等人致人死亡的行为发生在林停止了攻击、齐等人并没有生命危险之时,这就不是正当防卫了,因为齐等人并没有必要对林采取殴打行为。

另外,防卫过当不是一个正式罪名,只是对行为的一个描述,所以指控、量刑的时候,必须用故意伤害、故意杀人等作为罪名。如果“故意”的罪名不成立,就是“失手伤人”、“失手杀人”、“正当防卫”。

所以个人认为,林案的判决就定性而言还算是公正的。

最后说一下对贵大之死的看法。警方的几次通报,都没有描述娇如何用刀刺以及黄和贵如何应付的细节,也没有黄、贵受伤停止侵害之后娇持刀追杀的描述,因此按照一般的逻辑,应该是娇当时漫无目的的一通乱刺,时间也很短,加上黄、贵和娇的距离较近,所以没能及时躲避刀刺。贵被两刀刺中要害,其实是个小概率事件,娇和贵的运气不好,碰到小概率事件了。贵没有当场死亡,而是娇报警之后抢救无效死亡的,因此娇无故意。娇的处置是正确的,这是对她有利的一面。

本人在一所高校的医学院教生理学,经常带学生做动物实验。5-6人一只兔子,将兔子麻醉、固定之后做颈部解剖手术,暴露颈动脉,做插管。这是个并不复杂的手术,但是在看过录像和教师演示、做过几次实验之后,有些学生还是在找颈动脉的过程中出错。试想经过一定专业训练的大学生在将动物麻醉固定之后依然不能找准颈动脉,娇一个只上过一年高中、从没有经过任何相关训练的女孩面对能自由活动的两个大男人,能做到想刺哪里就刺哪里么?她能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几刀就伤到要害,这个概率非常低。

娇案属故意伤害的表述很牵强。但是作为一起人命案,起诉必须有个罪名,至于罪名能否成立,就看法庭辩护了。所以以故意伤害来起诉,倒也不算离谱。

最后说一下,本人希望娇最后无罪释放,大多数人就能满意。不过就现在的情况看来,出现大伙希望结果的几率很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